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乡村风流猎艳活寡艳妇男频小说《涛声依旧赵狗蛋张雪梅》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关于乡村风流猎艳活寡艳妇男频小说《涛声依旧赵狗蛋张雪梅》

关于乡村风流猎艳活寡艳妇男频小说《涛声依旧赵狗蛋张雪梅》

发布时间:2019-01-11 08:39:05

导读
《涛声依旧赵狗蛋张雪梅》“雪梅姐,你在和狗蛋说什么呢?什么吸蛇毒啊?你被蛇咬了吗?还有,你拿这么多好酒好菜过来干啥呀?张雪梅顿时羞红了脸,拉着田瑶说道:“田瑶妹子,我和你说件事情,你听了可不能生气,也不能怪雪梅姐……田瑶皱了皱琼鼻,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却还是说道:“雪梅姐,你说嘛。”张雪梅眼角划过一抹狡黠,颇有一番奸计得逞的样子。张雪梅瞅了一眼赵狗蛋,神情悲切的说道:“雪梅姐的身子被傻狗蛋看光了……”

《涛声依旧赵狗蛋张雪梅》激情燃烧文精彩阅读

砰砰砰!

正在两人准备进行下一步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田瑶!田瑶!快开门!你个黑寡妇,大晚上的躲在屋里干什么?快点开门!”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伴随着一道尖锐的女声。

澡堂里,田瑶当下身子一震,连忙推开身前的赵狗蛋,一把捡起地上的浴巾裹在了身上。

田瑶脸色有些慌张,俏脸却仍旧残留着一丝红润,语气焦急的说道:“都是你啦……快点,狗蛋,你呆在这里自己洗,嫂子先出去开门。”

赵狗蛋痴痴的挠了挠脑袋,光着身子点头道:“嗯,狗蛋自己洗,自己洗。”

田瑶临出门的时候瞥了一眼赵狗蛋的身体,媚眼如丝,身子都忍不住的一阵颤抖,急忙转身逃出了澡堂。

洗澡堂和客堂只有一墙之隔,根本不隔音。

很快,赵狗蛋就听到了另一间房里传来的喝骂声。

“你这个丧门星黑寡妇,我在外面叫了这么半天的门,现在才出来!说,是不是在家里藏了野男人了?!”

“妈,我……”

“你什么你,田瑶我告诉你,我儿子赵刚尸骨未寒,你要是敢找野男人,小心他半夜爬出来找你算账!”

“妈……你别说了……我没有……我没有!”

“哼!有没有,我自己知道看!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挨千刀的野男人,敢来招惹你这个丧门星寡妇!”

尖锐的女声停顿下来,然后就传来一阵阵开门搜索的杂乱声响。

澡堂里,赵狗蛋知道这又是自己的大伯娘王翠兰来‘串门’了。

自从痴傻症好了之后,赵狗蛋发现自己这个大伯娘每晚都会来田瑶嫂的家敲门,时间不定,但都是在晚上。

虽然之后都找各种借口说是拿点油盐,其实赵狗蛋知道,这是王翠兰担心田瑶在外面找了男人,每晚例行的查房时间。

田瑶是山头村出了名的大美人儿。

这三年来,十里八乡来田瑶这里串门的男人不少,甚至有好几个条件不错的还到大伯赵河家说亲,可是都被大伯和大伯母骂回去了。

田瑶自己虽然也没有什么改嫁的念头,但这也架不住疑心多虑的婆婆王翠兰的怀疑。

砰砰砰!

很快,澡堂的门被敲响了。

整个屋也就三间房子,一间卧室,一间澡堂,还有一间大厅和厨房两用的客堂。

“澡堂的门怎么锁了?田瑶,这里面是不是藏着野男人了?!”

王翠兰说着就要撞门。

田瑶赶忙一把拉住自己的婆婆,俏脸有些苍白,眼角湿润的说道:“妈,你不要这样……我真的没有……”

王翠兰横着脸,显然没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儿媳妇。

只见王翠兰一把挣脱田瑶的手,指着紧锁的澡堂大门说道:“没有?没有你这澡堂的门怎么还锁着?被我抓现行了吧!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狡辩!”

说完,王翠兰整个人就朝着澡堂的门撞了过去。

咔嚓!

这时,澡堂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嘭!

