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受不了总裁快停下|男人偷看女人光溜溜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萌妻受不了总裁快停下|男人偷看女人光溜溜

萌妻受不了总裁快停下|男人偷看女人光溜溜

发布时间:2019-05-18 10:53:48

导读
一听到她要把自己给我,我眼睛都绿了。正准备张开双手抱住她,她恨恨地拧了我的胳膊一下,我疼的大声叫了起来。  她瞪着我,脸上顿时显出阴测测地笑容:“还真是给你脸就往上蹭啊。再不老实,看我怎么收

 一听到她要把自己给我,我眼睛都绿了。正准备张开双手抱住她,她恨恨地拧了我的胳膊一下,我疼的大声叫了起来。

  她瞪着我,脸上顿时显出阴测测地笑容:“还真是给你脸就往上蹭啊。再不老实,看我怎么收拾你,反正你现在这样子估计也没有了还手之力。”

  我像猪被杀一样叫起来,没想到这么美丽的女人,竟然内心这么善变。

  在医院里,王静让我坐在候诊区,自己忙着跑来跑去的帮我挂诊、缴费。

  我看着她美丽的身影,心里想着这顿打没有白挨,说不定还能趁此机会改变她对我的看法,两个人又共处一室,发展更深一次的关系还真有可能。

  想到这里我得意的笑起来,正好被走向我的王静看到。

  她白了我一眼,像是明白我为什么笑一样,说道:“要不你因为我而被打,我才不会这样伺候你呢。”

  我嘿嘿的陪笑。

  王静拉着我来到门诊部,我进去,看到医生是一个大眼睛的小姑娘。

  她冷冷地问我:“和别人打架了?”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她努努嘴,示意我坐下来,边问我情况边训斥我,说:“想不到你这样的人还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媳妇。你看看你媳妇多担心你。”

  她看看了王静,然后又恨恨地瞪了我两眼。

  我看着王静,眼里装出赔礼道歉的眼神。她没搭理我,扭头走了出去。

  “看把你媳妇气的,回去要好好的向她道歉。”

  我连忙点点头,心想这女人真多嘴,但是外表还得装出痛心疾首一副悔过的样子。

  从医院回来,我身上缠了一层的白布。

  王静看我行动不便,就对我说道:“你就躺在沙发上别动了,今天我给你做饭吃。”

  “那多不好意思让美女下厨啊。”

  “哼,权当我是报答你吧。也就这两天,等你利索了,得离你远远地。”

  说完,她扭着屁股进了厨房。

  不一会,厨房里传出来一股香味。没想到这么高冷的女神,还会下厨房做菜。

  我艰难地站起来,忍着身上的疼痛,走进厨房。

  我这人走路一直很轻,所以走到她身后她也没感觉到。她怔怔地看着锅里正煮着的饭菜,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在她后面伸着脖子想看一下她做的是饭菜,没想到一不小心,竟然撞到了她的屁股。

  她猛地转过身,看我站在身后,气的脸通红,大声说道:“你真是色心不改啊,竟然站在我身后吃我的豆腐。”

  我讷讷地说道:“真是冤枉好人啊,我就是过来看你做的什么那么香,你这怎么老把我当作一个坏人呢。”

  王静没有接的话,边把我往外推边说:“你就老实点好不好?坐在那里等着吃饭就行了。”

  经过一天的折腾我实在又累又饿,所以在吃饭的时候我吃的有点难堪,狼吞虎咽。

  我边吃边夸她的手艺,夸的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吃完饭,我抹抹嘴,满意地叹了一口气,对她说道:“你不是要住我这里吗?以后我免你房租,你天天给我做饭煲汤就行了。”

  她白了我一眼,冷冷地说道:“你想的还真美。告诉你吧,我已经好几年都没下过厨房了。要不公司被宋吉那个王八蛋骗走,我能沦落到给你下厨做饭?”

