【已完结】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静静地盯着那几颗药丸看了许久《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已完结】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静静地盯着那几颗药丸看了许久《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在线阅读

【已完结】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静静地盯着那几颗药丸看了许久《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4 14:49:23

导读

氛围陡然便有些不同起来,黎浅脸上笑意渐敛,静静与他对视着,盈盈一双水眸里仿佛有明灭的光。 “你穿红色很漂亮。”陆天擎终于开口,却是一句让黎浅完全没有想到的话。黎浅再度怔忡之后,渐渐地

 


 氛围陡然便有些不同起来,黎浅脸上笑意渐敛,静静与他对视着,盈盈一双水眸里仿佛有明灭的光。
 
“你穿红色很漂亮。”陆天擎终于开口,却是一句让黎浅完全没有想到的话。黎浅再度怔忡之后,渐渐地又笑了起来,可是她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完全展开,陆天擎忽然伸出手来,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勾进了自己怀中。

黎浅有片刻的晕眩,再清醒过来时,人已经在他怀中。

他个子很高,她又只穿了平底鞋,因此即便他倚在车门上,却依旧足足高出她一个头。

这样的情形下,女人很容易就弱势下来。可是黎浅没有,她抬眸与他对视着,目光没有任何闪烁,反而像在期待什么。

陆天擎缓缓伸出手来抬起了她的下巴,声音压得很低:“我说过,我不是什么好人。”

黎浅缓缓笑了起来,“那没关系啊,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女人——”

话音未落,陆天擎已经蓦地低下头来,吻住了她的唇。

这世上有一种女人的美丽是毒药,哪怕明知不可触碰,却依旧能诱人不由自主,即便一碰便是万劫不复。

陆天擎转身就将她抵在车身上,低了头开始亲吻她优美光洁的颈。

也许是车身太过冰凉,黎浅身子贴上去的那一刻,那层寒意突然就穿透她身上的大衣和里面的裙装,直直地渗入肌理深处。

她抖了一下。

陆天擎似乎察觉得到,下一刻他就拉开了后座的车门,直接将黎浅丢进了车里。

后座宽敞得让黎浅感到眩晕,车内仅有外面不远处的路灯投过来的光线,昏暗到她连他的脸都看不清。

她忽然伸出手来,轻轻捧住他的脸,小心翼翼地触碰。

陆天擎绵密的亲吻旋即落下。

昏暗的车厢内,一时便只剩呼吸交融之声。

她勾着陆天擎的脖子,到后来几乎毫无与他相抵抗的力气,只能承受。
而他熟练、有技巧、游刃有余。

黎浅渐渐只觉得自己濒临窒息,已经是混混沌沌的艰难时刻,她却忽然听见了什么动静,一下子清醒过来。

陆天擎显然比她更早听到,黎浅身体一僵,他就已经缓缓松开了她。

他将黎浅虚软的身体从后座上扶起来,两人一同看向车外,却只见黎家大门已经打开。片刻之后,黎浅看见黎仲文的车子匆匆驶出了黎家。

两辆车子擦身而过,黎仲文的车没有任何停留地离去,黎家的大门又缓缓关了起来。

眼见着门房上的人在门后一闪而过,黎浅迅速按下车窗喊了一声:“田叔!出什么事了?”

田叔匆匆打开小门,分明往陆天擎的车里看了好几眼,这才回答:“太太不小心烫伤了,先生送她去医院处理。”

黎浅听了,不以为意地应了一声,很快又升起了车窗。

一番混乱之后,车内情形已经早不同起先。

黎浅红唇微肿,头发凌乱,红色的大衣也只剩了一只衣袖还穿在身上。而相较于她,陆天擎似乎要好得多,不过是原本齐整的深色西装上多了几道褶皱而已。

而诡异的是,经过这一下的打乱,两个人之间原本已经膨胀至不可控的那股迷乱激情,却在片刻之后荡然无存。

陆天擎放下车窗,点了一支烟。

黎浅心照不宣地坐在旁边,一点点穿好了衣服,整理自己的头发。

“对不起啊。”她将长发从大衣里拨出来,轻笑着开口,“今天好像不太合适。”

陆天擎夹着香烟的手搭在窗上,闻言转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回答:“回去早点休息。”

不过短短片刻,他语调已经平静下来,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黎浅闻言,笑了笑,“好啊,你也是,路上小心开车。”

说完她就推门下了车,这一次没有忘记自己的手机。

陆天擎很快也回到了驾驶座,在黎浅安静的注视之下,迅速掉头离开。

黎浅站在原地,一直到他的车尾灯消失在视线中,她却依旧僵硬地站着。

直至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黎浅这才像是猛然回神一样,看了一眼屏幕,接起了电话。

宋衍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刚刚下班,要不要一起吃个宵夜?”

黎浅没有回答。

“黎浅?”宋衍疑惑地喊了她一声。

她孑然独立在森冷的道路边,很久之后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宋衍,你能不能帮我找点药?”

黎浅这句话实在是将宋衍惊得不轻,也不知他的车开得多快,半个小时后,他就来到黎家门外,出现在黎浅眼前。

而黎浅随意地席地坐在路边,手中竟然还夹着一支香烟!