“哎哟!哪个天杀的……哎哟我的头喔!”正往门上撞的王翠兰被澡堂的门弹了回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额头上顿时肿了一个包。

王翠兰捂着额头,整张脸都因为疼痛而变得扭曲了。

赵狗蛋挺着赤溜溜的身子站在门口,看着地上的妇人说道:“大伯母,大伯母,肿包了肿包了……”

说着,赵狗蛋还作势的揉着自己的额头傻笑着。

王翠兰原本被撞了一下,憋了满肚子的火,没想到开门的却是自己的傻侄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赵狗蛋说道:“你个蠢狗子,竟然敢冲撞你大伯母,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王翠兰说着就要站起来,可是赵狗蛋好似看穿了她的想法似的,一个疾步上前,直接在王翠兰还没完全起身的时候,一个挺身,直接撞在了王翠兰的臀部上,又将王翠兰撞的一个狗啃泥。

王翠兰一把扑倒在地上,顿时惊叫一声:“傻狗子,你竟然敢用棍子打你大伯母,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一顿!”

一旁的田瑶看着这一幕,顿时又羞又气。

田瑶上前两步将王翠兰扶起来,红着脸说道:“妈,狗蛋是个傻子,你就别和他一般计较了,他没有……没有用棍子打你……”

王翠兰还以为田瑶这是在帮赵狗蛋开脱,顿时一把挣开田瑶的手,呲着牙说道:“还说没用棍子,我自己感觉不出来吗?今天我非得要好……”

王翠兰的话还没说完,转过来的身子却停在了原地,大嘴张着,愣愣的看着男人的身体。

到了这时,王翠兰才知道田瑶说的没错。

赵狗蛋确实是没用棍子打她。

可此时赵狗蛋浑身赤溜溜的,身下不就是……?

王翠兰半响说不出话来,她活了半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骇人的男人本钱。

“这……这傻狗子怎么长了个驴玩意呢?!”王翠兰一只手捂着额头,一只手捂着嘴,语气惊愕的说道,模样显得有些滑稽。

赵狗蛋心说,王翠兰和李春娥还真是一路货色,说的话都一样。

不过心里这么想,脸上却是露出了不开心的样子,嘟着嘴说道:“你是驴,你是驴,大伯母是驴!”

一边说,赵狗蛋还上前两步,身子一挺一挺的,看得面前的两个女人面红耳赤。

田瑶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嘤咛一声,冲到澡堂里拿过另一条浴巾,裹在了赵狗蛋赤溜溜的身子上,遮住了那羞人的地方。

事后田瑶还推了一把赵狗蛋,红着脸说道:“傻狗子……时间不早了,你快去睡!”

经过赵狗蛋这么一闹,原本打算兴师问罪的王翠兰顿时也没了气焰。

王翠兰现在满脑子里都是赵狗蛋那吓人的东西。

她可不像张雪梅和田瑶这样的害羞俏寡妇,王翠兰是一个扎扎实实生过孩子,那方面经验十足的熟妇。

因为农村女人生孩子生的早,王翠兰今年不过才三十八岁。

虽然年近四十,可依旧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

而且自从生了赵刚之后,她和丈夫赵河几乎就没有行过房事,因为赵河那方面根本就不行!要不是当初从刘老汉那里求了一副药,估计连赵刚这个独苗都怀不上。

如今赵刚死了,王翠兰有心要再怀一个,可赵河却再也不行了,而且刘老汉也走了。

这让得王翠兰这些年过得就像个守活寡的寡妇。

尝过男女之事滋味的熟妇,几年来都是靠着黄瓜茄子这些纯天然玩意解决的生理需求。

其实王翠兰也想过找男人,可是她不像李春娥那样放得开,而且也没有个当生产队大队长的丈夫,根本找不到接触其他男人的机会。

其实说白了就是有贼心没贼胆。

如今一见到赵狗蛋的身子,顿时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开了。

好家伙,自己家里就有这么个好的却一直没发现!

王翠兰心思一下子就活络了。

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逼得田瑶改嫁不能改嫁,连日常生活都要时刻受到监视。

王翠兰脑子一转,顿时一把抓着自己的儿媳妇说道:“田瑶啊田瑶,你这个丧门星,是不是偷偷和自己的小叔子好上了?”

田瑶顿时俏脸一白,说道:“妈!你说的什么话!我没有……呜呜……”

王翠兰脸一横说道:“还说没有!天天守着这么个人,你这个小蹄子忍得住?”

田瑶不知道王翠兰为什么要这么说,可是她现在根本百口莫辩。

是啊!

