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时候他手伸进裙子|被锦鲤吸水男人的感觉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吃饭时候他手伸进裙子|被锦鲤吸水男人的感觉

吃饭时候他手伸进裙子|被锦鲤吸水男人的感觉

发布时间:2019-05-15 14:48:00

导读
深夜合租房里,我将女友林芸压在身下,做着情侣间最亲密的事情。 今天的林芸情绪明显比平时高许多,不仅十分主动,还允许我无证上岗。 一场战斗下来,我整个人虚脱似的瘫在床上,林芸没有如往常一样,趴在我怀里

 深夜合租房里,我将女友林芸压在身下,做着情侣间最亲密的事情。

 

 

今天的林芸情绪明显比平时高许多,不仅十分主动,还允许我无证上岗。

 

 

一场战斗下来,我整个人虚脱似的瘫在床上,林芸没有如往常一样,趴在我怀里温存,而是静静起身到浴室清洗。

 

 

我无聊刷着手机,没注意林芸从浴室出来开始穿衣服,然后从衣柜中拉出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

 

 

“我们分手吧。”她背对着我,突然说道。

 

 

“你说什么?”我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

 

 

林芸的声音再次响起,“陈重,我们分手吧。”

 

 

这次我听清楚了,但却感到难以置信。

 

 

我和林芸相恋五年,我见过她最单纯最可爱的时候,也幻想过和她一起步入婚姻殿堂,携手白头,却怎么也没想过我们分手的画面。

 

 

“你是说笑的吧?”

 

 

我下意识抓着林芸的肩膀让她转过身,只见林芸泪眼婆娑,贝齿紧紧咬着红唇,却一言不发。

 

 

我心里突然急躁,一把抱紧她,“为什么林芸,我们一直好好的,为什么就要分手,我不同意!”

 

 

林芸却用力推开了我,脸上带着我所陌生的嘲讽和冰冷:

 

 

“陈重,你问为什么,那我告诉你,因为钱,我喜欢上一个很有钱的人,他能给我所有我想要的!”

 

 

“他不会再让我住这样的民房,他不用在和我办事的时候,还捂着我的嘴不敢让我出声,这些理由,够吗?”

 

 

林芸的这些话,就像是把冰冷的匕首,重重扎在我的胸口,搅碎了我最后的希望。

 

 

她拉着行李箱走出了房间。

 

 

从我的世界彻底消失。

 

 

和林芸分手后,我开始了堕落,在酒吧里用香烟酒精麻痹着自己,工作也越来越糟,最后被公司辞退。

 

 

我渐渐开始痛恨林芸。

 

 

可恨又有什么用呢,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林芸说的没错,她只是想追求她的幸福,而我给不了她想要的而已。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半年多,直到某一天,我突然对这样醉生梦死的生活感到厌恶起来。

 

 

觉得我的人生不应该再这样堕落,我还年轻,这世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等着我去发掘。

 

 

而且,我还想好好找一个女人,谈一场恋爱。

 

 

酒吧老板老徐是我这失恋半年多来,堕落过程的完全见证人,当他知道我这想法时,示意我看向一旁角落的一个位置。

 

 

时间还早,酒吧里的客人并不多,而在那角落中,正孤零零的坐着一名客人。

 

 

灯光缘故,我并不是很能看清她的样子,但从那客人的身段外貌初步来看,那是一个身材很好的美女。

 

 

身前的那一对山峰尤其突出,撑着衣服浑圆饱满,极具观赏性。

 

 

老徐对我说,他注意好久了,这个美女是在一个星期前出现的,每天都来到这里喝酒,坐的位置也是在角落,不接受任何搭讪,看得出很有故事的样子,很有可能是失恋了。

 

 

“既然你要重新开始,我建议你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比如重新找个女人谈恋爱。”

 

 

说完对我露出一副颇具深意的笑容。

 

 

我能明白他的意思。

 

 

但我也只是笑笑而已,我的确很想找个女人谈恋爱,但不想让新的恋爱从酒吧发生。

 

 

我待了一会儿便离开了酒吧,不过刚出酒吧门,却遇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那个坐在酒吧角落里的美女,她似乎喝了很多,纤细身体如柳枝般摇摇晃晃走着,圆润的翘臀在修身裤的包裹下极具诱惑,看得我心里不由有些燥热。

