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一次比一次深入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一次比一次深入

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一次比一次深入

发布时间:2019-06-10 19:19:06

导读
第二天太阳刚刚越过山头,把阳光撒在西河村肥沃的土地上时,谭小毛早早地扒过两口干饭就出了门。
农村的早晨,暖洋洋的日光照在人的脸上,格外舒坦爽气。小路旁到处都有叽叽喳喳被人放出来找食的鸡鸭,远处稀稀拉拉长在田间地头的槐树此时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郁郁葱葱。
小毛站在田埂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青草的气息偶尔还夹杂一点点鸡屎的味道,他借用一句资助他生活的大学教授的话:这真是好一幅活生生的乡村美景。
谭小毛算去后山挖一点“金不换”送给王教授,虽然这东西近几年越来越少,可这片山头

     第二天太阳刚刚越过山头,把阳光撒在西河村肥沃的土地上时,谭小毛早早地扒过两口干饭就出了门。

 
    农村的早晨,暖洋洋的日光照在人的脸上,格外舒坦爽气。小路旁到处都有叽叽喳喳被人放出来找食的鸡鸭,远处稀稀拉拉长在田间地头的槐树此时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郁郁葱葱。
 
    小毛站在田埂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青草的气息偶尔还夹杂一点点鸡屎的味道,他借用一句资助他生活的大学教授的话:这真是好一幅活生生的乡村美景。
 
    谭小毛算去后山挖一点“金不换”送给王教授,虽然这东西近几年越来越少,可这片山头对他来说就像自己家后院一般熟悉。早在两年前,他就发现在一片陡峭的斜坡上还有不少存货。
 
    上次王教授托人给他送钱来的时候就说,这几天要到村里来看看小毛,顺便还想检查一下上次给小毛留下的功课情况。
 
    想到这里,谭小毛挠了挠头,这书他倒是看了,可是很多东西在没人教的情况下靠他自学,这简直就是高估了他的智商。
 
    怎么应对王教授的检查呢?小毛这些天一直在头疼,他不想让教授失望,其他书友正在看:。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先上去把东西拿到手再说。”
 
    小毛在山里假装无聊的样子,转悠了好一会,确定旁边没有人这才走到那片陡峭的斜坡前停下。
 
    小毛把脚下趿拉着的鞋穿好,慎重其事的绑紧了鞋带,准备徒手爬上去采药。
 
    这斜坡大概也就比九十度的悬崖略好,长满苔藓和杂草的岩壁并不好着力。小毛体重虽然很轻,可身手却十分灵活。只见他一会单手扣着岩壁,像瞪羚一般在两块落脚的凸出石块上跳跃,一会像壁虎一样身体紧贴岩壁四肢并用。
 
    没有多久时间,他就爬到了一块凸出于岩壁的坡面,这里长满了一株株已经完全成熟了的“金不换”。
 
    他从身后掏出一把小铲子,小心翼翼地将它连根挖起,根部硕大的一团就是金不换。以他的眼力,初略估计这是二十头的好货。
 
    “不错,不枉我守着你们两年多。”
 
    小毛满意地将它们一一挖了出来,放进自己身前的一个小布兜里,然后缓缓地爬了下去。
 
    ……
 
    何婷昨晚在床上翻来滚去睁着眼睛到很晚很晚才睡着,满脑子里都是谭小毛的影子。当一大早,她顶着一对通红的眼睛起床的时候,村长还以为她感冒了,拉着她的手询问了半天,确定她没事,这才放心地去村委会上班。
 
    小婉此时端着一碗米粉送到她的面前,香气扑鼻的米粉上面洒满了花生、咸菜,还有两个金黄油亮的荷包蛋搁在旁边。
 
    “何婷,快趁热吃了吧,米粉再泡一会就该糊了。”小婉像个殷勤地佣人一般守在何婷身边,算看着她把这满满一碗全部吃下去才放心一样。
 
    何婷看了看小婉的神情,感激地朝她点了点头,“谢谢……姨。”然后就拿起筷子,一根一根像数数一样,把米粉挑进了嘴巴里。
 
    小婉看着她开始吃了,这才满意地转身离开。
 
    “唉,自己还是没办法叫她妈,虽然她有时候比我妈还要做得多,做得好。”何婷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心里有一丝歉意。
 
    何婷自从大学毕业回到村里以后,小婉就把她当祖宗一样供着。之前小婉进门的时候,正好是何婷在外读书的日子,虽然假期会回来住一段时间,可那毕竟只是很短的几天。如今何婷已经明确告诉她爸爸,要留在村里做点事业,小婉更是丝毫不敢大意。
 
    何婷的父亲,也就是西河村的村长,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儿子。何婷的生母自从生完何婷身体就一直不好,所以在那之后再也没有怀上过孩子。
 
