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同桌弄了一夜故事|扣住她的腰让她承受他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我被同桌弄了一夜故事|扣住她的腰让她承受他

我被同桌弄了一夜故事|扣住她的腰让她承受他

发布时间:2019-05-15 14:48:41

导读
林仙儿犹豫了很长时间才说:“这是大航海时代英国的两位探险家留下的遗物,他们在海上遭遇暴风雨流落到这座海岛上,他们在这座岛上发现了一处产黄金山谷,他们说黄金山谷就在一条瀑布下,而且这张羊皮纸

 林仙儿犹豫了很长时间才说:“这是大航海时代英国的两位探险家留下的遗物,他们在海上遭遇暴风雨流落到这座海岛上,他们在这座岛上发现了一处产黄金山谷,他们说黄金山谷就在一条瀑布下,而且这张羊皮纸的背面就是这座海岛的地图。”

 

 

说完林仙儿把羊皮纸的背面拿在手中。

 

 

羊皮纸的背面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线条,我看着地图激动的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太好了,我们有救了!”我激动的捶了一下大腿。

 

 

“等着,今晚我请你吃大餐!”

 

 

林仙儿微笑着点点头。

 

 

说干就干,我撸起袖子就准备宰野兔。

 

 

林仙儿低头捋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对我说:“对了,陆远,我想四处看看,等会回来吃饭,你看行吗?”

 

 

我想了一下附近也没啥危险,于是就同意了。

 

 

“行,你自己小心点,带上武器,有事就大声喊。”说着我把缴获蒋丹丹的九二式手枪递给了她。

 

 

“这是九二式手枪,里面还剩14发子弹,我先帮你上膛,记住这个是保险,抠下来就能开枪。”

 

 

林仙儿真的很聪明一教就会。

 

 

她带着短铁棍和手枪出去了,我拿着军刀蹲在湖边开始杀野兔。

 

 

放血、剥皮、丢内脏,然后我用湖水洗了几遍,就这点活我折腾了三十多分钟。

 

 

我看了看怀表,都快7点了林仙儿应该回来了。

 

 

我有点不放心,放下处理好的野兔,拿起长铁棍和军刀就去找林仙儿。

 

 

“林仙儿!”

 

 

“林仙儿!”

 

 

……

 

 

我借着月光沿着湖岸,一边走一边喊。

 

 

忽然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我低头一看脚下是林仙儿的铁棍,旁边还有她的衣服。

 

 

我愣了一下,搞了半天林仙儿是跑出来偷偷洗澡啊。

 

 

“嘿,东西都在,那人呢?”我看着平静的湖面抓了抓头发。

 

 

突然远处的湖水一阵波动,接着一个脑袋钻出湖面。

 

 

“林仙儿?”我对湖中喊道。

 

 

在水里的林仙儿看到我后,她惊慌的喊道:“陆远!你怎么在这里!”

 

 

我挠着头回答道:“看你那久没回去,怕你出事,就出来找找。”

 

 

林仙儿紧张的对我喊道:“谢谢你的关心!你转过身去!走远点!不准回头!”

 

 

我尴尬的转过身说:“好好好,我不回头,我不看。”

 

 

“再说我也不敢啊,姑奶奶你可是有枪,万一你不开心,顺手一枪把我崩了,我哭都没得哭。”我心中想着。

 

 

我转过身走了两步但并没有走远,然后我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我想应该是林仙儿游回来了吧,可是我等了一分钟也没听到林仙儿上岸的动静,我有点担心就喊道:“林仙儿,你好了没?上来了没有?”

 

 

结果我没有听到林仙儿的回答。

 

 

我立刻转过身,湖面除了几个漩涡,并没有林仙儿的影子。

 

 

坏了!不会沉底了吧!

 

 

我不敢犹豫,扔掉铁棍一头扎进了湖里。我朝湖底潜去,发现了被水草缠住脚的林仙儿。

 

 

果然不出我所料!

