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发布时间:2019-01-10 14:44:42

导读
《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小丫头的语速太快,他仿佛听到了高考几个字,再要问,却看到那小丫头自顾自地摇头,“我真是痴人说梦话……”虽然她这回歪打正着帮了陆爷爷,但她也没有想过要用这点举手之劳去麻烦人家。“其实你不用谢我的,我也是恰好碰到了陆爷爷,就算是换了别人,我也会帮忙的,而且,昨天陆爷爷还陪我吃了饭,所以就算两清了。”陆霆川:……“哦,对了,那个饭钱我说好了,一会儿我会买单的,你放心!”

陆霆川蹙眉,一个箭步上前,夺下了老爷子手里的酒杯,“爷爷!您怎么又偷偷喝酒?”

“什么人?!”

陆老爷子怒目而视,回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乖孙来了,下一秒,第一个反应竟是伸手去推眼前睡得正香甜无比的顾安雅。

“小丫头!小丫头!我孙子来了!你快看!我没骗你吧!”

顾安雅睡得正香甜,突然被人推了一把,迷迷糊糊抬头,只见面前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嘟囔了一句,又睡了过去。

“诶!怎么又睡了!这好不容易我孙子来了,你怎么又睡了!”

老爷子一脸的遗憾,顺带着兴奋地和自家孙子道,“霆川,你看这小丫头不错吧,就给你做媳妇了!”

陆霆川:……

这个女人……若是刚刚自己没有看错……不就是昨天晚上那一个小侍应生么?

她怎么会在这里?还陪着爷爷吃饭喝酒?

这其中难不成有什么猫腻?

陆霆川狭长的眸子眯了眯,脑子里闪过各种猜测,最后却还是决定先把这个小丫头的事放一放,当务之急还是快些通知家里,老爷子找到了。

不多时,得到消息的陆家人瞬间就将这幽兰会所给挤了个满满当当。

“爸!您真是吓死我了!您怎么一声不响就出门了!”

陆母一进来就开始抹眼泪,听得老爷子一阵心虚,“那什么……我就是随便散散步,溜达着溜达着就走出来了。”

“爸!您以后可不能这样了!我们都要被您吓死了知道吗?”

陆宛如说着就挤了进来,将陆母往边上挤了挤,然后,就发现了还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顾安雅。

直接就惊呼出声,“这人谁啊?”

“别大惊小怪的,吓到她了知不知道?!这是我孙媳妇儿小雅!”

众人:……

孙媳妇儿?!

他们陆家什么时候多了个孙媳妇儿?

看看这个小姑娘,虽然没看到她的正脸,但就看这身上穿的,手上戴的,明明白白就写了两个字-穷酸。

这样的姑娘,怎么可能是陆家的孙媳妇儿?

老爷子果然是老糊涂了!

不过这种时候也只能顺着来,张宛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口附和了两句,“好好好,孙媳妇儿孙媳妇儿,爸,咱们快回家吧,您倒是好,和别人在这儿吃饱喝足了,我这还饿着肚子呢!”

“瞎着急什么?我那么大的人了还能走丢?要我说你们就是大惊小怪!”

老爷子大手一挥,颇有些不以为然,对这个小女儿向来都不是太满意。

当年他和老婆子在部队,小女儿太小,身子又差,是家里老人一手带大的,他一直觉得这个女儿是被养坏了!

一点儿都没有他和老婆子的气概!太娇气!又矫情!

“好了好了,爸没事就好,咱们回去吧。”

陆母出来打了一句圆场,陆父也跟着点头,“就是,在外头吵吵什么?”

众人簇拥着老爷子就要回家,在场所有人,除了陆霆川外竟是没有一个人想到要问一句顾安雅的情况。

倒是老爷子,走了两步,突然回过神来,高声吩咐道,“霆川!你留下,你帮我照顾照顾我的孙媳妇儿!之前我在马路上差点被一个混蛋撞了,还是这丫头一路护着我的!”

“竟有此事?”

陆夫人和丈夫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出了后怕,这会儿再看眼前趴着的小姑娘,瞬间觉得顺眼了不少。

“可不是么!咱们老陆家向来恩怨分明,这丫头是个好的!我已经和她说好了,就做我的孙媳妇儿!霆川你好好照顾她!”

“爸!你不是老糊涂了吧!”

陆宛如瞪大了眼睛,头一个跳出来反对,他爸不是疯了吧?

随随便便在路上就给陆家找了个媳妇儿回来?

他们陆家的媳妇儿哪里是随便人就能做的?

“霆川的女朋友是云……”

“小姑姑,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女朋友了?”

