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总裁在洗手间爱爱嗯|他的手慢慢探入花蕊揉搓着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和总裁在洗手间爱爱嗯|他的手慢慢探入花蕊揉搓着

和总裁在洗手间爱爱嗯|他的手慢慢探入花蕊揉搓着

发布时间:2019-05-18 10:43:13

导读
看着自己掀起被子下的两具身体,妻子穿着睡衣安恬地睡着,而另一个是光着身体,头缩在妻子的胸前,雪白的大腿架在妻子身上。  刘灿有点懵懵然,眼睛直直地盯着那雪白的身体。心中想到她俩怎么能这样…

 看着自己掀起被子下的两具身体,妻子穿着睡衣安恬地睡着,而另一个是光着身体,头缩在妻子的胸前,雪白的大腿架在妻子身上。

  刘灿有点懵懵然,眼睛直直地盯着那雪白的身体。心中想到她俩怎么能这样……

  床上的两个人,感到身上的被子没有了,又受到灯光的刺激,眼睛迷迷糊糊地睁开,开始是呆滞但朦朦地看到床边有一个人时,张开嘴发出尖利地叫声“啊”。

  “别叫是我!”刘灿低声地喊到,继而问道:“你们怎么……”

  周玟听到是丈夫的声音,彻底地睁开眼。看到丈夫那直直的目光,心中有点生气,快速地将被子盖住身边闺蜜的全身,下了床将丈夫推出卧室同时娇责地道:

  “看什么看,快出去,那是晓晓。”

  “你们,你们怎么……”刘灿心中怀疑着她俩是百合,激动地说话都不顺畅了。

  周玟却听明白了,脸红了,轻轻地在丈夫胳膊上打了一巴掌,白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生气轻声地娇斥道:

  “说什么呢,一天到晚地乱想些什么呢!”

  “那她怎么……你们……”刘灿结结巴巴地问道。

  “晓晓平时就喜欢果睡,今天晚上在她家吃完饭,而我们也有好几天没见面了,知道我今天一人在家,所以来我家陪我睡了。”

  对于妻子地解释,知道误会了的刘灿呵呵不好意思地对妻子陪着笑。

  周玟看到丈夫地笑,想到丈夫看光了闺蜜的身体,生气地又在丈夫胳膊上拍了一巴掌问道:

  “还笑,你怎么半夜回来了?”

  刘灿轻搂着妻子,在她耳垂上亲吻了下,温柔地说:“我想你了。”

  周玟靠在丈夫的怀里感觉到很温暖与安全,她也有几天没与丈夫亲热了,心中也热了起来,但想到卧室中的晓晓,轻柔地挣开丈夫地怀抱,体贴地看着丈夫,轻柔地说道:

  “晓晓在呢,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给拿换洗衣服。你今晚睡客房。”

  说完也不等丈夫回答,就走进卧室。床上的晓晓还是将被子蒙在头上,周玟快速地找好丈夫的衣服送给外面有丈夫,又将卧室地门锁好,回到到床边掀开被子地一角钻进去。

  刘灿看到妻子的闺蜜伍晓晓陪着妻子一起睡,猜想妻子今天都与她闺蜜在一起,心中猜忌的涟漪消失的无影无踪,轻快地洗完澡,回到客房实在疲劳一会儿就睡着了。

  周玟上了床,轻声地说道:

  “晓晓对不起,我没想到刘灿会这样唐突。”

  过了一会儿伍晓晓脸色微红地从被子里伸出头枕在枕头上,圆圆大大的眼睛,就着床头微弱地灯光,侧身看向周玟绷着脸尴尬而严肃地问道:

  “我给你老公看完了,你说怎么办吧?如果让我老公知道了,怎么办?”

  “对不起!要不今天请你吃大餐。”周玟脸色也红了,看着卧室的天花尴尬地说道。

  伍晓晓悲伤地问道:“吃大餐能吃回我的清白?”