  说完她似乎觉得很委屈,眼圈开始泛红。

  我想安慰她,可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想想自己的老婆竟然跟别人玩,也跟着唉声叹气起来。

  她看着我的样子,突然又笑起来:“说实话,没想到你这人还挺不错的。要不是因为你,我的东西也拿不回来。”

  “没什么,没什么。”看着她转悲为喜梨花带雨的样子,我不禁痴呆了。

  正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王静有点担心的看着我,我示意她躲进卧室里。

  然后我打开门,看到宋吉和几个人站在外面。我心头一紧,这家伙肯定是来报复的。

  我笑着对他说:“宋总,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宋吉嘿嘿笑起来,说道:“怪不得陈巧说你傻呢,这么明显的事情,你看不出来吗?王静呢?两个人真过上了?这还没有离婚呢,就开始在外面勾搭男人了?”

  “我请你离开这里。”看着那么多人来势汹汹,说实话我有点犯怵。

  才说完,我的脸上挨了一拳,我的嘴角顿时又流出了血。

  操,今天这是第二次挨打了。我心里火起,想到王静还在屋里。

  而这群家伙一副不罢休的样子,脑子里什么都不想了,抡起拳头朝宋吉扑了过去。

  宋吉看我扑过来,愣了一下,在这一刹那的功夫,我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

  他身子后退,叫了一声。他身边的一群人围了上来,开始对我拳打脚踢。

  我躺在地上,感觉到身体被很多人踹着,全身上下火辣辣的疼痛。

  后来我感觉有个人踩在我的脸上,我抬头看到宋吉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他朝我吐了一口,龇牙咧嘴地说道:“你他妈不是狂吗?怎么不狂了?你还起来打啊。说,王静的东西呢?老子我后悔了,我要拿回去。”

  我沉默不语,心想该怎么能让王静躲开他们。

  宋吉挥了挥手,示意他带来的那几个人进去。

  “你不是要找我吗?你把他放开。”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静从卧室里出来,冷冷地看着宋吉。

  宋吉嘿嘿的笑了笑,说道:“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跟这小子住在一起了。”

  “你这混蛋,你害我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我就不爽这小子和你有了一腿。你说我们结婚那么多年,你连碰都不让我碰一下。”

  “宋吉你太无耻了。我真后悔和你协议结婚。没想到你这么猪狗不如。你现在害的我一无所有,你还不放手。”

  “我可不是不念旧情的人,今天来,我是找你谈判的。我可以退还你的公司一部分股份,但是你得答应一件事情。”

  “你竟然有这么好心?”

  宋吉无耻的笑了,他说道:“答应陪我玩一次游戏,我就还你的股份。”

  我以为王静会立马拒绝他,没想到她思考了一会后,说道:“你让我想想,我明天晚上给你回复。如果你不要再找他的麻烦,我答应你。”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答应了宋吉的要求。她看着我,眼里露出一副担心的样子。

  宋吉抬起了踩在我脸上的脚,满意地笑了笑。看来他的目的是达到了。

  我在心里恨恨地骂道:老子终有一天也会把你踩在脚下。

  等宋吉领着人走后,王静把我扶了起来。我身体疼痛难忍,躺倒在沙发上。

  看着王静平静的样子,我问她:“你真的要答应他玩那种变态的游戏吗?”

  “你还有闲心管我,你看看你现在都什么样了?”

  是啊,现在我就是一个落魄倒霉的家伙,没有工作,被人打成了一个猪头,说不定下个星期就要卷铺盖滚蛋。想到这,我自嘲地笑笑。

  王静连忙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现在受着伤,应该好好照顾自己,而不要再操心我的事情了。”

  我问她:“那你准备怎么办?”

  王静摇摇头。

  “难道你没有朋友吗,也许你可以找你的朋友,看他们能不能帮你?”