 

 

注意到这美女的人除了我,还有一名染着黄头发的非主流小子。

 

 

那竟然直接向美女走去,有意无意的接近美女,猥琐地搭着她的肩膀,让美女被动顺着他引导的方向走。

 

 

我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捡尸。

 

 

酒吧里总有些心怀不轨的人盯着那些独身,喝醉酒的女人,将她们带到某个偏僻的地方,趁机侵犯,醒来之后,受害者人都找不到,显然眼前这个黄毛就是想这样做的。

 

 

“你干什么!”我皱了皱眉,走了过去。

 

 

黄毛吓了一跳,很不耐烦的样子恶狠狠说,“别他妈多管闲事!”

 

 

我脾气上来,一脚踹开那黄毛,黄毛也是不服竟然和我刚上了,但他显然打不过我,很快就处于下风。

 

 

“小子,你有种!”

 

 

黄毛为了让我不好追他,还猛地将醉得昏昏沉沉的美女向我推来。

 

 

我猝不及防,美女的身体连同我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好在我护着美女脑袋顺势翻了一下,才没让两人受伤。

 

 

恰好这时美女也幽幽清醒来过来,她就被我压在身下,两个人的距离鼻尖对鼻尖,只要我稍稍低头,就能吻到她,姿势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突然,美女的脸色变得涨红,用力挣扎着身体。

 

 

我这才发现,原来我的右手,正按在她的胸上,很大,还很软,一只手难以覆盖。

 

 

“流氓!”美女突然喝斥。

 

 

我心里有一丝不好的预感,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啪的一声美女就狠狠甩了我一巴掌。

 

 

紧接着,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又是一个膝盖,顶在了我的胯间,顿时我如遭雷击,整个人像只软脚虾一样瘫在地上。

 

 

美女在起身后,则摇摇晃晃着身体离开。

 

 

我当下就连忙忍着疼痛,追了上去,想拉住她,“你给我等等,你别走……”

 

 

“啊!”

 

 

但我还没碰到她,她却像是受了极大惊吓一样,疯狂甩开我的手,花颜失色,惊叫起来。

 

 

“滚开,你这个人渣给我滚开!”

 

 

我愣了一下,随即就反应过来,敢情这喝得醉醺醺的女人非但没认为我救了她,反而还认为我是要趁人之危。

 

 

我恼火说,“美女,我说你能不能搞清楚情况再说话,刚刚那是个误会,如果不是我救了你……”

 

 

但她却像是完全没听到我的话一样,竟然大声喊起救命来。

 

 

我去!

 

 

这样喊下去,我特么不是人渣,也要变成人渣。

 

 

我慌张下不顾她的挣扎捂住了她的嘴,瞪着眼睛怒斥道:

 

 

“你他么能不能别叫了,老子没想对你怎么样!”

 

 

这女人吓了一跳,脸上流露出惊恐之色,紧接着嘴里发出呜呜声音,示意我放开她。

 

 

我说:“我可以放开你,但放开之后,你不能再乱叫。”

 

 

她眨了眨长长的睫毛,点头同意,我这才松开捂住她嘴的手。

 

 

“你这个人渣,去死吧!”

 

 

但没想到,我这边才刚刚松开手,她好像练过似的,猛地用那穿着尖细的高跟鞋踩在我脚上。

 

 

我如遭雷击,连痛叫都还没发出来,她却又是一个反脚,顶在了我胯间。

 

 

我再次倒在了地上,眼睁睁看着她跑走。

 

 

我缓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刚想继续去追她,这时却有警笛声从远处传来,一辆巡逻警车闪着警灯在我身边停下,两名警察从中走出。

 

 

一名警察在看了我一眼后,冷声道:“就是他,把他带走!”

