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 真实玩交换经历|村暖花香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 真实玩交换经历|村暖花香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 真实玩交换经历|村暖花香

发布时间:2019-04-13 11:34:41

导读
第4章 王发财的威胁 陈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赤身倮-体的女人。  “强子,你……”  浴-室里的女人愣愣地看着陈强的下-身,嘴巴张得老大。  因为刚才把内-裤弄脏了,又是大半

第4章 王发财的威胁

 陈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赤身倮-体的女人。

  “强子,你……”

  浴-室里的女人愣愣地看着陈强的下-身,嘴巴张得老大。

ol;o.jpg

  因为刚才把内-裤弄脏了,又是大半夜的,陈强索性就光着屁-股来洗澡,结果没想到,竟然会在浴室里碰见了嫂子……

  老陈家是两兄弟,陈强是老-二,老大叫陈刚,陈刚就比陈强大一岁,但却已经结婚三四年了。

  和弟弟不一样,陈刚读完初中就到工地上找活干,摸爬滚打这么些年,现在是个小包工头,在宝华村同龄人中也算是小有成就。

  嫂子马翠芸,也就是眼前这个赤身倮-体的女人,是老大陈刚相亲认识的,双方觉得不错就在一起了,后来很快就结婚了。

  结婚就意味着分家,父母赞助点钱,再加上陈刚自己挣的,就在老屋基旁边修了座新房子。

  虽然隔得近走动频繁,但是陈强真没想到大晚上的,嫂子居然会跑到自己这边来洗澡,真是防不胜防,这一下全都给看光了。

  马翠芸的身材很棒,小蛮腰没有一丝赘肉,胸-部虽然没有李玉兰的大,但也十分可观,坚-挺圆润。

  尤其是那一双大长腿,简直能迷死人。

  浴-室门口,陈强和马翠芸大眼瞪小眼,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

  马翠芸俏-脸布满红晕,就像颗熟透的水蜜-桃,看在陈强眼里那是越来越可爱,恨不得冲上去咬一口。

  不过这时,有开门的声音响起,是陈强的妈赵玉芬听到动静起床了。

  “翠芸,怎么了?”

  “你快走!”马翠芸回过神来,连忙抱住胸前的春-光,恶狠狠地瞪了陈强一眼。

  陈强吓了一大跳,连忙逃回自己屋里,这要是被他妈看到,还不得被打死。

  “妈,没事儿,就是刚才有只老鼠吓了我一跳!”

  关上门,还隐隐听到马翠芸的声音。

  我是老鼠……陈强有些郁闷,不由得想到马翠芸那妙曼的身材,身体不禁又有反应。

  “大哥真是好福气啊!”

  陈强羡慕地叹了口气,等马翠芸走了,才蹑手蹑脚地跑进浴-室冲洗。

  再说马翠芸,因为家里的淋浴喷头坏了,洗澡很不方便,就到公婆这边借用下浴-室,没曾想居然被小叔子撞见,还看了个溜光,别提多尴尬了。

  联想到陈强刚才的样子,马翠芸就感觉脸蛋发烫,她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强子也该找个女人了。”

  马翠芸心道,以为陈强是憋不住自己撸-管来着。

  “不过强子那里可真大,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女人,呸呸呸,我在想什么……”

  马翠芸不由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小心脏砰砰直跳,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回到家里,男人陈刚已经睡得鼾声震天,马翠芸黯然地叹了口气,轻轻躺下睡去。

  ………

  这边陈强洗完澡,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会儿是李玉兰的大黄瓜,一会儿又是嫂子马翠芸的蜜桃-臀。

  最后又想到今天揍了王发财一顿,不免担心那个混人会不会到处乱说他和李玉兰的荤话。

  “哼,那王八蛋就是个无赖,无凭无据谁会相信他的话?”

