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干少妇短篇小说| 玩弄美妇系列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强干少妇短篇小说| 玩弄美妇系列

强干少妇短篇小说| 玩弄美妇系列

发布时间:2019-06-05 14:46:57

导读
“喂!”我敲了敲玻璃门,但里面的女人只是安静地躺着,并没有反应。 良久,我看的没什么意思,正想要离开的时候,那女人突然坐了起来。 “你是谁!”女人冷漠地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疑

 

“喂!”我敲了敲玻璃门,但里面的女人只是安静地躺着,并没有反应。

 

 

良久,我看的没什么意思,正想要离开的时候,那女人突然坐了起来。

 

 

“你是谁!”女人冷漠地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疑惑地回头望向她,心想刚才我喊那么久,这女人都不反应下,怎么这会儿倒是有反应了?

 

 

“我没疯,你让陈泽放我出去!”女人低声吼着,我挑了挑眉,陈泽是谁啊?关我啥事,我就想看一眼那女人长什么样子而已,现在看到了,我也该离开了。

 

 

“抱歉,我帮不了你!”说完,我抬脚就要走人,女人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我只觉得脊梁骨下突然冲上了一阵寒意,这笑声,太凄厉了!

 

 

“看来你也是正常人,既然如此,为何我们不联手想办法离开这里?”

 

 

女人似乎看出点什么,我回头望向她,她的那双眸子有洞察人心的作用。

TzdRY0pBU1FNb0ZTSGV1UklHbDgxc2N3eHZodmZ0RGt6Nzl0bWgvTkk4TW5ic25IRTd6MXJnPT0.jpg

 

“是吗?你怎么帮我?你现在自身难保,还想着帮我?省省吧!”说完,我没有理会她,从小黑屋走了出来。

 

 

回到了病房,我将钥匙随意地丢在我房间的门后,倒时候她们要是问起来的话,我就装傻。

 

 

因为如果要是个正常人,绝对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做那种此地无银的事情。

 

 

半夜一点钟,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我本来就浅眠,翻了个身背对着门口。

 

 

隐约之间闻到了消毒水的气味,应该是医院里面的人。

 

 

那人将我的被子揭开,随后屁股一痛。

 

 

我立马就苏醒了过去,揉着眼睛翻身去看来人,仔细一看,竟然是刘媚!

 

 

痴痴地望着刘媚手里的注射剂,我的身体渐渐发软,直到最后一点力气都没有。

 

 

“张千,我帮你检查一下肚子好吗?你今天不是说肚子疼吗?”刘媚浅浅笑着,我心里一跳,她要做什么?给我打的究竟是什么药!

 

 

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我微微眯着眼望着刘媚趁着夜色脱掉了我的衣服,然后还将我的衣服朝着上面翻转,露出了我的腹肌。

 

 

只见到她的眼中闪现过一些痴迷和期待,那是我看不懂的眼神。

 

 

慢慢地,我想要张嘴说话,可是吐出的却是无声的字。

 

 

完了,刘媚究竟要干嘛?

 

 

难道,莫非,她......

 

 

我忍不住开始遐想起来,这种完全被人掌控在手中的感觉,是种很可怕的事情。

 

 

“放心,我帮你看看受伤没有?还好,都是好的,我再仔细给你检查一下。”刘媚竟然仔细检查了起来,才刚刚毕业的她,一进社会就来了这个医院工作,我估计她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对异性就是一片空白。

 

 

我张着嘴巴咿呀呀地喊着,刘媚百忙中抽空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匆匆说道:“我就是帮你看看有没有伤口,弄疼你了吗?”刘媚赶紧吹了吹。

 

 

我努力地动弹了一下,刘媚被我的反应吓住。

 

 

“张千,你还好吗?我都帮你看好了,你的身体很健康呢!”

 

 

随后,刘媚帮我把衣服穿上,眼睛中带着满足,开心地对我说:“好了,我已经帮你治好了,不痛了吧?”

 

 

我眨了眨眼,表示认同,刘媚左顾右盼,还刻意地在门口瞧了一眼,随后趴在了我的床旁,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顿时我就觉得有点飘飘然,轻飘飘的吻,瞬间扫荡了我刚才对她的不满。

 

 

这个小妮子,还真是有点奇怪,让我又爱又恨。

 

 

房间再次陷入了黑暗和宁静中,身体上的疲倦,加上精神上的压抑让我很快陷入了梦境。

 

 

在梦里,我梦见了杨姐和刘媚两个人,她们两个人都在等待着我的到来。

 

 

就在我以为可以坐拥两人的时候,王医生突然出现在了这个房间里,手里还拿着一根电棍,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我。

 

 

“张千!你给我过来!”王医生恶狠狠地骂着,我吓得往外面冲去,但是怎么都打不开门,眼睁睁地看着王医生将那电击棒朝着我的腰间挥来。

 

 

“啊!”我大叫了一声,眼前站着一脸严肃的王医生和担忧的刘媚,我默默地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一切都只是梦境。

 

 

屋子里面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王医生,另外是刘媚。

 

 

我揉了揉眼睛,和她们注视,刘媚一脸心虚地盯着我,没有想到我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

 

 

“张千!你现在感觉如何?“王医生一脸严肃地询问起我,回头又看向了刘媚,语气中带着不爽,责备着:“刘媚,你是怎么照顾张千的?都昏睡了一上午都不醒,出来事情你能担的起?”

