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湿润的甬道疯狂的律动|停电后在教室里上她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挺进湿润的甬道疯狂的律动|停电后在教室里上她

挺进湿润的甬道疯狂的律动|停电后在教室里上她

发布时间:2019-05-15 14:44:23

导读
米雪显然很失望,她定定的看着我,过了好久才摇头苦笑说道:“ “呵呵!陈重,我好像看错你了,不瞒你说,我调查过你之前的职场经历,知道了你以前所在的公司和华腾有业务往来,我特意向他们打听过你,他们说

 米雪显然很失望,她定定的看着我,过了好久才摇头苦笑说道:“

 

 

“呵呵!陈重,我好像看错你了,不瞒你说,我调查过你之前的职场经历,知道了你以前所在的公司和华腾有业务往来,我特意向他们打听过你,他们说,你为了一个女人而沉沦,沦落为一个酒鬼,连工作都丢了。

 

 

“现在,你好像也没能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嘛。”

 

 

我耸耸肩,没有说话。我知道她这是激将法,想故意刺激我。

 

 

我也不担心她会打听到我和林芸的关系,因为我之前的同事和领导,都不知道我前女友叫什么名字,而且现在林芸自己也没有提前这点。否则,她知道我和林芸的关系的话,就不一定会叫我回去了。

 

 

果然,米雪见到我的麻木不仁后,有些恼怒,“陈重,到底要怎么样,你才会回去?”

 

 

看到她这样,我竟有点点开心,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容,道:“做我女朋友。”

 

 

“你妄想。”米雪的脸上,又出现了那股我不喜欢的高冷。

 

 

她是天之骄女,怎么可能为了挽回一个下属,而对下属以身相许?

 

 

“那就没得谈了。”我摊手站起来,“米总,谢谢你的晚餐。”

 

 

米雪冷着脸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我笑笑,转身朝店外走去。

 

 

一直出到门口,米雪也没有叫住我。我和她的第一次晚餐,就在不愉快中结束了。

 

 

我不是故意和她闹得不愉快,而是因为我不想回华腾,干脆闹僵一些,免得她再啰嗦。

 

 

一夜无话。

 

 

第二天,我继续去找工作,昨天面试的那几份,好像不太理想。

 

 

中午时分,我正在外面吃着快餐,突然又接到了林芸打来的电话。

 

 

“陈重。”林芸的情绪好像还是有些低落,“对不起,是不是我影响到你什么,华腾对你来说真的是个很好的机会,你回来吧。”

 

 

我一时无语,心情很复杂,片刻后才问她:“米雪让你打给我的?”

 

 

“不是,她并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我也希望你不要告诉她。我刚才和她聊天,问起你,她说昨晚来找你了,你没答应。

 

 

“其实,米雪现在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不单单是华腾的业绩那么简单,还关乎她的抱歉,有些事涉及到她的家族,不能告诉你。

 

 

“总之,我希望你能帮帮米雪。”

听到林芸的话,我沉默了,看得出,林芸和米雪的关系很不错。而且,米雪还面临着某种压力。

 

 

或许就是看到米雪的压力,林芸才打电话让我回华腾。

 

 

不可否认,我有点想回华腾的冲动。

 

 

但,片刻后我还是否定了这个想法,或许是我的自尊心在作祟。

 

 

“林芸,我没有回去的打算。”我平静地对她说道。

 

 

“陈重,你再考虑考虑”

 

 

“好了,就这样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忙,先挂了,拜拜。”我心情很复杂,没等她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草草地吃完快餐,我走出快餐店,坐在街边,默默地抽着烟。

 

 

一支烟没抽完,电话又响了,拿出一看,竟然是我老爸打来的。

 

 

电话刚接通,就传来老爸急促的声音:“陈重,你小子是不是在海城闯祸了?”

 

 

我一愣:“没有啊,爸,怎么了?”