宋衍猛地跳下车来,劈头盖脸地就问:“你哪来的烟?”

“问田叔要的。”黎浅指了指门房,随后耸了耸肩,“不怎么好抽。”

说完,她抬起手来,将烟头的方向朝向宋衍。

宋衍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低头含住香烟,转身在她旁边跟她并排坐了下来。他三两口吸没了烟,这才又看向黎浅,“说吧,你找那种药是想干嘛?”

黎浅睨了他一眼,忽然坏笑起来,“要那种药,总归不是想要干什么好事。你确定想知道?”

“你脑子抽了是不是?”宋衍直接就冲她吼了起来,“黎浅,陆天擎是什么人?那些大家族里出来的人有哪一个会是傻子?你以为他会这么傻乎乎地就被你算计了?就算他被你算计成功了,你以为他会那么轻而易举地妥协?你以为你真就能得到什么好处?”

他说到激动处忍不住就站起身来,黎浅不由得倚了灯柱,抬起眼来看着他,等他连珠炮似的说完,才眨巴着眼睛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宋衍虽然平常也总是跟她相互调侃拌嘴,可是还从来没有这样认真火爆地骂过她,黎浅很明显地察觉到他不对劲。

“烟呢?”

黎浅忽然就伸出手来抱住了他的脖子,随后拍拍他的脸,笑眯眯地说:“乖,抽烟对身体不好。你到底怎么了?跟姐姐说说。”

“妈的!”宋衍忍不住爆了句粗,却又安静许久,才冷冷说了一句,“今天林雪朵来四季了,跟一个老男人。”

黎浅一听,立刻就了然了。

林雪朵,大学时伤宋衍至深的女人。

黎浅伸出手来,像摸小动物一样地摸着他的头,“可怜的宝宝,姐姐知道你心里苦,来,姐姐给你抱抱!”

“滚!”宋衍嫌弃地推了她一把。

黎浅忍不住笑出声来,继续调戏他:“你这么生气是为什么啊?她这么上进,你应该赞叹她啊……就像我一样。还是,她见你现在西装笔挺人模狗样的,又想来吃你这颗回头草?”

“黎浅!”宋衍忽然狠狠瞪了她一眼,“老子心情很不好!”

黎浅听了,与他对视片刻,忽然再度笑了起来,随手一拨头发,“哦,那我说点别的事让你开心开心。”

宋衍依旧瞪着她。

黎浅伸出手来搭了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缓缓开口:“宋衍,我让你找药,是给我自己吃的。”

宋衍听到这句话,先是实实在在地愣了好一会儿,随后他脸色蓦地一变,看向黎浅,“你——”
黎浅蓦地笑出声来:“嗯,你知道的。全世界只有你知道。”

宋衍满目惊诧地盯着她看了很久,才终于缓缓开口:“黎浅,算了,不要再这么为难自己。”

黎浅却缓缓摇了摇头,笑着说:“这世界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想努力往上爬,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我是这样,林雪朵是这样,你也是这样……只不过你选择的路跟我们不同。你很好,是她配不上你,你没必要再让自己的情绪受到她的困扰。”

“黎浅!”宋衍忍不住咬牙喊了她一声,“我们在说你的事!”

“没什么好说的呀。”黎浅撑着下巴偏头看着他,“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就努力得到什么。我既然选了这条路,就不会回头,也不会后悔。”

宋衍嘴唇动了动,分明还想说什么,远处却忽然有雪白的车灯闪过,晃得他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那辆车子缓缓驶近,正是黎家的车子。

黎仲文和宋琳玉坐在后排,同时看见了坐在到路边的黎浅和宋衍。

宋琳玉忽然就冷笑了一声:“原来是这个穷小子,我还以为是多大的款呢!”

黎仲文看了一眼停在旁边的那辆车,没有说话。

先前出去的时候太急,停在外头那辆车的型号牌照他虽然都没有看清,可是却明显不是此刻停在路边的那辆。

车子从两人身边驶过,黎浅抬眸看了一眼,正好与黎仲文目光对上。眼见着那辆车驶入大门,黎浅这才站起身来对宋衍说:“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进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路上开车慢点。”

宋衍也站起身来,来时只觉得满心烦躁,这会儿却又仿佛有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心口,沉甸甸的,让他喘不过气来。

眼见着黎浅转身往大门口走去,宋衍终于忍不住喊了她一声:“浅浅!”

黎浅回过头来看他,长发被夜风撩起,微微挡住了脸,眉目却依旧清晰如画。

在宋衍记忆中,她这三四年都是这个模样,有着撩人的美,却只有他看得见她眉目中的冷与淡。

他喉头忽然就哑了片刻,好一会儿才又开口:“好,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站在这边。”

黎浅听完,粲然一笑。

她回到别墅里,黎仲文还没有上楼,正独自坐在客厅里抽烟。见她走进来,黎仲文开口问道:“宋衍走了?”