陆霆川冷冰冰的声音一出来,陆宛如瞬间就噤声了……

说来也怪了!

她在陆家天不怕地不怕,却唯独怕这个侄子!

“呵呵……小姑随便说说呢……我是想说,婚姻大事,哪里就能那么草率……小姑是为了你好……”

“爸、妈、你们带着爷爷先回去吧,这里我来处理。”

陆霆川淡淡地睨了对方一眼,直接越过她,和父母打了个招呼。

“应该的,应该的,人家帮了咱们家,你可别亏待了人家。”

陆母不放心地交代了几句,这才离开。

陆家人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走,这会儿倒是只剩下陆霆川和依旧趴在桌子上睡得浑然不觉的顾安雅了。

“陆先生……需要我们帮你叫人送这位小姐回家吗?”

会所里来了一尊大佛,经理得了消息就亲自赶过来候着了,这会儿战战兢兢的询问。

陆霆川垂眸,望着眼前的小姑娘,这会儿对方正睡得正酣,纤长浓密的睫毛在眼窝处投下一个扇形的阴影,随着她的呼吸,微微颤动着……

原本白皙的脸庞大约是因为喝了酒,带着几分粉色,殷红的唇微微堵着,漾着水光,粉嘟嘟的,像是果冻一般。

莫名的……陆霆川觉得下腹又有些发紧……

该死的!

陆霆川暗骂一句,强迫自己将视线从眼前这个小丫头身上移开!

难不成昨天的药效还没过去?怎么一看到这个丫头自己就浑身不对劲?

那怎么一整个白天都没事,偏偏就是见到她了才有这种反应?

等到意识到这个问题,陆霆川的脸色……有些难看。

“陆先生?”

会所经理见陆霆川一直盯着眼前的小姑娘看,脸色看着不是太好,眼神……呃……眼神也有些恶狠狠的……

唯恐对方突然发难,一会儿不好收拾,只能再次委婉的询问对方是不是需要帮忙处理?

只是下一秒,会所经理觉得自己大概是看到了这辈子最叫他惊恐的一幕!

只见向来在人前不苟言笑,和女人总是保持一米远剧烈的陆先生突然俯身,然后长臂一捞,直接将那个小姑娘抱在了怀里!

在场所有人:!!!!!

timg (194).jpg

去开间房。”

众人的下巴嘎达一声,惊掉了……

这……这还是那个陆先生陆霆川吗?莫非是个假的?

会所经理的心里正经历着惊涛骇浪,面上却十分机灵地保持着微笑,不住点头,“好的!”

不过这一幕的视觉冲击实在太大了,向来冷冰冰如同高岭之花的陆先生这会儿居然抱了个人,还要开房?!!!!

简直就是大新闻啊!

顾安雅这会儿睡得正香,鼻尖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好闻……像是在哪里闻到过……

忍不住嗅了嗅。

那动作落到陆霆川眼里了,和个只小奶猫似的,嘴角也不自觉带上了一分若有似无的笑意。

看的一旁的众人内心各种弹幕纷飞。

而窝在陆霆川怀里的顾安雅却浑然不觉,睡得香甜,迷迷糊糊中,她觉得身子轻飘飘的,像是飞起来了一样……

原来喝醉……是这种感觉啊……真的和飞起来一样,难怪那么多人都喜欢喝酒。

不过……怎么还会移动?

动得自己头晕,顾安雅双眼紧闭,蹙着眉,在某人的怀里拱来拱去,好半天才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打了个满意的小哈欠,又睡过去了。

==========================

“嘶---疼疼疼!怎么那么疼?”

顾安雅还未睁开眼,就觉得脑门想要要裂开了一般的疼,疼得她差点没哭出来,抱着被子翻了一个滚……

诶……没掉下去……

她的床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了?

不对劲!

顾安雅猛地睁开眼,先是对着头顶鹅黄色的纱帐发了会儿呆,十秒后……记忆开始回笼……

被抢钱包……救了一个老爷爷……还吃了饭喝了酒……

喝酒?!

顾安雅蹭地一下坐起了身,环顾四周,这到底是哪儿?!

这不会是昨天晚上自己喝醉了,没办法付钱,然后这里的小姐姐就好心的替自己开了“休息室”吧!!!

那些菜钱就应该很贵了,自己还在这里住了一个晚上……

想了想自己存折里的那点余额,顾安雅表示瑟瑟发抖……

不过……昨天真开心啊!

第一次和人聊了那么多,还喝了酒,哪怕这会儿有点头痛,但也比不过心里的畅快!

大不了再赚过!