 

 

“那为什么会有人来调查你?你知道吗?不光让派出所查你有没有涉及不入档案的治安案件,还查到了社区,你从小到大的事,都查了个一清二楚”

 

 

“什么?”我吃了一惊,腾地站起身,“爸!你不要着急,把事情从头到尾慢慢说来。”

 

 

半响后,我才知道,原来老家镇上派出所的人突然接到上级命令,全面调查我的过往历史!

 

 

正好老爸有个朋友在派出所上班,那朋友及时通知了老爸,还留了个心眼,偷偷找上面一个熟人问询,才得知调查我的人,竟然是海城的一位领导。

 

 

也就是说,我得罪了海城某一位大人物!

 

 

米雪?我下意识地想到了她。

 

 

我最近接触到的大人物,也只有她了。

 

 

王升那种顶多算是暴发户而已,再说他也没有必要查我。

 

 

也许这段时间我三番五次地轻薄米雪,或许她感觉到了威胁,才让人调查我。然后得出结论,我只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而已。

 

 

而且,昨晚她还说,她向我原来上班的那个公司打听过我。

 

 

看来就是她了!

 

 

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她凭什么调查我?甚至还查到我老家,打扰我的父母。

 

 

想到这,我心里不禁窜起一股怒火,狠狠扔掉手中的烟头,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她,却发现,我仍然没有她的电话号码。

 

 

我越想越恼火,立马在街上拦住一辆出租车,直奔华腾科技。

 

 

“陈重?”刚到米雪办公室门口,她的助理便惊讶地站起来,之前这助理是认识我的。

 

 

“我找米雪。”我像之前一样,粗鲁地推开办公室门口。

 

 

米雪坐在办公桌后埋头工作,看到门口突然被推来,一脸不悦地抬起头,看到是我后,脸色变得很惊讶。

 

 

我大步走到办公桌前,对她披头问道:“米雪,你为什么要派人去调查我?你想干什么?”

 

 

米雪皱起眉头:“我只是向你工作过的公司打听你的工作历史而已,这在业内很正常啊,不算过分吧。”

 

 

“了解我的工作历史无可非议,但你为什么还要查到我老家?为什么让派出所的人查我有没有犯罪历史?

 

 

“你知道我爸妈有多担心吗?他们还以为我闯了什么祸被抓了!在你心里,我就是个下流的或者对你别有企图的人吗?”

 

 

我仍有些不解气:“早知道这样,那天晚上就不该救你,让你被那黄毛霍霍了,就没那么多屁事了,到头来不仅害得我自己进派出所,你特么还要查我家人,米雪,你这是按得什么心啊你!农夫与蛇都不带你这样的!”

 

 

不料,米雪却突然滕地站起身:“陈重!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只是联系你以前的公司而已,什么时候查到你老家去了?”

 

 

我不甘示弱:“我老爸刚打电话给我了,不单是派出所,甚至社区和我读过的学校,都接到命令调查我的过往历史。”

 

 

米雪还想反驳,突然脸色一变,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等等,你先冷静一下,我打个电话,这事应该是海叔做的。”米雪拿起桌上的手机,走到办公室另一边去打了一个电话。

 

 

“哼!”我恼火地哼一声,走到沙发旁边坐下,拿出烟点燃。

 

 

片刻后,米雪挂掉电话,来到茶几旁,歉然地望着我。

 

 

“陈重,对不起!这件事虽然不是我安排的,但确实是我家里人在调查你,我向你道歉!也向你父母道歉,希望你转告他们,让他们不要担心,不会有任何事发生的。”

 

 

说完,米雪弯腰低头,郑重地朝我行了个道歉礼。

 

 

我有些愕然,没想到高高在上的米雪,也会对我弯下腰肢。

 

 

不经意地,我看到了她衣领里露出的挤成两团的胸部和一条细缝,由于她的弯腰,显得尤为丰硕,一时间让我看呆了,也让我的怒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发现自己太没出息了。

 

 

过了片刻,米雪没听到我的回应,抬起头,看到我的目光后,俏脸唰地通红,急忙起身捂住胸口。

 

 

“你个下流无耻的王八蛋!”