一个寡妇,守着一个傻小叔子。

而且小叔子偏偏长得好看,如今又让婆婆知道了小叔子有个讨女人喜欢的本钱,这怕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田瑶呜咽着说道:“妈,你不要这么说……我没有做对不起赵刚的事情……”

王翠兰一看自己的儿媳妇哭得这么惨,顿时心里也有数了。

田瑶当初是他们花了大价钱从隔壁岩石村找来的媳妇,看中的就是她老实忠诚这一点,要说田瑶真的和赵狗蛋发生了关系,她王翠兰一眼就看得出来。

田瑶眼里根本藏不住谎话。

不过现在王翠兰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她得指点一下这个老实巴交的儿媳妇才行。

王翠兰语气一下子变得缓和了,一把拉住田瑶的手说道:“田瑶啊!我知道你不是乱来的女人,可是你现在也守了三年的寡了,那些隔壁村的男人们你又看不上,我们赵家可就要断后了啊!”

timg (220).jpg

对于自己婆婆态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田瑶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

田瑶下意识的说道:“赵家……不是还有狗蛋嘛……他……他以后可以给赵家续香火的……”

王翠兰顿时凄苦的笑了一声,说道:“傻狗子是个傻子,哪里有姑娘会看上他?而且……傻狗子又不是我亲生的,虽然他也是赵家人,可只有你是我赵家的真正媳妇,只有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才真正算是我赵家的香火!”

田瑶被自己婆婆的奇怪逻辑弄得有些糊涂了。

农村是很讲究嫡系血缘关系的,赵狗蛋虽然也姓赵,可却不是公公赵河的亲生儿子。

这一点田瑶可以理解。

可现在赵家除了赵狗蛋之外,已经找不出另外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人了呀?

就算自己想怀上赵家的孩子,到哪去找这么个男人呢?

田瑶皱了皱眉头,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难不成自己这个婆婆还想让自己和公公做那种事情吗?

在农村,寡妇和公公借种续香火的事情并不少见,可田瑶是打死也不想那么做的。

田瑶咬着嘴唇说道:“妈,那……那你有什么主意嘛……”

其实在田瑶心里,她也很想给赵家传宗接代。

可奈何丈夫赵刚命不好,她虽然对赵刚没有什么感情,但既然已经嫁给了他,两人总归还是有夫妻之名的。

田瑶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她也懂。

王翠兰好似把自己这个儿媳妇的心思摸透了一样,她拉着田瑶的手暧昧一笑,说道:“傻狗子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也是赵家血脉的延续,他爸赵涛又是村里第一个教书先生,要是在他这里断了香火,我这个当大伯母的也实在太不像话了。”

田瑶更纳闷了,看样子婆婆并不是想让自己和公公赵河做那种事情。

突然间,在田瑶心里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王翠兰没等田瑶说话,又继续说道:“我寻思着,你和傻狗子要是能怀上孩子,那这个孩子也算是我赵家两户都占了关系的……”

田瑶当下俏脸就红了,原来自己的婆婆竟然打得这个主意!

下意识的,田瑶甚至以为这是王翠兰在考验自己对赵刚的忠诚。

田瑶羞红了脸说道:“妈,你可别说了……我一直都把狗蛋当……当小叔子……你不要再诈我了……”

这下轮到王翠兰急眼了,这儿媳妇怎么就一根筋转不过了呢?

要是田瑶不和赵狗蛋发生关系,那万一以后赵狗蛋真娶了媳妇,她估计更加没有机会能见到自己这个傻侄子了!

一定要想办法把赵狗蛋拴在身边!

自从见识了赵狗蛋的本钱之后,王翠兰现在只要一想到,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满是想法

而现在唯一能够拴住赵狗蛋的人,就只有自己这个傻儿媳妇了。

想到这,王翠兰脸色更是缓和了下来,露出笑脸说道:“我的傻儿媳啊,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以为我这个当大伯母的,看着自己的傻侄子打光棍找不到媳妇不心疼吗?婆婆我是过来人,你刚才看傻狗子的眼神,婆婆懂!以后我就不来打扰你们了,只要你和傻狗子时常来看看我就好了!”

王翠兰说着就转身往门口走去。

田瑶这下可是真的有点明白过来了,看来婆婆是真的想撮合自己和狗蛋两个!

可为什么之前她对自己的态度还那么冷淡呢?

想不通这些事情,田瑶赶忙又走到门口拉着王翠兰,说道:“妈,我送送你。”

王翠兰摆了摆手,语气突然变得凄苦了起来,说道:“田瑶啊,女人年轻的时候就那么几年,有机会就要好好享受!别像你妈我现在这样,你那公公……唉!”

