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的伟大|只有妈妈会对你毫无怨言,不离不弃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母爱的伟大|只有妈妈会对你毫无怨言,不离不弃

母爱的伟大|只有妈妈会对你毫无怨言,不离不弃

发布时间:2019-04-20 15:40:03

导读
我叫曾丽,八岁那年父母离异,我跟着母亲生活。我跟母亲并不亲近,母亲事业心极强,精明强干,锋利丹凤眼凌厉逼人。她不是一个好母亲,怀孕时就跟父亲争吵不休,有了我之后,俩人吵架动手更是家常便饭,我放学回家经常

微信图片_20180917152313.jpg 

我叫曾丽,八岁那年父母离异,我跟着母亲生活。

我跟母亲并不亲近,母亲事业心极强,精明强干,锋利丹凤眼凌厉逼人。

她不是一个好母亲,怀孕时就跟父亲争吵不休,有了我之后,俩人吵架动手更是家常便饭,我放学回家经常看到一地狼藉,果破汁流,父母龇牙咧嘴对峙。

大概在娘胎里就感受到他俩激烈争吵,我天生发育不良,比同龄人矮一截,瘦如纸片,身体干瘪,头发枯黄,最让我自卑的是我的鼻子,仿佛被人打了一重拳,塌得没一丝弧度。

母亲离婚第二年就带着我嫁给了继父,继父高高瘦瘦,一脸严肃,很少正眼瞧我,但他对母亲百依百顺,笑靥如花。

后来奶奶神神秘秘跟我说,母亲就是勾搭上继父才跟父亲离的婚,我咬了咬后槽牙,对母亲的恨意由一个点迅速溃散成一支军队将我攻陷,是她让我失去爸爸成了单亲家庭孩子。

母亲陪我时间少得可怜,没接送过我上下学,没参加过一次家长会,她总是穿一身黑白职业装,画细长上挑的眼线,忙碌在职场,深夜才带一身酒气满脸疲惫回家,继父没有工作,整天游手好闲。

学生时代的我,缺乏关爱,性格孤僻,走路总是低着头,因为丑很少主动交朋友,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唯一让我骄傲的是我的成绩名列前茅,常受学校表彰,对此母亲非常欣慰,常在别人面前引以为豪。

中考时我考上了重点高中,母亲眉开眼笑,手舞足蹈,因为住校我很少回家,就连周末也如此,我窝在宿舍看安妮宝贝小说,有文字做伴我万分欣慰。

临近高考,学校重新分班,我有幸被分到重点班级,坐在我前桌的是校草王帅,身材俊削挺拔,嘴角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笑,一双桃花眼迷倒无数女生,喜欢白衬衫和篮球,据说衣服下藏着令人垂涎的八块腹肌。

第一次月考我语文考了全年级第一,作文更是被当作范文在班上传阅,王帅第一次转过头对我笑眼愈弯弯。

你的文笔,有点像安妮宝贝的啊,我最喜欢的作家。

我脸红到脖子根,心噗通噗通跳,有了共同喜好,王帅常常找我聊天。

他开朗阳光的笑脸让我深深沦陷,虽然同学会对我两投来异样目光,但王帅似乎毫不在意,依旧旁若无人跟我谈笑风生。

那段时间我整个人神采奕奕,面若桃花,晚上躺在床上脑子里都是王帅那标志的脸,像闪在黑夜里的一道光,我鼓起勇气把对他的爱慕情愫诉诸纸上,悄悄塞到他抽屉。

我屏气凝神等待王帅回应,可惜第一个看到那封情书的却不是王帅,班里一个喜欢王帅的女生,无意间看见王帅抽屉口的粉红色情书,偷偷打开一看是我写的,竟然贴在了班级黑板上,龇牙咧嘴,对我极尽嘲讽讥笑。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丑样,还想打王帅主意!

我在座位上深埋着头,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同学把我座位围得水泄不通,交头接耳议论,对我指手画脚,仿佛看一只会绣花的猩猩。

班主任很快找到了母亲,唾沫横飞,把我狠狠数落一顿,母亲眼睛瞪得像铜铃,对我又吼又叫,用指尖戳我脑门,在她眼里我应该是那个不言不语,只会埋头学习的乖乖女,如今却想着男女不耻之事。

最让我难受的是王帅为了跟我撇清关系,一脸无辜跑到班主任那里,说从没主动跟我说过一句话,不知道我怎么会有那种心思,还主动提出调换位置。

情窦初开的我受到了深深打击,我成了笑话,大家都很好奇,一个丑女哪来的勇气主动给校草写情书,我成了反面教材,同学常常捉弄我,把我书包藏起来,把我铅笔盒扔进垃圾桶,故意大声朗读我写给王帅的情书,抑扬顿挫,大家都捂着嘴笑,老师也不给我好脸色,我如同厕所里苍蝇。