  “那你说怎么办吧。”周玟想到丈夫的唐突,感觉很对不起闺蜜,又无法应对无奈地说道。

  伍晓晓仔细地想了会,红着脸伤心无奈认真地说道:

  “除非让你老公给我看光,这样才能公平。”

  “晓晓你……这怎么能是一样。”周玟转头看向伍晓晓,微微激越与惊诧嗫嚅地说道。

  “舍不得了。”伍晓晓生气道,眼睛意味地看着周玟,继续说道:“你家刘灿明朗健壮,刚才还直直在看着我呢,我都有想法啦。”

  周玟这才发现晓晓一直都在玩笑调侃她,轻轻地打了一下伍晓晓,害羞尴尬娇骂道:“要死啦,说什么疯话呢。”

  伍晓晓受到周玟的打击,再也绷不住脸憋不住内心的笑,不依地呵呵地笑着将手伸入周玟的胳膊窝里,两个女人在床上轻笑地打闹起来。

  闹了会儿她们累了,周玟平躺下喘了口气,问道:

  “你家史家鸣快回来了吧,你有没有很想他。”

  “嗯,我当然想了,老公上星期电话中说是快回来了。”伍晓晓想到丈夫,脸色浮现出幸福,甜蜜快活地说道。

  周玟听到闺蜜快活地话语,也为闺蜜感到高兴:“史家鸣回来后,夫妻团圆,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嗯,我准备最近将孩子从他奶奶那儿接回来。”伍晓晓感慨而又有点决断地说道。

  “这样好,史家鸣在国外援建也不容易。”周玟感慨地地说道。

  伍晓晓微微侧头看了周玟一眼,然后闭上眼轻轻地:“嗯”了声,突然轻声地问道:

  “你今天是故意让我陪你睡的吧。”

  “我不知道刘灿会半夜回来。”周玟轻声地回答道。

  俩人没有再说话分别闭上了眼。

  周玟过了一会儿,睁开眼默默地看着卧室的天花。

  白霜沾在草尖上,空气清冷而清鲜。

  慢跑着,刘灿嘴里呵合白气进入小区。只要在家,他每天早上都会坚持去晨跑。

  打开大门换好鞋,来到客厅听到厨房里的声音,知道妻子已经起来在做早餐了。

  其实今天早上他比平时起来的更早,既然妻子没有事,他想赶到山庄吃早餐并与山本商谈融资的事。

  没想到妻子已经起来了。

  进入厨房与妻子打了声招呼,就去卫生间冲洗。出来后,到客厅打开电视,看到茶几上妻子已经泡好的茶,见妻子还在厨房忙。

  站在厨房的门边,看着妻子,妻子穿着简单的居家服,厨巾套在白润的脖颈,在身腰后打了个结,柔软的细腰略微弯着,乌黑柔顺的长发,在脑后简简单单挽着,丰润的身体,细柔的腰,微微撅起的美臀,显得妻子娇柔而性感。

  刘灿有点情动,上前从身后将妻子温柔地搂住,,周玟手中一愣,身体紧张了一下,闻到熟悉的味道又放松下来,手中却不停地翻动锅里的荷包蛋。

  圆润的耳朵受到了丈夫的亲吻,丰满的臀上感觉到丈夫身下的坚硬,周玟的脸渐渐地红润起来,身体发软了,想瘫倒在丈夫的怀里,可这时丈夫已经松开了手,周玟的心中有点失落。

  看到妻子的脸上已经布满红润,想起伍晓晓还在家中,可能是不好意思碰面,或太早还没有起来。刘灿不舍得松开手,回到餐桌前。

  吃早餐的时候,气氛相当温馨暧昧,周玟的脸依然红润,轻轻地咬了一小口荷包蛋,慢慢地咀嚼,眼神中不时闪过幽怨的光,偷偷地瞥向对面,埋头吃着早餐的丈夫。

  “我们公司昨天在怡侬山庄与日本商社签约成功了。”刘灿喝了口牛奶,抬头对妻子温和地说道。

  周玟抬起头温婉地看着丈夫:

  “嗯,那就好,可以休息几天,放松一下。”

  “不行呀,今天公司可能要开庆功宴,这次日本方本来想在上海商谈签约,是我找理由,让他们到银河来签约的。到时他们走时,我准备送他们到上海,顺便看看上海超市里我们公司产品的销量情况。”刘灿看着妻子清秀的面容,有点感叹地道。

