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黄瓜弄下面什么感觉|男闺蜜跟我说他硬了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用黄瓜弄下面什么感觉|男闺蜜跟我说他硬了

用黄瓜弄下面什么感觉|男闺蜜跟我说他硬了

发布时间:2019-05-18 10:56:02

导读
“吱……吱嘎……”  千钧一发之际,那辆黑色的汽车,猛地一个急刹车,地面上出现了,深深的轮胎印……  “卧槽,你想碰瓷是不是?”这个时候,从车

 “吱……吱嘎……”

  千钧一发之际,那辆黑色的汽车,猛地一个急刹车,地面上出现了,深深的轮胎印……

  “卧槽,你想碰瓷是不是?”这个时候,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光头,指着江羽骂道。

  紧接着,在他的身后,大摇大摆的也下来了四个壮汉。

  江羽一听,“噗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嘴里还嚷着:“哎哟,哎哟……撞到人啦……”

  光头被江羽这么一闹,给整懵逼了,见过碰瓷的,没见过还要别人提醒,才想起来碰瓷的。

  于是他看了看江羽,又看了看车头,然后一边比划着,一边说:“你他玛是不是傻?这差着这么大的距离呢!你说我撞到你了?就是警察来了,也不会相信的啊?”

  “是么?”江羽抬头,一脸疑惑的问道。

  光头摸了摸自己的头,说:“你他玛不是废话么!”

  光头的话刚说完,江羽就趴在地上,手脚并用,很快的就爬到了车头下面,然后又把头伸出来,问:“你看这样,可以不?亲密接触了……”

  光头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人根本就是来玩自己的。

  “小子,你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光头身后的一个壮汉,站出来说道:“你知道你在碰谁的瓷么?”

  “谁的?只要脸皮厚就行。”江羽的声音,从车子底下传了出来。

  “草,老子告诉你。”壮汉指了指光头,说道:“这是三哥,整个水韵市,只要是在道上混的,都要给我们三哥的面子。不然的话,他们想混口饭吃,只能滚出水韵市。”

  “不是,我没让你们自我介绍。”江羽又从车底伸出头,说道:“我就想问问你们,这距离行不行了?要是行的话,我也不要你们的钱,你们自己卯足了劲,狠狠地扇自己几个大耳刮子就行。”

  光头终于知道,他刚才为什么说,只要脸皮厚就行了,这特么欺人太甚了,于是他瞪着眼睛,冲着江羽,骂道:“你他玛的玩我是不是?”

  “你又不是女人,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玩的?”江羽在车底笑道。

  “给我打!”光头实在是不想和他废话了,一挥手,冲着四个壮汉,吼道:“让他知道,做人要夹着尾巴做。”

  四个人一听,嘴里骂骂咧咧的,就把江羽从车底下拖了出来,然后挥舞着拳头,狠狠地砸向了江羽。

  江羽躺在地上,嘴角现出了一抹的弧度,然后以极快的速度,站起来,又闪到了一边。

  于是,那四人抡了个空,接着张大了嘴巴看着江羽,不敢相信,他能在四人的夹击之下,成功的躲了过去。

  “愣着干嘛?”光头一边掏出烟来点上,一边又朝着四个壮汉吼道。

  四人虽然感觉有些不对,但是怎么可能就饶了江羽,于是挥舞着拳头,又打了过来。

  江羽看着他们,连眼皮都没有彻底睁开,慢吞吞地把自己的皮带解了下来,等到四人的拳头,几乎碰到自己的时候,突然往四人的手上一套,接着往下一拉,四人应声倒地。

  接着,江羽就蹲了下来,看着他们。

  “卧槽,看我干嘛?放了老子,不然要你好看……”

  “你是不是不打算在水韵市混下去了?快放了我们……”

  四个人躺在地上,冲着江羽骂着,让他放了自己。

  江羽看着他们,摇了摇头,然后伸出手,“啪啪啪”的扇着他们的耳光。

  那四人一开始被扇懵了,等反应过来时,连忙伸出另一只手就去挡,可是江羽的劲实在是太大了,挡也挡不住,然后四人只能拼命地骂着江羽了……

  “人渣!”江羽突然冷冷的骂了一句,然后手上暗暗地用了力……

  站在车前的光头,都看愣住了,嘴里的香烟也掉在了地上,他没想到江羽一个人,打了四个壮汉,竟然这么的不费吹灰之力。

  不一会的功夫,四人的脸就肿了起来,而且嘴角处,也在不停地流着血,骂是骂不了了,直接都晕了过去……

  “切~”江羽甩了甩手上的血,站起身就朝着光头走了过去。

  光头都吓呆了,看见江羽走过来,一边后退,一边说道:“你,你,你要干什么?我可是麻爷的人。”

