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前蓓蕾绽放|他顶着我的桃花洞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胸前蓓蕾绽放|他顶着我的桃花洞

胸前蓓蕾绽放|他顶着我的桃花洞

发布时间:2019-05-15 14:36:26

导读
他没有躲在外面,而是趁机爬到了屋梁上,趁刘富贵往外探头的时候,一棍子把他给敲晕了过去。 由于下手很果决,刘富贵连反应都来不及,直接就着了道。 随后,陈小宝从屋梁上跳了下来,他看了眼昏迷在脚边的刘富贵

 他没有躲在外面,而是趁机爬到了屋梁上,趁刘富贵往外探头的时候,一棍子把他给敲晕了过去。

 

 

由于下手很果决,刘富贵连反应都来不及,直接就着了道。

 

 

随后,陈小宝从屋梁上跳了下来,他看了眼昏迷在脚边的刘富贵,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弧度。

 

 

紧跟着他跑到附近几户人家,将他们的房门敲得梆梆响,边敲边喊,“快开门啊,富贵家遭贼了,大家快去帮忙啊!”

 

 

边喊边跑,等那些人家被吵醒的时候,门外哪还有陈小宝的影子。

 

 

而那些被喊醒的人,在短暂的懵逼后,纷纷朝刘富贵家里赶去。

 

 

虽然刘富贵平常不遭人待见,但怎么说也是同一个村子的,这会儿听到他家遭了贼,都想过去看看情况。

 

 

结果不去还好,一去就看到刘富贵倒在地上,不知死活,而衣衫不整的王桂芬,正坐在一边抹着眼泪。

 

 

这一幕让大家伙心里头一乐,暗道终于有好戏看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整个伏龙村里都在传,说王桂芬和小叔子通奸,结果被村长刘富全抓了个现行,刘富贵会晕过去,其实是刘富全打的。

 

 

还有一个说法,是说刘富贵想对他嫂子王桂芬动手动脚,结果被王桂芬失手打晕了过去。

 

 

更有一种夸张的说法,是说刘富贵家里真的遭贼了,刘富贵是被贼打晕的,而王桂芬,则被那贼给糟蹋了。

 

 

总之一夜之间,整个伏龙村都热闹了许多。

 

 

各种版本的故事在家家户户流传,而且越传越邪乎。

 

 

最后都有说是老天开眼,派下来某个神仙整治刘富贵这个蛮横的恶霸。

 

 

然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时正躺在鱼塘旁边的树干上,在那儿呼呼睡着大觉呢。

 

 

他这么淡定,是因为很清楚,不论刘富贵和王桂芬怎么怀疑,都不会把这件事算到他头上来。

 

 

因为整整两年时间,他这傻子的形象已然深入人心。

 

 

谁能想到他这个傻子,会做这种事情?

而他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给刘富全一家人心里添堵。

 

 

相信发生这件事后,刘富全短时间内是没心思继续打他家鱼塘的主意了。

 

 

果不其然,一连着好几天,村里人都没怎么见着刘富全出门,偶尔见他出来了一两次,也都是铁青着一张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这天,陈小宝正坐在鱼塘旁边看守,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他想都不想,一起身就朝身后跑去,将一个软乎乎的身子用力抱住,“嫂子,你终于回来了,小宝饿了!”

 

 

一边说,他嘴巴还不停的李香兰怀里蹭着。

 

 

李香兰面露无奈之色,却只是揉了揉陈小宝的头发,没有推开他。

 

 

自从上次两人差点突破最后一步后,平日里这种程度的接触,李香兰并不排斥,心里反而有一些期许。

 

 

毕竟只是这样接触的话,第一不会违背伦理道德,第二又能稍稍缓解一下她对某些方面的渴望。

 

 

而且就算被同村的人撞见,也只是觉得陈小宝傻的可爱,不会传出什么闲话。

 

 

所以这也算是一举多得了。

 

 

“小宝,嫂子今天听到一个好消息,真的很开心,只是你不懂这些,不然就跟你好好分享一下。”李香兰将陈小宝扶正,眼神里充斥着无奈和喜悦。

 

 

陈小宝微微一愣,随后装傻道:“说,说,小宝要听嘛!”

 

 

说着,他还不停摇晃着李香兰的胳膊。

 

 

李香兰没办法,只好点头道:“好好好,嫂子说给你听,你别着急。”

 

 

“我刚在田里摘菜,听说王老三的女儿要从大城市回来了,而且这次回来,还带着一个朋友,据说是什么大公司的总裁,好像是有开发咱这个村子的想法,建成什么度假村之类的。”

 

 

“具体的我也不懂,但听王老三的意思,只要咱这地方被人看上了,以后大家都不用愁吃穿了!”