  王静又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我这个样子,谁还能帮我呢,再说宋吉在这个城市里可以说是一手遮天的人,他们想帮,也没那个胆量。”

  我叹了口气,看着以前也是风云人物的王静现在的样子,起了恻隐之心。劝她说:“你应该去试试,说不定你的朋友就会帮你想想办法,出出主意。”

  她被我说动了心,也许是没有更好的注意,她点点头,说道:“明天我去找找他们,看他们能不能帮我。”

  说完,她拿着从医院带回来的药水,凑到我身前主动给我涂抹起来。

  我是坐在沙发上的,所以她只能站在我面前弯着腰。在这个姿势下,她耸起的胸脯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宽松的衣领因为弯腰,里面的春光我一览无余。

  我有些口干舌燥,心跳加速。

  我脸上的伤处不多,她很快就涂完了,站直身子,冷冷地说道:把上衣脱了,躺好。”

  “啊?”我有些不好意思。

  “啊什么,不想今天晚上疼的睡不着,就老老实实的按我说的做。”

  我点头,顺从的脱掉了上衣,乖乖地躺在沙发上。

  她靠近我,低着头为我的胸前和腹部的伤痕涂抹着药水。她的长发低垂下来,发梢轻轻地在我身上扫着。

  因为疼痛,我轻轻地呻吟起来。

  我不好意思地看了看王静,我看到她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

  这个屋子里顿时充满了暧昧的气氛。她身上有一股幽香,是我从来没有闻到过的。

  我的下半身竟然有了反应。而且,我相信她也看到了那鼓起的一团。

  她的脸更红了,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有些急促。

  我们都没有说话,在这安静的屋子里,只有我轻轻的呻吟声。

  涂抹完前面,她声音细小地对我说:“转过身去。”

  我没有想到这个一直对我冷冰冰的人,竟然那么温柔的和我说话。

  我温顺的转过身,趴在沙发。

  后背很快涂完了。她站起身子,长长出了一口气,两颊泛起红潮,她对我说:“今天,你睡卧室吧?”

  我没想到幸福来的那么突然,难道她让我睡卧室,是在暗示什么吗?

  想到这里,我有点害羞的扭捏起来。

  她看出来我在想什么,瞪了我两眼说道:“你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你受伤了,今天就睡卧室,我睡沙发。”

  我哦哦两声,心说道自己话没说清,还怪我呢。

zc4s6a6.jpg
  我大度地说道:“没事,我睡沙发就行了,我在外面还好点,如果你睡在客厅,我半夜出来上厕所,看见你……”

  还没等我说完,她就抢着说道:“那行,你睡沙发。”说完转身进了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个冷美人真难伺候。

  闭上眼,想到陈巧,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心里一阵凄楚。

  第二天我是被王静捅醒的。睁开眼,看到王静站在沙发前微笑地看着我。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对我笑。

  我揉揉眼睛,感到身体已经没有昨天那么疼痛。

  “赶快起来,去刷牙洗脸,然后吃早饭。”

  她今天上身穿着一条露着肚脐的白色T恤,胸前被双峰高高顶起,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的低腰牛仔裤,看上去非常的爽利和性感。

  我看到餐桌上摆好的早餐,心想她起来的真早。

  在吃早餐的时候,她对我说:“早上起来打了几个电话,不出所料,一听到是我就找借口挂掉了。”

  我看着她,没瞧出来她露出难过的样子。

  还没等我说话,她又接着说:“我有一个闺蜜,她是一个公司的老板,家里很有背景,我打电话约今天见面,等会吃完早饭你陪我去见见她。”

  我慌忙摇摇头,嘴里嚼着食物说道:“我不去,你去见你闺蜜我跟着算是干嘛的,再说我这样子怎么见人。”

  “你的样子怎么了?不是挺帅的嘛。我就要让我的朋友看看我王静离开宋吉后,身边并不是没有男人,而且还比那个王八蛋帅。”

  我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低着头喝她给我买的牛奶,我知道我是推脱不掉的。

  出门的时候她扒了一遍我的衣柜,找了半天找出一套衣服让我换上。

  这套衣服是我和陈巧结婚后买的,花了我整整一个月的工资。

  她看着我,满意地道:“不错,这样看还算人模狗样,带出去也不会给我丢脸。”

  接着又冷冷地说:“等见到我的朋友,收起你那副色狼的嘴脸,别给我丢人。”

  我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的形象原来一点都没有改变。

  我嬉皮笑脸地问王静:“要不我就勾引她一下?如果把她拿下,帮你肯定不是问题吧?”