  江羽笑着说:“我管你是谁的人。现在要么我扇你,要么你自己扇,不然的话……”他说到这里,往那四人一指,继续说道:“这就是你的榜样。”

  “别别别……”光头倒是挺识相的,立刻“啪啪啪”的自己扇起了自己。

  江羽点燃了一支烟,说:“别扇多了,五十下就行。”

  光头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让他扇,还不如自己扇呢!

  一支烟抽完之后,光头那五十下的耳光也扇完了,而那四个壮汉也醒了。

  江羽把烟蒂扔在地上,一边踩着,一边冷声说道:“都给我滚,以后再做恶事,我见一次,打你们一次。”

  “是是是……”光头一边捂着脸,一边招呼那四人赶快上车。

  “呜……”

  光头一行人,上了车,加大油门,就往楼下冲了过去。

  不过,光头坐在车里捂着脸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旁边的人,说:“刚才那人,怎么这么眼熟?”

  旁边的人想了一下,然后拿出了一张照片,说:“三哥,你看……”

  “草!真是冤家路窄,竟然在这儿遇见了……怪不得,程总让我们小心行事,原来这小子这么厉害。”光头拿出了一把刀,狠狠地插在了照片上,说:“江羽,哼,下次老子,一定废了你。”

  光头他们走后,江羽上楼去找保安队长他们。

  “江羽,他们人呢?”杨平见江羽回来,立刻问道。

  江羽摆了摆手,说:“被我打跑了……不过,你和队长也是够丢人的。不说能不能打得过,最起码不能那么窝囊吧?”

  杨平一听,捂着头,说:“小点声,别让别人听见,再说给队长听。他刚才被人打了,现在火气还没地方撒呢……再说了,你没看见那辆车是奔驰么?能开那样的车,就不是我们这些小保安,能管得了的。”

  江羽摇了摇头,说:“队长呢?”

  杨平一指,说:“回去擦药去了。”

  江羽摆了摆手,说:“你也回去擦擦药吧。”

  杨平看了看江羽,又指着那个保洁大姐,说:“她怎么办?”

  “我去看看,你先回去吧!”

  杨平走后,江羽见那个保洁大姐,正坐在那里,一边摸着手臂上的伤痕,一边暗暗的滴着眼泪。

  江羽默默的走了过去,然后蹲下去,从身上掏出五千块钱,和一个小药瓶,都塞进了那个保洁大姐的手里,说:“这药瓶里的药,抹在伤口上。只需要抹一次,一个小时之后,你身上的伤,就会痊愈了。”

  “谢谢你,谢谢你……”保洁大姐拿了药,然后一边推着钱,一边说:“不过,我们不认识。我怎么能拿你的钱啊?”

  江羽又递过去,说:“拿着吧!这钱不是我的,是刚才打你的那个光头给的。”

  一提起光头,保洁大姐就浑身一抖,四下看了下,生怕那个光头,又来打她。

  “不可能,那人那么凶,怎么可能还给我钱?”保洁大姐自然不相信,光头还会给她钱。

  江羽笑着说:“我认识那个光头。刚才我去和他说了,他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不但让我把这钱转交给你,还扇了自己整整五十个耳光啊!”

  保洁大姐一听,摆着手,说:“小伙子,不是我不信。因为这是真的不可能……哎,我们干这个活,本来就低三下四的,别人看不起也是正常的。”

  江羽看保洁大姐实在不相信,于是拧开了药瓶,一边给她擦着伤口,一边说:“那个,我先帮你把伤口擦点药。”

  保洁大姐真的被江羽感动了,又抹了两把眼泪说:“小伙子,真谢谢你了。现在像你这样的人,不多了。”

  “多,多着呢!”江羽笑着说。

  几分钟之后,江羽给保洁大姐的伤口擦完了药。

zc1sa66 (1).jpg
  “哎,小伙子,你这是什么药啊?”保洁大姐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说:“这么神奇?除了伤口没有愈合,我这可是一点都不疼了。真神了!”