 

 

“诶,真好啊,王老三的女儿到底是村里唯一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这都能带大家一起发财了,我的孩子将来也一定要这么能干才是!”

 

 

最后两句话,李香兰倒像是在自言自语。

 

 

她也没管陈小宝能不能听懂,只当是找个人倾诉下心里的好心情罢了。

 

 

而陈小宝在听到“王老三女儿”几个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不禁僵住了。

 

 

不过为了不被李香兰发现异常,他立马低下头,蹲下去玩起了泥巴,依然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

 

 

他会变成这样,自然是有原因的。

 

 

王老三的女儿叫王秀娟,在出去上大学之前,是村子里少数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之一。

 

 

并且她打小就和陈小宝关系好,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喊着小宝哥哥。

 

 

而就在她出去上大学的第二年,村子里遭遇大洪灾,他哥哥不幸去世,而他也成了傻子。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陈小宝并不记得这两年间,王秀娟有没有回过村子,更不知道她有没有找过自己,只是说心里话,他还是有点想念那个臭丫头的。

 

 

“哎……”

 

 

心里悄悄叹了口气,陈小宝爬到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缓缓睡了过去。

 

 

等天色渐暗的时候,陈小宝突然被一阵嘈杂的鞭炮声给吵醒了。

 

 

他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踮着脚尖朝鞭炮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在视线尽头,村子里唯一那辆牛车正从外面缓缓开了回来。

 

 

在车斗高高堆起的干草堆上,还坐着两道苗条的身影,只可惜离得太远,陈小宝并不能看清两人长啥样。

 

 

但结合白天嫂子跟他说的事情,这两人估摸着就是王秀娟还有她那个朋友,好像还是什么大公司的总裁,具体的也不清楚。

 

 

“要不要去看一眼?”

 

 

陈小宝心里纠结不已。

 

 

在犹豫了将近十分钟后,终于还是下了树,朝鞭炮声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

UXAwbGhjYktSOFZDb254bFFJVjRHdkZwREFPTVRuczh2NDduYzVwMEgyNm9VYXByQ2Y4c093PT0.jpg

 

在这种偏远山村,走出去的大学生回来,那都是值得全村齐贺的大喜事儿,所以王老三自然要摆出几桌宴席,让大家一起来吃顿饭,热闹热闹。

 

 

李香兰自然也被邀请过去了。

 

 

不过她没带陈小宝,毕竟陈小宝现在是个傻子,带到那种正式的场合总是不太像样,万一他闹个什么笑话,那丢的可是伏龙村的脸。

 

 

陈小宝也没在意,他自己选择隐瞒真相,自然就要承受相应的结果。

 

 

偷偷摸摸走到王老三家附近,借着那茂盛草木的掩护,陈小宝看到了在王老三家院子和门前,都摆上了大圆桌。

 

 

村里那些熟悉的面孔,此时都围坐在一起,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的笑容。

 

 

甚至连村长刘富全,和他老婆王桂芬今晚也在列,看来过去了这么多天,王桂芬和刘富贵之间的风声,终于淡了下去。

 

 

而在不远处,牛车已经停了下来。

 

 

车斗上的两人一前一后下来,走在前面的那个女子,正是陈小宝印象中的王秀娟。

 

 

只不过如今的她,比陈小宝记忆中的那个臭丫头,更漂亮,漂亮的差不多是另一个人了。

 

 

而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漂亮衣服,长发齐肩,发尾烫成微卷的女子。

 

 

陈小宝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如果他嫂子仔细打扮一下,应该和她差不多,但现在对比的话,李香兰还是显得逊色了一点。

 

 

“阿爸,我回来啦!”

 

 

正当陈小宝看那女人看的入迷时,王秀娟已经一把抱住站在门口的王老三,欣喜万分的喊道。

 

 

王老三拍了拍女儿的后背,示意她先起来,而后看着女儿说:“好闺女儿,给阿爸看看瘦了没有。”

 

 

王秀娟摇了摇头,喜滋滋道:“我才没有瘦呢,阿爸,你不知道外面的生活有多好,我现在只担心自己会不会太胖,哪还会瘦呀!”

 

 

“对了,阿爸,还有各位叔叔伯伯,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总裁,柳明月,这次和我回来,是想考察一下我们村子的情况。”

 

 

“如果我们村子合适的话,明月姐可是会在这里投资建度假村,到时候大家都能赚到钱!”

