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要啊下边流水了|忍不住在图书馆要了她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好想要啊下边流水了|忍不住在图书馆要了她

好想要啊下边流水了|忍不住在图书馆要了她

发布时间:2019-05-18 10:58:06

导读
大伙看着江羽故弄玄虚,白白的在屋里等了十来分钟,正有些着急,尤其是那两个医生,早已经不耐烦了……  终于,那个年轻的医生,用手指着江羽,正准备奚落他的时候,却见江羽紧紧地盯着床底,而那窸窸窣

 大伙看着江羽故弄玄虚,白白的在屋里等了十来分钟,正有些着急,尤其是那两个医生,早已经不耐烦了……

  终于,那个年轻的医生,用手指着江羽,正准备奚落他的时候,却见江羽紧紧地盯着床底,而那窸窸窣窣的声音,也从床底下传了出来,并且越来越大……

  接着,众人不敢造次,随着江羽的眼神,看向了床底,而此时,床底下,竟然爬出了一条蜈蚣。

  这条蜈蚣,不大,却看着很不一般,因为通体看上去像是透明一样,可是尾部那里,却又是青色一片。

  众人看着那条蜈蚣,没人敢说话,只有乔静,正在慢慢地向后退去,好像随时要逃似的。

  江羽看见那条蜈蚣,本是满脸的喜色,可转眼见乔静这个样子,生怕惊了蜈蚣,于是立刻站在了她的身后。

  乔静确实很怕蜈蚣,眼睛紧紧地盯着那条蜈蚣,身躯慢慢后退,不过几秒之后,正好撞在了江羽的怀里,而且也感觉身后,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

  前面是蜈蚣,后面是异样,乔静急忙转脸,就要叫出声,可是江羽很及时的,用嘴堵住了她的玉嘴!

  江羽自小就随着师父在山上,根本就没有碰过其她的女孩,这次可是初吻啊!

  他噘着嘴唇碰到乔静的樱桃小嘴时,就感觉入口处,无比的细嫩润滑,一时间连那条青尾蜈蚣都忘记了,自然有了一飞冲天的感觉。

  好在江羽只是一碰即撤,而乔总他们,都在紧紧地盯着青尾蜈蚣,不然,要是被他们看见的话,不知道作何感想。

  江羽嬉皮笑脸的看着乔静,而乔静瞪着眼睛,想要破口大骂,但是想到奶奶的病情,只能忍了下来,不过她立刻举起了手,想在江羽的脸上,狠狠地拧一下。

  可江羽的反应,不是一般人能赶得上了,所以他一把抓住了乔静的手,又指了指那只青尾蜈蚣……

  只见那只青尾武功,已经爬到了老太太的床头了。

  此时,众人都盯着青尾蜈蚣,见它马上要爬到老太太的头上,都紧张了起来,看得出来,他们即将要大声喊出来,惊动青尾蜈蚣了。

  江羽一见,立刻瞪着众人,把手放在嘴角,让大家不要说话……

  幸好,江羽之前交代过,现在又看见他严肃的表情,所以即使众人特别紧张,也没有敢发出任何的声响。

  接下来,那条青尾蜈蚣,眼看就要钻进老太太的头发里……

  不过,这条青尾蜈蚣倒是不同寻常,因为就在这时,竟然把头四处摆动,似乎在看是不是有什么危险。

  远处的江羽有些慌张了,因为这青尾蜈蚣虽然视力不行,全靠触角探路,但是却生性谨慎,要是这个时候跑了,那就前功尽弃了。

  刚才江羽和乔静那儿,多少发出了一点动静来,所以这条青尾蜈蚣就停了下来,好像在确定,到底有没有危险。

  江羽以及众人,都如同定住了一样,连大气都不敢喘了……这种压抑的气氛,深深的牵动着每人的神经。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好在那条青尾蜈蚣,并没有发现他们,只是晃动了几下触角,就很快的爬进了老太太的头发之间……

  此时,除了江羽,没人知道那条青尾蜈蚣,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乔总却已经,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了。

  饶是这样,他也不敢弄出任何的声响,只能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江羽,希望他能有所行动。

  江羽没有让乔总失望,只见他轻轻的拿过,那个精致的竹筒,然后倒过来,把口放在檀香上熏了一会,接着把茉莉花的花瓣,也塞进去了一些。

  一切都准备好之后,江羽拿着竹筒,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把竹筒放在了青尾蜈蚣爬过的那条路上,然后又慢慢地退了回来。

  接下来,大伙又在焦急中,度过了四五分钟,那只青尾蜈蚣才懒洋洋的,从老太太的头发里冒出来,然后慢慢地往回爬去,只是它的身体比进到头发里之前,竟然大了有一倍之余。

  小家伙爬着爬着,就爬到了竹筒那儿,然后像是特别兴奋似的,在竹筒前不停地爬动,又有半支烟的功夫,“嗖”的一声,它就钻进了那个竹筒里面了。

  江羽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于是加快了脚步,小跑到竹筒之前,用准备好的塞子,直接把竹筒给封死了。

  “小东西,我看你还出幺蛾子不?”江羽拍了拍竹筒,说道:“这下逃不掉了吧?”