  江羽一听,特自豪的说:“这药可是我师父,指导我炼的药。一个小时之后,伤口就会完好如初……怎么样,你想不想要?”

  保洁大姐一听,点着头说:“想要……只是这药肯定很贵吧?”

  江羽把药和钱塞到她的手里,说:“想要这药的话,就把这五千块钱,也给收下……不然的话,药也不给了!”

  保洁大姐看着江羽那真诚的眼神,一边给江羽鞠了一躬,一边说:“小伙子,你是好人!我谢谢你了。”

  江羽连忙阻止她说:“不用鞠躬,不用鞠躬……你赶快回去休息休息吧!”

  保洁大姐拿起扫帚和簸箕,一边走,一边的还不停地谢着江羽。

  江羽看着保洁大姐走后,心情无比的愉悦,于是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回到了保安室。

  “左边,左边……哎哟,你轻点。”保安室里,队长大声的喊着。

  杨平拿着一瓶红花油,正在给队长擦着伤口。

  江羽一进去,就扔过去一瓶药,说:“把那玩意扔了吧,用用我的这瓶药。”

  队长白了江羽一眼,然后拿起药瓶,看了下,又扔在桌子上,说:“江羽,拿瓶三无的药给我,是不是想害我……”

“爱用不用!”江羽抱着头,就坐在了椅子上。

  队长一听,正要发火,杨平却对着江羽,问道:“你刚才告诉我,把光头他们打跑了,真的假的啊?”

  江羽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说:“我骗你有什么好处?你能给我钱啊?”

  他刚才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保洁大姐,现在又成了身无分文的人了,虽然他一点都没有后悔,但是没钱,就等于炼不成药了。

  这么一来,自己又要从叶馨雪的身上,弄点钱花花了。

  “哎哟,杨平,你他玛的好好给我擦药……别听他胡咧咧了,行不?”队长一听江羽说话,就显得特别的不耐烦。

  “好好好……”杨平不敢再问了。

  “队长!”江羽站起身,说:“我问你个事,成不?”

  队长那儿疼的龇牙咧嘴的,也不想和他争辩什么,于是点点头,让他说。

  “你们为什么不报警?”江羽认为,这个事情,让警察来管,还是比较合适的。

  队长强忍着疼,说:“你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那辆车是什么车,你不知道?”

  “什么车?不就是汽车么?”江羽挠了挠头说。

  “废话,我还不知道是汽车啊?”队长直了直腰,说:“那他玛是一辆奔驰,知道么?能开那种车的,别说我们了。就算是报警,又能怎么样?过几天还是会被放出来,到时候,和你连本带利的算账。”

  “就是,你没看那个光头,那么凶啊!”杨平一边轻轻地给队长擦药,一边说:“他们的后台,绝对是我们小保安惹不起的。所以说,被他们揍了就揍了。揍过了,这件事,也就算是过去了。”

  保安自有保安的苦衷,这个社会,有钱有势力的就是大爷,他们也不是不想锄强扶弱,而是说有没有这个能力,会不会连工作也掉了,到时候,那一家老小连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队长擦完了药,一瘸一拐的出了办公室,杨平把队长扔在桌子上的小药瓶,放在了抽屉里。

  “兄弟,想什么呢?”杨平坐在江羽的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队长,他人不坏。你也别怪他。我们真的惹不起那些人,能忍气吞声就忍气吞声吧!”

  江羽笑了一下,说:“我没怪他。我要是怪他的话,他就走不出这个门了……不过,你跟着我的话,我总有一天,能让你坐上那辆,什么驰来着?”

  “奔驰!”杨平加重了语气说道。

  “对,奔驰。”江羽看着窗外,说:“我一定让你坐上那辆车的。”

  杨平笑了笑,他现在听江羽说话,已经没有开始那么刺耳了,他估计江羽就是喜欢吹吹牛罢了,不过,这也不是多大的毛病,能听就听着呗!

  “请问,有我的快递么?”这个时候,有一个美女,站在门口问道。

  江羽一听,猛然转头看去,几秒钟之后,站起身说:“是你?”