 

 

我赶紧游到林仙儿身边,她憋着气奋力撕扯着缠住她的水草。

 

 

林仙儿看到我游下来了,她指了指水草,我对她打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拔出别在腰间的军刀就去割水草。

 

 

缠住林仙儿脚的水草实在太多了,水下挥不动军刀只能用刀刃把水草一根一根挑断,我割了三分之一就感觉肺里的氧气不足了,我再看林仙儿,她就快不行了,我赶紧朝湖面游去。

 

 

我钻出湖面深深的一口气,然后潜了回去。

 

 

我游到林仙儿身边抱住她,吻到了她的嘴唇,林仙儿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把肺里空气过给她一半,然后继续割水草,接着我又一次游回湖面,然后潜下来……给林仙儿过了三次气后,我抱着她钻出水面朝岸边游去。

 

 

我和林仙儿躺在岸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过了好久才缓过来。

 

 

我坐起身子准备脱掉衬衫拧水,然后我看到了林仙儿那诱人的身体。

 

 

她微屈着那双修长的玉腿躺在地上,月光照在她平滑的小腹上,水珠从她俏丽饱满的双/峰上滑下,她闭着眼睛张开小嘴喘/息着,挺拔的双/峰随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着。

 

 

我死死地盯住林仙儿的身体,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一团烈火在我的体内燃起,我忍不住扑了上去。

 

 

我压到林仙儿身上,她睁开眼睛惊慌失措的看着我。

 

 

“陆远,你……”

 

 

林仙儿的话没有说完,我就堵住了她的嘴,林仙儿无力的推了我两下。

UlJCR0ZQbGw1OHdjQ3hVNFpTenJvbXZaM2JjbnpUaUJUTk5qd1JUOFAybnBabThSZFJiWDNBPT0.jpg

 

我吮/吸着她的小嘴。我把舌头伸进林仙儿嘴里,她的小舌头笨拙的躲闪着。

 

 

当我的手攀上林仙儿挺拔的双/峰,她瞬间绷紧了身体,我忍不住捏了捏,林仙儿无力的捶打了我两下。

 

 

我向下亲吻着林仙儿,她轻轻喘/息着,对我哀求道:“不要,别……别这样。”

 

 

我含住林仙儿粉嫩的蓓蕾,她揪住我的头发,又羞又急的哀求着:“嗯……陆,陆远,你,你别这样……”

 

 

我的手慢慢抚过林仙儿平滑的小腹向下滑去,当我触摸到少女那柔软的地方,林仙儿突然夹紧了双腿。

 

 

“唔……别,不要。”

 

 

林仙儿抱紧我的脑袋,哀求道:“陆远,求求你,今天不行,真的不行,我例假来了。”

 

 

我听到林仙儿的话停住了。

 

 

我坐在地上哭笑不得的看着林仙儿,就差最后一步了啊!

 

 

这时林仙儿突然看着我问道:“陆远,你喜欢我吗?”

 

 

我愣了一下,我看着林仙儿潮红的俏脸和期待的眼神,我把她抱到怀里。

 

 

我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肯定的回答道:“我喜欢你!”

 

 

林仙儿在我怀里嗯了一声,然后说:“我们还能出去吗?”

 

 

“能!一定能!相信我!”我认真的对林仙儿说道。

 

 

出乎我的意料,经过这次事情后,林仙儿对我亲近了很多。

 

 

回去之后我和林仙儿回归到原始时代,我烤着野兔,她把我湿透的衣服搭到火堆旁边烤。

 

 

吃完晚饭,衣服也差不多干了,我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躺下睡觉,谁知林仙儿背对着我也躺了过来。

 

 

我尝试着搂住她的小蛮腰,林仙儿没有反抗。

 

 

“怎么了?”我对林仙儿问道。

 

 

“陆远,蒋丹丹说你和王妍发了关系,是真的吗?”

 

 

林仙儿的问题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想了想决定不承认。

 

 

“没有,全是蒋丹丹那个疯女人瞎说的,她现在什么样子,你看不到,说的话能信吗?”

 

 

林仙儿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就这样,我和她安静的躺着,突然林仙儿开口说道:“陆远你知道吗?我的家教很严,从小到大和我交往的每一个朋友都必须经过他们筛选,即使长大了,他们逼着我在斯坦福进修。这几天虽然和大家一起流落在荒岛上,但是我体会到了自由。”

 

 

林仙儿的话让我震惊了,忽然我感觉林仙儿很孤独,孤独的惹人怜惜。

第二天一早我和林仙儿踏上了回程,喜儿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我们一路沿着来时留下的记号走走停停,在下午两点多回到了山洞。

 

 

一回到山洞林仙儿就对张喜儿进行了检查。

 

 

张喜儿的情况有些不妙,她已经烧糊涂了,脸蛋通红,嘴唇干裂,身体脱水比较严重。

 

 

林仙儿不敢耽搁,她立刻开始处理草药,并且让我做一个石锅。

 