  众人见江羽收服了青尾蜈蚣,都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好奇心也是四起,连忙跑过来盯着竹筒左看右瞧的。

  “我奶奶中的毒,是不是这条蜈蚣的毒啊?”乔静率先问道。

  江羽拿着竹筒,答非所问的对着乔静,小声说道:“你这么盯着我看干嘛?莫非还想被亲一口……”

  乔静被江羽这么一抢白,脸上立刻黑了起来,然后狠狠地瞪了江羽一眼。

  乔总虽然没听见江羽说什么,但是见他这么轻松,心里就明白了。中毒的源头,这就算是找到了,那么下一步,自己母亲的病,就肯定能治好了。

  这边大伙都放下了忧虑,以为可以妙手回春了,但是老太太那边,却有人传来了一句,让大家特别震惊的话语。

  “糟了,老太太没有呼吸了……”

 乔总的心情本来已经彻底的放下来了,可是老太太那边,却有人大声的喊了一句:“糟了,老太太没有呼吸了……”

  这一声,如同晴天霹雳,让乔总楞在原地,半天没有缓过劲来。

  原来大伙正围着江羽的时候,那个年纪大的医生,比较细心,先是去看了老太太,可是这一看,却发现老太太竟然没了呼吸……

  当大伙都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人里面,除了江羽,所有人的心里,都“咯噔”了一下,然后每人都冒出了不同的想法,和不同的做法……

  两个医生,借此机会,拼命地诋毁江羽,另外也开始撇清所有的责任,生怕惹火上身。

  乔静倒是个孝顺的孩子,一听说奶奶去世了,一下子就含泪的扑了过去。

  而叶馨雪的表现,更是恨不得,当时就弄死江羽。

  可江羽却仿佛很是淡定,点燃了香烟,一个圆接着一个圆的吐了出来。

  这个时候,乔静终于按耐不住了,猛然回头,满眼泪水的看了江羽一眼,随即“噔噔噔”的走到江羽的身边,瞪着他说道:“你,你,你……我要让你陪葬。”

  这件事对于所有人来说,简直就是给了他们希望,然后又在他们的面前,彻底的粉碎了这个希望,所以大家一时半会,都接受不了,尤其是乔总,站在那儿,还没有缓过劲来。

  不过,江羽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然后对着乔总,说道:“乔叔叔,那两个庸医的话,你还敢听么?”

  这句话说得两个医生,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而也把乔总给说得云里雾里的,不知道江羽到底什么意思。

  江羽说完话,便不在管他们,而是拿出了随身的的盒子,从里面取出了一根银针,然后示意乔静把老太太扶起来。

  乔静虽然心里痛恨江羽,但是事已至此,只得把奶奶扶了起来,毕竟当江羽拿出银针的时候,他又成为了大家的希望。

  江羽看了看老太太的后背,然后以一种特殊的手法,把那根银针飞快地,扎在了至阳穴上。

  由于他的手速太快,坐在一旁的乔静,除了影子,几乎什么都没有看到。

  江羽没有停歇,一只手不停地旋转银针,而另一只手在老太太的后背上,不停地按摩推拿……

  时间过得很快,二十分钟之后,江羽收了银针,只是他的头上,出现了几滴的汗珠。

  “啪……”

  江羽顺势坐在椅子上,又点燃了一根烟,自顾自的抽起了,过了几秒钟之后,才对着乔总说道:“乔叔叔,老太太那是假死。毒性攻心,天地移位,人无灵药,至此一搏……所以出现了假死的现象……可是现在,你可以去看看了。”

  乔总也没听明白什么意思,但是却没敢怠慢,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老太太的床边,弯下腰来,喊了一句:“妈!”

  而就在这时,老太太眼睛微微的动了一下,接着就睁开了眼睛,对着乔总微弱的说道:“慕宏,妈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乔总也是个孝子,听老太太这么一说,眼圈都红了起来,激动地说:“妈,你终于能说话了,你终于能说话了……这病可终于治好了……那小子,真是神医啊!”