  “那你别太累了,注意休息。”周玟温婉地劝慰道。

  “谢谢,我会注意。”妻子的关心让刘灿内心很温暖,嘴里答应着,伸手轻轻地握住妻子拿着筷子的右手,轻柔地握了握随即松开。

  丈夫握住自己的手,周玟的心中很甜蜜与温馨,看向丈夫的眼神也愈加地温柔起来。

  看到妻子没什么要说得,刘灿起身走到沙发边坐下,拿起妻子给他泡的茶,虽然茶已经冷了,但还是小口地喝了口茶。

  看了下手表,换好衣服准备去山庄。走到厨房的门口,看着在清洗碗筷,身材圆润性感的妻子,想起听朋友们说得公车色狼,他怕妻子遇到,或公交车的人很挤,使妻子与不认识的男人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刘灿意想着以上情景,心中不舒服再次提议到:

  “玟玟,你还是抽时间去考个驾照,买部车,这样你出门与接送孩子都方便点。”

  “好吧,等我抽时间去考。”周玟侧头看向丈夫,心中温暖,温柔地答应着。

  刘灿比较高兴,本以为妻子不会答应,前二年,他也提过,可妻子一直不答应,高兴地说道:

  “你报名后,我有时间就陪你练车,你喜欢什么车,现在没事就可以留意下。”

  “嗯,你忙就不用陪我练车了,到时我让晓晓陪我练车。”周玟转头继续清洗碗筷,眼神中有着慌乱紧张。

  “也行,对了,伍晓晓什么时候会开车了?”刘灿惊奇地问道。

  “她学了有一年了,难道她的事要对你说。”周玟抬起头白了丈夫一眼。

  刘灿想到昨晚伍晓晓雪白的身体有点尴尬,讪笑二声,挠了下头说道:

  “到时看吧,如果她没时间,我陪你。我先去山庄了,日本商社的人还在那儿。”

  说完,刘灿向门口走去,周玟用毛巾将手快速地擦了下,跟着丈夫的身后,来到门口。

  换好鞋,看到妻子温婉地站立在身后,温馨充满了刘灿的心中。忍不住上前将妻子搂住,看着面前白皙清秀的脸,情不自禁地亲吻下去,接触到妻子柔软的唇,香甜的舌,不自觉地加深了这个吻。

  周玟也把丈夫紧紧地抱住,闭上眼享受着丈夫的温情。

  看不到了丈夫的身影,周玟才有点不舍得关上门,靠在门上,用手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白皙的脸上愈加红润,温柔地幸福像要从眼中溢出。

  身后传来阴阳怪气嘲讽的声音:“你老公对你真好啊,你真是一个贤惠的妻子。”

周玟听到声音,转身看到闺蜜身着自己的睡衣站在身后,含笑地看着自己嘲讽,害羞地娇斥道:

  “要死啦

  ,大清早地鬼头鬼脑的。”

  “你们夫妻大清早能秀恩爱,还我不让我看呀。”晓晓调侃道。

  周玟不好意思了,但还是故意地舒展下身腰,显摆强硬地说道:“我与我老公秀恩爱怎么啦,不行吗。羡慕嫉妒恨啦,那你也得等史家鸣回来,现在快去洗漱,早餐做好了。”

  “你老公对你这么好,居然不知道你很久以前就会开车了,而且开得很好。”伍晓晓嘴角微翘玩笑在嘲讽着。

  周玟脸上别扭尴尬一闪而过,继续显摆反击温婉地道:

  “我想给我老公惊喜,不行吗?你可不能对我老公说!你难道没有对你老公有秘密?”

  双方彼此之间非常了解,嘲讽与显摆的话语在房间里齐飞起来。

  闺蜜之间平时就是用来鄙夷嘲讽的,而关键时刻又是一至对外得。

  刘灿的车开出没一会就接到计嫒的请示电话:

  “刘总,同事们都表示,协议刚刚签事情比较多,下午要赶回来。你看?”

