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拿我手伸进裤子里|男闺蜜说把第一次给我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男友拿我手伸进裤子里|男闺蜜说把第一次给我

男友拿我手伸进裤子里|男闺蜜说把第一次给我

发布时间:2019-05-15 14:37:56

导读
她笑吟吟地看着陈小宝,拉着他走进了凉棚。 虽然知道这里平常不会有人来,但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转身把门给关了起来。 她将孩子放在一边的小摇篮里,而后转过身来,眸光如水波一般的看着陈小宝。 陈小宝被

 她笑吟吟地看着陈小宝,拉着他走进了凉棚。

 

 

虽然知道这里平常不会有人来,但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转身把门给关了起来。

 

 

她将孩子放在一边的小摇篮里,而后转过身来,眸光如水波一般的看着陈小宝。

 

 

陈小宝被自己嫂子的眼神看的浑身燥热,好在刚才已经把衣服脱光了,所以这会儿倒也算不上难受。

 

 

李香兰盯着陈小宝看了一会儿,目光忍不住往下看去,越看,李香兰的俏脸就变得越红。

 

 

“嫂子,你骗人,小宝现在还是很难受,一点都不舒服!”

 

 

见李香兰还在扭捏,陈小宝趁机耍起了无赖,蹦跳着说。

 

 

而他这一跳,下面那个地方更是调皮的动了起来,把李香兰的目光紧紧吸咬住,挪都挪不开。

 

 

她咽了口唾沫,上前说道:“小宝别急,嫂子这就来让你舒服!”

 

 

说着,她便快步走到了陈小宝面前,脑袋微微一低,就趴在了陈小宝的胸前。

 

 

“嘶……”

 

 

当那股温热的感觉传来的时候,陈小宝心里舒爽不已。

 

 

没想到男人胸口也是一个敏感位置,他还是第一次尝试这种体验。

 

 

而为他做这种事的,是他的嫂子,整个伏龙村最漂亮的女人。

 

 

看着李香兰那媚惑双眼,陈小宝感觉全身的火气都燃烧了起来。

 

 

李香兰对着那亲了一口,轻笑道:“傻小宝,舒服吗?”

 

 

陈小宝挠着头,嘿嘿干笑着。

 

 

紧跟着,他发现李香兰身上还穿着衣服,于是他将李香兰拉了起来,双手不老实的朝她身上的衣服扯去。

没几下,她身上的衣服就被陈小宝尽数脱了下来。

 

 

顿时,一具白嫩如玉,曲线动人的娇躯便出现在了陈小宝眼前。

 

 

随后,李香兰扭着腰肢走到了小叔子面前。

 

 

吐气如兰的说道:“小宝,刚才你不是没吃饱吗,现在还想吃馒头吗?”

 

 

“想……小宝想吃,小宝饿!”陈小宝傻傻的说道。

 

 

而后在李香兰微闭的眼眸中,缓缓低下了头,朝女人胸前的饱满凑了过去。

 

 

“啊~”

 

 

李香兰小嘴里发出一声诱人的娇媚喘息。

 

 

她双手忍不住用力的抱住陈小宝的脑袋,不停的按压向自己的胸口。

 

 

陈小宝也没有客气,一边亲着,双手也在李香兰光滑的身躯上游走起来。

 

 

李香兰的肌肤很敏感,凡是被他指尖划过的地方,都会浮现一片密密麻麻,小小粒的鸡皮疙瘩,娇躯也跟着颤栗。

 

 

“小宝,嫂子身上有点痒,你帮嫂子抓一下,要轻一点儿……”

 

 

李香兰已经彻底放开了,她不再有顾忌,反而引导着陈小宝去做一些事情。

 

 

陈小宝瞬间明白李香兰是哪里痒,他大手一直往下,在某一时刻,李香兰娇躯都绷直了。

 

 

“是这里吗?”陈小宝问道。

 

 

“啊~对,轻一点儿……”李香兰轻声呢喃着。

 

 

陈小宝看着怀里的女人,手上动作不停,嘴巴却不停落在嫂子的柔软上面。

 

 

李香兰闭着眼睛,忍不住扭起了身子,好像被陈小宝亲的很难受,可陈小宝一往后退,李香兰又急忙抱住他,不让他退走。

 

 

两人就这么磨蹭着,很快都到了气喘如牛的地步。

 

UXAwbGhjYktSOFZ4ZkpwVDhxUlBFZkNSRWJwdUg0NWRxVHBFTlBnLzhqekN3SGRnaFpnSU1RPT0.jpg

这时,李香兰手抱住陈小宝的后背,同时扭动腰肢,似乎在调整着姿势。

 

 

“嫂子,你在干什么?”