过了今天,她一定可以重新振作的!

豪迈地掀开被子,对着前头古色古香的梳妆镜挥了挥小拳头,豪气十足地来了一句,“千金散去还复来!莫使金樽空对月!”

“你有千金供你散么?”

原本以为的空房间里突然冒出一个寒意森森的声音,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吓人的了!

饶是顾安雅觉得自己胆子挺大的,也被吓得惊呼一声,直接躲进被子里……不敢动了。

陆霆川:……

看着把自己直接裹成一个茧的小丫头,陆霆川的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

自己有那么可怕?

长腿一迈,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的睨着对方,“如果我真是鬼,你以为一条被子就能躲得过了?”

躲在被子里的顾安雅:……

想想好像还真是……而且……大白天的哪里来的鬼?!

自己大概是昨天的酒到了今天还没有醒吧?

顾安雅探出脑袋,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着对方,眼神澄澈,无辜的表情看得某人又是觉得下腹一紧!

旋即皱眉,暗骂一句,自己难不成是禽兽么?

对着一个十八岁的小丫头片子怎么就那么容易冲动?

顾安雅看着面前高大帅气的脸庞,觉得有些面熟……但也有点不确定……自己大概……可能……应该不认识他吧?

不过一大早的,这人就在自己的房间里……难道是这会所的老板?怕自己溜走所以特地守着?

不能吧……

这人穿着简单白色衬衣,宽腰窄背,一副睥睨众生的样子……应该不会是这里的老板?

那这人是谁?

顾安雅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索性直接问了一句,“那你是谁?”

话音刚落,顾安雅瞬间觉得这屋子里的温度降低了十几度,后背传来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惊得她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不认识我是谁?”

陆霆川俯身,俊美无俦的脸庞突然逼近,高大的身子投射下一大片阴影,直接将顾安雅给遮了个严严实实。

“我……我应该认识你?”

顾安雅皱眉,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对方为什么那么笃定自己就应该认识他?

“不应该?”

陆霆川觉得自己快要被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气笑了,这人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呃……”

对方狭长的眸子眯着,表情十分危险,看得顾安雅心中一紧,脑子里灵光闪现,“我知道了!你是陆霆川!陆氏集团的CEO!”

陆霆川:……

看这个男人的表情……难道自己猜错了?

可是这个人的样子不就是昨天老爷爷给自己看的那个叫陆霆川的高富帅吗?

“我……猜错了?”

“你没猜错。”

这句话几乎是他咬着牙才挤出来的,陆霆川觉得自己还能忍对方那么久,绝对要感谢他爸妈从小教育的好。

听到自己没猜错,顾安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是她胆子小,实在是眼前这个男人气场实在太过强大了。

光是看着这个男人,就让她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那陆先生您在这儿是……”

顾安雅小心翼翼地开口,实在有些搞不清楚眼下的状况……

对了,那个老爷爷呢?

怎么自己一觉醒来,老爷爷不见了,只出现在杂志封面和网络上的陆大少爷却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这个世界也忒玄幻了吧?

陆霆川皱着眉,探究地打量着眼前的女孩,似乎在判断她的话里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

半晌后,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这家伙大概是真的不记得自己了!

不!记!得!了!

陆大少爷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遭遇过这么掉份的事!

不过对方不提,他自然也不会再提。

除了脸色有些黑外,陆霆川的脸上并无异色

timg (325).jpg

清了清嗓子,决定开门见山,“昨天你救的那个人是我爷爷,谢谢你昨天帮了他,老爷子很高兴。”

“你爷爷?!那个老爷爷真的没说谎啊!”

顾安雅惊呼出声,仔细想想,还真是……眼前的男人和昨晚的老爷爷长得还真有几分相似。

再一想到昨天她和老爷爷还一口一个孙媳妇儿的讨论……顾安雅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陆霆川瞥了一眼,发现小姑娘的脸莫名的红了,看着有点可爱……

面上却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冰山脸,“所以你可以提要求。”

“提要求?”

顾安雅有点不明白对方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

陆霆川冷冰冰的丢下一句,“对,什么要求都可以。”

什么要求都可以?

顾安雅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脑子一抽,直接就说秃噜嘴了,“能帮忙改高考志愿吗?”

“嗯?”

小丫头的语速太快,他仿佛听到了高考几个字,再要问,却看到那小丫头自顾自地摇头,“我真是痴人说梦话……”

虽然她这回歪打正着帮了陆爷爷,但她也没有想过要用这点举手之劳去麻烦人家。

“其实你不用谢我的,我也是恰好碰到了陆爷爷,就算是换了别人,我也会帮忙的,而且,昨天陆爷爷还陪我吃了饭,所以就算两清了。”

陆霆川:……

“哦,对了,那个饭钱我说好了,一会儿我会买单的,你放心!”