    这几年娶了小婉以后,也一直没见她有过什么动静。村长渐渐也就熄了这个心思,把何婷这个宝贝看得比什么都重,在农村中也算是树立了一个男孩女孩都一样的良好形象。
 
    反而是小婉,随着日子见长,她在家里也就越来越勤劳卖力,仿佛心怀愧疚一般,想要靠自己谦卑的态度在这个家里赢得一席之地。
   小毛这会正揣着那些宝贝往家里赶,走到村口的地方,就看见村长家的小婉正一手挎着一个篮子,从村里往外走。
 
    “小婉姨,早啊。”
 
    小毛盯着这个长相只能算秀气,但身材火爆的女人,客气地了个招呼。
 
    “谭辉啊,姨正想问你个事呢?你看现在方便不?”小婉说完这话,四处望了一下,看见没有旁的人,顿时放下心来。
 
    “问我个事?”小毛一听,心里立马有些慌乱,该不会是何婷把事告诉小婉了?
 
    “对,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正好姨这里给你带了些鸡蛋。走,去你家聊两句。”
 
    说完也没啥顾忌,一把拉着他的手臂就往家里走。
 
    小毛晕晕乎乎地被她拉进家门,撒了个谎说去上厕所,赶忙把小布兜里的宝贝藏了起来。
 
    小婉在他房间里四处量,还耸着鼻子用力地闻着味道,看她那敬业的样子,也就缺了一条尾巴,不然标标准准是条警犬。
 
    “姨,你这是找什么东西呢?”小毛回到房间看小婉那样子,顿时有些纳闷。
 
    “没啥,就是那个昨天吧……何婷……”
 
    “啥?”小毛还以为自己的事情暴露了,当下从身体各处都渗出汗水,连说话都着颤,好看的小说:。
 
    “何婷说,她脱鞋的时候,好像把一只袜子落在这里了。”
 
    小婉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把自己闻到她身上那股春水味道的事情告诉小毛。
 
    “哎,我的姨啊,你说话能不要大喘气行吗?吓死我了。”小毛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心里顿时放下了那块悬着的石头。
 
    小婉看了看小毛的表情,知道事情可能还真有一点蹊跷,可是涉及到何婷,她又不敢随意地插这个手了,害怕真搞出什么事情,她得背上一个天大的责任。
 
    想到这里,小婉从篮子里数出二十个大鸡蛋,放在桌子上,“谭……辉,呵呵,这名字还真不大习惯。这鸡蛋是我们家的谢礼,昨天辛苦你了,以后有什么困难,记得来找你小婉姨。”
 
    小婉话里话外也不再提及何婷,只是把鸡蛋放下就要出门。
 
    小毛看她和气善意的样子,当下也十分爽气,“姨,这村里面吧,都叫我谭小毛,这事我知道。倒不是我小气,以前我年纪小不懂事,所以很烦人家说我小。不过今后嘛,姨你随便叫吧。”
 
    小婉站在门口,看着小毛一脸稚气的样子,原本对他的一点疑虑这会也烟消云散了。只是在心里自我安慰,昨天何婷那样子,应该是小毛背她下山的时候,含羞流出的春水。年轻小姑娘未经人事脸皮薄一点也很正常,看样子,是我误会小毛了。
 
    “行,那我先走啦,姨还要去外面摘一点新鲜的野菜给何婷开开胃口。”
 
    “姨,何婷怎么啦?”小毛一听女神的情况,眼睛又亮了起来。
 
    “可能是昨天淋到雨,身子弱,多少有些不舒服吧。我想挑几根平日里她不常吃的野菜,给她尝尝鲜。”
 
    小毛一听,连忙主动请缨说也想跟着一起去摘一点,也算是给村长家鸡蛋的回礼啦。
 
    两人从家里出来,沿着田埂一路摘过去,没多少时间,两人就摘了满满一篮子的新鲜野菜。
 
    小婉揉了揉自己的小腰,冲着小毛看去。只见他依旧弓着身子,像是在地上看着什么。
 
    小毛从一开始摘野菜,就走在小婉的旁边,不时从她低下的衣襟前,看到那两团挺拔的白嫩在左摇右晃。
 
    她要是再一蹲下,裤子的的后面也露出白花花的一片臀肉,配合着她迷死人的水蛇腰放在一起看,真是让小毛的胯下一刻都没法停歇。
 
    “小毛,你看什么呢?够了,再多摘一些我们几个人也吃不完。”说完就拎起篮子朝家里走去。
 
    小毛勉强直起身子,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刚学会直立行走的猿人一般,甚是好笑。
 
    小婉回头一看,见小毛这般模样,刚想问一句,就发现小毛胯下的异状。
 
    小婉顿时双颊泛红,啐了一口,赶紧转过头去。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我和性感熟妇邻居的性事|我进入了美女邻居的身体
下一篇 :大阴帝bb|肉肉彩色不遮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