  不过转念一想王发财在村子里的形象,陈强就安心多了。

  由于头天晚上失眠,第二天陈强快到九点才起来,还是被母亲李春岚喊起来的。

  李春岚一大早就出门干活了,刚好回来拿个大板锄,发现电瓶车还在。

  好在诊所才刚起步,没有什么生意,陈强倒是不用着急。

  自己干就这点好处,时间上不用像上班那样严格。

  “对了,你嫂子家洗澡的喷头坏了,你今天回来的时候给她带一个,一会儿你过去看一下。”

  李春岚叮嘱了一番,扛着大板锄又出门去了。

  陈强这才知道嫂子昨晚上怎么跑到这边来洗澡了,原来是家里洗澡的喷头坏了,想到昨晚上的尴尬,陈强又有些不敢过去,不知道咋面对马翠芸。

  不过老妈交代的任务也不得不去做,在这家里,这个彪悍老妈的话那就相当于太后懿旨,谁敢不从?

  “哎,嫂子忙着哩!”

  陈强过去的时候,马翠芸正撅着大屁-股在那里洗衣服。

  陈刚不在家,工地上很忙,一大早就出门了,就只剩下马翠芸一个人在家,两人虽然结婚多年,却还没添个一儿半女的。

  今天马翠芸穿着一条紧身超短裤,更加凸显她漂亮的臀型,随着她洗衣服的动作上下左右晃动,看得陈强心里一阵发慌,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风景……

  “强子,你咋还没出去哩!”

  马翠芸扭头一看,微笑道。

  “起来晚了,妈让我过来帮你看看,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个喷头。”

  陈强挠了挠头,暗道嫂子这咋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自己心里反倒虚得很,生怕被臭骂一顿。

  “啊,那太好了,真是谢谢强子了,跟我进来吧。”

  马翠芸高兴地笑了笑,起身的瞬间,胸口的风景正好被陈强看了个溜光。

  黑色!

  难道嫂子钟爱黑色?陈强心里莫名的激动,忽然想到曾经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喜欢穿黑色内-裤和罩罩的女人一般都比较骚。

  不过马翠芸给陈强的印象一直都是端庄贤惠,持家的好女人,嗯,网上那些家伙就爱胡说八道。

  确认了喷头的型号,陈强就骑着那辆二手电瓶车呼啦啦出门了。

  从头到尾,马翠芸都神色如常,好像昨天晚上被看光的那个女人不是她似的,这让陈强纳闷儿不已。

  “女人心海底针哪!”陈强叹了口气。

  路过李玉兰家的时候他还特意瞅了几眼,可惜没看到人,倒是碰到了王发财。

  “王发财,给你提个醒儿,饭可以乱吃话不准乱讲,另外不准再去骚扰兰婶儿,否则我饶不了你!”

  昨天暴打王发财一顿,再看到这家伙,陈强有种莫名的意气风发,停下车警告一番后扬长而去。

  “妈的,小王八犊子竟敢威胁我,你哥也不敢跟我这样说话!”

  等到陈强走远,王发财这才破口大骂,冲着陈强的背影吐了几口唾沫。

  自家弟妹跟陈强偷人,他昨天又被暴打一顿,今天还被陈强那小王八蛋威胁,王发财心里越想越来气。

  忽然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出去,很快那边便接通。

  “喂!发财叔?找我什么事?”

  “陈刚,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回来,老子找你有事。”

  王发财颐指气使地吼道。

  按理说,以王发财在村里的形象,谁都不待见,可奇怪的是,电话那头的陈刚被王发财这样嚣张的吼叫,却出奇地没有发怒,反而说话很客气。

  “发财叔什么事发这么大火啊,我现在这边儿正忙着呢,要不等晚上回来再说?”

  “等?我等你-麻-痹啊,你现在要是不给老子滚回来,你他妈就等着在村里出名吧!”

  王发财十分嚣张,似乎有恃无恐。

  果然,电话那头的陈刚怂了,问道:“发财叔,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你是没得罪我,但你弟弟把我得罪狠了!”

  一提到这茬儿,王发财就是怒火冲天。

  “这样吧发财叔,电话里说话不方便,我现在马上回来,咱们在镇上的跷脚牛肉见,我请你吃饭,替我弟给你赔罪!”