  其实,门口的这个女孩,就是刚才给江羽指路的女孩。

  当时,时间紧迫,江羽没有仔细打量,现在一看,虽然比他老婆要差一点,但也算是一等一的美女啊。

  不过,那个美女看见江羽,根本就像是陌路人一样,理都没理他,转脸看向了杨平。

  杨平见那个美女,看向了自己,立刻结结巴巴的说:“凌,凌菲,是,是吧?”

  凌菲点了点头。

  “有有有……”杨平飞快地扒着那些快递,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一件快递,递了过去。

  “谢谢了。”凌菲看着快递,说了一句,就飘然离去。

  杨平看着凌菲的背影,频频招手,说:“不谢,不谢!”

  凌菲走后,杨平若有所思的坐在椅子上。

  “杨平,这美女是哪个部门的?”江羽递过来一支烟问道。

  杨平接过烟,说:“客服的,是个小组长,经常一个人过来拿快递,而且我看了寄出的地方,全国各地到处都有……”他说到这里想了一下,又继续道:“这个凌菲不好接触,就连女性朋友都没有几个,有点神神秘秘的。”

  江羽抽着烟,心里感觉,越是这样神秘的美女,越要认识一下,这才有挑战难度嘛!

  “她有男朋友么?”江羽弹了弹烟灰。

  杨平坐直了身子,说:“你可是问对人了。告诉你,凌菲虽然没有男朋友,但是我们公司里,已经有不少男的,追求过她了……不过没有一个人成功的,她到现在也是单身。”

  “你也追过吧?”江羽笑着问道。

  杨平一听,又垂头丧气的说:“江羽,别笑话我了。我哪有那个条件,去追人家大美女啊!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连房子都没有,人家看都不会看我一眼的。”

  “好了,好了……”江羽拍着他的肩膀,说:“别这么没有信心,相信自己,你总有一天,会坐在那个啥驰里哭泣的。”

  “我能有辆qq开着,我就满足了。”杨平一片憧憬的眼神。

  “车的事情先放一放。”江羽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突然说道:“我能把这个凌菲追到手,信不信?”

  “信……”杨平正端起茶杯喝水了,于是随口说了一句,不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又特别认真的问江羽:“不是……你刚才说的是啥?”

  “啪!”

  江羽把打火机,往桌子上一敲,说:“我要把那个凌菲追到手,让她做我的小小老婆。”

  在江羽的心里,乔静是大老婆,叶馨雪是小老婆,这个凌菲就暂定为小小老婆了。

  “噗……”杨平的口里的水,朝着江羽喷了过来,不过江羽的速度很快地,拿了杨平的帽子,挡在了脸前。

  “大哥,重婚犯法……而且你别刺激我了,我连女朋友都没有……你还妄想有什么小小老婆……我可真服你了。”杨平起身,拿了纸巾,把帽子擦擦,又对着江羽说:“快下班了,咱们还是现实点,去公司的门口站岗吧!”

  “你不信是你的事,我追求是我的事,别到时候拜我为师就行。”江羽站起来,就跟着杨平出去了。

  “行,我信了行了吧……”

  两人来到门口站好了,就等着公司下班了。

  江羽的心情有些急迫啊,等会下来的美女肯定多,自己在心里,一定要选出个十大美女来。

  江羽这边想着怎么评十大美女,那边也到点下班了,不一会的功夫,从楼上下来的人,就越来越多,男男女女都结伴而行。

  这个,侧面可以给八十分,正面勉强及格,算不上美女……

  那个正面侧面,都能给八十分,不过笑的时候,牙齿不太好看,但是关上灯,也看不见牙齿了……算了,就让她排在第十吧!

  这个不错哟,长发披肩,杨柳玉腰,唇红齿白……可以排个第五名。

  江羽看着看着,竟然有个美女没被他注意到,都走出去了。

  不过背影真的挺美,凭着背影都可以排第二了……哎哟,回头了,回头了……我去,真他玛丑,吓死我了……这特么就是个背影杀手嘛!