我的抑郁应该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尽管我当时并未察觉,我彻夜失眠,焦虑,惶恐,孤单,食无味,寝难安,头发大把掉,看上去好似周星驰电影里的火云邪神。

积压的情绪最终还是爆发了,受尽欺辱的我瞪着猩红色眼睛,在课堂猛然起身,发了疯撕扯把我情书公开朗读的女生,狠狠扇了她两个嘴巴,然后仰头大笑。

冲动的结果是直接被老师赶回了家,当时距离高考仅剩一个多月。

老师让母亲带我去看心理医生,母亲一脸诧异,她万万不肯相信她那成绩一直优秀的女儿会有心理问题。

 

我冷冷看着母亲,对啊,她怎么可能知道,她永远都在忙她的事业,忙着跟父亲吵架,忙着离婚,忙着结婚。

叛逆的我不愿跟母亲去看心理医生,我在她面前不再是乖乖女,我开始昂着头,怒目圆瞪对母亲颐指气使,我开始摔锅砸盆,开始口吐脏话,发泄暴躁情绪。

亲眼目睹我的变化后,母亲终于接受我是真的变了,她开始沉默不语,默默收拾被我砸碎的锅碗瓢盆,倒是继父,看不下去我的嚣张,当着母亲面扇了我一响亮耳光。

母亲立马抱紧我,恶狠狠看着父亲:还轮不到你教训我女儿!

我一把推开母亲,跑出去嚎啕大哭,自从我辍学回家,继父就看我一百个不顺眼,越发觉得我是个累赘,后来奶奶得知我病情,提出过把我接过去,继父点头如捣蒜,是母亲不同意,俩人为这事吵得不可开交。

当时的我非常叛逆,就是不愿意看医生,反正又不是绝症,死不了,我知道只有我病着,母亲才会从百忙之中分出些时间精力给我。

母亲也无可奈何,她知道我不去看医生是在报复她,报复她对我爱的缺失。

我还是参加了高考,成绩非常不理想,仅考了个三本,得知我成绩那一刻,母亲潸然泪下,她知道以我的成绩考一本是完全没问题的。

暑假期间继父跟母亲矛盾愈加激烈,问题的核心还是围绕我,继父强烈要求母亲把我送到奶奶那,因为我随时会发脾气,会乱扔家里东西,会随时召唤在外面挣钱的妈妈回家。

母亲始终强烈拒绝,不容继父轻舟置喙,继父趁母亲不在,对我大发雷霆,我也不示弱,跟他吵得脸红脖子粗,最后继父对我大打出手。

母亲回到家看到鼻青脸肿的我,直接跟继父撕扯在一起,继父不敢跟母亲动手,因为他要靠母亲养活,母亲最后撂下狠话。

你要是再敢动丽丽一根汗毛,就给我滚!

继父怯怯看着母亲,虽然脸上青筋暴突,但大气不敢出,他知道我就快去外地读大学了,没多久就会消失。

可惜并未遂继父愿,到了大学里我显得格格不入,我从不化妆,也不跟室友说话,每天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渐渐地我的病情愈加严重,后来学校一次心理健康测验,我被老师劝回家治疗。

母亲特地请了假到学校把我接回家,当时的我似乎已经没了喜怒哀乐,对一切都丧失了兴趣,脸如一片死灰,甚至想悄无声息死去。

看到我又打道回府,继父脸黑如锅底,气得直跺脚,指着我鼻子,破口大骂,说我无病无痛,存心不让他有好日子过,母亲斜睨继父。

离婚吧,在你眼里她是累赘,在我眼里,她是我女儿,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人!

继父大概也是受够了我的暴脾气,不想再呆在这个鸡飞狗跳的家,条件是母亲给他十万块,母亲严辞拒绝,这些年继父的吃穿用度都是母亲支出,母亲不想离婚还做冤大头。

继父恶狠狠瞪母亲,仿佛凝视深渊里的恶魔,临走前对我吐了口唾沫,撂下狠话。

我不会让你们好过!

母亲嗤之以鼻,这种吓唬小孩子的话,她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离婚后,母亲辞去了干了十五年的工作,卸下浓妆,围起围裙,专职照顾我。

那一刻,我鼻子一酸,喉头硬硬的,钱是母亲硬气的底气,我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为我放弃她倾注血泪的工作。

我终于跟母亲和解,答应她去看心理医生,母亲抱着我,泪水划过她酒红色卷发。

我积极配合医生治疗,每天按时吃药,看一些正能量电影,母亲寸步不离,每天带我出去散心,在公园散步,陪我聊天,那段时间,我把母亲当成了朋友。

我跟母亲从未那么轻松相处过,我问母亲,继父哪里比得上父亲,至于为了他跟父亲离婚吗?