 

 

这话一说出来,那些坐在桌子周围的村民,纷纷呼喝了起来,一个个笑的都合不拢嘴了。

虽然不知道度假村是什么情况,但只要能赚到钱,管他是什么玩意儿。

 

 

伏龙村穷了一代又一代,大家实在是穷怕了。

 

 

谁敢想象在伏龙村这种地方,还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家没搭上电线,更别说电视电脑,手机和一些现代化电子家具了。

 

 

很多迟暮的老人,都快嗝屁了,还没见过手机长什么样。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个村子实在太偏远了。

 

 

这时,王秀娟把那位叫柳明月的女子带到大家面前,想让她给大家说几句话。

 

 

伏龙村的村民此刻也看直了眼睛,显然在他们的印象中,还没看到这么漂亮,这么精致的女人。

 

 

一些有家室的男人还好,只敢偷偷瞥几眼,就赶紧收回目光,生怕被家里的母老虎发现端倪。

 

 

而一些老光棍就大胆多了,眼神赤条条的在柳明月身上扫动着,嘴巴还不时的咂几下,那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柳明月悄悄皱了下眉,但没有露出什么愤怒的神情。

 

 

她嘴角微微一扬,对着面前的一众乡亲鞠了个躬,十分有礼貌道:“各位叔叔阿姨,伯伯婶婶,我叫柳明月,是小娟公司的老板。”

 

 

“但是私底下,我和小娟的关系很好,就和亲姐妹一样,所以她的长辈,自然也是我的长辈,大家不用对我太客气的。”

 

 

一旁的王老三听到这话,脸上那紧张的表情也消散了几分。

 

 

这次听说女儿要带老板回来,他就担心女儿带回来的,不止是位老板,还是尊要大家都供着的菩萨。

 

 

那这穷乡僻壤里的村民,一个个可没什么好脾气,保不准就要闹出点事儿来。

 

 

现在见柳明月这么好说话,他心里也就松了口气。

 

 

随后,他走到柳明月面前,笑道:“柳老板……”

 

 

“王叔,你喊我明月吧,我和小娟关系很好的,你喊我老板我反而觉得很奇怪。”还不等王老三把话说完,柳明月便笑着纠正。

 

 

王老三搓了搓裤边,迟疑下后才说:“那好,我就喊你明月吧,你和我闺女儿那么大老远赶来,肯定很辛苦,先坐下吃个饭,然后好好歇息一下,工作什么的,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

 

 

“行,就听叔叔的安排。”

 

 

柳明月显得很随和,直接答应了下来。

 

 

这让王老三脸上不禁浮现出欣喜的神色,他回身面对众多村民,大手一挥喊道:“大家可以开吃啦,都不用客气,今天饭菜酒水管够!”

 

 

这话一说出口,立即迎来一片欢呼叫好声。

 

 

跟着伏龙村的村民也没客气,抓起筷子就开始吃喝,现场气氛一片热闹。

 

 

柳明月和王秀娟,被王老三带到刘富全那桌入座,毕竟后面要是有建度假村的想法,当然还是要和村长商量,所以提前认识一下也是应该的。

 

 

陈小宝一个人躲得远远的,看着那边的欢闹,心里不禁有些羡慕。

 

 

如果他还是个傻子的话,或许不会有羡慕的情绪,可他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再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波动的。

 

 

叹了口气,陈小宝回头朝鱼塘那边走去。

 

 

李香兰在凉棚给他准备了饭菜,所以也不至于饿着他。

 

 

三两口将饭吃完,他又爬上了树,躺在树干上开始休息。

 

 

原以为可以一觉到天亮,但是没睡多久,迷迷糊糊间他就听到有人在喊他。

 

 

睁眼一瞧,他才发现在不远处的小径上,有一道手电筒的光线朝这边照来,而那喊他的声音,竟然是王秀娟。

 

 

“小宝哥,小宝哥,你在吗?”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亲昵的称呼,陈小宝心里感慨万千。

 

 

这一刻,他恨不得立即跳下树,去和这傻丫头相认,可一想到自己还要借用这傻子的身份,对付刘富全他们,就只好忍耐下来。

 

 

等王秀娟打着手电走到凉棚附近时,陈小宝故意从树上跳下来,嘿嘿傻笑着说:“哈哈,有人找小宝玩了,有人找小宝玩了,小宝好开心啊。”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朝王秀娟跑了过去。

 

 

在他设想中,黑灯瞎火的情况下,他这样朝女孩子跑过去,一般女孩子绝对会被吓跑,所以他也可以不用面对这个儿时的玩伴。

 

 

可谁能想到,当他跑到王秀娟面前时,王秀娟不仅没有躲开,反而一把抱住了他。

 

 

这让陈小宝愣在了原地,一时竟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

 

 