  电话那头的陈刚沉默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

  “行吧!”

  王发财犹豫了一下,这段时间手头紧,正好敲诈他一顿,打打牙祭。

  很快,两人就在镇上有名的翘脚牛肉碰头。

  翘脚牛肉是云竹镇的特色,味道相当不错,生意很火爆。

  王发财一来就一通狂点,还要了几瓶二锅头,看得旁边的陈刚一阵肉疼,这尼玛都够四五个人吃了,狗-日的王发财。

  “草-泥-马的,小王八犊子竟然敢偷我老王家的人,还敢打我!”

  王发财酒劲儿一上来,就开始拍桌子,对着陈刚破口大骂。

  “这怎么可能?发财叔,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得知事情的始末,陈刚顿时大吃一惊。

  “误会你-麻-痹啊!敢偷我老王家的女人,就得付出代价!”

  王发财眼睛赤红,满脸邪笑道:“陈刚,你媳妇儿马翠芸长得就挺漂亮的,那身材那脸蛋儿,尤其是那大屁-股,真他娘的极品,反正你也享用不了,不如给老子爽爽!”

  “发财叔,你喝醉了,怎么尽说胡话?”

  陈刚面色一僵,不过想到那件事情,他也只能强忍着心里的怒火。

  “老子没喝醉,要怪就怪你那个好弟弟!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你媳妇儿马翠芸给老子睡,要么老子就把你鸟蛋废了的事情传遍全村,让大家都知道你是个软蛋,生不出娃儿,哈哈!”

  王发财满嘴酒气,嚣张地大笑道。

第5章 针灸秘术

  原来,几年前,陈刚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不小心被钢筋戳到下面的家伙,当时出了好多的血。

  这可是男人的命门,擦着就疼,磕着就能要人命啊。

  好在送去医院及时,给救治了过来,可惜不幸的是,陈刚虽然性命无碍,但那玩意儿却给弄坏了,以后再也不能享受女人的滋味了。

  陈刚心如死灰,痛苦不堪,当时他才结婚没几个月啊,家里娇妻欲滴,他却不行了,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这个事情并不光彩,所以陈刚决定隐瞒下来,碰巧当时王发财和他是同一个工地的,正好知道这件事情,为了让这家伙帮忙隐瞒,陈刚暗中给予了他不少好处。

  谁曾想这家伙收了好处,今天却突然反水了。

  最可恶的是,这家伙还威胁他,要他把自己的媳妇儿送给他睡,否则就把这个消息宣扬出去。

  “王发财,当初你可是答应我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

  陈刚又气又急,农村人都爱面子,这件事情如果传开的话,他在村子里可就没脸见人了。

  而他们老陈家也会沦为整个村子的笑柄。

  “哈哈,那又怎样?你弟弟敢偷我老王家的女人,还敢打老子,老子就要睡你老陈家的女人!”

  “你如果不想让全村人知道你是个软蛋,就乖乖安排你媳妇儿跟老子睡,把老子伺候舒服了,我就继续替你隐瞒这个秘密!”

  王发财大着舌头,肆无忌惮地邪笑道。

  “你媳妇儿那块地这么多年没被你滋润过,肯定饥-渴得不行,说不定暗地里早就跟你弟弟那小王八蛋搞过了。”

  “老子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的晚上,乖乖把你媳妇儿送到我那,否则后果你知道的,哼哼……”

  将自己心里龌龊的想法付诸行动,王发财兴奋地走出小包间,扬长而去,只留下脸色难看的陈刚。

  他没有着急,给了陈刚三天时间,等陈刚冷静下来想清楚利害关系,肯定会顺他的意。

  因为他很了解陈刚,陈刚好面子,要不然几年前也不会给他好处让他帮忙保密。

  “小王八犊子敢威胁老子,老子就干-你嫂子!”