 

 

米雪的娇叱惊醒了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呵呵笑着说:

 

 

“不要这么凶嘛!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看。”

 

 

“你还说!”

 

 

米雪气哼哼地,像个动漫世界里的可爱少女。

 

 

这时,兜里的手机突然又响了,响得很不适时宜。

UUtNUDRJSC9NbS9JVnBkZHJLckNjakRKS2lORkdzc2pQZVNnWFZaOGtteGMwV0tRdVdmZnpBPT0.jpg

 

我无奈地掏出手机,上面显示一个陌生的号码,想也没想便接通了。

 

 

“你好,陈先生。”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声音。

 

 

“你好,您哪位?”

 

 

“陈先生,调查你的事,是我做的,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无礼,我是小姐的管家,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小姐的安全着想,也请你不要责怪小姐,这件事和她没有关系。”

 

 

电话里,那个男人这样说道。

 

 

我一愣,不由把目光看向林芸,联想到她刚刚打电话的事情,看来这男的没有说谎,他也就是刚刚米雪口中的海叔。

 

 

这米雪家庭背景还真不愧为大家族,连我这样稍微多接近下米雪,他们都会调查。

 

 

既然现在事情弄清楚了,我也懒得多找米雪麻烦,当下说道:“我知道了,但是我警告你,不要再打扰我的家人,否则的话,不关你是什么人,有什么来头,我一定会找你算账!”

 

 

“呵呵,陈先生真性情。”

 

 

“我接受你的道歉,还有什么事吗?”我有些不耐烦。

 

 

“确实还有些事,不过,电话里说不清,我想和陈先生见一面,不知陈先生什么时候方便?”

 

 

我疑惑,“什么事?”

 

 

“关于我家小姐的事,而且,对陈先生只有好处,没有任何坏处!”

 

 

我思考了片刻,说:“就今晚吧,你请我吃个晚饭,地点你选,把时间和地址发给我就行了。”

 

 

或许是对米雪的家世感兴趣,我决定和他见一面,看看他到底想要干嘛,顺便再蹭一顿晚饭。

 

 

这几天运气不错,已经连续三天都有人请我吃晚饭了。

挂了电话,看到米雪正疑惑地看着我。

 

 

“海叔要约你见面?”

 

 

“没有啊。”我不假思索地回道,“我只是让他请我吃个饭,赔礼道歉而已,有问题吗?”

 

 

米雪还是很疑惑,显然不太相信我的话。

 

 

“好了,事情搞清楚了,我就不打扰米总了。”我掐灭烟头,站起身拍拍屁股就走。

 

 

“陈重。”米雪突然叫住我,“我还没有把你辞职的消息公布出去,只说给你放了几天假而已。

 

 

“你回来上班吧。”

 

 

我转头,看到米雪的眼中,好像有那么一丝丝的恳求。

 

 

那一刻,我也有那么一丝丝心动。但我还是摇摇头:“算了吧,谢谢米总好意。”

 

 

说完,我便拉开门口,走了出去。

 

 

一出门,我就发现米雪的助理刘英就站在门边,对我的突然出现她显然吓了一跳。

 

 

我疑惑地看着她,发现她眼神有些慌乱,而且,经过上次我和米雪在办公室里的事件之后,她好像特意瞄了一眼我的裆部,这让我一阵无语。

 

 

“我现在尿不急。”我知道她想看我的小弟有没有撑起来,便揶揄地说道。

 

 

刘英俏脸一红,瞪了我一眼,“呸,流氓。”

 

 

“呵呵。”我讪笑着,“你在偷听我和米总的谈话?你想知道我和米总在里面做什么事,对不对?”

 

 

“没有!”刘英一口否认。

 

 

我摇摇头往外走去,边走边说:“唉!偷窥可是个不良嗜好啊。”

 

 

“陈重你你个王八蛋!”