听到对方说要买单,陆霆川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玩味的表情,“你确定你要买单?”

有什么不对吗?

顾安雅看着对方的表情,总觉得……哪里好像怪怪的。

只见陆霆川转身,直接拨了个内线电话,不多时,便有人在外头按下了门铃。

“进来。”

“陆先生,您要的账单。”

会所经理有些搞不明白,这位主儿从来都是直接挂账的,今天怎么突然要看账单了?

难道是他们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

陆霆川随便扫了一眼,便指了指顾安雅所在的方向,“把账单给她。”

“好的。”

会所经理不明就里,捧着账单双手递给顾安雅,“这位小姐,这是账单。”

“谢谢。”

顾安雅接过账单,低头看了一眼,当即一双猫瞳就瞪得溜圆!

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眼前的金额还是没变!

不是吧!一道开水白菜就要1888,这……这不会是标错价格了吧?

除了点心,就没有一道菜的价格是低于四位数的!!

这哪里是吃菜,是在吃人民币吧!!!

就前头三道菜,就是把她存折里的钱全都用完也还不够啊!

更不用说后头那些了,还有酒……对那个千杯醉……3888?!

“你好,你们这个账单……没弄错吧?”

“不会弄错的,咱们会所开张快十年了,从来没有弄错过,您看,您是觉得哪里不对,我给您解释一下好吗?”

这人可是陆先生亲自抱回来的,会所经理再傻也不会得罪她。

“呃……这个开水白菜……”

“哦,您说这个啊,这个可是国宴上都有名的菜系了,需要提前数天熬制高汤,用大勺舀温烫的上汤反复浇淋白菜,直到最外一层菜茎已完全熟软,方可把白菜放进小碗里,再缓缓地舀入热上汤。四五片摊开的叶子衬出中间一大朵睡莲般的白菜心,菜茎菜叶一如新生,没有半点烧煮煨烫的痕迹,恍如一棵生鲜的白菜;而那一盆清汤,无油星、无颜色。这可是我们的招牌菜,当年御膳房的名菜,卖这个价格真的不是坑您。然后,还有这个佛跳墙,是选用了上等的…………”(关于开水白菜的做法和解释皆取自百度)

会所经理巴拉巴拉说了一堆,顾安雅听得是云里雾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把自己卖了……不知道能不能抵得过这一桌菜钱?

“好了,你先出去吧。”

会所经理还要介绍,却见陆霆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立刻就心领神会,躬身退了出去。

最后还贴心地替两人关上了门。

“这样……还买单吗?”

陆霆川还是一脸的严肃,正直地像是在做什么商务谈判。

顾安雅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是千金散尽还复来么?”

顾安雅摇头。

她想要千金散尽还复来啊!关键是她就是散尽千金也买不起这里一瓶酒!

陆霆川看她乖巧的样子,心里头那股子憋着的邪火总算平复了几分,嘴角微微上扬,大手在那账单上签下一个龙飞凤舞的名字。

“这顿饭我请了。”

“这样……不大好吧……要不你留个号码……我到时候还你?”

陆霆川挑眉,“老爷子说过,要请你吃饭,我替他付钱天经地义,不用多虑,你有空还是想想要替什么要求吧,毕竟……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那……你请我吃饭,咱们就算两清?”

“我不喜欢欠人人情。”

这……这是逼着她提要求?

顾安雅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难道有钱人都是那么奇怪的?

眼看着对方的眼神越来越迫人,神色已经略有不耐,顾安雅心一横,硬着头皮开口,“要不然……你给我钱?”

有钱人不都喜欢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么?

那还是直接点让他用钱解决自己好了!不然……自己提别的要求都有点怪怪的……说不定还会被人误以为自己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和对方攀上关系。

有钱人不是最讨厌这个了么?

“你要钱?”陆霆川的脸色有些难看。

“其实……你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

老天爷啊!快点来个人带走她吧!

眼前的男人太可怕了啊啊啊啊!!

她说没要求,他逼着她提,她好不容易想出一个最能够撇清关系的……他又不高兴!

这到底要闹哪样啊!

顾安雅觉得自己大概要抓狂了!

“那你要多少?一百万?”

顾安雅呆滞一秒,瞬间懵了,“咳咳咳,你说什么?”

 


上一篇 :《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潜能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
下一篇 :《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陆霆川五百万的解药钱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