  想到三天后的夜晚,王发财心里就忍不住兴奋,到时候那小王八蛋知道自己干了他嫂子,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哈哈。

  此时陈强并不知道他给自己大哥惹了祸,今天他的心情很不错,因为今天诊所里来了好一些病人。

  最近天气虽然暴热,但得热伤风的人却不在少数。

  不过这些都是小问题,陈强毕竟是医学院的高材生,而且还在市里的三甲医院呆过,治个热伤风还是很容易的。

  “大娘,这药饭后吃,每天三次,晚上睡觉的时候最好不要通宵吹电扇,虽然这天热得不像话,但为了身体着想,还是得忍一忍。”

  “刘嫂,你这个热伤风挺严重的,可以打一针,再配点吃的药,好得要快一些。”

  ……

  忙完之后,陈强居然有些微微喘气。

  主要一些热伤风严重的患者都想好得快点,都选择打一针,再加上现在诊所只有他一个人,配药也需要他亲自来。

  不过陈强并不感觉累,反而很兴奋,因为这是个好的开头。

  一回生二回熟,这些人以后有个什么小病小痛的一般都会继续来他这里。

  只要他手到病除,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他这个小诊所的名气就能逐渐打开。

  一旦名气打开,他这小诊所就能很快发展起来,与隔两条街的刘氏诊所分庭抗礼,甚至是超越。

  在陈强之前,刘氏诊所是这云竹镇唯一的一家诊所,所以大家有个什么小病小痛的也就都到那里去看,这么多年大家也就都习惯了。

  陈强小时候也经常在那里看病,不过后来发现那个刘老头看病有些不-厚道,在那儿要开好几次药才吃得好。

  而且那儿的药也死贵死贵的,奈何这云竹镇就只有这一家诊所,怎么收费还不是人家说了算。

  当然,不在这儿看病也可以,但那得跑到县城里的医院去看,那挂号,各种检查啥的加起来,终归还是要比刘老头那儿贵一些。

  而且去县城总得坐车吧,那还得路费,还有县里的医院看病的人更多,还要排队什么的很麻烦。

  所以只要不是什么大病,大家也都到刘老头那里去看。

  陈强当初决定回来开诊所,也是看到了这一点,发展自己事业的同时,也能造福乡里。

  到下午五六点,镇子上也清净了不少,陈强整理了一下带回来的医学方面的书籍,给自己订了个学习计划。

  打铁还需自身硬,想要把诊所的名气打出去,就得时刻提升自我。

  “咦?”就在陈强整理资料的时候,一本破旧的书籍掉了出来。

  这本书是他在读大学的时候遇到一个乞丐,好心请那乞丐吃了碗面条,那乞丐为了答谢送给他的,说是什么旷世医书,若是参透,可生死人肉白骨。

  当时陈强随便翻了一下,里面讲述的是一种针灸之术,不过描述得很玄乎。

  陈强是学西医的,信奉科学,对于这么离谱的针灸之术自然嗤之以鼻,随手就把这本书丢在一边。

  原本以为早掉了,没想到收拾这些资料的时候又给找出来了。

  再次看到这本破书,陈强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反正左右也闲着,随便看看。

  这套针灸没有名字,总共分了六式,第一式叫凝血,不管多么严重的外伤,只要一针下去,就能立刻止血。

  “尼玛一针止血,神仙啊?”

  陈强无语,也不知道那乞丐是从哪里得来的这本破书,讲得真他娘的玄乎。

  正在陈强嗤之以鼻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忽然响了,拿起来一看竟是大哥陈刚的……

第6章 大哥的请求

  “喂!哥,你不是在工地上忙吗?咋有空给我打电话?”

  陈强有些意外,因为陈刚只要到工地上,一般很少给自己打电话。

  “嗯,今天活儿少,我已经在家里了!对了,等会儿你早点回来,晚上到我这边吃饭,咱哥俩好好喝两口。”

  电话那头,陈刚的声音有些低沉。

  “好勒,那我过会儿就回来哈!”