 

 

或许是我活得太粗俗,每次調戏女人之后,我的心情总是很不错。

 

 

走之前,我还特意到销售部去看了看两个同事,小默和魏志成。

 

 

虽然我之前在华腾只是上过几天班,也不那么招人待见,但也不完全是所有人都那样的,其中一个叫小默的女孩,和一个叫做魏志成的男同事,和我相处也还好。

 

 

之前有些销售问题,也是他们帮我处理一些,虽然当时我也是厚着脸皮问的,但人家能帮,那也不错了,相处下来,三个人关系还不错。

 

 

看到我,小默和魏志成也特别高兴,我和他们聊了几句,便离开了,他们以为我仍在休假,还对我一脸羡慕。

 

 

走到华腾科技的大门,我习惯性地拿出一根烟,刚要点燃时,突然一阵香水味从身边刮过,一道熟悉的倩影从我身旁冲了出去。

 

 

林芸?我看到了她半张脸,确实是林芸,脸上,还挂着一窜泪珠。

 

 

林芸没有注意到我,捂着脸跑到一辆奥迪旁边,拉开车门坐上去,启动汽车便飞一样离开了。

 

 

她哭了!

 

 

我夹着香烟,定定看着奥迪离开的方向,心里莫名地隐隐作痛。

 

 

我还在乎她,哪怕她甩了我,看到她流泪的时候,我还是会心痛!

 

 

她一定是在公司受到了什么委屈,否则怎么会哭泣着从公司跑出来?

 

 

想到这,我心里又升起了莫名的怒火,我想知道,究竟是谁让她哭泣?

 

 

我转身,看向坐在门口一脸漠然的保安。保安耸耸肩:“公司高层的事,我们可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一言不发,大步走回公司,搭电梯直奔九楼,米雪的办公室。

 

 

不知为何,此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留下来,在林芸有需要的时候,保护她。

 

 

或许这是我的习惯,她十七岁就和我在一起,还是个清纯无暇的少女时,我就一直在保护她,不让她受人欺负。

 

 

虽然,后来我让她哭泣,但那是因为我们被爱情和面包混淆了视线。我们曾经深爱,爱却让我们哭泣。

 

 

但是,七年时间,沉淀了太深的感情,哪怕我们的爱已不再,我和她之间,还总有一种情分在。或许就是人们所说的,爱情变成了亲情吧。

 

 

或许就是这个原因,使我看到林芸哭泣的时候,做出了留在华腾的决定。

 

 

“陈重?你怎么又回来了?”刘英惊讶地看着我。

 

 

我无视她,黑着脸推开米雪的办公室门口。米雪再次一脸不悦地抬起头。

 

 

“米雪,我决定留下来。”

 

 

我把门关上,说完这句话后走到沙发边坐下,把手上的香烟点燃,狠狠吸了起来。

 

 

米雪愣住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疑惑地朝沙发走来,“陈重你怎么了?”

 

 

她看得出我脸色很不好。我依然狠狠抽着烟,“没怎么,就是突然想留下,还收留我吗?”

 

 

“肯定收留”米雪下意识地回答,急忙又改口:“肯定欢迎,欢迎你回来。”

 

 

“我抽根烟就走,明天再回来上班。”

 

 

米雪没有反对,在我对面坐下,顺势把套裙往下拉了拉,才问道:“陈重,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就是有点上火。”我摇摇头,又道:“对了,王升那个单子的提成,什么时候才发?”

 

 

“正常程序是下个月的十号发,不过,你要是急用钱的话,我可以向财务神情,提前发给你。”

 

 

“嗯,那就麻烦你帮我申请吧,我想找个好点的地方住,还想着拿到钱后,去找几个小姐泻泻火。”

 

 

米雪皱眉:“整天想这些下流的事。”

 

 

我默然,只顾着狠狠地抽烟。

 

 

沉默了片刻,米雪突然又开口:“陈重,可以问你个私人问题吗?”