  老太太也想说话,可是现在身体极其的趋弱,江羽嘱咐她不要劳神。

  乔总高兴之际,那两个医生,却走到江羽的身边,说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刚才明明已经没有呼吸和心跳了,怎么可能又活了?我们看了那么多的病人,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只凭着一根针,就把人从鬼门关,给拖了回来……”

  江羽瞥了他们一眼,眼里尽是嫌弃:“庸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乔静老太太活了过来,自然皆大欢喜,至于两个医生的疑惑,也正是乔静的疑惑。

  江羽一边把玩着竹筒,一边说道:“这青尾蜈蚣,世间少有,一个便是无价之宝……可是它却身有剧毒。而且它以活物为食,每次却不把毒,一次性注进人的体内,而是一点一点,让人慢慢中毒,才好吞噬活人的身体……”他说到这,瞥了眼老太太,又继续说道:“老太太中的便是这青尾蜈蚣的毒。只是,这青尾蜈蚣,喜好檀香和茉莉花的混合香味,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在这儿放这两种东西?”

  “那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乔静和叶馨雪并没有关注,檀香和茉莉花的来处,反而异口同声问道。

zc1sa6z.jpg
  江羽是正紧不过三秒的人,只见他看了眼乔静,小声的说道:“你要是现在就嫁给我,我就让你奶奶,一点后遗症都没有。”

  乔静看着一脸坏笑的江羽,简直就要爆炸了,不过碍于一屋子的人不好发作,所以随手抄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砸了过去,口中说着:“快说,会不会有后遗症?”

  “经过我江羽治疗的病人,怎么可能有后遗症……站住!”他一把接过烟灰缸,然后一眼又瞥见那两个医生,正畏畏缩缩的往门外退去。

  “你们俩想去哪?”江羽边抛着手中的烟灰缸,边问着两个想要逃离的医生。

  两个号称国际名医的医生,当时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好在那个年轻的医生,反应比较快,立刻对着江羽说道:“我们出去拿补药,好给老太太恢复身体……”

  他说完话,拽着另一个医生,就快步往门外走去。

  “回来!”在他们身后的江羽,冷冷的说道:“磕头!”

  对于这两个医生,乔总也早已经是不耐烦了,钱倒是拿了不少,可是母亲的病,却没有一点的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今天要不是江羽的出现,很可能母亲就不在了,所以他只是冷冷的旁观,根本没有解围的意思。

  不过,那个年轻的医生,大概是没有明白乔总的意思,反而觉得乔总在,这个江羽就不敢和他们闹破脸皮,所以依然往外走去。

  “啪!”

  江羽冷笑了一下,然后手中的烟灰缸,就飞了出去,正好砸中了年轻医生的腿。

  “扑通”一声,他就跪倒在地,心里知道,江羽玩真的了,只是他把乔总当成了救命稻草,于是愁眉苦脸的看着乔总。

  乔总冷哼了一声,说:“你们自己打的赌,自己解决!”

  他说完,就叫人扶起老太太,往门外走去,毕竟这个房间不能再住了。

  “乔总,老太太的病,我再扎个两天的针,就会彻底根除的。”江羽看着乔总说道。

  乔总点了点头,然后瞪着眼睛,就看向了那两个医生。

  “砰砰砰……”

  六个响头,结结实实的磕在地上,江羽才满意的让他们走了,两个医生羞愧满面,大概这辈子对打赌和行医,都会非常的敏感了吧!

  两个医生走后,乔总立刻喊来李叔,让他带着江羽去休息。

  其实,乔总急着让江羽去休息,也是为了乔静和叶馨雪,因为她俩也和江羽打了赌,谁知道那小子,会想出什么稀奇古怪的赌注来!

  江羽朝着乔静和叶馨雪挑了挑眉,然后就随着李叔去了自己的房间。

  只是没想0到的是,李叔竟然把他安排在了乔静的隔壁。

  江羽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的都是乔静宽衣的样子,一时间满脸通红,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不过这能想到,却摸不到的滋味,太让人难受了,总不能去霸王硬上弓,当个大流氓吧,于是江羽摇了摇头,翻身起来,就在床上打起坐来了。

  这打坐的功夫是他师傅教的,为的是让他练气,可是以江羽现在的功力,只能感觉到一丝气流,在身体里流窜。

  不过,这一丝的气流,已经不可多得了,因为这可以让他练出不少的良药,以及身上的功夫,更上一层楼。

  时间流逝,江羽在床上打坐了一整晚,不但不觉得劳累困顿,反而觉得神清气爽。

  “吱……”