“嗯。”黎浅应了一声,知道他应该是有话要跟自己说,便在旁边的沙发里坐了下来。

黎仲文果然就不再拐弯抹角:“浅浅,关于你的婚事,你目前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打算?”

黎浅一听就明白了黎仲文这话的弦外之音。

很显然,黎家目前并没有摆脱困境,黎仲文显然是等着她许诺过的那两个亿等急了,才终于按捺不住问她。

黎浅笑道:“爸爸,婚姻是人生大事,我不想太过仓促。”

“我当然知道。”黎仲文回答,顿了顿,才又开口,“那你总该告诉爸爸你心里想要嫁的人是谁吧?说出来,爸爸也好给你参详参详。”

黎浅安静微笑了片刻,缓缓道:“爸爸,我现在不说,是不想让您失望。不过您放心,我也不会让您失望的。”

黎仲文哪能如此安心,还想继续追问的时候,黎浅又说:“爸爸,我答应过您的两亿,只多不少。”

听到这句,黎仲文一顿。

黎浅见他似乎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了,便站起身来,“那我先上去休息了。爸爸晚安。”

“浅浅。”黎仲文却又喊住了她,“两个月的时间够不够?”

黎浅听了,似乎认真思量了片刻,随后才轻笑了一声回答道:“既然爸爸提出来了,我这个当女儿的当然没有拒绝的权力。那就两个月吧,到时候我一定会给爸爸好消息。”

这一整晚黎浅都没有片刻安睡,每当快要入梦的时候,又总是被脑子里那些纷乱的画面拉回清醒的现实。

而所有的纷乱,最后总会定格在几个小时前,森冷的路灯下,陆天擎的车内。

很奇怪,她当时因为光线太暗看不清陆天擎的脸,而此时此刻回想,竟然一时也想不起陆天擎的模样。

明明容貌那样出挑的一个人,在她脑海里却总是面目模糊。

黎浅辗转反侧至天快亮的时候,终于不再努力尝试睡着,而是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打开一看,手机上空空如也,什么信息都没有。

她和陆天擎十二年前相识,中间隔了十年才又重新相见,可是寥寥几次见面,充其量也就只比普通人熟一点而已。

而她甚至没有陆天擎的联系方式。

可是黎浅知道,如果陆天擎要找她,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一件事。

她现在可以做的,也许就只有等待。

可是说实话,对于陆天擎到底会不会找她,什么时候会找她,黎浅心里并没有底。

毫无疑问陆天擎是被她吸引了的,可是如宋衍所言,像他那样一个男人,怎么会是一张白纸?他怎么会不知道跟她这样的女人纠缠上会是什么后果?

也许他早就已经阅美无数,昨晚不过一时冲动,悬崖勒马之后,也并不会感到遗憾?

一天过去,黎浅的手机上没有收到任何讯息;

两天过去,仍是一片空白;

三天过去,陆天擎依然没有找她。

黎浅每天都等着,却又等得格外漫不经心,依然该逛街逛街,该吃饭吃饭。

接到宋衍电话的时候她正在一家品牌店里试衣服,挂掉电话后,销售托着一条裸粉色的裙子送到了她面前,“黎小姐,这条裙子是新到的色号,黎小姐肌肤白皙,穿起来肯定很好看。”

黎浅看了一眼,接过来在自己身上比了比,然而却只看了镜中的自己一眼,便将裙子还给了销售,“按我的尺寸,要红色。”

销售一愣,很快又笑了起来,“对对对,黎小姐气质压得住,红色更漂亮。”

黎浅买好衣服来到跟宋衍约定的餐厅时,宋衍已经坐在了包间里,正低头翻着菜单。

黎浅直接走过去坐下来,“我要沙拉。”

宋衍抬头看了她一眼,“又吃沙拉?你已经够瘦了,不用再这么虐待自己吧?”

“没胃口。”黎浅伸手取过酒水单,“开瓶酒吧。”

点完菜,服务生走开,宋衍这才看向她,“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怎么,进展不顺利?”

黎浅轻轻托了腮看着他,微微一笑,明艳生辉,“你是多希望我进展不顺啊?”

宋衍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随后就口袋里摸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来放到她面前,“你要的东西,没有任何副作用的。”

黎浅拿起瓶子看了看,里面静静地躺着几颗粉色的小药丸,一点也不起眼。

“就这么几颗?”黎浅问。

宋衍一听就不乐意了,“你还想要几颗?虽然没有任何副作用,但是一次一颗就足够了,吃多了也没好处!”

黎浅听了,又静静地盯着那几颗药丸看了许久,这才放进了自己的手袋里。

晚餐上桌,黎浅的确是没什么胃口,沙拉也只吃了两口,倒是一个人喝掉了几乎一整瓶酒。

她这几年日子过得荒唐,酒量倒是练得极佳,一整瓶酒下肚,除了脸色微微泛红,人却依然清醒。

趁宋衍买单的工夫,黎浅去了趟洗手间,没想到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却在走廊上遇到了熟人。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完整版)—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陆天擎绵密的亲吻旋即落下—全文阅读
下一篇 :【现代言情】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信不信老娘废了你by程灵席时澈

推荐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