 

 

“问。”

 

 

“你前女友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我一怔,抬起头定定看着米雪。显然,她对我的失恋和沉沦,很感兴趣。

 

 

我吐出一口烟,透过烟雾,幻想着朦胧烟雾中的米雪就是林芸,淡淡地说道:

 

 

“她像你一样高挑,漂亮,脾气比你好很多,没有你那么高冷,不过,她的胸也没有你的那么大。”

 

 

“你就不能正经点说话吗?”米雪的脸色有些冷,但是看得出她并没有生气。

 

 

接着,她语气缓和下来,继续说道:“其实,我看得出,这些粗俗下流的毛病只是你的面具而已。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女人,会让一个这么有能力的男人沉沦?”

 

 

我没有回答,反问道:“你谈过几场恋爱?”

 

 

听到这问题,米雪脸色突然有些尴尬,“我是在问你呢,干嘛要反问我这种问题?”

 

 

我定定看着她,很奇怪她为什么会尴尬,于是便尝试地问道:“米总,你该不会是,没谈过恋爱吧?”

 

 

米雪的脸蛋唰地变得绯红,好像浑身不自在了一样,急忙站起来,瞪了我一眼:“算了,你不想说就别说了,你走吧。”

 

 

说完,米雪径直走回办公桌后,坐下,埋头工作,再也不理会我了。

 

 

我难以置信,照她的反应来看,她是真的没有谈过恋爱。

 

 

这不合理啊,这么漂亮的女人,肯定大把多人追。早在念书的豆蔻年龄,青春萌动之时,肯定就有一大群帅哥围在她身边。

 

 

米雪避开这个话题,我的心情不是很好,也没打算继续调侃她。

 

 

直到烟抽完,我站起身离开的时候,才对她说道:“米总,不是她让我沉沦,而是爱情让我沉沦。”

 

 

听到我的话,米雪怔怔地失神,我径直拉开门走了出去。

出了华腾科技的大门,看到林芸那台奥迪的停车位上还是空着的,显然她还没有回来。

 

 

我拿出手机想打给她,犹豫了一下,想想还是算了。她现在的男朋友自然会安慰她。

 

 

回到住处睡了个午觉,醒来就看到米雪的管家发来的信息,他约我见面的地点离我住的地方很近。

 

 

傍晚时分,我如约来到一家装修别致的餐厅,在服务员的引导下,在一间贵宾间见到了米雪的管家。

 

 

他五十岁左右,貌不惊人,穿着整齐却不耀眼,整个人显得很稳重,独自坐在雅间里喝茶,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虽然我们早已见过面,他还是郑重地站起来,微笑,朝我伸出手:“陈先生您好。”

 

 

“你好。”我和他握了握手。

 

 

“请坐。”他侧身拉开一张椅子,伸手示意我坐下,又道:“我叫林海成,您随意点,叫我老林就行了。”

 

 

说完,他转首对门口的服务员说道:“服务员,请上菜吧。”

 

 

从他拉凳子,到对服务员的语气,无不显示出他良好的修养,只有豪门望族的管家,才具备这种修养。

 

 

而且,他很懂得避免气氛尴尬。我刚坐下,没想好该说些什么的时候,他马上又郑重地说道:“对于打扰陈先生父母的事,我深感抱歉,对不起了!请代我向您父母道歉。”

 

 

说完,他站直身体,朝我微微地鞠躬。

 

 

面对这番举动,我提不起丝毫责怪他的念头,只得笑着说:“算了,既然你没有恶意,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

 

 

“你也坐吧,不用太客气,还有,叫我陈重就行了,陈先生这个称呼挺不习惯的。”我朝旁边的椅子示意。

 

 

“呵呵,那我们随意点。”林海成坐下,熟练地拿起茶壶给我倒茶。

 

 

服务员上菜的间隙,他只挑了一些日常话题跟我聊,天气、交通等,总之气氛没有丝毫尴尬,显然他对交际会客极其老道。

 

 

等服务员上完菜,雅间的门关上,我们动筷吃饭的时候,他才把话题转到米雪身上,陆续给我说了一些米雪的事情。

 

 

但,林海成没有提及任何关于米雪家世的信息,更没有提及米雪的父母,只说自己是米雪的管家,他妻子是米雪的奶妈,可以说米雪是他们夫妻看着长大的。

 

 

就连米雪高中毕业,选择去海外,他妻子也跟着过去照顾米雪。

 

 

如之前知道的那样,米雪是个豪门大小姐,这点我并不奇怪,只是让我觉得很奇怪的是,根本不缺钱的米雪,为什么会到华腾科技子公司上班?而且还是业绩最不好,最困难的子公司,这是为什么?

