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陆霆川五百万的解药钱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陆霆川五百万的解药钱

《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陆霆川五百万的解药钱

发布时间:2019-01-10 14:44:42

导读
《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陆霆川直接将支票递给对方,突然觉得心里一阵莫名的烦躁,隐隐的还有一丝失望。眼前的小东西……其实和外面那些贪慕虚荣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区别,不是么?意识到这一点,陆霆川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不打算再停留。

不是要钱吗?一百万不够?”

这小东西的胃口太大,虽然不是什么大数目,但也不能随便就给了,反倒会叫她觉得来钱太容易,走上歧途。

意识到这一点,陆霆川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这个家伙自甘堕落,关他什么事?

“五百万。”

就当是昨晚的买了解药的钱!

陆霆川直接将支票递给对方,突然觉得心里一阵莫名的烦躁,隐隐的还有一丝失望。

眼前的小东西……其实和外面那些贪慕虚荣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区别,不是么?

意识到这一点,陆霆川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不打算再停留。

自己在这个小东西身上花的时间和关注有些太超过了……这并不是他的作风。

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陆霆川直接迈开大长腿,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特别冷酷!

顾安雅:……

呃……这个陆先生的气场好强大,自己……得罪他了?

顾安雅皱着眉头,低头看看手上的支票再抬头看看前面头也不回的背影……

灵光一闪!

这个男人!不就是昨天晚上的解药?!

天啦噜!

她!她!她!居然睡到了全华夏女人最想睡的男神陆霆川?!

这个世界玄幻了!

直到走在回家的路上,顾安雅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昨天自己还被抢了钱包,抢了手机,这会儿手里就多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

还睡了男神?

浑浑噩噩走到巷子口,有热心的邻居和她打招呼,“小雅回来了?你昨天跑去哪儿了?可把你妈急坏了,你快回去吧,以后可别再任性了啊!”

顾安雅应了一声,并不想解释,昨天这事儿一闹,也不知道她妈和顾安宁会和街坊邻居怎么编排自己……

反正在她妈嘴里,她向来就是个不省心的,只有姐姐顾安宁才是那个最乖巧最聪明的最叫她骄傲的女儿。

饶是她之前的心再火热,出了昨天这样的事,她的心也已经凉透了……

刚刚她走了一路,也想了一路,总算想明白了一些事。

天无绝人之路,大不了她就一边打工一边准备高复,等找到了工作就从家里头搬出去,这样……妈和顾安宁就不知道她高考的事了……

离家越近,她的脚步便越沉重,好不容易走到了三楼,刚要敲门,门倒是从里头开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不是能耐很大吗?还回来干嘛?!”

顾母正要出去倒垃圾,这会儿看到失踪了一整晚的小女儿回来了,脸上没有半点好脸色,劈头盖脑直接就是一通臭骂。

“妈,你一大早的又在和谁说话呢!我都要被你吵死了!”

顾安宁揉着眼睛一脸的起床气!

“宝宝对不起,是妈妈嗓门大了,你快去睡,快去睡,妈妈不讲了不讲了!”

顾母一回头,又是一副紧张的样子,殷切小意的样子仿佛顾安宁才是她妈。

若是在过去,顾安雅心里或多或少还会有些难过,可如今,却是毫无波澜。

顾母安抚完大女儿,这才回过头恶狠狠地瞪了小女儿一眼,压低声骂道,“还愣着做什么?还快去倒垃圾!”

说着,就要把手里的垃圾袋丢给顾安雅。

“我也累了,我要睡觉。”

顾安雅丢下一句话,便再也不理目瞪口呆的顾母,一瘸一拐的径自进了自己的房间,直接关了门!

看着房门紧闭的房间,顾母张大的嘴一时合不拢,几乎不敢相信刚刚那句话竟然是从自己家小女儿嘴巴里头说出来的!

死丫头!造反了啊!

刚要砸起拳头去把那死丫头弄出来,好好收拾一顿,又想到宝贝大女儿还在睡觉,毕竟有些投鼠忌器,最后还是忿忿地收回了拳头,低声咒骂了一句,转身去丢垃圾了。

顾安雅的房间其实是当年家里隔出来的一个杂物间,不足十平米,空间小得连转身都困难。

不过能拥有这么一个独立的空间,对于顾安雅来说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这也是托了顾安宁的福,家里当年只有两个房间,但顾安宁嫌挤不愿意和她住一个房间,这才叫家里把这个储藏间收拾出来铺了一张床,当做她的卧室,否则,她也不可能有这个待遇。