  陈强不觉有他,爽快地答应道。

  等到七点日头西落,陈强就关好诊所大门,骑着那辆二手电瓶车呼啦啦往家赶。

  自从陈刚成家分出去之后,两兄弟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就少了。

  在农村里,自立门户那就是自个儿过日子,除非父母年老,一般时候是不怎么和父母一起吃饭的。

  回到家,跟父母知会了一声,陈强就屁颠儿屁颠儿跑过去。

  父亲陈大山身体不好,不能饮酒,所以也就没叫他一起过去。

  “强子,你回来得刚好,快过来坐,你嫂子还有两个菜要炒,咱哥俩先喝着!”

  陈刚赶紧招呼陈强坐下,桌子上还摆着好几瓶二锅头。

  “哥,今晚上你这是要整大的啊!”

  陈强看了一眼,不由得笑道。

  “咱哥俩好久没在一起喝过酒了,是得整点儿大的。”

  陈刚勉强一笑,显得心事重重,不过陈强正高兴,并没有察觉到。

  “得嘞,今天就陪大哥整点儿大的。”

  “哎哥,你喝慢点儿,别整太急了!”

  陈刚心里有事儿,一上来就喝得猛,很快就干了两瓶二锅头,看得陈强一阵咂舌。

  “哥你是咋了,有啥事儿跟弟弟说道说道呗。”

  好歹是兄弟,陈强这下看出自己这大哥有心事儿。

  “强子我问你,你是不是跟那李寡妇有一腿?”

  陈刚酒劲儿一上来,说话就没什么顾忌了。

  “哥,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你这从哪儿听来的?”

  陈强吓了一大跳,赶紧问道。

  “王发财都跟我说了,你快跟我说,到底有没有那回事儿?”

  陈刚道。

  “妈的,就知道是那王八蛋在乱嚼舌根,那家伙就是欠揍!”

  陈强顿时破口大骂。

  “你还真跟那李寡妇有一腿?”

  陈刚闻言,顿时不悦的皱起眉头。

  老实说,他心里是有些生自己弟弟气的,若不是陈强因为这个事儿得罪了王发财,王发财又怎么会跑来威胁自己。

  “哥你听我说,我怎么可能干出那样的事儿,是王发财那混蛋……”

  陈强赶紧解释,当然,他不敢说真实的情况,只说李玉兰身体不舒服,被她叫去看病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兰婶儿毕竟是寡妇,以后要看病让她去你的诊所,免得传出去惹来闲言碎语。”

  陈刚自然选择相信,弟弟的为人他还是清楚的,而且好歹是知识分子,拎得清。

  “哥,我知道的,以后我一定注意。”

  陈强点点头道。

  “对了哥,王发财那王八蛋难道已经拿这事儿到处乱说?”

  忽然,陈强心中一动,急忙问道。

  要是这样还得了,虽然应该不会有多少人相信,但邻里间难免有喜欢嚼舌根的。

  可是他想想又感觉不对劲,如果这事儿传开了,自己回来不可能这么平静,首先老爹老妈就得活劈了自己。

  “那倒没有,那个王八蛋只是找了我。”

  陈刚脸色阴沉,由于长年在工地上日晒雨淋的,肤色粗糙黝-黑。

  “那王八蛋找你做什么?”

  陈强一愣,问道。

  陈刚没有说话,仰头闷了一大口,一张黝-黑的脸都看得见潮-红,已经有几分醉意。

  “哥你别喝了,快跟我说,那王八蛋找你做什么?”

  旁边的陈强见状,一把夺过哥哥的酒瓶,急切地问道。

  陈刚沉默了半晌,才缓缓说道:“强子,你觉得你嫂子怎么样?”

  “嫂子?”陈强一愣,瞥了一眼还在厨房里忙活的马翠芸,不由得点头:“嫂子贤惠持家,是个很好的女人。”

  “那你觉得你嫂子漂亮吗?”陈刚又问道。

  陈强面色古怪地点点头,你媳妇儿漂不漂亮难道你心里没数?村里的男人谁不羡慕你娶了个漂亮媳妇儿。

  “那我们是不是兄弟?”陈刚再次问道。

  “那不废话么?哥,你到底想说什么?”陈强无语。

  “哥哥现在有难,你要不要帮哥一把?”