王静看着我,耸了一下肩,憋着嘴说道:“就你还勾引她?别在这里YY了。我到现在还没见一个男人征服了她的。”

  “也是,人家那么好的条件,怎么能看上我。”

  “看来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不像表面上那么不堪啊。”

  我不再说话,在王静面前,我得不到口舌之利的,这点就像她所的,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王静带我进了一家装潢非常讲究的咖啡厅,现在这个点,大家都在辛勤的工作赚钱,所以咖啡厅里空荡荡的。

  我们找了一个幽静的角落处,点了两杯咖啡。

  在等咖啡的时间里,我们都没有说话。心里都在想着自己的事情。

  我在想以后我该何去何从,现在没有工作,钱也基本花光,如果再没有收入,连房租都交不起了。

  王静也在想事,但想的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王静!”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抬头,看到了一个身材高挑卷发披肩的美女站在我们面前,细腰宽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衬托出她凸凹有致的身躯。

  我看不出她的年纪,她娇美的容貌和成熟的打扮,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透出高贵的气质和内在的张扬。

  如果王静是一泓冰冷的轻水,那么站在我面前的女人就是一团火焰,我能感觉到她旺盛的生命力。

  王静看到她尖声叫起来,两个女人手舞足蹈,抱在了一起。

  等回过神来,那个女人看着我,问王静:“行啊王静,这才和宋吉分手几天,就泡到了这么帅的男人。”

  我尴尬地笑了笑,站起来对她自我介绍:“我叫周能,王静的朋友。”

  “我叫吴优。”她对我笑的很灿烂。

  我们坐下后,吴优又瞄了我几眼,笑着对王静说:“这么帅的小哥,王静,你让给我吧?”

  我心里一阵奔腾,她们把我当什么了?

  王静微笑道:“这不行,宋吉抢我的财产,你抢我的人。你们真狠心啊。”

  吴优哈哈笑起来,说:“好姐妹要一块分享好东西嘛。”

  她们竟然不顾我的存在,明目张胆的谈论着我,而且并没有把我当成一个活人,而是可以随时转手的东西。

  我叹口气,心道这些有钱的女人玩的就是高级。

  王静没有接她的话,而是直接进入主题,对吴优诉说了自己的情况。

  吴优边听王静的倾诉,边不时用眼神撩拨着我。我低头喝咖啡,玩手机,一语不发。

  她听完王静说的,叹了一口气,恨恨地说道:“宋吉那王八蛋,没想到这么变态,看来当时我们大家都被他的外表迷惑了。没想到他害你那么惨。”

  王静叹了一口气,垂下了眼泪。

  吴优安慰她说:“你不用担心,回头我可以问问我公司的律师,看能不能走法律途径。”

  王静感激地对吴优说:“亲爱的你真好,现在也只有你肯帮我了。”

  吴优朝我努努嘴,说:“这不是还有他的吗?”

  王静哼了一声,说道:“昨天被宋吉打了两次。”

  “真的假的?!”吴优惊诧地看着我:“没想打这帅哥挺仗义挺男人的啊。现在这样的男人不多了。”

  我听完一脸的黑线:被人打了两次在她眼里竟然是很男人,什么逻辑啊。

  我对她笑了一下,在这俩美女面前,我还是免开尊口的好。

  她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柔情蜜意。

  王静问道:“你真的不会看上这个人了吧?”

  “当然了,这么帅,又这么仗义的男人,我肯定是看上了。王静,你现在住在他家?”

  “是啊。”王静无奈地回答道。

  “那你们岂不是已经那个了?”

  “哎呀你怎么那么龌龊啊,我是那样的人吗?”

  我内心像海水一样翻腾着,现在的女人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当着男人的面谈论这些事情了?