 

 

我这才反应过来,那美女跑了不说,还以性骚扰的罪名向巡逻警报了警。

在确定我是那美女嘴里说的人后,那两名巡逻警根本就不听我解释,就将我强硬拽上车带到派出所,关在一间小审讯室内。

 

 

因我是喝酒了的缘故,没有直接审我,大概是想让我醒醒酒再问。

 

 

我自然明白性骚扰罪是什么罪,如果被他们当做罪犯处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我发了疯地拍打着审讯室的门,告诉警察我是冤枉的。

 

 

但无论我怎样辩解,却没有警察愿意相信我,只当我是发酒疯,喝斥我安静。

 

 

我从一名年纪不大的警察中知道了一些信息,酒吧街那边,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几个类似被捡尸的案件,警察最近为这事整天都处在焦头烂额中。

Unl6SkdxV09rYzNnWnBRY2k2QUNxTTJ4dldJQXlieVFwN09ZRHNvUnBRanFDWnQ1dG1YS0RRPT0.jpg

 

而我这一下,无疑是撞枪口上了。

 

 

一直到第二天清早,才对我进行了正式审问。

 

 

事情其实很简单,但我还是一五一十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那个女人可以证明我的清白,如果你们不信的话,找她了解情况就知道了。”

 

 

“我真的不是坏人,我是在救她!她误会我了!”

 

 

末了,我补充道。

 

 

负责审讯的警察听了我的话,眉头皱了起来。

 

 

他说那女人认定我骚扰未遂,已经安排律师起诉,要让我坐牢。

 

 

我顿时怒火冲天,要求跟那女人对质,警察却说对方不愿再看到我。

 

 

“那监控呢,现在都有监控的,只要看一下监控,不就可以清楚事情真相了吗?”

 

 

我恼火得很,有些失去理智的吼道。

 

 

然而警方却说,事情所发生的那段道路监控,因为设备原因,早已经坏了,根本就没有什么监控视频,不然他们也不会因为最近案子而头疼。

 

 

我一下子心如死灰。

 

 

那警察最后说,他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让我淡定,他们会将一切都调查清楚的,然后就结束了审讯。

 

 

而我作为重大案件的嫌疑人,是不能离开派出所的,得一直收押在派出所内,接受他们的调查。

 

 

这一调查就是半个月。

 

 

这半个月内,我一直关在那除了一张木床几张椅子,什么都没有的房间里,这种滋味很不好受,让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个犯人一样。

 

 

没有自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离开,对于生活看不到一点希望。

 

 

可笑我之前还信誓旦旦地决定重新开始生活,警察的调查也一直在继续,但进展却不是很大。

 

 

这段时间内,我想了很多,想童年,想林芸,但更多的是想那个将我送进派出所的女人。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我明明是做好事,却会落得这个下场,这让我对那个女人充满恨意。

 

 

当我在派出所蹲了差不多二十天的时候,派出所突然对我说,他们通过调查,抓到了想再次犯事的黄毛,从黄毛口中证明了我的无辜,我可以走了。

 

 

这对我无疑是好消息。

 

 

但我心里却一直对那个将我送进派出所的女人耿耿于怀,我问警察,有没有她的信息。

 

 

警察摇头说没有,并说这方面的事情他们自然会调查清楚,希望我不要私人涉及太多,一切都有他们负责。

 

 

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那女人就这么白生生让我蹲了二十天的牢,对我这么生死不顾,我心里恨死她了,警察是怕我惹出事端。

 

 

极为荒诞的二十天牢狱生活,就这么结束了。

 

 

回到住处后,我缓了好久,才缓过来,既然一直找不到那个女人,这一切我也只能当哑巴亏吃下,不再多想这些事。

 

 

我心里还一直计划着重新开始生活的事情,所以在缓过神后,第一时间就去找工作,我需要重新融入这个社会,更需要钱,工作是必不可少的。

 

 

我之前做的是销售,自然也是朝着这个方向找工作,我给了几家大的平台投了简历,还不错,两天后,就有一家公司通知我去面试。

 

 

这个面试对我意义非凡,次日一大早,我穿上一年多都没有穿过的西装皮鞋,往约定公司而去。

 

 

对方是国内很有名的华腾科技子公司,主营硬件科技产品,是我之前都一直向往的公司,刚出校门那会儿,我其实也来应聘过,但当时被以资历太浅给拒绝了。

 

 

时隔多年之后,我已非当初那个愣头青,工作经验和心性方面,都成熟很多,所以对于这次应聘,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面试我的是一个女的,三十出头的年龄,身上一看就具有着HR独特的精明干练。

 

 

不过她并没有刁难我,问我的也只是一些正常业务问题,交流还算愉快。

 

 

最后,她跟我确定了详细的薪资期望,就站起来对我伸手,笑着说道:“陈先生,欢迎你加入华腾!”