说罢,王翠兰就摇了摇头,扭着丰满的臀腰走了出去。

田瑶虽然心思简单,可回头一琢磨婆婆这话,顿时俏脸满是羞红。

想到这几年村里人的议论,田瑶隐约是知道公公赵河那方面是有毛病的。

据说当年婆婆生赵刚的时候,还特意到刘老汉那里给公公求药来着。

田瑶看着走远了的王翠兰,幽幽一叹:“这些年倒也苦了婆婆。”

转头一想到婆婆王翠兰竟然有意的鼓励自己和小叔子做那事,田瑶整个身子都忍不住颤了颤。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田瑶嘴角痴痴的一笑,站在卧室的门外迟迟不敢进去。

以往没那么多心思的时候,她一直都是和傻小叔子睡一张床的。

虽然期间也会有各种身体上的接触,但那个时候也没想太多。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呀!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赵狗蛋给田瑶的感觉,好似和以前不一样了。

这种感觉一年前就有了,只是当初田瑶也一直没当回事。

现在想来,估计是狗蛋成年了。

哪怕是傻子,也一定会想女人的!

一想到两人刚才在澡堂里的纠缠,田瑶的俏脸就热得发烫。

卧房里,赵狗蛋躺在床上,外面两个女人的谈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没想到自己那个疑心多虑的大伯母竟然突然转性了?

不过只要一想到王翠兰不仅同意,还撮合嫂子和自己做那种事情,赵狗蛋顿时都觉得大伯母也没那么讨厌了。

咯吱!

卧室的门开了,被窝里的赵狗蛋耸了耸鼻尖,一股专属于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气涌入了进来,和被子里的香气一模一样。

“狗蛋?狗蛋你睡了吗?”

田瑶站在床边,伸出小手戳了戳小叔子的胳膊。

见赵狗蛋没有反应后,田瑶才慢慢脱去裹在身上的浴巾,双手伸向了自己的身上。

只是她根本没注意到,此时躺在床上的赵狗蛋,早已睁开了眼睛。

咕噜——

眼睛的景色使得赵狗蛋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而这声音,也是让田瑶顿时反应过来。

她连忙转过头来,小声的惊呼道:“狗蛋……你睡了没?”

赵狗蛋知道自己肯定被发现了,于是干脆睁开了眼睛,坐直身子说道:“姐姐,难受,狗蛋难受,睡觉难受。”

男人说着一把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一只手拍打着自己的下身。

田瑶还没来得及阻止,一双美眸顿时被小叔子身下晃动的影子吸引了。

女人顿时惊叫一声:“呀!你个傻狗蛋……快,快把被子盖上!”

哪怕没有开灯,但还是可以接着月色看到那夸张的轮廓和影子,田瑶一时间满脑子一片空白,话语都带着颤音。

虽然之前在澡堂也见过一次,但这回却是在床上啊……

而且有了自己婆婆的那一番话,现在田瑶一看见小叔子,整个芳心都是颤抖的。

赵狗蛋可不知道女人心里咋想的,他跪坐在床上,哭丧着脸说道:“姐姐,狗蛋好难受,睡觉难受。”

田瑶咬着嘴唇,她知道从洗澡堂到现在,小叔子就一直憋着的。

雪梅姐可告诉过她,男人要是一直不发泄的话,往后都会憋出炎症来,说不定还会落下什么后遗症。

女人迟疑了半响,终于咬着牙说道:“狗蛋……你先转过身到床上躺好,嫂子先穿好衣服再……再来帮你好不好?”

赵狗蛋挠了挠头,又钻回了被窝,傻笑着说道:“姐姐睡,姐姐睡,帮狗蛋,狗蛋难受。”

田瑶咬着红唇,一想到待会将要面临的事情,整个身子好似被架在了火炉上烤着一样滚烫,小腹处也不由得一阵难耐,仿佛有好多蚂蚁在上面爬动着。

身为一个女人,她当然知道自己这是动情了的缘故。

半响,女人终于穿好了一件薄薄的睡衣,爬上床,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小叔子。

赵狗蛋把头埋在女人香香软软的怀里,嘴里嘟囔着:“姐姐香,姐姐香,帮狗蛋,狗蛋难受。”

“唉……狗蛋是个傻子……我要是那样做的话……他也应该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吧……”

 

