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看看市长千金倒的酒会是怎样的滋味—全文连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完本】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看看市长千金倒的酒会是怎样的滋味—全文连线阅读

【完本】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看看市长千金倒的酒会是怎样的滋味—全文连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4 15:10:16

导读
  京城夜间繁荣的代表,天上云间此时华灯璀璨,车流不息,热闹非凡。
豪华的包间内,灯光微暗,云烟雾饶,男人和女人嬉笑调情的声音即便隔着一道木门,也能听得十分清晰。

程灵站在门外,透过木门上的半

 

dzlFSmNEVCtjNGtEU0VVL3VZK0R3S2dPUGF4YUxodG5GbmJDTXNDb0luRmtzMTNFeFJvT0FnPT0.jpg   京城夜间繁荣的代表,天上云间此时华灯璀璨,车流不息,热闹非凡。

豪华的包间内,灯光微暗,云烟雾饶,男人和女人嬉笑调情的声音即便隔着一道木门,也能听得十分清晰。

程灵站在门外,透过木门上的半透明玻璃,清楚看到里面酒醉金迷,充满情欲。

她很清楚进去,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然而现在,没有她退步的资格。

大门被打开,数道打量的目光汇集在门口的那抹倩丽的身影。

一身抹胸黑色长裙显露出她妖娆的身段,略施淡粉的精致小脸没有一丝情欲,清纯得如同出于污泥而不染的莲花,使人有种使劲蹂躏的冲动。

包间内男女调笑的声音截然停止,随之便是男人无耻的口哨声。

“哟,这不是市长千金?我们只是过来喝喝酒,可没犯罪。”

“萧少,你这可就说错了,一个月前还是市长千金,现在嘛,不就是一个卖酒的。”

说话的女人穿着与程灵一样的衣服,此时她正和一团肥肉的萧少在一起。

她就恨,为什么同样是卖酒的,程灵老是一副高高在上,无比纯洁的模样,程灵是很美好,美好到她恨不得把她狠狠地毁掉。

“来来来,给我倒杯酒,看看市长千金倒的酒会是怎样的滋味。”

萧少的目光里的欲望赤裸裸,换了以前高傲的自己,肯定一个酒瓶爆过去,可是现在,不可以。

他们说得没有错,一个月前,她还是高高在上的市长千金,可是父亲陷入贪污案,在监狱自杀身亡,哥哥的公司也受到牵连,不久后遇到车祸,连尸体都没有找到,母亲受不了这种刺激,心脏病复发,如今还在医院,她需要钱。

以前,她有最大的靠山,可现在,她什么都没有,只能靠自己。

程灵整理好思绪,挤出一个标准的笑容,双手捧着搁着酒瓶的盘子,“各位贵宾好,21号程灵为你们服务。”

萧少看到程灵窈窕的身段渐行渐近,一把推开趴在身上的女人,在空出的位置上轻轻地拍了拍。

程灵迈着莲步走了过去,走到一半,却发现一道异常炽热的视线定在她的身上。

灯光微暗,程灵依然能认出这道目光的主人,毕竟它太熟悉了。

阴暗的一角,席时澈双手搭在沙发上,姿势随意,一双鹰眸若有深意地盯着她,似乎在看她的笑话。

他结实的胸膛上正趴着一个女人,这女人的衣着与天上云间的服装不同,看来是私人物品。

程灵嘴角勾出一个讥讽的浅笑,席时澈身边永远会有一个女人,还是跟她长得非常相似的女人。

“席少,如果时间不赶,要不再坐一会?”

席时澈是什么人,只要手指微微一动,整个京城都要大动荡,谁敢左右他的思想,今天能够把这尊大佛请来,已经是他们莫大的福气。

“席少?我们不走了?”

趴在席时澈身上的女人狐疑地问道,刚才席时澈还嫌无聊,准备走人的,怎么现在突然就不走了?


  席时澈并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众人也不敢再出声,有这么一种人,那怕他一言不发地坐着,冷漠淡然的上位者气息,也能使他们望而生畏。

此时,程灵已经被摸着她大腿的这双猪手彻底惹怒了,她巧妙地捏碎红酒杯,白皙的小手上沾着鲜艳的红酒,橘黄的灯光下,诡异而美丽。

她一手钳住萧少的咸猪手,把一片破碎的玻璃片塞进他的手中后,握着他的咸猪手,直接抵在男人最脆弱柔软的地方。

程灵贴在萧少的怀中,艳丽的红唇轻轻呼出热气,扑在他的耳朵上,这本来是调情的戏码,可他却只感受到惊悚。

“老娘已经忍够了,再惹老娘,信不信老娘就把你废了,看你以后怎么玩女人。”一语话落,程灵更加贴近萧少,在外人看来,这场景就如同程灵扑倒萧少身上不愿起来。

“贪污可耻,你们这些前赴后继送钱的能有多干净?中秋节送副市长的月饼,半年前让纪委收养的十三岁小女孩,我知道得可多了,要不要同归于尽?”