“小宝哥,对不起……”

 

 

忽然,耳边传来了女孩那带着哭腔的声音。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受伤变傻的事情,我两年前就应该回来见你的,可我的学业实在太紧,而且一毕业又要马上工作,所以没办法回来,小宝哥,我回来晚了,对不起……”

 

 

这段话一说出口,顿时让陈小宝心口剧烈一缩,仿佛被人打了一拳一样喘不过气来。

 

 

但他立即反应过来,决不能让王秀娟发现他不傻的事实。

 

 

所以他一咬牙,一把将王秀娟抱了起来,往凉棚方向跑去,边跑边喊:“哦,小宝有媳妇儿了,小宝媳妇儿终于来找小宝玩咯。”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秀娟心里一紧。

 

 

她轻轻拍着陈小宝的后背,焦急道:“小宝哥,我是小娟啊,你忘了吗,我是喜欢跟在你身后的臭丫头啊,你,你快放我下来。”

 

 

但陈小宝却开始装聋作哑,直接闯进凉棚里,把王秀娟丢在了那竹床上,随后便开始脱衣服。

 

 

看到这一幕,王秀娟终于感到害怕了。

 

 

她只是好久没看到小时候关系那么好的哥哥,难耐想念之情,忍不住连夜过来看看。

 

 

当然因为陈小宝现在变成了傻子,所以王老三并不同意她过来,她还是趁王老三没注意,才偷偷溜过来的,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陈小宝也不是真想对王秀娟做什么,他一边脱着衣服,心里还一边念叨着:“快来啊,快来啊,再不来我就演不下去了!”

 

 

仿佛上天听到了陈小宝心里的呼声,他念头刚落下,凉棚外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呼唤声。

“小娟,小娟你在这里吗!”

 

 

紧跟着,凉棚的门被人用力撞开,王老三带着一群村民冲了进来,李香兰自然也在其中。

 

 

当众人看到王秀娟倒在床上,陈小宝正站在床边脱衣服的时候,纷纷露出骇然的神情。

 

 

王老三更是气的不行,抓起门后的一根扁担,照着陈小宝的后背就抡了下去,“我打死你个大傻子,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我女儿身上,我打死你!”

 

 

陈小宝没有抵抗,被一扁担砸翻在地。

 

 

当他还要砸第二下的时候,人群里的李香兰和王秀娟都有了反应。

 

 

“老三叔,不要!”

 

 

“爸,别打啊!”

 

 

两个女人快步上前,王秀娟拦在她爸面前,李香兰则护住陈小宝,满脸的心疼之色。

 

 

“爸,你别打他,是我自己来找小宝哥的,不怪他!”王秀娟红着眼圈说道。

 

 

“你这傻丫头!”

 

 

王老三脸上满是恼怒的神情,“我都跟你说了,他不是以前那个小宝,他现在就是个傻子,要不是我偷偷留了个心眼,发现你人不见了立马找过来,你就要被他给糟蹋了!”

 

 

王秀娟张了张嘴,却是无力辩驳。

 

 

刚才的情况确实比较危险,如果她爸没赶来的话,她能抵抗住一个成年男人的力气吗?

 

 

不过,毕竟是她自己主动找上门的,这要把责任全都推给陈小宝,她心里自然过意不去。

 

 

于是她赶忙上前挽住王老三的胳膊,好声说道:“阿爸,好啦好啦,我已经知道错了,后面我不会再一个人过来了,我们先回去吧,今天这么开心的日子,别坏了心情。”

 

 

听女儿这样说,王老三心里的气已经散了大半。

 

 

再加上李香兰死死护在陈小宝身上,他也不可能继续再打下去。

 

 

他叹了口气,摆手道:“行了行了,我们回去吧,香兰,你也别怪我下手狠,小宝现在神智不全,有些事情必须要让他知道痛,他才不会再犯。”

 

 

“我知道的,多谢老三叔了。”李香兰苦笑一声,轻声说道。

 

 

随后,王老三便带着一群人离开凉棚。

 

 

陈小宝缩着身子,将脸悄悄抬了起来,目送着一群人离开。

 

 

虽然被打了一扁担,可他心里却是重重松了口气。

 

 

还好,刚差点就露馅了,如果王老三不来的话,他可不会真傻傻的去侵犯王秀娟。

 

 

那他已经恢复正常的事情,一定会暴露的。

 

 

陈小宝双眼虚眯,脸上流露出思索的表情。

 

 

突然,他隐约感觉有人在看他,目光一扫,便和一双漂亮的眸子对上了。

 

 

柳明月!

 

 

这个女人怎么还没走?