  陈刚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似乎做了什么重大决定。

  “哥你发生了什么事?快跟弟弟说,就算上刀山下火海,弟弟也绝不皱下眉头。”

  陈强吓了一大跳,赶紧拍着胸脯保证道。

  从小到大哥哥就对自己很好,后来出来找活儿干,挣了点钱就给自己买好吃的好穿的。

  这份兄弟情,陈强一直放在心里。

  若是大哥有难,他陈强绝不废话,直接上。

  “不用你上刀山下火海,对你来说还是好事儿,很简单的。”

  陈刚看了弟弟一眼,低声道。

  “那哥你快说!”陈强感觉奇怪,不由得问道。

  “那我就实话跟你说,王发财那混蛋威胁我把你嫂子给他睡!不然就把那件事儿捅出去。”

  陈刚的脸色忽然沉下来,冷冷地说道。

  “什么?草他-妈-的王发财太嚣张了,看老子不弄死他!”

  陈强猛地一拍桌子,愤怒地站起来。

  “我说你们两兄弟在那里干什么,一惊一乍的,我好像听到强子说什么王发财,他怎么了?”

  厨房里的马翠芸听到动静探出个脑袋,不过她并没有挺清陈强他们在说什么,只是隐约听到王发财的名字。

  “嫂子没事儿,我们就是闲聊。”

  陈强惊了一下,强压着心里的怒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马翠芸说道。

  这种事儿还是不要让嫂子知道的好,免得惹她生气。

  “噢,还剩最后一个菜,马上就好。”

  马翠芸端出来一个炒猪肝,然后又进去忙活。

  “哥,咱们吃完饭就去找王发财,那王八蛋居然敢打嫂子的主意,我非打断他的狗腿不可。”

  陈强瞅了一眼厨房,压低声音说道。

  他还以为王发财用自己那事儿威胁大哥,这让他怒不可遏。

  一个四十好几的无赖老男人,居然敢把主意打到嫂子身上,简直找死。

  “强子,王发财那混蛋虽然可恶,但是我们不能动。”

  然而陈刚却赶紧拉着陈强坐下,沉声说道。

  “哥,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大不了就让那王八蛋胡说八道,反正我跟兰婶儿没什么,他就是个无赖人渣,又有多少人会信他的话?你不用担心。”

  陈强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你不知道!王发财不是拿这个事儿威胁我的。”

  陈刚一愣,旋即摇摇头,才知道自己没把话说清楚,让弟弟误解了。

  “那是什么事儿?”这下轮到陈强发愣了。

  “你知道我和你嫂子为什么结婚这么多年,却一直没有孩子吗?”

  陈刚的脸上忽然泛起一丝痛苦,语气显得很无奈。

  “哥你别想太多,这种事情得顺其自然。”

  陈强一怔,不由得劝慰道。

  “这事儿没法顺其自然了,这件事情我一直瞒着所有人,其实是我的原因……”

  陈刚又狠狠灌了一口二锅头,呛得眼泪直流,终于把隐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说出来。

  “哥你怎么不早说,这样大家可以一起想办法啊!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县城里的医院不行就去市里,市里的医院不行咱就去省会,一定可以将你的问题给治好的。”

  陈强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人前风光的大哥居然有这样的秘密。

  “你不用安慰我,现在医学虽然发达,但这种问题很难治好,没用的!”

  陈刚无奈地摇摇头,他外面跑这么久自然眼界开阔,甚至曾经还偷偷跑到省会的大医院去看过,可最终都没有什么效果,他早就认命了。

  “王发财用这个事情威胁我,想让你嫂子跟他睡,我怎么可能让这王八蛋得逞,所以强子,这事儿你得帮帮哥啊!”

  陈刚面色愤怒,然后一把抓-住陈强的手,语气近乎哀求。

  “哥,那你让我咋帮你,难道要我把王发财那王八蛋给杀了?”