  江羽一边看着下班的员工,一边在心里给那些女的,排着名次……

  “小流氓……下班了,你还不走?”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站在江羽的背后,扭着他的耳朵说道。

  江羽是个习武之人,自然反应奇快,一个反手,就给了那人一个擒拿。

  “哎哟,放开我……弄疼我了,你个大流氓……”那人哎哟哎哟的叫着。

 江羽听有人骂他大流氓,就感觉怎么这么耳熟呢?于是定睛一看,立刻陪笑道:“叶馨雪啊,怎么是你啊?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还以为哪个美女认错人了呢……”

  “你……哎哟……”叶馨雪气得想用手去指他,不过一抬手臂,就疼得钻心,只是,还是气得说道:“江羽,你这辈子,都不会有女人喜欢你的。”

  “你这诅咒,可是有点狠啊!不过,以我江羽这么帅气的小伙子来说,这种情况是万万不会发生的……我猜测,我老婆教会排到小小小小……老婆那儿。”

  “人至贱则无敌……”叶馨雪摇了摇头。

  她俩正在斗嘴,那边可吓坏了杨平。

  只见他呆呆的看着叶馨雪,结结巴巴的说道:“叶,叶总……您,您好……”

  叶馨雪白了江羽一眼,然后朝着杨平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

  “这才是美女,应该有的牙齿,所以她必须是我的小老婆。”江羽在心里暗道。

  杨平一见叶馨雪和他笑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就像是发了年终奖一样。

  接着,他一把拽过江羽,小声的说道:“羽,羽哥,你认识叶总?”

  “认识啊,怎么了?”江羽故作惊讶的表情,然后又说道:“小雪嘛,她一直缠着我,非要做我的小老婆。唉,我能怎么办?就让她先缠着吧……等哪天高兴了,赏她个小老婆当当吧!”

  “不是……”杨平瞪着眼睛,说:“叶总缠着你,要做你的女朋友?天啊,我是不是听错了?怎么可能?”

  “唉,要不说,你只能做个保安呢?”江羽摇着头,说:“告诉你,一个小雪就让你惊讶的成这样,那我要是我老婆在这儿的话,你还不直接给我跪了啊?”

  杨平看了看,正在揉着手臂的叶馨雪,又看了看江羽,问道:“你老婆,到底叫啥名?你别再说是乔总了……”

  “小流氓,你到底走不走?”叶馨雪气得一跺脚,边走边说:“你不走,我和表姐就先走了啊!”

  江羽一见,连忙说道:“哎哎……等我,等我……”不过他说完,又回头对着杨平喊了句:“下次有时间,我让她过来给你看看……”

  乔静的车子停在了广场上,很不耐烦的等着江羽和叶馨雪,心里感觉特别的生气,这江羽不是给自己当保镖么?怎么自己倒到成了他的司机了……

  乔静正在忿忿不平,那边两人一路斗着嘴,就过来了。

  上了车之后,叶馨雪就对着乔静打小报告,说:“表姐,你刚才没看见,江羽在门口站岗的时候,两只眼睛一直盯着,下班的那些女员工……真是一个活脱脱的大流氓。”

  乔静在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发动车子,就往家去了,而江羽则摇头晃脑的说,叶馨雪,你这就是羡慕嫉妒恨……

  “你说谁?”叶馨雪抓狂中

  ……

  回到家,吃了饭之后,叶正满怀欣喜的来找江羽。

  “兄弟,卧槽,你可真神了啊!”叶正对着江羽,伸出三个手指头,说:“昨天晚上三个啊……一直折腾到天亮。”

  江羽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这可是我师父的不传之秘,没有效果的话,我也不会给你的。”

  叶正一听,笑着说:“那药水还有么?再给我来个十瓶八瓶的。”

  江羽一愣,因为他从叶正那赚的钱,可是一分不剩的,都给了那个保洁了。

  现在别说没有药水了,就是想炼药,也没钱去买药材啊,再说了连乔静的钱都没还呢……

  不过叶正是个标准的富二代,什么阵势没见过,所以一看江羽为难的样子,就知道应该是没钱了。

  于是,他从身上掏出了一万块钱,递给江羽,说道:“是不是没钱了?这钱先拿着,如果不够,再和我说。”

  江羽拿着钱,说:“还没给你药呢,钱都给我了,这哪好意思啊。”

  叶正特豪爽的说:“我们兄弟之间,就不要说这些话了。等你的药炼好了之后,我再给你加钱,一份药,八千块钱……不过,你要炼快点啊!我们可等着用呢!”