  “那就下午回来吧,回来后我们开个碰头会,安排后面生产的事。哦,对了,你在山庄留言本上留下:工号0012的工作人员服务优良。”刘灿干脆地说道,心中为员工对公司的责任感欣慰,也为自己即将做出的决定明智而高兴。

zc6s51a6.jpg
  刚与计嫒通完话,山本一郎又打电话过来,说如果刘灿忙就不用再去山庄,下午他也回来,住在银河宾馆,等刘灿有时间再商谈融资的事。

  与他们通完话后,干脆调转车头准备回公司看看,瞥了眼手表快到八点了,正是妻子上班的时间,想了想就特意绕道,准备经过妻子上班的地方去公司。

  经过邮政局门口时,看到大门处来上班的人已经只有稀稀落落几个人,其中并没有妻子,看了下时间已经超过八点了,想来妻子已经进入办公室中,于是没有停留去了公司。

  到了公司处理了这几天因商谈而滞留的文件,不自不觉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

  想到早上的温馨拿起办公室桌上的电话,拨打妻子的小灵通,没响几声就通了,里面传来妻子轻柔的声音:

  “阿灿,有事吗?”

  电话中除了妻子轻柔地话语还有街上嘈杂声音,刘灿有点奇怪但没有问,只是温和地说道:

  “老婆,中午有时间吗,我请你共进午餐。”

  “哦,我与晓晓正在街上准备去吃中饭,稍等我问下晓晓。”妻子说完,就没有声音,好像妻子捂住话机。

  刘灿想起来了,妻子上班的邮政局与伍晓晓上班的妇幼保健院很近,出门转个弯就到。以前她们中午不忙时,就经常一道吃中饭。

  妻子捂住话机,估计是怕伍晓晓尴尬,毕竟昨晚自己才见到她的果体。

  没一会儿,电话中妻子轻快地说道:

  “晓晓同意你请客了,但要请大餐。”

  “好,你们现在在那儿,我一会儿就到。”

  妻子说了一个地址,离她们上班的地方不远,刘灿挂断电话就下楼。

  见到她们已经是二十分钟后了。刘灿不好意思看伍晓晓,看着妻子说道:

  “吃西餐还是中餐,你们定。”

  “晓晓,你想吃什么?”周玟温婉地问道。

  伍晓晓脸微红东张西望着,听到闺蜜地问话答道:

  “随意。”

  “你不是说要吃大餐的吗。”周玟含笑调侃地说道。

  “那就吃西餐,我要吃牛排。”伍晓晓的脸更红了,回过头来,瞪圆了眼看着周玟,恶狠狠地说道。

  刘灿听到伍晓晓要吃西餐,转身就先向前走去,他知道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家西餐店,味道不错,以前他与妻子一道吃过。

  伍晓晓看到刘灿转过身体先向前走,就举起白白的小拳头对着闺蜜与前面的刘灿,故意凶狠地示意了下。

  周玟看到闺蜜地动作“扑哧”一声眉开眼笑了起来,继而对着闺蜜翻了个白眼。不过心中为丈夫与闺蜜之间,解开了昨晚的结很是高兴。

  到了西餐厅,殷勤地先为妻子拉开了椅子,又再为伍晓晓去拉椅子,视线与伍晓晓碰到一起,伍晓晓的脸又红了,刘灿讪讪地笑笑为她拉开椅子。

  自己坐到她们的对面,将菜单递给伍晓晓温和诚恳道:

  “今天我能与玟玟请到你吃饭很高兴,想吃什么就点,别客气。”

  伍晓晓圆圆地眼睛害羞地翻了下刘灿,接过菜单与周玟轻快地讨论吃什么了。

  刘灿看着眼前低下头与妻子商量的伍晓晓,一张椭圆形的脸,白润的皮肤,不长的直发扎着马尾,丰满的身材,性格活泼爽快,看不出已经是一个有孩子的妈妈了。

  感慨地想到,如果她不是与妻子从小玩到大得闺蜜,如果不是她性格直爽,昨天晚上自己就难堪尴尬了。

  刘灿真诚温和地笑着站起来,准备给伍晓晓道歉敬酒时才发现是西餐,又尴尬地坐下。

  伍晓晓看到刘灿那憨厚的窘样,圆圆有神的眼睛里有了笑意,嘴角向上翘起来,心中的疙瘩几乎消失怡尽。

  殷勤地陪她们吃完饭,将妻子送到单位门口,打完招呼,看着妻子进入大门,刘灿想了想还是给伍晓晓发了个道歉短信,看时间还早,想到同事们从山庄回来也要到近三点才能到,就想回家休息会。