  我的额头上冒出了汗,喝完杯中的咖啡。我站起身,说声去趟卫生间,然后仓皇逃走。

  她们看我狼狈的样子,哈哈笑起来。

  我在卫生间磨蹭了好长时间才出来,看她们的样子,似乎已经把该说的话说完了。

  吴优站起来,笑着说:“回头我们一起吃饭。”

  王静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她。

  吴优向我点点头,对王静说:“带上这个帅哥哦。”

  我脸一红,笑笑没有说话。王静说道:“看你那饥渴的样子。”

  吴优嘿嘿的笑了笑。

  和吴优分开后,我们一起回住的地方,坐在车上,我收到了一个微信添加通知,头像是吴优。

  应该是王静给她的微信联系方式,我点了通过。

  下一秒,我收到了一个色迷迷的表情。

  我回了一个微笑,算是打了招呼。

  我问王静:“你们女人在一起都是这么谈论男人的吗?”

  “那又怎么了,在闺蜜面前,什么都可以说的。”

  我叹了一口气,问她:“吴优答应要帮你了吗?”

  王静摇摇头:“她没有直面回答我,也许有什么顾虑吧,她说她回去找别人问问情况,想想办法。”

  我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静盯着我,表情暧昧的说道:“没想到吴优那么喜欢你。刚才还要你的联系方式呢。”

  “你不怕我被她拐跑了?”

  “和我有什么关系吗?”王静冷冷地说道。

  看王静那副事不关己的的样子,我突然感觉到点难受,从内心深处来说,我倒希望她为我吃醋。

  我的手机微信有传来了一条消息。是吴优发的:王静说你们没什么关系,那咱们发生点关系吧?

  我心跳起来,随手发了一条:你想发生什么关系呢?随后还带了一个色色的表情。

  过了一会,她回到: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在四季国际酒店,就我们俩。

  四季国际酒店是这座城市有名的五星级宾馆。

  我看了王静一眼,王静没有看我。我回了一句:没问题。

 之所以接受吴优的邀请,是因为王静。

  因为我相信,能帮助王静的,也只有吴优了。根据王静的描述,她不仅仅是一个集团公司的老板。

  而且背景深厚,甚至比宋吉还要厉害。不然那么年纪轻轻,就能在这座城市混的风生水起?

  我不明白吴优为什么要约我,以她的能力,身边的高富帅一抓一大把,她看上我什么了呢?

  想不通,就不去想了,我这人一无所有,再倒霉能倒霉哪里去?

  所以到了晚上,我给王静说自己去见个以前公司的同事,她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

  出门后,我心里产生一种背着女朋友出去做坏事的负罪感。

  我一个人来到四季大酒店,站在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四下张望,但没看到吴优。

  我心想这次肯定被耍了,她那么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在乎我这样的屌丝呢。

  正当我准备转身要走的时候我背后突然有一个声音说道:“没想到你真来了。”

  是吴优!

  我扭头看她,她身上不再是今天上午穿的那身黑色的裙子,而是白色的衬衣加上一条牛仔短裤。

  衬衣扣子扣的很低。从两只扣子中间,影影绰绰地能看到她里面戴着的黑色文胸。

  衬衣的下摆系着,露出她的肚脐和一圈细腰。牛仔短裤很快短,所以她的双腿显得纤细修长。

  她穿成这样,看上去就是一个阳光、清爽的大女孩。

  我看着眼前这个性感的美女,脸红耳赤。

  她看我发窘的样子笑起来,然后很自然的挎着我的胳膊,径直走向电梯。她的身体靠着我,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

  我有点不好意思,就慢慢地挣脱了她。她笑笑没有在意。

  她在酒店里定了一个豪华、幽静的包间。我心里暗暗赞叹,有钱人的生活品味就是不一样。

  我笑道:“你们这些有钱人,请吃个饭就跑到这么高级的地方。如果我请你吃饭,估计也就是夜市路边摊。”

  她哈哈笑起来,说道:“真的假的?我有多几年没吃过夜市了,你下次一定要请我吃夜市。”

  我随口一句玩笑话,她竟当真了。

  包间桌子很大,可是吴优偏偏挨着我坐了下来。这顿时让整个房间里充满了一股暧昧的气氛。

  吴优点完菜,等服务员出去后,她一直盯着我,眼波流转。

  我被她看的不好意思,慌忙问她关于王静的事是怎么想的。

  她笑道:“你觉得我应该帮助她吗?”