 

 

如果说她传承了家族的商业头脑,想要自己做出一番事业的话,大可跟家里要钱,直接开一家公司不更好?何须跑到华腾最不好的子公司去做,甚至还被王升要求潜规则。

 

 

看来,我不懂豪门的世界,也不懂米雪这个豪门小姐的人生观。

 

 

或许她就喜欢这样从不好做起吧。

 

 

直到我们吃饱喝足,林海成让服务员把饭菜都撤下,换上新茶,老林给我递了一支烟之后,我才忍不住问他:“老林,你究竟想和我谈什么?”

 

 

林海成喝了一口茶,正色地看着我,说:“我知道你已经从华腾辞职了,但是我想拜托你,回到华腾,帮小姐把华腾做大做强。”

 

 

我一愣,他并不知道,我已经决定留在华腾了,毕竟我中午才和米雪说的。

 

 

我也没有当场告诉林海成,只摇头笑着说:“老林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有什么本事能把一家这么大的公司做大做强?

 

 

“再说了,做大做强是个很笼统的概念,我不知道你所指的,要到哪种程度。”

 

 

林海成微微一笑:“陈重,首先请你原谅,这几天我一直让人暗中调查你。”

 

 

我耸耸肩,表示并不在意。

 

 

他继续道:“我只是一个管家,没有商业头脑,但是我有看人的眼光。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来看,我觉得你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有胆识有气魄,敢作敢为,关键是还很有商业眼光。

 

 

“至于做大做强到什么程度,这个要看数据,华腾新品在同类产品中,销量必须挤进前三。”

 

 

我微皱眉头,疑惑地看着林海成,这个管家管得也太多了吧,连米雪的工作都要管?

 

 

于是我接着问道:“这应该是华腾的高层该做的事情,就算我回去,只不过是跑跑销售做点业绩拿提成而已,我可没那么大能耐把华腾的新品卖到前三名。

 

 

“再说了,老林你是不是有点管得太多了?”

 

 

老林笑了笑:“这么说吧,小姐在做一件大事,顶着巨大的压力。华腾的新产品能否卖到同类产品的前三名,决定了小姐这件大事的成败。

 

 

“但是,很多人在想方设法阻止小姐,又有人想趁机利用她,已达到图谋巨大利益的目的。其中有华腾的人,也有其他的别人,而且,他们会不择手段!”

 

 

说到这,林海成喝了一口茶,直视着我,低声说道:“这件事,牵涉太大,请恕我不能说得太多。”

 

 

听到这,我呆住了,他吗的就是一场豪门争斗,林海成这是在帮米雪拉拢人心,要把我拖下水啊!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电视里的情节,家族企业里,各种人物拉帮结派,勾心斗角,相互打压,到最后什么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太他娘凶险了,老子不干!

 

 

想到这,我摇头苦笑:“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也帮不了米雪,总之,她和别人的争斗,我绝不会参与。”

 

 

林海成急忙摆手,“你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努力工作,帮小姐把新品做好就行了。那些什么明争暗斗的,你不用理会就行了。”

 

 

我摊手,站起来说道:“行了,老林,不用说了,总之我不想卷入什么争斗,谢谢你这顿饭,再见。”

 

 

说完,我转身就要往外走。

 

 

“陈先生请留步!”身后传来老林郑重的声音。

 

 

我转过身,只见林海成也站了起来,突然对我弯下腰,郑重地说道:“请你帮帮小姐,我和妻子把小姐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我们不想看到她受伤害。”

 

 

我蓦地一惊,米雪会有危险?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我从护士长后面入|自己拨开花瓣露出花核
下一篇 :男医生妇检时我流水|绳子摩擦震动珠花核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