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刺甬道轻捏小核蔷薇|初水水出芙蓉春心荡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冲刺甬道轻捏小核蔷薇|初水水出芙蓉春心荡漾

冲刺甬道轻捏小核蔷薇|初水水出芙蓉春心荡漾

发布时间:2019-05-18 10:50:40

导读
“几位,快来坐。”叶东殷勤的招呼着:“今天有新鲜的小龙虾,来上一盘?”  几个小伙子面面相觑,有的皱起了眉头:“那玩意儿能吃吗?”  叶东还在苦思该如何推销,这时候,其中一

 “几位,快来坐。”叶东殷勤的招呼着:“今天有新鲜的小龙虾,来上一盘?”

  几个小伙子面面相觑,有的皱起了眉头:“那玩意儿能吃吗?”

  叶东还在苦思该如何推销,这时候,其中一个小伙子说话了:“就是爆炒虾尾用的那种小龙虾吗?”

  叶东心思一动,好啊,来懂行的了!连忙点头:“对对对,而且我们这里都是活虾现做,保证味道一绝。”

  这个小伙当下就兴奋起来:“哥儿几个,我就说来这儿上学吃夜市总少点什么,我们家乡那边,小龙虾可是夜市必不可少的招牌菜,现在好了,咱们今儿一定得尝尝!”

  为了做好这第一笔生意,叶东免费帮助胖老板下厨,短短十几分钟,小龙虾装盘上桌,几个小伙子闻到盘子里的香味,顿时食指大动。

  等到几个人从虾壳里面拨出一块红艳艳,香喷喷,绵软柔滑,且弹力十足的虾肉,放入口中细细咀嚼的时候,这些小伙子一个个都露出一副无比惊艳的表情。

  大小伙子吃饭,动静特别大,很快就吸引了其他桌子上食客的目光,不断有人要求胖老板给上一份小龙虾尝尝。

  胖老板笑的嘴都合不住了,一边还拜托叶东,无论如何今天留下来帮帮忙,看这样子,后厨的师傅肯定是忙不过来了。

  从晚上七点夜市开市,到凌晨两点收摊,叶东送来的六十多斤小龙虾,被销售一空,收摊的时候,胖老板拉着叶东的手,那热情,跟拉着财神爷似的。

  “兄弟,你这个小龙虾简直是绝了!”胖老板说:“这样,我在城东还有个摊儿,一会儿我把地址给你,明天两个摊儿各来一百斤!”

  一连三天,叶东每天起早贪黑的带着麻袋去抓小龙虾,抓好了就赶在下午的时候,送到胖老板的两个夜市摊上去。

  但是即便如此,小龙虾依然是供不应求,那些吃过小龙虾的食客们,不断地带着更多的人来尝鲜,一百斤的小龙虾,往往还没到午夜,就已经销售一空了。

  三天之后,胖老板对叶东说:“兄弟,之前我跟你说的,只给我独家供货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叶东点点头:“我说话算话,怎么?有人来戗行了?”

  胖老板摇头:“没那回事,兄弟你的人品我相信,不过我这旁边的同行已经过来打听了,这小龙虾的买卖,他们也想做小龙虾。”

  叶东皱起眉头:“那你是怎么想的?”

  胖老板嘿嘿笑着,塞给叶东一只香烟:“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当你的独家代理,你原来的货,我给你加一成价格,二十二一斤,完事儿我再给他们限量供应。”

  叶东咦了一声:“不是说独门生意最赚钱吗?你怎么舍得把这些小龙虾供给他们?”

  “兄弟你也不是外人,胖哥我就跟你直说了。”胖老板说:“人啊,最会想办法,我如果不给他们供货,他们迟早也能想到办法搞来货源,倒不如我把这个钱赚了。

  而且你看现在的小龙虾零售市场,我这两家小店根本就吃不下,要赚大钱,就得舍得,你说对吧。

  这样,就从明天开始,除了我的两家店,你每天多运上三百斤来,三百斤看上去不少,放在夜市里头,照样是供不应求,你不信就等着看。”