 

我找了一块石头,用铁锤和凿子做了一个简单的石锅。

 

 

我守在火堆旁,看着石锅里煮的中药。林仙儿在洞穴里用中医的推拿法为张喜儿缓解症状。

 

 

这时王妍拿着一个椰子走了过来,她把椰子递给我。

 

 

我接过椰子道了声谢谢。

 

 

王妍坐到我身边支着下巴问我在密林都遇到了什么。

 

 

我整理了思路把大体描述了一遍,然后羊皮纸拿了出来,王妍在看到羊皮纸后很开心,夏岚也凑了过来,她俩热切的在一边研究着地图。

 

 

我转头看了一眼被绑在山洞里的蒋丹丹,她披头散发的垂着脑袋,像睡着了一样。

 

 

“蒋丹丹这几天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我对王妍问道。

 

 

王妍愣了一下,然后回头看看蒋丹丹说:“是啊,你们走后她一直都这样。”

 

 

夏岚看着蒋丹丹叹了一声,然后问我:“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认真的说道:“必须让她们两个都恢复过来,我们想要离开这里,每一个人都是宝贵的。”

 

 

王妍和夏岚都认同的点点头。

 

 

中药熬好了,我把漆黑的药水倒入椰子碗里端进了山洞。林仙儿把药汤给张喜儿喂完,她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样?”夏岚紧张的问道。

 

 

“让她好好睡一觉,明早就应该能清醒,后面会虚弱几天,需要好好调养一下。”林仙儿回道。

 

 

我也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把张喜儿从鬼门关前给拉了回来。

 

 

夜幕再次降临,我们的食物还剩下三条熏鱼,一些椰子,水很充足。看来我明天又要出去找食物了,我们四个简单的吃了一点,林仙儿用石锅煮了点鱼汤,给张喜儿端去。

 

 

我拿着一条烤鱼,蹲到蒋丹丹的面前。我拨开她凌乱的头发,把烤鱼在她眼前晃了晃,问道:“想活下去吗?”

 

 

蒋丹丹抬头看了我一眼,冷笑一声:“哼,谁不想活下去?”

 

 

我很认同的点点头,“想活下去就好说。”

 

 

我抽出军刀,蒋丹丹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你……”蒋丹丹只说出一个字,她的眼泪就哗哗流了出来。

 

 

我割开捆着她的藤蔓,将熏鱼塞给了她,蒋丹丹捧着熏鱼呆呆的哭着。

 

 

忽然蒋丹丹问我:“你为什么不杀我?我可是差点杀了你!”

 

 

我耸耸肩膀,对蒋丹丹说:“你和我都没有杀人的权力,想要活下去就听我的,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荒岛的地图,只要你不闹,我们就一起造船储备食物和水,为离开荒岛做准备!”

 

 

蒋丹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朝着山洞外看了一眼,她的嘴角泛起了冷笑,说:“或许有些人跟你的想法完全不同。”

 

 

我愣住了,不太明白蒋丹丹的意思,山洞外正在聊天的王妍和夏岚发现了我和蒋丹丹在看她们,她们对我投来疑惑的目光。

 

 

蒋丹丹咬了一口熏鱼对我说:“你的话我记住了,我不会再跟你闹,但是帮你也要保证我能够活下去。”

 

 

我点头应道:“这个你放心,食物和水都是我找的,我有做主的权力。”

 

 

蒋丹丹却说:“你们男人想要的无非是权力、金钱和女人,这三样东西我都能给你,只要你能让我活着出去。”

 

 

说着蒋丹丹朝我抛了一个眉眼,她舔舔舌头媚态十足。

 

 

“怎么,跟王妍相比,我自认为不比她差多少。你喜欢什么,我可是会很多花样哟。”蒋丹丹勾/引着我。

 

 

我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光是王妍和林仙儿她们两个就够我头疼了,我对蒋丹丹说:“只要你不再动歪心思,我就尽最大的力量帮你活下去。”

 

 

蒋丹丹听后不再朝我献媚,她默默的咬着鸡腿。

清晨太阳升起,经过林仙儿的悉心照顾,张喜儿清醒了过来,只是她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

 

 

我又去沙滩摘了一点椰子,回来的时候我看到张喜儿靠在山洞口,王妍在喂她鱼汤。

 

 

张喜儿见我回来了想要站起来,我放下椰子对她说:“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好好休息。”

 

 

“陆远哥,谢谢你,要不是你和仙儿姐,我现在……”说着张喜儿就要哭。

 

 

我安抚着张喜儿说:“好了,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就一定能够离开荒岛。”

 

 

张喜儿认真的对我点点头说:“陆远哥,我相信你!”