  陈强问道。

  “杀人是犯法的,哥怎么能害你?王发财不是用这个事儿威胁我吗,不过只要你嫂子怀-孕了,他就没法威胁我了。”

  陈刚忙不迭地摇头,赶紧说道。

  “可是大哥你……”

  陈强一愣,不好把话说太明,心说大哥你都那样了,嫂子还怎么怀-孕?

  “我不能让你嫂子怀-孕,但你可以啊!”

  陈刚又狠狠闷了一口酒,似乎在给自己壮胆,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

第7章 酒后疯狂

  “啥?”

  陈强登时目瞪口呆,脑子一阵嗡鸣,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哐当!”这时,厨房门口忽然传来盘子摔碎的声音,马翠芸满脸愤怒地走出来。

  马翠芸刚好把最后一盘菜炒好,厨房里的声音也就没了,正准备端出来,陈强哥俩的谈话恰好被她一字不落地听到。

  自从嫁进陈家,马翠芸可以说一直是温柔贤惠,勤俭持家,做好一个贤惠妻子的本分,她是那种非常顾家的女人。

  陈刚虽然一直极力隐瞒,但马翠芸是他的枕边人,时间一长肯定是瞒不住的。

  尽管马翠芸的心里有着幽怨,暗叹自己悲苦的命运,但却从来没想过要红杏出墙,想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日子就这么过着吧。

  可是现在,自己的丈夫竟然在和小叔子计划着这样的事情。

  “刚子,你把刚才的话给我再说一遍?”

  马翠芸真的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的丈夫竟然会说出那样的话。

  “嫂子……”

  大哥的话说得这么突然,他都还没反应过来呢,嫂子就冲进来了,再联想到昨天晚上的尴尬,陈强一时被吓得够呛。

  “翠芸,既然你都听见了,那我索性就跟你说清楚吧,反正这事儿你迟早得知道。”

  反倒是陈刚没有多少惊慌,显然是早就想到后果的。

  马翠芸眼睛怒瞪着,等着陈刚的下文。

  “媳妇儿,让你嫁给我这个废人,这几年真是苦了你了,是我对不起你啊!害的你年纪轻轻守活寡!”

  陈刚看着媳妇儿马翠芸,黝-黑的脸上忽然露出无比痛苦的表情,声泪俱下,十分的愧疚。

  他心里对自己的媳妇儿那是真的愧疚,每次马翠芸想要的时候,他都只能用手给解决,可惜那玩意儿一两次还能缓解一下,但时间一长就不行了,哪有男人的那东西捅着来得爽快。

  而他自己也难受,每天跟这么如花似玉的媳妇儿睡觉,心里憋着邪火,恨不得提-枪纵马一战,可下边那玩意儿就是没反应,这对他来说完全就是一种煎熬。

  看到自己的丈夫这么痛苦的诉说,马翠芸心里的怒气也消了一大半。

  “刚子你别这么说,虽然这日子清苦了些,但我马翠芸认了。”

  马翠芸柔声说道,眼睛也有些红了,想到自己的不幸,眼泪也忍不住往下淌。

  这一幕看得旁边的陈强都有些感动了,嫂子是多好的女人啊,要是我以后也能讨到这样的老婆就好了。

  “翠芸啊,我谢谢你!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啊!”

  陈刚忽然又灌了一口二锅头,猛地一拍桌子,声音提高,黝-黑的脸上却满是绝望。

  “王发财那王八蛋知道这个事情,他威胁我让你陪他睡,我陈刚也是个爷们儿,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一旦不能如他愿,他就会把这件事情散播出去,到时候我就会沦为整个村子的笑柄,甚至这云竹镇十里八乡都会知道,我丢不起这个人!老陈家也丢不起这个人啊!”

  为了给自己勇气,陈刚又一连灌了三大口酒,借着酒劲儿将心里的话一口气说出来。

  “所以我思前想后,与其便宜王发财那个人渣,不如把你给我弟,我们是亲兄弟,身体里留着同样的血,而且他年轻力壮,肯定能让你满足的。”

  “只要你怀-孕了,王发财没有证据,随便他怎么说都不会有人相信他,你们说我这办法是不是行得通?”