 

 

陈小宝“适时”表现出自己傻里傻气,却又好奇的一面。

 

 

李香兰将纤纤玉指放在小嘴前,冲小叔子轻轻“嘘”了一声,而后她缓缓张开那双修长的玉腿,把那具有无比诱惑力的地方展现了出来。

 

 

陈小宝只感觉脑袋里轰的一声,仿佛一座火山炸开了一样,热浪滚滚,充斥在他身体每一个角落。

 

 

“小宝,过来……”李香兰冲小叔子招了招手。

 

 

陈小宝干咽着唾沫,傻傻的靠了上去。

 

 

她咬着唇瓣,颤声说:“傻小子,再过来一点……”

 

 

李香兰尽可能的张大双腿,用手指引导着陈小宝下一步该怎么做。

 

 

眼见时机成熟,陈小宝也不用李香兰教了,只见他低吼一声,挺着腰就朝嫂子压了上去。

终于可以得到嫂子了,陈小宝心里激动的不行,身体的血液更是要燃烧起来。

 

 

李香兰心里最后那一点羞意,也被即将到来的欢愉所冲散。

 

 

现在的她不是什么已婚妇女,也不是陈小宝的嫂子,她只是一个寂寞了两年多,急需滋润的女人。

 

 

眼下,陈小宝扶着李香兰柔软的腰肢,就在即将完成最后一步的时候,躺在一旁摇篮里的男婴突然大声哭了起来。

 

 

情动中的二人浑身一颤,都从那近乎癫狂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李香兰脸蛋红红的推开陈小宝,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快步朝摇篮跑去。

 

 

陈小宝傻傻的站在那儿,过去不是,傻站着也不对,一时之间都不知该怎么办了。

 

 

“哎呀,小宝,你侄子额头怎么那么烫啊!”忽然,李香兰紧张的声音响起。

 

 

陈小宝一愣,刚想上去看看,却猛然记起自己现在是个傻子,又怎么懂那些东西,所以他没有动,只是傻傻的站在原地。

 

 

李香兰看了他一眼,才跺了跺脚,暗恼着说:“我可真是魔怔了,小宝一个傻子,哪里懂这些!”

 

 

说完,她先把男婴放在摇篮里,随后利索的穿起了衣服,边穿边对着陈小宝道:“小宝,嫂子抱你侄子去下卫生所,你在这里看着鱼塘,别让人来电鱼,知道吗?”

 

 

“知……知道了!”

 

 

陈小宝面无表情的,痴痴傻傻的回应着。

 

 

李香兰点了点头,抱起小男孩风一般冲出了凉棚。

 

 

等她一离开,陈小宝立即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竹床上,遗憾不已。

 

 

眼见就差一步就能得到嫂子了,偏偏小侄子这时候哭了起来,这难道是他大哥在天之灵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才在暗中作祟?

 

 

不应该啊……

 

 

陈小宝还记得他和他大哥,两人被大水冲走的时候,期间曾抓住一株老树根,勉强支撑着身子。

 

 

当时两兄弟趴在树根上,他哥陈大宝发现树根已经松动了,估计承担不住两个人的重量。

 

 

所以最后他义无反顾的松开了手,把生还的机会让给了弟弟。

 

 

在松手前,陈大宝还刻意叮嘱他,一定要照顾好嫂子和侄子。

 

 

如果可以的话,他不介意陈小宝娶李香兰,因为陈小宝的性格他很清楚,李香兰跟了他,至少将来不会吃苦受罪。

 

 

可女人要是改嫁,万一嫁给一个恶人受了委屈,那他就真的死不瞑目。

 

 

也是有这样的约定在先,所以陈小宝在恢复神智后,才想着得到李香兰,以完成他大哥的遗愿。

 

 

只是没想到,辛苦了那么久,事情居然功亏一篑了。

 

 

陈小宝叹了口气,把地上的衣裤捡起来穿好,随后就朝自家的鱼塘走去。

 

 

遗憾归遗憾,鱼塘还是要守的,万一有人偷偷来电鱼,那他们家损失可就大了。

 

 

一步三摇的走到鱼塘边,陈小宝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没有人来过的痕迹,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找到一棵临近的大树,陈小宝三两下就蹿了上去,灵活的跟只猴子一样。

 

 

躺在枝叶繁茂的树干上,他正准备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却突然听到树下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睁眼一看,视线中,两个皮肤黝黑的男子从不远处摸了过来。

 

 

他们手里各拎了一个蛇皮袋,脸上的表情紧张中透着一抹狠辣,让陈小宝不由得打起了精神,偷偷关注着他们。

 

 