田瑶心里想着,便伸出了玉手……

timg (194).jpg

第二天,赵狗蛋从美梦中醒来。

他感觉昨晚做了一个好长的美梦,在梦里嫂子正和自己打情骂俏,干那羞羞的事情。

赵狗蛋一个转身,正想抱一抱身旁的女人,却发现田瑶早就下了床。

隔壁的堂屋里正传来阵阵菜香。

赵狗蛋挠着头傻笑道:“嫂子真贤惠,要是能娶到嫂子这样的媳妇就好了。”

然而这种话自然是不能让田瑶听到的,不然他痴傻症好了就瞒不住了。

赵狗蛋一骨碌爬起来,现在这样的生活正是他梦寐以求的。

虽然现在还不能和嫂子做那种事,可赵狗蛋相信,只要自己以后找个机会说自己痴傻症好了,再和大伯母说一下,肯定会让嫂子同意做自己老婆的。

赵狗蛋自己穿了衣服来到堂屋。

堂屋里,田瑶裹着一件洗得发皱的围裙,在灶火旁忙碌着。

眼前的女人丰臀细腰,胸前的傲人之处,让女人看了都会忍不住的羡慕。

因为天气热的缘故,田瑶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里面纯白色的里衣若隐若现,随着低腰的动作,一抹白皙在赵狗蛋的眼前晃来晃去,看得人眼睛发直。

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童话故事里的田螺姑娘,赵狗蛋看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田瑶抬头一看自己的小叔子正傻傻的站在门口,一双眼睛直溜溜的停在自己身上,顿时俏脸一片羞红,脑子里又想起了昨晚自己帮小叔子的事情来。

田瑶赶忙偏过头去,声音发颤的说道:“狗蛋醒来了……你先坐会儿,嫂子待会帮你洗脸刷牙。”

赵狗蛋摇了摇头说道:“狗蛋会,洗脸,刷牙。”

田瑶一看自己的傻叔子竟然还会比划洗脸刷牙的动作了,顿时也高兴不已。

看来赵狗蛋虽然傻,但简单的学习能力还是有的。

就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你一直在他面前做一件事情,他肯定也会有样学样的。

田瑶高兴的撩了撩额头的秀发,伸出小手摸了摸小叔子的额头,笑着说道:“咱家涛生不傻了呢,都知道自己洗脸刷牙了!”

说着,田瑶自己的俏脸倒是红了起来。

因为她发现自己无意识的竟然直呼了小叔子的大名。

这其实可以算是不太恭敬的言行了。

可刚才她那些言行,都是下意识做出来的,根本没有其他更多的想法。

就像是一个妻子直呼自己老公的名字一样自然。

赵狗蛋一把握住女人的小手,他多想这个时候就告诉田瑶,自己的痴傻症好了,以后要让她过上最幸福的生活。

然而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傻笑:“姐姐手软乎,身子也软乎。”

女人一听小叔子这话,顿时又闹了个大红脸。

田瑶抽出小手拍打着男人的胸口,红着脸说道:“傻狗蛋……不许你再对嫂子动手动脚的……不然以后嫂子就不帮你……帮你那个了……”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声音:“田瑶妹子,你要帮傻狗蛋干啥呢?”

田瑶一听有人,赶忙退后了两步,和赵狗蛋拉开距离。

这大白天的,要是被人撞见自己和小叔子说那个……那要是传出去了,她以后在山头村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之前新婚之夜丈夫赵刚死了,田瑶也因此也背负上了克夫命的骂名。

平日里虽然也可以和大家说说话,可背地里田瑶也知道,自己在村里人的口中就是个克夫的黑寡妇。

赵狗蛋一看田瑶反应这么激烈,顿时眼中闪过一抹心疼。

看来要真的得到嫂子的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起码要破除村里人对嫂子的看法才行。

这些年赵狗蛋跟着刘老汉可没少学东西,反正刘老汉说他祖上是康熙皇帝的御医,赵狗蛋不知真假,但刘老汉的一手杏林之术他已经深得精髓。

刘老汉生前也时常拿赵狗蛋当做治病的实验。

赵狗蛋觉得自己的痴傻症能够突然痊愈,多半也是有刘老汉的功劳在里面。

只可惜现在刘老汉死了,很多东西赵狗蛋也只能自己瞎琢磨。

赵狗蛋早就在心里打算好了,他就是要凭借自己的本事,让嫂子过上好日子。

还要让村里人都知道,表哥赵刚的死,根本不是因为什么克夫命导致的。

在赵狗蛋神游云外的时候,门口的人走了进来。

田瑶轻呼一声:“雪梅姐,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张雪梅手上提着一大堆的东西,有腊肉有好酒。一听田瑶这话,顿时又瞅了瞅一旁傻笑的赵狗蛋。