  叶东同意了胖老板的要求,连夜返回桃源村,甚至还招来了几个闲在家里的小伙子,以每人一晚上一百块的价格,让他们来给自己打短工。

  第二天,叶东带着将近五百斤的小龙虾进了城,这一次,胖老板极为痛快的给叶东一次性结清了将近两万块的货款。

  回到桃源村的时候,叶东在路上不断的盘算着,这些天来,除了运费和人工费之外,自己竟然净赚了将近五万块。

zc6s1a6 (1).jpg
  叶东不由的感慨起来,穷则变,变则通,说的一点也没错,自己不过是另辟蹊径,抓住了一次机会而已,竟然获得了这么好的效果。

  但是,想到了另一件事情,叶东的心里,不由得一沉。

 现在这五万块,按说已经足够缴清范东明要求的盐碱地的承包款了,但是仔细想一想,自己的耕种计划,需要的资金其实远远不止承包款这么简单。

  种子,地膜,化肥,农具,甚至还有旱期的灌溉费用,距离进行自己的计划,这些钱还差了一大截。

  叶东想了很久,终于,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一周之后,叶东再次敲响了村长范东明家的大门。

  开门的依旧是范冰冰,这几天叶东为了忙小龙虾的事情,起早贪黑,居然几天都没有跟范冰冰见过面,眼看暑假就要结束了,范冰冰心里愈发着急,看到叶东上门,喜的脸上飘起了两朵红云。

  “叶东哥!”范冰冰甜甜的叫着。

  叶东也笑了一下:“东明叔在家吗?”

  这时候,范东明从堂屋走出来,正看见叶东和范冰冰站在一起,自己闺女看到叶东,喜上眉梢的样子让范东明有一些不悦。

  “大姑娘家的乱跑什么,回屋呆着去!”范东明走过来:“叶东,又有什么事情啊,是不是小龙虾卖不出去,咱可先说好,承包款我已经交到会计那儿去了,不可能给你退。”

  叶东一笑:“东明叔,我不是来向要钱的,是来给村集体交钱的。”

  “交钱?”范东明眉毛一挑,心中狐疑,这小子从部队回来,出了一身旧军装以外,基本上就是吊蛋精光,前一阵子还在为承包土地的钱犯愁,怎么突然跑来没名堂的要给村集体交钱。

  想到这里,范东明谨慎的问道:“你交什么钱?是个什么名堂?”

  叶东说:“是这样的,这几天我承包泥塘贩小龙虾,赚了点钱,但是这些钱,完全都是靠着村集体的支持赚来的,饮水思源,我这次,是专门给村集体捐款的。

  咱们村后面,其实距离县道并不远,但是就是因为那块泥塘,乡亲们每次出门都得从泥地里面走,太不方便了。

  所以我就想给咱村修一条从村后到县道的便道。”

  听到叶东说的话,范东明大吃一惊,愣了半晌才说:“叶东,你知不知道修一条便道要多少钱?”

  叶东点头:“我算过了,村后距离县道最近的地方大概有二百米左右,专门铺一条水泥路造价的确太贵,我也负担不起,但是铺一条便道,问题不大。

  我在部队有当工程兵的战友,现在就在市里搞这个,我问过造价了,在原来泥泞湿滑的土路上,对一层砂石,点上一层碎石子,路基简单加固,他再给我优惠点,一万块就能做下来。”

  范东明愣住了:“你是说,你要花一万块给村里修便道?”

  叶东笑着再次点头:“对,钱我已经带来了,这些本来就是仰仗着乡亲们帮衬才赚回来的,我这就算是报恩。”

  一瞬间,范东明的脸色顿时产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简直都快笑开了花,村后道路不便一直被村民诟病,但是桃源村村委会财务吃紧,范东明也一直头疼。

  想不到,竟然被叶东这小子给解决了,范东明赶紧拉着叶东的手:“冰冰,给你叶东哥倒茶,哎呀站在这干啥,屋里坐!”