 

 

我心里一喜,连忙站起身来,准备和她握手。

 

 

这是新人生的第一步,我倍感珍惜。

 

 

但就在我刚要和她握手时,会议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一道人影出现在门口。

 

 

“是你!”

 

 

当我看清楚这个人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个穿着一身职业装,身材婀娜苗条的女人,长得很漂亮。

 

 

但让我愣住的不止是这点,因为这女人竟然是之前将我送进派出所的女人。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再次遇到她,很显然,她也是华腾集团的人。

 

 

再次相遇,那女人似乎忘记了我,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

 

 

那双好看的柳眉微微蹙起,似是意外,又似厌恶,脸上神情格外冰冷。

 

 

倒是那名HR没注意这点,站了起来,对那美女说道:

 

 

“米总,这是陈重先生,他是来应聘销售岗位的……”

 

 

我有些诧异。

 

 

原本以为这女人只是个泡在酒吧里的酒吧女,没想到竟然是华腾集团的高层。

 

 

还没等HR把话说完,那女人就打断了她,冷冷说道:

 

 

“公司不会招收品行不正,有犯罪前科的人,这人不用面试了。”

 

 

说完,就像是一只高傲的孔雀一样,踩着高跟鞋,准备离开。

 

 

HR愣在原地。

 

 

我也愣了一下,愣的不是面试结果的转变,毕竟当知道这女人是华腾的高层,我心里对于在华腾上班已经不那么看重了,而是那女人说的话。

 

 

当初救她,非但没有得到感谢的话,反而还落得牢狱之灾,而现在她却又这样恩将仇报,再次倒打一耙,说我品行不正,是罪犯。

 

 

压抑许久的怒火涌了上来,我对着她的背影冷冷说道:

 

 

“等等,班可以不上,但我们的帐是不是要算一下!”

 

 

那美女听到我的话,原本快要走出的身子一顿,回过头来。

 

 

“算什么账?”

 

 

她微微蹙眉,望向我,那清澈的眼眸子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反感。

 

 

“呵呵,你说算什么账,你恩将仇报倒打一耙,把我送进派出所,这个事就不用算了?”

 

 

这话我是压制着极大的怒气说的。

 

 

她听了,却只是微微蹙眉,然后脸上露出冰冷之色,“那是你罪有应得。”

 

 

“我罪有应得?”

 

 

我气笑了,突然失去理智,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吼道:“我去你妈的罪有应得!”

 

 

“老子路见不平做个好事,没有好报不说,还他妈被恩将仇报,蹲了二十多天的号子,这他么是哪门子罪有应得?”

 

 

我这一下爆发来得很突然,把她吓了一跳。

 

 

不止是她,旁边的HR也是被吓到了,然后一脸很不悦的对我喝道:“陈先生,你干什么?”

 

 

她显然是不明白我和她那位米总之间的事情,只是下意识维护那位米总而已。

 

 

我冷笑下,也没搭理HR,而是将手机拿出来,翻到一张照片,直接递到那米总眼前。

 

 

“我是不是罪有应得,你先看看这个再说话!”

 

 

手机里那张照片,是当初警局给我开的无罪证明,还附带描述了事情经过。

 

 

上面白纸黑字,警局盖章。

 

 

那美女静静看着,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一言不发的样子,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这上面有负责案件的警察电话,如果你还不信的话,大可去求证。”

 

 

我冷冷说道。

 

 

事情发展到这里,那HR虽然不明白我和米总之间的具体事情,但也明白事情的不简单。

 

 

不由担忧的提醒问道:“米总,需不需要我报警?”

 

 

那米总这才回过神来,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就走了出去。

 

 

我知道,她这是求证去了。

 

 

一下子,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HR两个人。

 

 

我问那HR,“这女人是你们领导?”