慵懒的声音透着坚决和阴狠,但是程灵笑的却愈加张扬,萧少感受到抵在他双腿间的那只手,贴得更近了,尽管隔着裤子,他依然能够感受到那股冰凉。

刺鼻的血腥味随之而来,漆黑的西装裤上沾着一滴滴鲜血,像妖艳的罂粟花,美丽而诡异。

萧少被吓得不轻,倏然一股温热从下腹传来,接着便是腥臭味。

程灵嫌弃地快速松开手,这人这么不经吓,竟然被吓尿了。

“真脏。”

程灵抽出纸巾,狠狠地擦着白皙的小手,尽管她并没有碰到那恶心的液体,不过还是迫不及待地要去洗手间狠狠地洗手。

吵闹的包房中,并没有人发现这边的异样,只以为萧少已经美人在怀。

在场的贵公子也没有那份心思去理会他们,程灵对他们而言只是一种消遣,目前那尊贵的男人才是他们巴结的对象。

本以为席时澈要离开,现在见他又坐了回去,便围了上去,说尽好话。

被众多贵公子围着的席时澈,鹰眸半眯,眸色加深,浑身冰冷的气息,修长的指尖在红酒杯杯口上来回打圈,他的动作轻缓温柔,似乎在抚摸最爱的情人。

眼看那道倩丽的身影消失,倏然,呯的一声,被席时澈温柔对待的红酒杯突然掉落在地上,跌个粉碎。

昂贵的手制西裤上沾着红酒,坐在他身边的女人惊呼一声,连忙抽出纸巾要为他擦拭。

“席少?”

女人吃痛地看了席时澈一眼,她白皙的手腕上一阵通红。

“我说过,不许碰我!”

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情感,池微微吓得抖了一抖,刚才席时澈让她趴在他的胸前,她以为,她可以不遵守那些规则。

“席少,我知道错了,以后没有你的允许,绝对不碰你。”池微微如秋水般的眼眸可怜兮兮地盯着席时澈,这我见犹怜的眼神,换了任何男人都会消气。
 

席时澈却一个眼神都没有放在她身上,他倏然站了起来,声音冰冷而绝情,“以后别再联系我。”

程灵盯着眼前的镜子,里面的女人眼眸猩红,眸间充斥着怒气。

她知道这样的事情,以后会有更多的出现,那些难听的话,绝对不会截止。她不相信父亲会贪污,更不相信他会畏罪自杀,父亲是正直不柯的人,那些送过来的钱和礼物,他从来都没有收过。

OXV0NXN5WkZGOWFVcWI4cE9PWXNMVkRYVW8vNmJtMWxUVisxOEZiOUs0UHdMQlhzOEpaOFhnPT0.jpg她相信,这里面,绝对有她不知道的阴谋。

母亲还在等着她的钱做手术,父亲的清白还等着她去澄清,她不能倒下,尽管再多萧少这种无耻之徒,她也不能没有天上云间这份工作。

这份工作来钱最多,最快。

“程灵别在意,那些流言蜚语全是假的,父亲会原谅你的。”

她在意的不是萧少那猥琐的行为,这样的人,来一个,她对付一个,她在意的是,他们那样说着她父亲,她为了钱,却不能吱声。

程灵对着镜子连续说着同样的一番话,这话似乎灵丹妙药,竟然起到很好的效果,程灵那烦躁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不过如果没有眼前这个男人,她相信自己的心情会更好。

席时澈斜靠在墙边,双指潇洒地夹着香烟,气质尊贵,尽管这动作再普通不过,但是放在他身上却是那么的优雅迷人。

程灵面无表情地从席时澈身边走过,就好像,他是空气。

鹰眸半眯,眸色变深,浑身散发危险的气息,当程灵走过之际,他吐出几口烟雾,丢掉香烟,大手一伸,钳住那只白嫩的小手。

咚的一声,烟雾萦绕在两人之间,程灵背部传来一阵剧痛,一股温热从她敏感的耳窝擦过。

程灵冷眼盯着双臂把她堵在墙角的席时澈,粉唇露出个讥讽的笑容,“怎么,刚才的戏看得不够爽,还想看?”

她知道刚才在包间发生的一切,他都收纳眼中,只是冷眼旁观而已。

程灵的话才刚落下,席时澈那英俊尊贵的脸庞便压了下来,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呼出的温热气息。

这轻佻不屑的语气,使他更加烦躁,萧贵那个猪肉该死,而眼前挂着淡淡讥讽笑容的女人更加该死。

她知道他在,却宁愿弄伤手也不向他求救。

想起程灵刚才决然的举动,席时澈鹰眸瞳孔收紧,好看的唇形微微一动,“不爽,倒是你可以让我更爽一些。”

不爽这两个字,他咬得很重,让人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席时澈说话之际,薄唇微微擦过程念的粉唇,唇间还留有他独特的温度。

本来这亲密的举止,已经把程念惹怒。

席时澈那放肆的目光在她胸前流连,程灵更是怒不可测,他那带着强烈欲望的眼神,比程灵每次看到他身边带着与她长相越发相似的女人时更让她恶心。

真是个报复心极强的可怕男人,自从她落他的面子开始,他身边就有女人的陪伴,每一个女人都不同,却某种程度上,与程灵的气质长相非常相似,这完全是在膈应她。

“去死。”

程灵膝盖向着男人最脆弱的地方狠狠地撞上去,而席时澈的反应却更快,有力的双腿硬生生把程灵的长腿挤住,让它动弹不得。

“值得生那么大的气?我只是想帮你。”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无删减版)—《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她为了钱,却不能吱声在线阅读
下一篇 :《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市长千金一夜沦为陪酒妹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

点击排行
推荐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