  叶东笑吟吟的跟着范东明进了屋,坐在炕上喝起茶来。

  事实上,叶东做这件事情,可绝对不只是“饮水思源”这么简单,要知道,自己承包这片泥塘,只花了三千块,赚钱的事情,日后迟早会让村民知道。

  农村人看重情分,而不大重视什么白纸黑字。如果日后有人眼红自己的生意,暗中使绊子,那肯定是防不胜防。

  但是现在自己捐款修了这条便道,就等于在村中建立起了一定的声望,有了这一层情分,那么自己日后在桃源村做事,一定会方便许多。

叶东捐赠的一万块修路款到位之后,还给范东明联系了施工单位,也是当年叶东曾经在部队里面的老相识,一个工程营的营长。

  这个营长退役之后,先是带着一帮部队上一起退下来的战友,组织了一个工程队搞承包,这种军工质量的工程队,很受雇主青睐,后来就越做越大,开启了工程公司。

  范东明拍板同意修路之后,叶东亲自跟战友说好了施工的细节,这天一早,叶东拜托两个村里的小伙子替自己去给烧烤摊的胖老板送货,而自己就留在了村子里面,等候战友的到来。

  两个小伙子出发前,叶东特地动了点心思,叮嘱胖老板今天的货款可以放到后面一起结算,经手现金的事情,叶东还是决定要抓在自己手里。

  刚吃过午饭,一辆载重卡车轰隆隆的开进了桃源村,停在了村委会的大门口,不少三老四少都围在旁边看热闹。

  卡车上跳下来一个黝黑的中年男人,这人正是叶东当年的战友,也是这家工程公司的老板,赵洪刚。

  范东明热情的迎上去,要知道,范东明见过职务最高的军人,也就是镇上转业回来的公安局副局长,他当年也就是个连长而已。

  而人家赵洪刚,可是实打实的野战部队工程营的正营职军官,这让范东明不由得感到有些激动,一边热情的给赵洪刚发烟,一边不免看着叶东。

  心想都是当兵退下来的,人家就能开公司当老板,天知道叶东是怎么回事。

  虽然叶东捐献的一万块,让范东明对叶东的态度产生了改观,但是在范东明的观念里面,叶东现在干的贩运小龙虾的事情,终究不是正经事儿。

  赵洪刚手下的工人们开始搬运筑路材料,越来越多的村民围了上来,范东明很是骄傲的站在村委会门口的大磨盘上,双手插着腰。

  “乡亲们,我来给大家隆重介绍,这位就是前野战部队,工程营营长赵洪刚同志!”范东明很是激动,好像赵洪刚是自己的老相识一样:“赵营长这次来……”

  赵洪刚正和叶东抽着烟聊天,听到范东明这么介绍自己,走过去插了句嘴:“范村长,您别这么说,我跟叶东一样,都是退伍军人,按照部队的规定,之前的职务不能用来称呼了。”

  范东明一愣,有点扫兴,只好自己给自己打圆场:“赵老板这次,为了大力支持我们村建设通往县道的便道工程,带领手下的精兵强将,赶来支援,大家鼓掌欢迎!”

  一阵闹哄哄的‘欢迎仪式’结束之后,赵洪刚谢绝了范东明请他们去家里吃饭的邀请,他是个实在人,从来都是先把事情做好,再说别的。

  一行人搬运材料的搬运材料,调试设备的调试设备,叶东也卷起袖子参与到建设便道的劳动中来,很快,村后泥塘边上的工地上,干得热火朝天。

  这种感觉,让叶东很享受,仿佛是回到了家一样,让他想起了当年在部队跟战友们并肩作战时候的场景。

  “叶东哥!我带着姐妹们给大家伙送水来啦!”范冰冰挥着手,身后带着几个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抱着水壶向着工地走过来。

  桃源村虽然偏僻落后,但是却紧邻桃花溪,这里的水质是出了名的好,一碗清甜的凉水下肚,顿时解开了大家伙的暑气。

  “叶东哥你真厉害,连营长都认识。”范冰冰没话找话说着。

  赵洪刚被这个小丫头逗笑了:“丫头,你懂什么,你叶东哥在部队的职务,要比我高呢!”

  “啊!比营长还高!”范冰冰瞪圆了眼睛,完全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叶东哥,赵营长说的是真的吗?”

  “叫啥赵营长,我跟叶东在部队是战友,在地方上那就是兄弟,你叫他叶东哥,叫我赵营长,那不是生分了。”赵洪刚笑道:“妹子,你叫我赵大哥就行!”

  “哎!赵大哥!”范冰冰甜甜的叫了一声:“叶东哥在部队是不是可厉害了,他都立过啥功,你跟我讲讲呗?他老不跟我说。”

  几个人聊的正火热,就在这时候,远处的田埂上面,走来了几个人影。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让他摸的下面湿很爽|包臀裙方便老公
下一篇 :黄瓜进到私处的照片|睡不下面流水了好想要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