  “当然,王静是你的闺蜜。”

  “帮她不帮她,就看你今天的表现喽。”她娇媚地趴在我耳边说道。

  我看着她风情万种的样子,心里升起了一点点的渴望。

  “咳咳,我想问问,你身边的好男人不少啊,为什么选择我?”

  “因为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没有其他原因。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害怕了?”

  “当然了,自从遇见了陈巧,我的生活便陷入了泥潭。我发现我和你们玩不起,我只能躲。”

  “陈巧是谁?”吴优蹙起眉毛。

  于是,我把我和陈巧结婚,以及陈巧让我参加宋吉的游戏还有后面的事情,全部讲了出来。

  当然,我很自动地忽略了我去王静办公室差点强暴她的那一幕。

  听我说完,吴优抚摸着我的胳膊说:“我一直相信我的第一感觉,听你讲完这些事情,我更相信我的第一感觉了。”

  我被她夸的有点不好意思。她靠我很近,我低头,看见她扣子缝隙处露出那洁白的胸脯。

  她看我的盯在她那里看,娇羞地说道:“你眼睛盯着哪里呢?”

  我连忙转过头,呵呵笑了起来。

  菜上的很快,吴优还要了一瓶红酒。我们边吃边聊。

  我又问她能不能帮王静,这是我来的第一目的。如果能亲口听到她帮王静,那么今天晚上把自己献出也在所不辞。

  当然了,我心里也隐隐有了这样的期待。

  她慢慢地抿了一口酒,笑着说道:“刚才我不是说了嘛,就看你今天的表现了。如果你的表现令我满意,我会让我公司的律师处理这件事,如果律师不行,那我就去找我认识关系。”

  我想到王静今天要给宋吉一个答复的,怕王静会贸然答应宋吉的要求。就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吴优。

  吴优哈哈笑起来:“王静这傻丫头,没想到把自己的身体看守的那么紧,竟然没被人开发过,怪不得宋吉会提出这么变态的要求。”

  她顿了顿,说道:“放心吧,我来之前已经给王静通过电话了,我嘱咐她不要答应宋吉的任何要求。”

  没想到吴优竟然这么够意思,有点感动,我端起酒杯站起来说:“这杯酒,我敬你。”说完我仰脖把一杯酒全部喝完。

  她笑吟吟地看我喝完,然后又给我倒上,娇声地说:“那我现在要和你喝一杯交杯酒。”

  我怔住了,没想都吴优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知道因为喝酒还是激动,她的两颊红红的,眼神有点迷离。

  我说:“你喝多了。”

  她哈哈笑起来,说:“看把你吓的,你也太老实了,怪不得你那个媳妇跟着别人跑了呢。”说完兀自喝了她手里那满满一杯酒。

  我内心像被针刺了一下,整个人都蔫了。

  她看我兴致不高,又凑了上来,手放在我的大腿根部抚摸着,醉眼朦胧地看着我,眼里露出的是赤裸裸地情欲。

  我被她挑逗了起来,下身慢慢开始有反应。她趴我耳边说道:“我在1608开了一个房间,扶我上去。”

  看来她把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我扶着醉醺醺的她站起来。因为怕她走不稳,所以我就搂着她的腰。她的身体很柔软,触摸到她的肌肤,感觉很滑嫩。

  坐电梯到16楼,来到1608房间。她从包里掏出一张门卡递给我,我打开门。

  开灯进去,看到这是一个豪华套间。

  我把她扶到里面的床边,她抱着我的腰,往床上倒下去。我一趔趄,也跟着倒了下来。正好趴在她的身上。

  她嘤咛了一声,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嘴唇凑了上来。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景老师醉酒 我扶她上楼|马背上撞击花蕊
下一篇 :马背撞击她花核花汁流|在马背上捻揉花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