爸爸年轻的时候当过一段时间的兵,退伍后做了一段时间的保全,结果在一次执勤中腿受了伤,落了残疾。

只能去东北投靠了战友,在对方的单位做保安,所以常年不在家,家里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妈妈说了算。

就连当年被顾母冤枉和一个医院的护士有染,最后也只是气得直接回了东北单位,并没有说别的。

虽然也觉得对小女儿有些不公平,但到底赚的不多,说话不够硬气,再加上常年不在家,故而也没有什么话语权。

顾安雅打开她的台式电脑,登录她平常上传小说的喵呜小说网,正要更新,小企*鹅就突然开始闪了。

一连串的都是找她的。

顾安雅有些奇怪,先点开了编辑的头像。

爱吃糖的兔子:丫丫,在吗?

糖小丫:在,怎么了?

爱吃糖的兔子:哎呦,我的小祖宗,你总算上线了!我还当你这辈子都不会出现了!给你打电话怎么没接?

编辑给自己打电话了?

难道是昨天?

顾安雅快速地在屏幕上打下一串字----我的手机和钱包昨天晚上被人抢走了,所以没看到。

爱吃糖的兔子:………………

糖小丫:是真的啊!

爱吃糖的兔子: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问你,你是不是得罪人了?你的文被挂了!说你抄袭!你和我透个底,你这文章确定是你本人写的吧?

抄袭?!

顾安雅心里咯噔一想,连忙点开了业内常上的凤满论坛,果然,自己的帖子直接被置顶挂在了最上头。

“不要脸!小扑街糖小丫为红不择手段,疯狂抄袭大神风满言,下面石锤!”

顾安雅越看越心惊。

那个叫风满言的是最近才火起来的,因为对方也刚好参加了喵呜网这一届网文大赛,所以她也听说过对方,但是她这一个月忙着高考也没有时间去关注对方,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和对方撞上了?

timg (319).jpg

头早就有读者给做了个“调色盘”,大片大片的红色看得她自己都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除了名字和情节稍有不同外,其他的内容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可是……这文明明就是她自己写的啊!

就是用的这台顾安宁淘汰下来的旧电脑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怎么可能会是抄袭的?

可如果说不是……对方这一本文怎么会和自己一模一样?

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顾安雅在心里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快速给编辑回了一句

糖小丫: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真的没有抄袭。就算是抄袭,也应该是她抄我,怎么可能是我抄她?我还有接下来的大纲,完全可以证明这文是我独立完成的。”

她的责编是个温柔的小姐姐,私交不错,听她这么说,瞬间来了精神!

爱吃糖的兔子:行!那我这就去和主编说!丫丫我信你!你等我消息!

糖小丫:谢谢!我等你消息!

回复完责编,顾安雅陷入了沉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网文小说其实种类繁多,同一类型的文撞梗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这个风满言的文和自己的文,已经不能叫撞梗了,直接就是复制粘贴了……

这文明明就是她自己写的,怎么会转身一变变成别人的了?

顾安雅百思不得其解。

不管怎么样,还是等消息吧……

一一点开消息框,大多都是平时聊得还不错的几个好友来问她情况的,当然不乏不嫌事大而故意来打听消息的。

顾安雅这会儿没有心情回复,只点开了死党萧汐汐的对话框,对方是自己之前在作者群认识的好朋友,两人一直聊得很好。

也是唯一知道她真实身份的好基友。

汐嘻嘻:丫丫,你还好吗?到底怎么了?那个什么风满言是怎么偷到你的稿子的?TMD老娘和那些小贱*人撕了半天,她们硬要睁着眼说瞎话!气死老娘了!”

汐嘻嘻:丫丫,还在吗?你没事吧?喂,别在乎那些人的说法,那些键盘侠隔着个屏幕都乱写的,你可别往心里去!我们都相信你的!”

汐嘻嘻:丫丫,喂,说句话啊!怎么打你电话也没人接?你没事吧?

汐嘻嘻:顾安雅,回我电话!再不回话我就报警啦!

最早的消息是昨晚九点,最新的消息是一秒前……

顾安雅连忙回复。

丫丫:我在,手机被人抢走了,所以没及时回复。别担心,我很好。

汐嘻嘻:你总算出现了!再不来我真打算要报警了!

丫丫:没事,我已经和责编联系了,也把证据发给她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汐嘻嘻:那就好!我就知道没问题的!你的人品我信得过!

顾安雅莞尔,“谢谢你。”

汐嘻嘻:“谢啥啊!对了,你志愿填好了吗?是不是填的我的学校?你什么时候过来,到时候我来接你!”