  可就在天刚亮时,房门却被人推开了,江羽没有下床,只是微张着眼睛,看着门口。

  只见门外伸出了一双洁白的玉腿,短短的丝袜贴在皮肤上,然后轻轻地落在了房间里。

  江羽坐在那儿,再也不能心无杂念的打坐了,恰恰相反,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然后轻抬眼皮,顺着那双美腿,朝上看去……

江羽坐在床上,微睁双眼看着门外。

  顿时,一双玉腿伸了进来,紧接着,江羽的眼睛,就往上瞟了瞟,正好看见了一条超短裙,而那短裙有些短,随着腿动,超短裙里的粉色,若隐若现……

  那一刻,江羽差点一头从床上栽下来,不过,鼻血倒是先流了出来。

  “乡巴佬……”

  江羽的眼睛,已经紧紧地盯着粉色的边边,不过,却感觉眼前一闪,一道黑影直奔面门而来,接着又有人骂了一句。

  这个时候,江羽猛然睁大眼睛,然后轻轻一抬手,就把那道黑影抓在了手里……

  接下来定睛一看,一个男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而那个男人的背后,正是小美女叶馨雪。

  不过只见那个男人的手里,正拿着一根钢管,而另一头在江羽的手里。

  此时,叶馨雪看见江羽,伸着舌头,做了个鬼脸,江羽随之一笑。

  “放手……”那个男人,见江羽抓住了钢管,于是使出全力的去夺钢管,可是不问怎么使劲,都拽不动分毫,渐渐地头上的汗珠都溢了出来。

  “小丫头,你干嘛?”江羽拽着钢管,朝着叶馨雪问道:“是不是看上我了,找人来提亲啊?还是说那个钢管过来,给我跳个舞啊……不过,上来就打,可就不太好了。”

  叶馨雪一听,气得直跺脚,指着江羽喊道:“王八蛋,你个臭流氓,谁看上你了?我就是看上一条狗,都不会看上你的……”

  “这是狗被黑的最惨的一次了。”江羽一边笑着,一边看着叶馨雪的超短裙,因为只要叶馨雪一跺脚,超短裙里的内内,就往外直跑……

  “大流氓……”叶馨雪自然看出了江羽的心思,气得一转脸,捂着自己的短裙,就跑了出去,不过跑到门口的时候,还回头对着那个男人,说:“赶快给我打死他,尤其是那张嘴,先给本小姐撕碎了……”

  叶馨雪出去之后,就剩下江羽和那个男人了。

  其实,这个男人早都想发火了,因为自从进来,江羽就拿他当空气,没有正眼看他一下,所以,他想夺下钢管,可是他尝试了几下,竟然都没有拽动,而且对方还这么气定神闲,当时就有些畏惧了。

  “你是谁?干嘛到我房间里偷袭我?”江羽一边说着话,一边手上用劲,竟然直接把钢管给撅弯了,要不是叶馨雪带这个人进来的话,江羽早已经让他手臂脱臼,去活受罪了。

  那个男人一见,脸上的肌肉抖动了几下,然后放下手中的钢管,说道:“你,你……你竟然有这么大的劲?我妹妹没说,你这么厉害啊?”

  江羽一听,愣了一下,问道:“你妹妹是谁?”

  那个男人朝外一指,说道:“她喽……我是她哥,叶正。”

  江羽这才知道,原来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叶馨雪的哥哥,叶正。

  叶正看了一眼江羽,然后松了手,又摇了摇头,边往外走,边说:“你虽然有点本事,但是在我的眼里,你还是没有任何的地位。不过,有你保护乔静和叶馨雪,我也就放心了……当然了,如果你保护不周的话,本少爷不问你多厉害,我也能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叶正的心里清楚,以他一个人的力量,别说教训江羽了,能不缺胳膊少腿,就是万幸了,所以为了不丢面子,嘴上逞逞能,脚下可就是有多快走多快了。

  “装逼……”江羽的心里,只有这两个字出现,不过,他是不会让叶正,在自己的面前顺利装逼的,所以对着叶正的背影说道:“叶正,你肾虚吧?”

  叶正刚刚走到门口,听到江羽的话,突兀的站在那里,然后猛一回头,说道:“肾你大爷……”

  “嘭!”

  叶正说完话,直接摔门而去。

  江羽摇了摇头,依然的看着眼前的大门,仿佛那个叶正还会回来似的。

  “吱……”

  几秒钟之后,大门确实又被人推开了,接着叶正伸进头来,问道:“外婆的病,是你治好的?”