  回到家洗了把脸,掏出口袋里的东西放在茶几上,脱下身上的西装,挂到衣柜中准备拿出休闲装下午穿,刘灿其实不喜欢穿西装,除非公司商谈或与人正式见面才穿。

  从衣柜里取出休闲装时,看到衣柜的里面挂着件米色的长风衣,有点惊异。说实话对于老婆有什么衣服,他不是很清楚,因为他与老婆的审美观不一样,以前几次出门为老婆带了衣服,老婆不喜欢后来他也就没再带了。

  刘灿想到昨天下午在山庄那个女人也是米色长风衣,上车时风衣的一角还被车门夹住了。

  迟疑地拿出米色长风衣,放在床上看着并用手在上面摸了下,风衣是羊毛料的柔软细腻,很干净,又仔细地看向风衣的左下角,因为那个女人是上驾驶位的,夹住也是左衣角。

  在这件风衣的左衣角上发现了淡淡地夹痕与一点灰尘,用手掸了下,没能将灰尘掸去,再用手一抹也没能抹平夹痕。

  刘灿的头脑轰地一声,心揪了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风衣。过了一会儿,将风衣从床上用力地掀走。仿佛掀去肮脏,怕它污染了婚床。

  风衣摔在地上,风衣里的衣架发出“啪”地一声,声音惊醒了刘灿,他呆呆的眼睛顺着声音看到地上的风衣。

  跑出卧室,僵硬着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电话,拨打妻子的小灵通,电话通了,时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那位,什么事。”

  刘灿听到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逾加愤怒地叫到:

  “你是那一个,姓什么?怎么接听她的电话?”

  “你打我电话居然不知道我是谁,你有病吧。”对方骂完干脆地挂断电话。

  刘灿听到对方的骂声,清醒过来。看了看手机拨打的号码,才发现打错了。想重新拨打妻子的电话,又放下手机。

  其实昨天刘灿就后悔了,不应该在楼上大声地叫喊妻子的名字。

  在那样的大庭广众之下,如果是妻子那怎么办,吵闹吗!到时不管是他或是妻子,犹如在戏台上,都是别人观赏笑话的对象,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即使真得是妻子的话,他也没有捉奸在床,说出去也就是没对他说,妻子独自或与别得男人去了山庄休闲。

  对于妻子,自己的父母是非常满意,如果是这个理由而闹出是非,二老是不会答应得,岳父母也不会同意得。如果妻子真得出轨,必定无疑地是离婚,到时双方父母也不会说什么。

  现在只是风衣的衣痕,而昨天那个女人开着红色的轿车流畅地转弯走了,妻子却并不会开车。

  自己在五楼,女人身边的男人只是回了下头,看不清楚那男人的脸,更别说车牌号码了。

  那么妻子出轨了吗?为什么出轨呢,自己不能满足她?妻子对物质要求不高,从来没主动找自己要钱,都是自己每月主动给妻子万元左右钱作为家用,妻子的工资自己用,以如今的正常消费水平是丰足的了。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但身体上自己也比较强健,只要在家,一星期都要妻子好几次,每次都是二十分钟之上,妻子每次也非常满足愉悦。

  今天早上与妻子的温馨还历历在目,可以感到妻子是真心的,那么感情上也没有什么。

  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妻子以前的恋人?

  对于妻子以前有没有谈过恋爱,刘灿重来没有问过,他认为既然结婚了,那些就是过去式,问了只会伤害婚姻。

  现在他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但他发现自己只知道妻子的几个闺蜜,而同学却一无所知,这个发现让他悲哀与沮丧。

  八年来自己对妻子关心太少还是妻子有意隐瞒?主要是自己关心少了,不然的话再怎么也会认识或知道妻子的几个同学。

  想到妻子的同学,他想起一件事。有一次妻子的一个女同学,出差来银河市,到他们家来拜访过,他当时要请她吃饭,妻子劝他,说他忙,妻子单独请她吃饭就行。

  现在想想,此事有点反常,任何一个妻子都喜欢向同学介绍丈夫的,而当时的妻子好像不愿意。那时自己确实忙,但也没有忙到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还是自己疏忽了。