看到对方热情的邀请,顾安雅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黯然,强忍着心头的酸楚,打下一串话。

丫丫:今年考得不大好……可能做不了你的学妹了,我明年继续努力!(*?▽?*)

汐嘻嘻:(○`3′○)不开心,你是在骗我吗?小学妹?你分数那么高你告诉我你考得不大好?说!你是不是被什么人给勾*搭走了?!

丫丫:真没有……”

“顾安雅,你躲在里头做什么?还不快点出来,有人打你电话!”

外头突然传来顾安宁的声音,顾安雅连忙对萧汐汐打了个招呼,飞快地关了电脑。

打开门,看到顾安宁这会儿黑着脸,一脸的起床气,“慢吞吞的,你当你是大小姐啊!还要我来叫你接电话!”

“你可以不叫的。”

顾安雅怼了一句,直接绕过对方到客厅去接了电话。

这还是妹妹头一回敢怼自己,顾安宁的反应和顾母是一模一样的,下巴都快惊掉了!

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喂,您好,我是顾安雅。”

“小雅吗?我是小爱,你还记得我吗?就是南门街那边那家烘焙坊的。”

对方一提醒,顾安雅立刻就想起来了,之前她在南门街那边的糕点房里打过工,这个小爱就是那里的店长。

对方一直很照顾自己,到了打烊的时候还会把那些卖不完的糕点给她们打包一些回家的。

“小爱姐,你怎么知道我家电话的?”

“我给你打手机一直没通,就看了当时你留的家庭电话,马上就要七夕了,你走了以后店里一直找不到合适兼职,最近又走了一个正式员工,所以想问问你最近有没有空,要不要来店里帮一段时间的忙?工作时间还是和之前一样做半天,工资我可以帮你申请按正式员工的算。”

“真的吗?”顾安雅闻言有些激动,她这会儿正缺钱,也正打算有空就出去找个兼职。

之前那种会所,来钱虽然快,但毕竟不安全……

还是烘焙店比较适合自己。

“当然是真的!”

“那需要我什么时候过来?”

“如果可以,最好今天就能来,你也知道……临近七夕,买甜点的人实在太多,还有不少定做的,我们现在人手不够,都快要忙不过来了。”

“行!那我现在收拾一下就过来。”

顾安雅挂了电话就打算过去,反正这会儿网站那边也没有出消息,一时半会儿她也写不了东西,还不如去烘焙坊干点活好!

“又要出去啊?你一天到晚的不着家,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旅馆啊?”

顾安宁抱着胳臂,在旁边冷嘲热讽,她当然也清楚对方出去也没别的事可以干,最多就是去打工。

而且……志愿都被改了,她这辈子除了给人打打小工……想来也没有什么别的出路了!

这么一想,顾安宁的脸色好看了几分,抬了抬下巴,“喏,给你留的早饭,别说我这个姐姐不关心你,你吃完了顺便把碗给洗了再走。”

顾安雅一看,桌子上果然剩了半个干巴巴的包子,里头的馅儿已经被挖掉了,只剩下一张皮,还有一点点咸菜。

timg (288).jpg

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吃吧!”

说完,直接翻出自己的身份证和公交卡,出门了。

“你!顾安雅!你什么态度!”

顾安宁连着被怼了两回,这才真的察觉出妹妹果然变了!

气得直跺脚。

正在里头替大女儿扑床叠被的顾母听到动静,探出脑袋,“宝宝,又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还有谁!不就是你的好女儿顾安雅嘛!你说你当初生她干嘛?抢我吃的,抢我穿的,不就是替她改了个志愿么?至于整天摆着个死人脸给我看么?!早上我好心叫她吃早饭,她居然直接就摔了门!”

顾安宁越说越委屈,眼睛迅速就红了,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俨然是委屈坏了。

顾母一看,心疼的要命,连忙将手里的活一放,打算冲出来找顾安雅算账!

“那个死丫头呢!又死哪里去了!真是反了天了!上午对我也是这样,阴阳怪气的!我真是做了什么孽啊!怎么就生了那么个讨债鬼!”

母女两人骂了一会儿,尤不解气,商量着一会儿要是顾安雅回来了要是不好好收拾一顿绝不罢休。

顾安宁骂得累了,抹了抹眼睛,对着顾母吩咐道,“对了,妈,你把顾安雅的房门给我打开。”

“你怎么又去她那屋?那么小,那么破,有什么好去的?”

“我有些资料还在原来的电脑上,一会儿学习要用的。”

一听说大女儿要学习,顾母忙不迭的去找备用钥匙,嘴里继续骂骂咧咧的,“这个死丫头,当自己这狗窝是金窝呢?防谁呢?自己家里还锁门!”