  江羽装好了钱,说:“放心吧!后天你过来拿药。”

  叶正和江羽正在屋里说着话,门外突然进来了一个美女,打扮的特别妖艳,身上穿得衣服,还挺节省的,到处都是洞洞。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差点给忘了。”叶正一拍脑门,然后指着那个美女,说:“这是我的朋友,叫张欣彤。是个网红主播!”

  张欣彤上身一件体恤,下身是低腰裤,上面的洞洞都开到大腿了,而且肚脐也露在外面,这身的打扮,算是站在时尚的前沿了。

  不过看她好像是身上不舒服,只见她捂着肚子,一脸的痛苦的表情。

  “你朋友好像不舒服?”江羽问道。

  叶正点了点头,说:“我今天带她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她痛经!”

  江羽看了看,说:“这是小毛病……”他说到这里,从身上拿出银针盒,继续道:“我给她扎会针,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痛经了。”

  “真的假的?”张欣彤很惊讶的问道。

  叶正一听,转脸对她说道:“相信我兄弟。他对这方面,肯定是药到病除。”

  “夸奖了。”江羽笑着说。

  “那你给她扎针吧!”叶正笑了笑,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去看看表妹和小雪。”

  江羽见叶正走了,于是看了看那个女主播。

  以前下山的时候,也经常去网吧,自然看过那些网红主播,不过那个时候,只能隔着屏幕,现在可是面对面的零距离啊!

  “就在这扎么?”张欣彤问道。

  “就在这里,只不过……”江羽说到这里吞吞吐吐了起来。

  张欣彤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说:“只不过什么?是不是你在叶正的面前吹牛的,其实我这个比较难治啊?”

  “难治倒是不难治,只不过我看你不止有痛经的毛病,而且心脏方面,还有着不小的毛病?”

  张欣彤猛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不是,你怎么知道的?”

  张欣彤是个网红主播,身材自然很好,这么猛一站起来,江羽的眼睛差点没忙过来,心里也一片的荡漾。

  “我自然知道,而且我就能给你治好。”江羽神秘的说道。

  张欣彤一听,高兴的说道:“你要是把我治好了,我就给你五万块钱。”

  江羽摆了摆手,说:“我和叶正是兄弟,你又是他的朋友,这一次就不收你钱了。”

  “那哪行啊?”张欣彤从随身的皮包里,掏出一叠钱,递给了江羽。

  江羽看着那些钱,心里有些感慨,以前都是主播在说,谢谢某某发的礼物,老铁双击666,现在特么该我说,老铁双击666了吧!

  “怎么,不会是嫌少吧?”张欣彤见江羽没有说话,还以为他是嫌钱少呢!

  “不不不,不少了。”江羽把一叠钱放在了抽屉里,然后从紫檀木的盒子里,拿出了一根银针。

  “用这针,真的能治好我的心脏病么?”等到江羽拿出银针的时候,张欣彤有些害怕,又有些怀疑。

  毕竟这是心脏病,她听医生说过,是不可能治得好的,只能通过药物,终身维持。

  因为,这可是全世界的难题啊,难道,这江羽用一根银针,就能治好了?

  不问怎么说,张欣彤的心里,还是有着很大的疑虑的。

  “疑难杂症,黄帝内经,命为根,针为引,引为道,奇经八脉,周天运转……”江羽手中的银针,以极快的速度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

  张欣彤眨着眼睛,看了看江羽,说:“你说的什么,道啊,经啊的,除了疑难杂症,我全都没听懂。”

  江羽摇了摇头,然后指着放钱的抽屉,说:“如果想要治好病,就相信我。否则,你就把钱拿回去。”

  钱,对于这个主播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而且叶正也这么的相信他。

  所以,张欣彤想了一下,就对着江羽说:“好吧,那我们开始吧!”

  “好!”江羽丢了烟头,说:“不过,我银针扎的地方,有些隐秘,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

  江羽不知道,她们这些主播,根本就不会在意的,毕竟在千万人的面前,她们都敢只穿个肚兜跳舞,何况现在是治病,还会顾忌那么多么?

  张欣彤捂着肚子,说:“没事,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一切都听你的。”

  江羽点了点头,说:“那就把你的体恤和裤子脱了吧……”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大学生情侣教室里爱爱|她感觉自己被他完全撑开了
下一篇 :小情侣在楼梯间忍不住|不要了好烫好大恩好胀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