 

 

HR虽然对我有所不满,但还是回答道:“米总可不是我们普普通通的领导,她是华腾集团的总裁,米雪。”

 

 

我错愕,尽管之前已经确定了这女人是华腾的高层,但还真没往总裁上想。

 

 

这身份和之前那个泡在酒吧里,喝得醉醺醺的女人,差异实在太大了。

 

 

很快,米雪就踩着高跟鞋回来了。

 

 

与出去之前不同的是,此时的她脸上再无那份高高在上的冷傲气息。

 

 

她脸色复杂的看着我,却没有说话。

 

 

“问清楚了?”我看了她一眼,问道。

 

 

她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说话,“这事,的确是我不对,说吧你想要什么补偿?”

 

 

也不知道这女人是习惯了高高在上还是怎么,嘴里说着认错的话,但那语气却带着一种让人十分厌恶的高傲感,优越感。

 

 

我极为不爽这感觉:“米总,难道您不知道认错的时候要有诚意吗?”

 

 

她听了,柳眉不禁蹙起看着我,最后低下了那颗高傲的头颅。

 

 

“对不起,之前是我误解你了,我为之前的事向你道歉。”

 

 

说完,弯下了那纤细的腰肢,对我躬身。

 

 

“米总……”

 

 

一旁HR一脸诧异,显然她是没有看到过她们高高在上的米总这样低头过。

 

 

我这才心里好受了一些。

 

 

米雪站直了身子,“现在你可以说出你想要的补偿了,我愿意为对你造成的一切损失进行补偿。”

 

 

她话语顿了一下,目光往桌上的简历看去,说道:

 

 

“你想来华腾公司,那好,你现在就可以正式入职华腾,并且没有试用期,属于正式入职怎样?”

 

 

我冷笑了下,“不好意思,我刚刚已经通过面试,不需要米总您拿这个补偿我,而且,我蹲号子的精神伤害,可没这么廉价。”

 

 

米雪听出我话语里的讽刺,“除了你应得的工作,我也会经济赔偿你的。”

 

 

“怎么赔?”

 

 

“你……想要多少钱?”

 

 

我淡淡一笑,“不多,那就十个亿吧,毕竟那晚如果不是我救了米总您,恐怕第二天您就得跳楼自杀!”

 

 

“十个亿,你觉得你值十个亿吗?”米雪神色冰冷,嘴里满是嘲讽。

 

 

“我这种小人物当然不值,可米总难道您连十个亿都不值吗?”我冷笑着,目光扫过米雪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

 

 

“我敢说,要是米总您愿意卖自己,肯定有人愿意买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米雪终于被我激怒,连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

 

 

“陪我一晚,这事儿就算结了。”

“你做梦!”米雪眼神犀利得能杀人,胸口剧烈起伏着,很快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带着我很讨厌的不屑和鄙夷。

 

 

“你不用狮子大张口,我会给你一百万,足够弥补你的损失,顺带会帮你找一份比在这里更好的工作,你可以走了。”

 

 

我淡淡一笑,反唇相讥道,“我看不如这样,既然米总您的身子只值一百万,我可以不要这钱,您陪我一晚就行,还帮您省了一百万呢!”

 

 

米雪的俏脸红白交替,冷笑道,“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你跟那人其实是一伙的!”

 

 

米雪的反应在我的意料之内,这女人即便已经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可心底依旧没觉得自己错,这让我极其不爽。

 

 

“哦是么。”我冷笑相对,“这么说那晚我应该好好伺候您,让米总您一个月下不了床!”

 

 

“你……”米雪再也无法保持淡定,美眸死死瞪着我,刚想叫我滚,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员工,一脸垂头丧气地出现在门口。

 

 

“米总,原来你在这里,我回来了。”

 

 

米雪在看到这个男员工后,平复了下心情,问道:“事情怎么样了?”

 

 

那男员工听到问话,神色更丧了,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下说道:“对方还是不肯签合同……”

 

 

米雪一愣,但好似这结果在她意料之中,然后平静说道:“我知道了,实在不行,这单就这样算了。”

 

 

“可不签这个单,公司可就……”那男员工似乎想说什么,声音越来越低。

 

 

但米雪却只是揉了揉眉心,不说话。

 

 

这时的米雪完全没有刚才那份高高在上的气势,有的只是那看起来身心疲惫的样子。

 

 

让人心中忍不住生出几分怜惜之意。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老外在我家上我自述|什么姿势弄的女人最深
下一篇 :我被同桌弄了一夜故事|扣住她的腰让她承受他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