 

 

王医生挑了挑眉,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呆愣地望着她们两人。

 

 

“王医生对不起,我以为张千只是睡的久了点,是我的失误,我保证没有下次!”

我的眼睛一直看着刘媚,昨晚上发生的事情,我现在还记忆犹新,这个小妮子的胆子还真大,也不知道昨晚上给我打的是什么药,竟然让我睡了这么久。

 

 

王医生没有给刘媚好脸色,口吻强硬地吩咐道:“行了,你可以出去了!”

 

 

头偏向了门口,王医生示意着刘媚。

 

 

刘媚吸了吸鼻子,眼眶中盛满了泪光,但是还是拼命地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门被带上,王医生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竟然伸出了手摸了一下我的额头,眼神中带着疑惑,然后又揭开了被子,查看我的每一次。

 

 

当她发现我裤子上的那点可疑的污渍时,王医生的眼眸突然幽深了起来。

 

 

“张千,你裤子上的是什么?”王医生挑了挑眉毛,若有所思地询问起我来。

 

 

那东西我自然是知道的,可是我也不能直接回答她。

 

 

“尿裤子,尿裤子了!”我含糊地说着,王医生笑了笑,淡淡说道:“看来,你的身体很健康,所有的反应都是好的。”

 

 

王医生走向了窗户旁,将窗帘都拉开了,刺眼的阳光从窗外穿透进来,我眯了眯眼,夏日的阳光,实在是毒辣。

 

 

只见她在窗户边看了许久,随后走到了我的床边,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竟然直接走了。

 

 

随后刘媚就红着眼睛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食物,声音哽咽地说着:“来,吃东西了,吃完以后我带你下去走走,听说今天有个小活动,你一定会喜欢的。”

 

 

小活动?我回味了一下,视线又落在刘媚的那张清纯的脸上,红彤彤的眼,嘴巴微微地撅起,有些不服气的样子。

 

 

饭后,刘媚领着我们一帮精神病人到楼下散步。

 

 

从来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不管是抑郁症患者,还是其他狂躁症的人,都集中在操场上。

 

 

王医生穿着一身白色医生大褂,手里还拿着一根细长的棍子,像老师经常用的指挥棍,站在我们的最前面

 

 

而其他的护士就分别站在一旁,看守着我们。

 

 

“安静!”王医生用棍子敲着地面,所有的病人全部噤声,在他们的印象里,王医生是恐怖的存在,只要他们不听话,就会被拿出打针惩罚。

 

 

“去把东西拿过来。”王医生嘱咐着身边的小护士,我打量了一番,突然发现杨芸也在。

 

 

眼睛立马迸发出精光,一个劲儿地朝着杨芸那里看去。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杨芸也看向了我,我们两个人的视线对视上,我傻乎乎地笑了笑,杨芸也低下头抿唇了一下。

 

 

一大把跳绳,扔在了我们的面前。

 

 

王医生指着我开口:“张千,你过来!”

 

 

怎么会抽到我了?这个王医生究竟想干嘛?

 

 

我装着没有听到,低着头看着我的手指,时不时地还咬了下牙齿,显得很痴傻。

 

 

发现我没有动静,王医生直接上前抓起我的衣服,拽着我走出人群当中。

 

 

绳子强行塞在了我的手里,王医生低声喝道:“跳!跳好了有奖励。”

 

 

我迟疑地看着我手底下的绳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跳动了起来。

 

 

上下跳着,浑身的细胞都在跃动,王医生指着我,对着其他人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要增加锻炼的强度,这样才有利于你们的健康。”

 

 

操场上乱糟糟的一片,都是跳绳扯动的风声。

 

 

一波训练下来,我人都要软了。

 

 

这么久没有锻炼,突然一下子高强度的训练,确实让我有点吃不消。

 

 

我们这个楼层,从来没有像今天晚上这么安静过,所有人都累的躺在床上,唯独我还保持着清醒。

 

 

突然大规模地消耗我们的体力,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女人口述被3p时好刺激\终极保安
下一篇 :sm爽文女主被做到失禁| 同时被两个老男人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