  “啪!”哪知道,陈刚的话刚一说完,脸上就被马翠芸狠狠扇了一耳光。

  “你给我清醒清醒!我是你媳妇儿啊,你居然让我跟别的男人睡,而且还是你亲弟弟,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混蛋!”

  马翠芸气得浑身发抖,旁边的陈强都被吓了一大跳。

  印象里,嫂子很贤惠,脾气很好,这样发脾气好像还是头一遭。

  很显然,陈刚是真把马翠芸给气到了。

  “哥你喝醉了,嫂子说得没错,这事儿不能这么办……”

  虽然处境有些尴尬,但陈强还是决定鼓起勇气说两句,不管咋样,他都希望大哥和嫂子和睦。

  哪知道,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响亮的耳光打断。

  “马翠芸,你给老子拎清楚点!”

  陈刚一巴掌甩过去,猝不及防之下,马翠芸一个踉跄倒在桌子边上,光洁的额头碰出一块红-肿。

  不过陈刚似乎还不解气,走过去一把抓着马翠芸的头发,又是两耳巴掌。

  “这个家都是老子撑着的,老子在外边累死累活,供你吃供你穿,现在老子有难了,你居然不管不顾!”

  “你要是不怀-孕,王发财把我的事儿传出去,老子就要成为整个村子的笑柄,难道你要老子一辈子抬不起头么?”

  陈刚越说火气越大,而且刚才喝了三瓶二锅头,早就上头了。

  农村人最重面子,尤其是男人,要是让人知道陈刚这个大老爷们儿居然那里不行,不知道多少人背地里嘲笑他是个软蛋。

  搞不好村里某些王八蛋还会暗地里勾搭马翠芸,反正陈刚那玩意儿坏了。

  而马翠芸守了这么多年的活寡,肯定憋得很辛苦,说不定撩-拨几次就忍不住红杏出墙了。

  一是面子,二是担心自己的事情传出去,马翠芸会给自己戴绿帽子。

  再加上喝酒上头了,见马翠芸居然忤逆自己的意思,全然不顾自己的面子,陈刚心里的火就跟火药桶似的,一点就炸了。

  “陈刚你个王八蛋,我不会同意的,你就死了这个心吧!”

  马翠芸被陈刚打得泣不成声,她没想到自己的男人竟然这么丧心病狂地暴打她。

  可是她这样的话只会刺激陈刚,现在的陈刚状态很可怕。

  “草-泥-马的,这个家老子说了算,你就是不同意也得同意!”

  陈刚大怒,抓起马翠芸的头发就往旁边的沙发上按,打得马翠芸痛哭流涕。

  “哥你别打了,快住手!”

  旁边的陈强终于回过神来,赶紧冲上去阻拦。

  陈刚这是在耍酒疯,下手可没个轻重,搞不好会闹出人命来,这可不得了。

  可惜陈强虽然也是人高马壮的,但哥哥陈刚也同样不弱,又长年在工地上做苦力活,一身力气更是大得不行。

  再加上又喝酒上头,那股酒劲儿估计都敢和牛较劲儿了。

  “你给我滚到一边儿去,马上就轮到你了。”

  只是一扒拉,陈强就被推到旁边。

  然后陈刚就猛地狂撕马翠芸的衣服裤子,“啊!”马翠芸尖叫反抗,奈何简直是螳臂当车。

  很快马翠芸就被剥得差不多了,而且还被反了个身按着。

  “啪!”陈刚一巴掌打在马翠芸洁白挺翘的屁-股上,一张脸涨得红到脖子根儿,满眼地疯狂之色,冲着陈强招了招手。

  “快点过来啊,给我狠狠的干,把你嫂子给老子干怀-孕!”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长途汽车的后排卧铺性事 女同学经常给我口秋韵
下一篇 :我和领导在办公司爱爱 可以给男朋友摸下面么

推荐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