母亲先是一脸诧异,问我听谁说的,我没有告诉她是奶奶说的,母亲也没追问,只低头笑而不语。

我病情逐渐得到缓解,当时我看了电影阿甘正传,无所事事的我每天跑步,因为跑步时大脑会分泌多巴胺,我什么都不用想,那种大汗淋漓的感觉真的很舒服。

就这样我竟然坚持了两年,母亲每天都陪我一起,鼓励我。

由于长期坚持运动,我精神好了很多,身体变得匀称,皮肤也变好了,我开始穿一些显身材的淑女衣服。

从心底里,我变得自信了。

医生跟母亲说,我恢复得差不多了,两年时间母亲没有工作,花钱给我治病,加上吃穿用度,几乎花光母亲积蓄。

不得已,母亲又重新出去工作。

我也找了一份工作,在一个单位做文职,朝九晚五。

也就是那时,我认识了秦磊,他是我同事,寸头,黝黑的皮肤,仅仅初中毕业,是公司保安,家里条件也一般,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

他那温暖治愈的笑容非常有感染力,他还不乏幽默,经常逗得我捧腹大笑,一些小节日还会送礼物给我,粉粉嫩嫩的布娃娃,芳香沁人的粉色玫瑰,我欣喜万分。

我开始学习化妆,每天至少打扮一小时,哼着歌,拍着粉饼,满心期待!

母亲看在眼里,乐在心里,秦磊两个月后单膝跪地,满脸真诚,呈上钻戒,跟我求了婚。

我看着那枚灼灼其华戒指,掩面而泣,我开始幻想未来家的模样,米色婴儿车里宝宝皮肤粉嘟嘟,橘黄色灯光下,我缝着衣服等着丈夫归来。

婚礼前一天,我满心欢喜,在家跟母亲打气球,布置婚房,为明天做准备,此时秦磊给我打来电话,低沉沉说了句,对不起,婚礼取消。

我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头皮一阵发麻,下巴久久合不上,呼吸似乎都漏了一拍,颤抖着手发了信息给秦磊,问他为什么,他没有回复我,打电话也是关机。

母亲蹲在地上,耸着肩哭,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一星期瘦了一圈。

我对秦磊是真心付出,就这样莫名其妙被退了婚,我实在憋屈痛苦,我决定找他说个明白。

母亲拦住了我,她打听过了,是继父报复我俩,是他告诉秦磊父母,我曾经得过很严重的精神病,至今未治好,发起病来六亲不认,还会砍人!

我冷笑,果然继父还记恨着母亲,我不甘心,我觉得秦磊对我的爱,不应该因为我曾经得过抑郁症就消散殆尽,我愤然去找他。

当我站在秦磊家门口时,我看到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幕。

母亲跪在秦磊一家面前,头发凌乱,衣服满是尘土,泪流满面,苦苦哀求秦磊,像一个临上场的死刑罪犯哀求法官放一条生路。

我女儿病已经治好了,她真的很爱你,阿姨求求你不要把她当成病人。

秦磊不为所动,眼皮半垂,低着头,冷眼看着母亲,然后费力吐出破碎话语。

阿姨,我只想找个正常的女孩,听说有些精神病可是会遗传的,我要是一早知道她有神经病,我才不会招惹她。

我心里所有不甘心全部烟消云散,原来在他眼里我只是个神经病。

怒不可遏的我,冲进屋子扶起低声下气的母亲,傲气的母亲,这辈子都没跟谁跪过。

仅仅是这次,为了女儿的幸福。

我扶着母亲走在路上,道路两边的梧桐树郁郁葱葱,像升腾着的两列青烟。

妈妈怕你承受不了,妈妈怕你想不开又像以前那样,妈妈真的不想再看到你难过的样子。

以前是妈妈太忙,忙着赚钱,天天跟你爸吵架打架,忽略了你的感受,都怪妈妈,你得了那病被别人嫌弃,都怪妈妈,怪妈妈。

母亲说着说着,脚步变得沉重,缓缓蹲下身子,我轻拍母亲后背。

此时的母亲已没了年轻时的光鲜洒脱,双鬓有了白发,眼窝凹陷,鱼尾纹如蜘网。

我不恨继父,甚至还有点感激他,如果不是他,我还不知道秦磊对我的情意是那么不堪一击,即使结了婚,以后的日子也经不起一点波澜。

父亲五十岁生日那天,奶奶喊我回去吃饭,我欣然前往。

席间,父亲喝多了酒,说话断断续续,脸颊通红。

丽丽,爸爸对不起你,当初都怪爸爸跟奶奶猪油蒙了心,一心想要个男娃,可你妈死活不愿意生。

你妈说有你就够了,离婚……是爸爸提出来的。

我呆若木鸡,倏然间泪如雨下,我幼时真是白恨了母亲这么多年,她不想影响父亲在我心里的形象,宁愿自己背负坏母亲坏妻子的名声。

孩子会走路时,母亲松开了双手,却移不开关注的眼睛,当孩子学会独立时,母亲松开孩子飞翔的翅膀,空落的双手是一种深沉的爱。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二楼那间诡异的女厕所,你去过吗
下一篇 :如果可以,我宁愿一生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