  从此也就没见过妻子的同学,到如今自己还认为妻子的性格过冷,所以婚后不与同学交往呢。

  如今要从什么地方去了解呢?妻子的闺蜜肯定不行,有可能打草惊蛇;同事也不行,别什么也没有却闹得满城风雨。难道再回山庄,山庄里没有监控,那二个可疑男说不定已经走了。

  刘灿紧紧的皱着眉头点了支烟,满嘴苦涩地坐在沙发上苦苦地思索着。

人的内心是要有希望的,就象干渴着嘴唇,疲惫身体走在沙漠中,远处的绿色,能鼓励着人坚持地向前走去。

  刘灿的眼神亮了起来,他想到了二个办法:一个是马上回到山庄,找那个卫生间的女人,她应该知道玟是谁;二个是晚上与妻子聊天时不经意地问起,看妻子怎么回答。也是哦,很长时间没与妻子坐下来品茶聊天了。

  以上二种方法,妻子如果没有问题,对婚姻都不会有伤害。

  刘灿立即将风衣重新挂入衣柜,穿戴整齐出门开车向山庄飞驰。

  到了山庄准备找0012号服务员了解情况,这是在路上想好的,可惜没有找到,她下班了。

  再找别得服务人员,因为刘灿自己也不知道他(她)们的姓名,只知道是在那个餐厅包间吃饭,而餐厅与住宿是分开得,所以得不到有用的信息。

  这时电话响了,接完电话才知道员工都回到公司,等他去开会。刘灿只好先放下山庄调查,将会议向后推时二小时后再开,飞快地向公司赶去。

  刘灿脸色温和微笑满面地来到公司,先去办公室吩咐到:“通知公司副总、办公室及会计室等,到我的办公室开了个短会。”

  会中先由公司马副总通告了昨天的签约情况。听到签约的情况,大家交头接耳起来。

  刘灿笑呵呵地说道:“大家是不是在想,今年的奖金又可以多拿点吧。”

  会议中的人相互之间对视下,眼中出现喜悦,继而是讪讪的笑声。等大家笑完,刘灿面容慎重地说道:

  “与大家商量一件事。”说到这儿刘灿故意停顿了下,看到大家惊异地表情,继续说道:“我准备在年底给部分中层以上及贡献较大的职工,配置一些不可流动的期股。马副总、办公室及会计室做好配置标准及办法。如果不要期股的可以给现金。”

  大家惊诧地张开嘴,表情由惊愕转变为惊喜,再到兴奋。看着刘灿这张明朗而年轻的脸,有点不敢相信。

  马副总声音有点轻微发抖地问道:

  “刘总,你真得准备给我们配置期股。”

  “是呀,这是我早就想好的。如果你们反对,我就收回”刘灿故意慎重地说道。

  “我们同意。”大家高兴地异口同声地大声说道。

  “那你们想要拿到手,年底之前就要将配置办法与标准弄出来。”

  办公室里的掌声热励地响起,还有人开心地拍着桌子。也有人心中不安但也满怀希望。

  销售经理蒋涛感慨地说道:

  “一晃几年过去了,还让记得那时刘总请我过来,说发展好了可以给大家配置期股,当时我根本就没在意,没想到现在事情居然成真了。没说得,以后公司就是我的家了。”

  大家听完哈哈哈大笑,心中也很感慨地想到以前,但马副总嘴里调侃道:

  “你把公司当家,你老婆得找我们公司麻烦了。”

  马仁志的话又引起大家善意得调侃的笑声。

  大家的工作的激情也更加高昂起来。

  会议中商量到庆功宴的事,计嫒脸色红润高兴地建议道:

  “既然要给有贡献的职工配置期股,不如将庆功宴推后,到时在庆功宴上宣布,效果会更好点。”

  刘灿想了想:“行,那就弄大点,庆功宴我们就到银河宾馆开,到时还可以邀请职工家属参加,没结婚的可以带恋人。”