  江羽点燃一支香烟,点了点头。

  叶正见江羽点头,立刻走了进来,又神秘的问道:“我肾虚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江羽弹了弹烟灰,说道:“你的肾虚很严重,而且你纵欲过度,才导致今天这样的结果。”

  叶正这下被说中了心思,脸上的表情立马变成了恭敬之色,然后点头,说道:“兄弟,这你都看得出来?”

  江羽哈哈笑道:“我何止看得出来,我还能帮你治愈,而且更能让你夜夜笙歌,风流快活!”

  叶正一听,已经眉开眼笑了,然后趁机想拉拢江羽,说道:“那我们以后就兄弟相称吧!”

  叶正这么一客气,江羽反倒是不好意思了,连忙说道:“你比我大,就叫我小江吧……至于你肾虚的问题,我来给你配几副药。今晚上你就可以过来拿了……保你药到病除,生龙活虎。”

  江羽对叶正这么好,也是有道理的,因为叶正是叶馨雪的哥哥,这就是大舅哥啊,所以,宁可得罪任何人,也不能得罪自己的大舅哥啊!

  叶正见江羽信誓旦旦,一想到自己又可以夜夜笙歌的样子,心里是非常的高兴,接着又和江羽寒暄了几句,才不舍的离去。

  叶正走后,江羽下床洗漱完毕,然后想去买些药材,可是,他突然又想起,自己身无分文……

  于是,江羽一边琢磨着问谁借点钱,一边晃晃悠悠的走出了房门。

  “王八蛋……”江羽低着头刚刚走出房门,就有人在走廊的另一头,冲着江羽喊道。

  江羽猛然抬头,左右看了一下,一眼看见叶馨雪站在那儿,不过超短裙,已经换成了紧身牛仔裤,这一来,更突出了叶馨雪的身材。

  “谁是王八蛋啊?”江羽一看见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叶馨雪嚷道:“你别张嘴闭嘴的王八蛋,好不好?”

  叶馨雪一见江羽急了,捂着嘴就笑了起来,说:“你自己答应的,怪我?”

  江羽看了叶馨雪一眼,突然想到,这个小丫头的身上肯定有钱,那么买药材的钱,也许能从这小丫头的身上借到。

  所以,咧着嘴说:“算了,随便你怎么叫……只是你一大早的找我,干嘛?”

  叶馨雪一边往江羽走去,一边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找你?你想得美啊……只是我不明白,我哥是怎么被你降服的?他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山人自有妙计。”江羽笑着说。

  叶馨雪撇着嘴,走到江羽的身边,突然捏住了自己的鼻子,说道:“你想把本小姐熏死啊?就不能去洗个澡么?”

  江羽一听,捏着自己的衣服闻了一下,知道自己真该洗澡了,于是一边回屋,一边对着叶馨雪,说:“你懂什么?这叫男人味!”

  叶馨雪伸了伸舌头,以示抗议。

  叶馨雪等江羽洗完澡出来,眼前不由得一亮,没有想到,这个乡巴佬,经过这么一打扮,看起来还是蛮帅的么!

  “哟,没看出来……”叶馨雪咬着自己的食指,说道:“你还是有点人样的么?”

  “切……”江羽整理整理了衣服,转了转,说道:“怎么说话呢?再怎么说,我也是一枚帅哥啊……不是吹,就是咱打扮打扮,后面的女孩子,绝对像是蜜蜂一样的,全都跟在我的后面。”

  “呃……”叶馨雪做了个呕吐状,说道:“说你是个胖子,你还就喘上了啊!”

  “怎么?”江羽突然正色道:“看你那眼神,满是崇拜我啊!是不是爱上我了?”

  叶馨雪一听,指着自己,不耐烦的说道:“我,我,我爱上你了……”

  江羽突然打断她,嬉皮笑脸的说道:“爱上我,就爱上我……不要这么大声的说出来,我能听得见……哈哈……”

  这句话可是把叶馨雪气得够呛,指着江羽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而江羽还在那,反复的提起这句话。

  不过,他俩正在斗嘴的时候,楼梯那又传来了一个女声:“叶馨雪,干嘛呢?”

  虽然江羽正和叶馨雪开玩笑,但是有人来的时候,还是赶紧闭上嘴,给叶馨雪留了面子,接着,就往楼梯口看去。

  只见楼梯口那,有一人正抬腿往上走。

  江羽可以清楚的看见,那是一双美腿,而且还穿着一双黑色的丝袜,再往上一点,就能看见洁白无瑕的皮肤了……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医生把我弄的直流水|男人把女人扒的光溜溜
下一篇 :用茄子捅自己下面|抵在墙上律动架起双腿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