门开了,顾安宁熟门熟路的进了妹妹的屋子,迅速开了机,然后将一个文件拷贝到了自己的U盘上,看到复制100%的进度条,嘴角勾了勾。

拔下U盘,顾安宁站起身,余光扫了一眼这狭小的卧室,发出一声嗤笑,这种狗窝,也亏得顾安雅能住的下去!

整个屋子里就没有一样值钱的东西,最值钱的大概就是眼前这台五年前被她淘汰下来的旧电脑了。

顾安雅……和我斗?你就是个多余的家伙,什么好事都不配拥有!就只能用用我顾安宁不要的东西!

顾安宁嫌弃的皱了皱眉,打算离开,突然,余光瞥到了一张写着不少零的纸上……

“妈!妈!!妈!你快来!”

屋子里头传来大女儿急切的叫声,顾母手里正拿着从外头收回来工艺瓶打算进行粗加工赚点外块,听到对方突然的叫声吓得手一抖。

哐当一声,瓶子落地,摔了个四分五裂!

“啊呀!”

顾母肉痛的惊呼出声,这一个瓶子成本五块钱呢!

就这么没了!

要是这声是小女儿叫的,她绝对要拿起鸡毛掸子抽死对方,但……这回是大女儿……

顾母忍着心疼,将地上的瓶子扫了扫,就火急火燎的赶过去了,“宝宝,你怎么了?什么事那么大惊小怪,妈刚才都摔了一个瓶……”

“哎呀!妈!快别管你那破瓶子了!你快来看!你看这是什么?!”

“这什么啊?”

顾母眯着眼,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大女儿手里那张纸是什么东西,怎么就值得大女儿那么激动?

“支票!是支票!五百万!妈!我们发财了!”

顾安宁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了!

五百万啊!都能买四套她们家这样的房子了!!

她们真的要发财了?

“什么?你说什么?这是什么东西?什么东西五百万?”

顾母这会儿还有些懵,她这辈子就没见过什么支票,更没有见过上百万的钱!

“支票!你看!上面写的清清楚楚,五百万啊!”

“这……哪儿来的?”

“顾安雅放桌上的!我刚刚用电脑的时候看到的。”

“死丫头的?她哪里来的五百万啊?宝宝,你是不是看错了啊?这个不会是假的吧?”

顾安雅那死丫头怎么可能会有五百万?要说是她家安宁的她还能信个几分,那个死丫头?怎么可能?!

“是真的!妈,你忘了我学的是什么?国际商务啊!这种现金支票我们上课的时候学过的,是真的可以兑换的!顾安雅肯定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她赚了那么多钱,居然还瞒着我们!要不是我今天要用电脑,咱们就被她骗了!到时候她拿着支票一走,自己一个人吃香的喝辣的去了,丢下我们,可不是美死她了!”

“这个死丫头!果然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有了好事也不知道想到自己的妈和姐姐!我说呢,她今天怎么就那么牛气,还敢和我呛声,敢情是早就打好主意了!”

母女两人同仇敌忾了一番,早就将眼前的支票当做了私有物。

“妈,要不,咱们先去银行把这钱兑现了吧?不然等死丫头回来不肯怎么办?”

顾安宁眼珠子转了转,决定还是落袋为安。

“好是好……不过要是这支票是那死丫头偷来的怎么办?我有点怀疑这支票来路不正。”

顾母觉得自己的担忧很有道理,毕竟她们家一直都是普通的小老百姓,住的也是老旧小区,平时进进出出的,根本没有机会遇到什么有钱人,这丫头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莫不是去犯法了吧?

“你管她呢!就算来路不正,那也是她的事!她既然敢拿回家,就说明早就做好准备了!再说了,妈,你是不知道,她每天说自己打工打工的,你知道她在哪里打工,说不定……哎,我不说了,不是我看不起自己的妹妹,反正这钱她敢拿,咱们就敢花!”

顾母心里其实还有些犯虚,毕竟这可不是五万十万,是足足五百万啊!

这在她心里其实和天价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你放心吧,咱们也就是把钱取出来,先不花,先帮她保管着,不然这钱落到她手里岂不是更危险?”

顾安宁打定主意要将这五百万收入囊中,不遗余力的游说她妈妈。

“那……那行吧!听你的!”

顾母咬咬牙,决定还是听大女儿的!

“那您拿上身份证,然后带上银行卡,我们出发!”


上一篇 :《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下一篇 :豪门言情《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主角是陆霆川和顾安雅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