  “刘总,你想把我们家属也带入公司呀。”马仁志开心玩笑地道。

  快速而顺利地安排完生产事宜,简短的会议结束了。此次的会议让职工们对公司的认同感加深了。

  此时的社会中,私企给职工配股还是很少的,银河市他们还是第一家。

  刘灿知道他留住是企业的人材了。对于配置期股,刘泽译已经想了很长时间,虽然目前公司没有上市,但他认为期股还是先前配置的好。

  开完会时间已经不早了,与会议人员吃完工作餐后,刘灿就开车回家。

  进入客厅,妻子正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书。看到他回家温婉地一笑,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

  “回来了,我去给你泡杯茶。”

  妻子穿着居家服,长发披散在身后,以前俏瘦的肩,因为有孩子后,比较圆润性感了。

  “你别动,今天我来为你服务。”刘灿温和地笑道同时脱去外套,从茶几上拿走妻子已经泡上茶的杯子,放到酒柜上,到书房拿出茶具。

  周玟看到丈夫拿出茶具,脸上幸福红润,心中温馨眼神柔情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气质沉静地丈夫。

  她知道,丈夫有时玩笑她平时小资,但几年前还是特意为她学了泡茶,虽然丈夫不承认说是为了谈生意装样用的。

  用沸水洗冲好茶具,刘灿的心平静下来,动作舒缓有条不紊沏好茶,室内茶香四溢。

  周玟拈着小茶杯抿着黄山太平猴魁,温暖与茶香流入心中。

  他们俩没有说话,静静地抿完二杯。刘灿将妻子搂入怀中,脸贴在妻子柔顺的黑发上,周玟闭着眼睛柔顺地依偎在丈夫的怀中。

  “玟玟,我们很长时间没有这样了。”刘灿温和轻柔地说道。

  周玟用鼻音慵懒地轻轻“嗯”了声,温柔地道:“快一年了。”

  “都快有一年了。对不起老婆,以后我会抽时间陪你。”刘灿没想到快一年没有与老婆这样依偎了,心中有点内疚。

  “不用对不起,我是你老婆,你公司刚刚有了新的发展,我理解你。”听到丈夫道歉的话,周玟的心中不好受。

  “正因是老婆,才要多陪陪你。”刘灿在妻子乌黑柔顺的长发亲了亲。

  周玟没有说话,在丈夫怀里侧过身,用双手搂抱着丈夫的腰。

  刘灿继续温和轻柔地说道:

  “老婆,我今天找休闲装,看到你米色风衣了,这天正好是穿衣风衣的时候。”

  周玟内心一颤心中苦涩,不敢睁开眼,有点害怕地说道:

  “老公,知道我为什么答应你给我买车吗?”不等丈夫回答继续说道:“就在前几天,我上公交的时候,当时因为人多我就最后上,没想到公交司机,不等我身体全部进入车里就要关车门,我怕给车门夹住就匆匆挤进去,结果将风衣的衣角给夹住了,当时我好害怕想打电话给你,又想到你在商谈,就没对你说。”

  刘灿听到妻子的解释心中也有点害怕,将妻子撑起,上下看看关切地问道:

  “身体到底有没有夹伤,如果夹伤我们去医院看。”

  面前丈夫关切紧张的眼神,周玟不忍再看,又重新依偎丈夫的怀里,将丈夫紧紧地搂住略带撒娇而娇柔地说:

  “老公,真没受伤,如果有那肯定会对你说。”

  “是那天几号车,我要投述他。”刘灿狠狠地说道。

  “老公我知道你心疼我,我就满足了,算了,反正学好车后就不用再坐公交了。”周玟内心紧张而语气却温婉柔和地说道。

  “我们结婚八年了,老婆你对我满意吗,我陪你时间少,又不会浪漫等。”

  周玟抬头在丈夫嘴上轻轻地一吻,而后靠在丈夫怀中,轻柔似呢喃的低声说道:

  “老公,还记得那次你为我买梨子吗。”

  “什么时候?”刘灿有点吃惊,不记得有这事。

  周玟没有在意丈夫的问话继续说道:

  “有一次你出差回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看到我靠在床上有点咳嗽,就问我有没有吃药,家里有没有水果,当听到这些都没有时,你倒了杯水放在床头柜上,转身就走,我叫都叫不住你。我猜你可能要去买药,而我的咳嗽并不是很厉害,看到你疲劳的样子不想让你在累。