 

 

陈小宝心里一惊,脸上的震惊神色赶紧收起,又变成那副痴痴傻傻的模样。

 

 

他反手握住李香兰的手,挤出几滴眼泪说:“嫂子,他们打小宝,小宝好痛啊,呜呜呜,小宝好痛啊……”

 

 

李香兰一听,立即小心翼翼抚摸着陈小宝后背被打的地方,心疼的说:“小宝,是这里痛吗,你别急,嫂子去打点水给你擦一下,你等嫂子回来。”

 

 

说着,李香兰便去水渠边打水了。

 

 

陈小宝抽空瞥了门口一眼,柳明月已经离开了。

 

 

他心里不禁有些紧张,也不知道柳明月有没有发现他刚才的异常,如果发现的话,那岂不是知道他是在装傻?

 

 

心里有事,陈小宝也没觉得后面李香兰为他擦药和擦身子的事情有多享受。

 

 

擦完后,他就跑回树上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心事重重的陈小宝顶着两个黑眼圈醒来了。

 

 

刚从树上下来,李香兰便拖着他去洗漱,虽然他当了两年的傻子,可两年下来,李香兰并没有放弃他,而是尽可能的将他当做一个正常人来对待。

 

 

每天都要洗漱,隔几天就要换一次衣服,洗一次澡,她从来没有落下过。

 

 

洗干净后,李香兰要去割鱼草喂鱼,让陈小宝自己去玩。

 

 

陈小宝大声说好,随后就傻笑着往村子的方向走去。

 

 

他其实是想偷偷确认下,柳明月到底有没有发现他在装傻的事情。

 

 

如果发现了的话,她肯定会把这件事告诉王秀娟,所以他必须在王秀娟将事情透露出去前,把事实真相告诉她,让她帮自己隐瞒。

 

 

一路来到王老三家外,让陈小宝惊讶的是,今天王老三并没有去干农活,而是在屋里屋外的忙活着。

 

 

他远远的往里面瞧了一眼,才发现在屋内的四方桌旁,刘富全和柳明月正坐在那边商量着事情,应该是在说那什么度假村之类的。

 

 

而王秀娟则坐在一边,脸上的神色有些失落,不知在想些什么。

 

 

趁王老三不注意,陈小宝径直摸到他家墙角处,悄悄听起了里面的人谈话。

 

 

刚一蹲下,刘富全的声音便传了出来,“柳老板,昨天小娟丫头说你有在伏龙村建度假村的意向,我作为伏龙村的村长,想来和你讨论一下细节,你看……”

 

 

“刘村长,我的确有建度假村的计划,可我昨天晚上刚过来,伏龙村的情况如何,我还没看过呢,你也太着急了吧?”

 

 

刘富全话还没说完,就被柳明月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陈小宝心里悄悄一乐,为柳明月竖起了大拇指。

 

 

虽然这会儿他看不到刘富全的脸色,但肯定是红里透着黑的。

 

 

他当村长的这么些年,在伏龙村里可谓是实实在在的土皇帝,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不客气的对待过?

 

 

“那柳老板的意思是?”刘富全问道。

 

 

“我想先四处考察一下,伏龙村,还有伏龙村后面那座山,都需要大致的看一下,那里如果合适的话,还可以依山建造一些旅游项目,或是高空娱乐项目。”

 

 

柳明月想了想,开口说道。

 

 

“高空娱乐项目是什么?”刘富全好奇的问。

 

 

虽然他经常外出,但去得最远的地方,也只是上面的镇子和县城,他在那里可没听过什么高空娱乐项目。

 

 

柳明月诧异的看了刘富全一眼,显然没想到刘富全竟然不知道这个,不过一想到伏龙村偏远的程度,她就没在意了。

 

 

她干脆换个说法,“就是一些能给村民提供岗位,让大家赚钱的工作。”

这么一讲,刘富全便明白了。

 

 

他点了点头,随即说:“不过柳老板,我们村子里现在没什么青壮年,留下的大多是一些中老年人,腿脚也算不上多方便,这去山上看情况,要是没一两个年轻人带路,我可不放心啊!”

 

 

“秀娟不是在吗?”柳明月看了眼一旁的王秀娟说。

 

 

“秀娟可不行!”

 

 

谁知她刚说完,王老三就拒绝了。

 

 

“柳老板,秀娟丫头已经好几年没回村子了,我们后面这山当初还发生过几次滑坡,道路早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她自己去都要迷路,又怎么能给你带路?”

 

 

“那怎么办?”柳明月也有些无奈。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整根没入直至花芯湿润|女生下边湿是想要吗
下一篇 :我揉着校花那两个白兔|我的腿被高高抬起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