 

 

一旁的蒋丹丹冷哼了一声。

 

 

“陆远,食物马上就吃光了,你必须尽快寻找食物。”

 

 

蒋丹丹的口气很像命令,王妍她们厌恶的看了蒋丹丹一眼。

 

 

我笑了笑,只要蒋丹丹不捣乱不发神经怎么都好说。

 

 

我走到喜儿面前揉揉她的脑袋说:“今天去掏鸟蛋,这次搞多点好好给你补补。”

 

 

张喜儿的小脸直接红了起来。

 

 

“那路远哥,你小心点啊。”

 

 

“嗯。”

 

 

说干就干,林仙儿留下来照顾身体虚弱的张喜儿,我、王妍、夏岚、蒋丹丹拿着藤蔓绳子往崖顶爬去。

 

 

本来蒋丹丹是不想干活的,我一说不干活今晚就没得吃,她就老老实实的跟来了。

 

 

一切准备就绪我开始往下爬,这次我感觉比上次轻松了很多,我掏了四十三个鸟蛋才作罢,一直到我回到崖顶,我也没有感觉有多累。

 

 

中午吃过饭,我带上武器准备走远点去打猎,王妍在周围采集扁担果,夏岚和林仙儿搜集燃料,蒋丹丹只会找蛤蜊,张喜儿就留下来守火种。

 

 

打火机现在是能不用就尽量不用。

 

 

我回来的时候捡到几块燧石,只要用燧石和军刀摩擦,就能产生火星,放点草绒在上面,火很快就能燃起来。夏岚也发现了一种很耐烧的木头,现在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晚上我挑着两只野兔和三只锦鸡回来了,王妍她们已经开始做饭了。有了斧头、锤子和凿子,我空闲时又做了两个石锅。

 

 

吃完饭我打算明天去抓鲟鱼,趁着鲟鱼回游还没结束,我打算尽可能的储备熏鱼,等两天在弄块盐田,人总不能不吃盐吧。

 

 

我和王妍、夏岚她们一商量,她们俩完全同意我的想法,这次我们决定多抓一点,林仙儿要留下照顾张喜儿,蒋丹丹不愿意去,明天还是我们三个。

 

 

确定了接下来的计划,我发现自己睡不着了。

 

 

今晚的月亮很圆,我准备爬到山崖顶去看海。

 

 

我坐到一块石头上,拿出了夏岚给我的烟,然后掏出火机点燃了,我猛吸了一口对着月亮吐出一股浊烟。

 

 

忽然我身后传来张喜儿的声音:“陆远哥。”

 

 

我转头一看,张喜儿气喘吁吁站在我身后。

 

 

“你怎么上来了?”

 

 

张喜儿傻乎乎的笑了笑,她说:“夏岚姐说你可能在这里,我就上来看看。”

 

 

我愣了一下,夏岚知道我在这里?

 

 

张喜儿坐到我身边,她扶了一下眼镜说:“陆远哥,你可真会挑地方,这里的风景真美。”

 

 

看着她的呆样,我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

 

 

“这里风大,你身体还没恢复,下去吧。”说着我熄灭了手里的香烟。

 

 

张喜儿不满的对我吐吐舌头:“不嘛,陆远哥~”

 

 

张喜儿突然发嗲,让我冷不防打了一个哆嗦,“你搞什么?”

 

 

张喜儿对我微微一笑,她摘掉了眼镜。

 

 

这一刻我呆住了,张喜儿那厚厚的眼镜框拿掉竟然那么漂亮,确实惊艳了我一把。

 

 

“陆远哥,你说我好看嘛?”张喜儿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使劲的点点头,张喜儿笑得更开心了。

 

 

忽然张喜儿扑到我怀里,她说:“陆远哥,夏岚姐什么都跟我说了,我也想了很久,我觉得夏岚姐说的很有道理。”

 

 

我皱着眉头问喜儿:“夏岚都跟你说了什么!”

 

 

不料喜儿却用食指按住我的嘴,她轻轻的说:“别问好吗?今晚喜儿是你的。”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吃饭时候他手伸进裙子|被锦鲤吸水男人的感觉
下一篇 :老外的家伙太大照片|被男友做到下不了床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