  过了差不二个小时,你才回来。我睡着了,迷迷糊糊地听到你回来的声音,出来看到你正蹲在厨房里,笨手笨脚用菜刀削梨子的皮,我的心好温暖。

  看到你手脚笨拙却细心地将川贝用刀背搌碎,与冰糖、梨子放在一起煮。我流泪了,你只是没看见。

  这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最浪漫的事。”

  周玟说着说着,依靠在丈夫怀中低下的头中,眼中有了愧疚流下了泪。

  周玟闭上眼继续说道:

  “喝梨水时,我问你,这么晚从那儿买来得梨子,你憨笑得意地说,跑了好几个地方都关门了,你就想起了晚间茶楼,你到茶楼只点了梨子加冰糖果盘,还不让茶楼给切开梨子煮冰糖,就这样买回来了,然后到医院挂急诊买得川贝。

  老公当时我好幸福,好甜蜜,那时我就没有后悔嫁给你。”

  刘灿也想起那是比较久远的事了。当时他认为很正常的事,没想到给老婆这么大的温暖。低下头发现老婆流泪了,就轻轻地吻去妻子脸上的泪。周玟闭着眼与丈夫热情地亲吻,想与丈夫吻到永远。

  刘灿晚上洗澡时,呆滞地看着妻子红着脸进来,很惊讶这是结婚八年来,妻子第一次在他洗澡时进来,他不知道妻子要做什么。

  周玟燥红着脸,穿着睡衣低着头,轻声娇羞地说道:

  “老公,我帮你擦背。”

  说完也不管丈夫同意不同意,就拿过丈夫手中的毛巾,在丈夫身上擦洗着。

  刘灿看到妻子将长发随意地挽在身后,睡衣隐约间可看到妻子性感的身体,很激动搂过妻子,别有用心地说道:

  “我先帮你洗。”

  刘灿为妻子脱去睡衣,用手抚摸着妻子白皙圆润的身体,妻子转过身体双手按在浴盆的边沿,翘起性感的臀。

  以前刘灿也想与妻子在浴室亲爱,可妻子每次都不同意,如今妻子性感的翘着臀,刘灿目光炙热再也忍不住,从身后进入妻子,勇猛地动了起来。

  结束后刘灿满足地搂着妻子躺在温水的浴盆中。

  突然刘灿的内心颤抖起来,痛苦地想到,八年来妻子第一次与自己在浴室亲爱,妻子怎么知道双手按浴盆,动作好像比较熟练,难道妻子经常与别得男人在浴室亲爱。

  刘灿搂着老婆的手僵硬起来,声音颤抖轻声不确定地问道:“玟……玟,你怎么……怎么这么熟练。”内心深处生怕得到自己想像地答案。

  周玟听到丈夫的问话内心惊慌,依偎在丈夫怀中的身体僵硬起来,娇媚的眼神刹那间闪烁不定,惊惶地在四周飞快地扫了一眼。

  感觉到老婆身体的僵硬,刘灿的心中更加酸涩惶恐,加重了语气:“说呀,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他是谁?”

  周玟好似才听懂丈夫的问话,瓣开丈夫的手,哀怨着眼神狠狠地白了一眼,生气地在丈夫身上重重地打了一巴掌,站起身体用沐浴冲洗了下,看着掉落在地上已经湿透的睡衣与内裤,愣了下就裹着浴巾走出卫生间,回到卧室手颤抖地随意地吹了下头发躺倒在床上。

  刘灿给打的目瞪口呆,老婆居然有脸生气,她跟别得男人在浴室亲热,那是不是也与别得男人车震了,越想心中越气,那些情景他不敢想下去,愤慨地狠狠地一巴掌拍在水里,快速简单地冲洗好,只穿了条裤头追进了卧室。

  看到妻子背对着门侧睡在床上,刘灿站在床边,将妻子的肩膀般过来,看到妻子脸色生硬苍白,是不是因为自己发现了老婆害怕了,心气上湧气愤地质问:

  “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忍不住又和老公在厨房|分开她的花蕾顶进去
下一篇 :晚上下面又湿又痒 想要|夹腿和ml的感觉一样吗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