张雪梅一只手拍了一下田瑶的翘臀,顿时惹得田瑶一阵娇呼。

两人都是山头村的俏寡妇,平时也没几个知心朋友,所以才慢慢走到一起。

时间一久,彼此的关系也越发亲密,就像好姐妹一般无话不谈。

张雪梅戏谑着说道:“这大白天的,你怕个鬼哦,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要我看哪,你这个小蹄子一定是动了春心,而且还是对自己的小叔子动了春心……”

张雪梅说话期间,把东西放在了一旁,走到赵狗蛋身旁。

田瑶接过那些东西,说道:“雪梅姐,你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过来呀!腊肉我家还存了点,狗蛋又不喝酒的……”

在田瑶的注意力被腊肉和白酒吸引的时候,张雪梅却走到了赵狗蛋身旁,巧笑嬉嬉的看着男人。

赵狗蛋也傻傻的笑着,目光紧紧打量着张雪梅说道:“雪梅嫂,毒,狗蛋吸蛇毒。”

张雪梅一听这个傻子竟然还记得昨天帮自己吸蛇毒的事情,顿时俏脸也红了,她昨晚一晚上都没睡好,满脑子都是昨天见到赵狗蛋那本钱的模样。

今天这么早就过来,本想看能不能找个机会和赵狗蛋单独相处一会,没想到就撞上了田瑶和赵狗蛋说悄悄话。

老实说,张雪梅心里竟然还有一丝吃味的感觉。

自己守了两年的寡,按说也不会对一个男人动情了,特别还是个傻子。

可赵狗蛋真的给她不一样的感觉,长得好看也就算了,还有个那么招女人喜欢的本钱。

张雪梅伸出手按在了赵狗蛋的嘴上,媚眼如丝的说道:“傻狗蛋……你昨天给雪梅嫂抓的药吃了呢,不过今天那里……那里还有点麻麻的,不知道是不是蛇毒没清干净,要不……要不你帮雪梅嫂再瞅瞅吧……”

当着田瑶的面,张雪梅还是尽量克制着自己的言行。

要不然她恨不得现在就脱了裤子让赵狗蛋好好看一下伤势……

赵狗蛋心里一时觉得好笑,他对自己那副药很有信心,张雪梅的蛇毒肯定是清除了的,但他自然也不会戳破俏寡妇的小心思。

赵狗蛋挠了挠头说道:“好!雪梅嫂,狗蛋帮你,吸蛇毒,你也帮狗蛋。”

张雪梅一听男人这话,顿时身子都软了。

赵狗蛋一定是还记得昨天在山上,自己正要帮他的事情。

要不是最后春娥婶出现,她一定已经帮这个傻狗蛋……

女人身子轻巧巧的伏在男人宽厚的胸膛上,微微抬头,吐气如兰的悄声说道:“小冤家……嫂子好想你……嫂子要你帮我好好……”

说着,女人的另一只小手从两人之间伸了下去。

赵狗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心说这雪梅嫂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他记得昨天要雪梅嫂帮自己的时候,她还一脸害羞的样子呢……

一想到田瑶还站在一旁,赵狗蛋更是感受到了一股别样的刺激感。

就像偷情一样。

这时,田瑶突然出现在两人身旁,奇怪的看着张雪梅说道:“雪梅姐,你在和狗蛋说什么呢?什么吸蛇毒啊?你被蛇咬了吗?还有,你拿这么多好酒好菜过来干啥呀?”

张雪梅顿时羞红了脸,拉着田瑶说道:“田瑶妹子,我和你说件事情,你听了可不能生气,也不能怪雪梅姐……”

田瑶皱了皱琼鼻,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却还是说道:“雪梅姐,你说嘛。”

张雪梅眼角划过一抹狡黠,颇有一番奸计得逞的样子。

张雪梅瞅了一眼赵狗蛋,神情悲切的说道:“雪梅姐的身子被傻狗蛋看光了……”

《涛声依旧赵狗蛋张雪梅》精彩内容未完待续……


上一篇 :《涛声依旧赵狗蛋张雪梅》傻蛋与嫂子的激情岁月
下一篇 :精品神书《涛声依旧赵狗蛋张雪梅》乡村激情系列小说大全火爆上线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