这两个人他其实认识,正是住在伏龙村村口的刘富贵和刘大喜。

 

 

这刘富贵平常在村里就是个十足的恶霸。

 

 

偷鸡摸狗,坑蒙拐骗的事情没少做,而这刘大喜,就是他的头号狗腿子。

 

 

两人平时聚在一起,尽想一些馊主意来坑大家。

 

 

当然,两人敢这么猖狂,并非是他们自己有多少本事,而是这个刘富贵的大哥刘富全,就是他们伏龙村的村长。

 

 

有这么一层关系在,刘富贵才敢在村里横行霸道,不然早就被大家伙给打死了。

 

 

眼下见二人突然到他家鱼塘来,陈小宝不禁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富贵哥,咱真要这么做吗?”

 

 

走到鱼塘边,刘大喜突然问向身边的刘富贵。

 

 

刘富贵斜睨了他一眼,不满道:“不是我说大喜,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婆婆妈妈了,不就是给鱼塘里下点粉末嘛,这点事情都不敢做,还想不想认我这个大哥了!”

 

 

“不是,我……”

 

 

刘大喜急的抓耳挠腮,最后嗫嚅道:“我只是觉得,这么欺负一个寡妇,不好……”

 

 

“而且别人又有孩子,还要照顾一个傻子,本来就过的很苦了,这要辛苦养的一塘子鱼都死了,那还怎么活啊?”

 

 

听到这句话,树干上的陈小宝眼睛顿时变得赤红一片!

 

 

他奶奶的,这两个憨货竟然盯上了他家的鱼塘,还想把嫂子辛苦养的鱼给弄死,这简直就是畜生行径啊!

 

 

正当他准备跳下树和这两个人拼命的时候,刘富贵那嗤笑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喜,你就别乱发你的菩萨心肠了,李香兰是苦,可村子里比她更苦的人都有,你怎么不心疼他们,我看你小子就是看上别人了,才说这样的话!”

 

 

“我……我没有。”刘大喜大窘,急忙否认道。

 

 

刘富贵哼了一声,也没跟他计较,而是说:“李香兰这个女人不识抬举,我大哥要买下她的鱼塘,她不同意,还说这是大宝留给她的,不能卖……”

 

 

“呵,一个死了两年的男人也能拿来当借口,亏她说得出来,说不定大宝活着,还主动想把鱼塘卖给我大哥呢!”

 

 

刘富贵一边说着,一边解着扎在蛇皮袋上的绳子。

 

 

“对付这样的女人,你不给她点教训,她还认不清现实!”

 

 

“这个村子啊,我大哥说了算,她一个寡妇还想跟我大哥唱反调,凭什么,难道就凭那个成天只知道傻笑的傻叔子,别逗了好不好!”

 

 

说完,刘富贵手里的蛇皮袋已经解开了。

 

 

陈小宝趴在树上瞧了一眼,发现里面都是一些白色的粉末,好像是石灰粉。

 

 

眼见着刘富贵提起袋子,准备往鱼塘里倒了,陈小宝吓得从树上一跃而下,大吼了起来。

 

 

这一吼,直接让刘富贵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蛇皮袋里的生石灰当然也撒了一地,很幸运的没有落进鱼塘。

 

 

养过鱼的都清楚,生石灰能给鱼塘消毒,还有各种不错的作用,但前提是鱼塘里还没放鱼苗。

 

 

他们家鱼塘现在可是有几千条鱼苗呢,这要倒一袋子生石灰下去,那可不全得浮上来,那他们家就彻底完了!

 

 

“打……打死你们!电鱼,偷鱼,打死你们!”

 

 

从树上跳下来后,陈小宝随手抓起地面一根棍子,冲到刘富贵面前就是几棍子下去,打得刘富贵嗷嗷直叫,抱头鼠窜。

 

 

一旁的刘大喜看呆了,他万万想不到,陈小宝竟然会躲在这里,那他们刚才的对话,这小子不是全都听到了?

 

 

不对,这小子是个傻子,应该不懂他们谈话内容是什么意思。

 

 

这会儿跳出来打人,估计还以为他们是来电鱼偷鱼的。

 

 

一想到这个,刘大喜先是松了口气,而后才想去救刘富贵,可他一刚靠近,陈小宝就握着棍子掉转了火力,闷头冲他砸了下来,没几下就把他砸翻在了地上。

 

 

“哎呦,小宝别打,小宝别打,我们是自己人啊!”

 

 

无奈之下,刘大喜只好大声喊了起来。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我揉着校花那两个白兔|我的腿被高高抬起
下一篇 :在车上揉我豆豆|他三根手指伸进我的花蕊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