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塞东西上学不许拿出来_全部坐进去就不疼了乖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下面塞东西上学不许拿出来_全部坐进去就不疼了乖

下面塞东西上学不许拿出来_全部坐进去就不疼了乖

发布时间:2019-08-19 17:46:48

导读
吃过了早饭,二彪子和陈艳秋就告别了老陈家一家人,要说老陈家一家人还真是依依不舍,二彪子的出现可以说是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而临走时二彪子留下的两万块钱更是直接达到了震撼的效果,这年头两万块钱可能不

  吃过了早饭,二彪子和陈艳秋就告别了老陈家一家人,要说老陈家一家人还真是依依不舍,二彪子的出现可以说是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而临走时二彪子留下的两万块钱更是直接达到了震撼的效果,这年头两万块钱可能不算多,但是在农村来说那也不少了,二彪子直接拍了下去,道:“没别的,就是艳秋跟了我不愿意让她遭罪,她哥哥弟弟的婚事那个老马家不是能包吗,我二彪子也照样包了!”
  一句话说得老陈家兄弟三个都红了眼,也乐开了花,这也直接表明了他们有钱娶媳妇了,不用再打光棍了,看着人家男人娶个媳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这些个光棍那个不眼热,只是以前家里穷,根本就娶不起,但现在机会来了,看样子二彪子为了陈艳秋也打算出大力了。
  老陈头子略一迟疑,看了看自己闺女,陈艳秋却是心里也不知道是个滋味,她与二彪子还真的没什么太大的关系,顶多是他看见过自己的身子,可是,可是,看了看身子就给自己花几万块钱,她没觉得自己的身子有那么大的身价,这些钱搁在穷地方都能买一个不错的老婆了,给你干活,给你睡觉,还给你生孩子,她有点承受不起,但看到哥哥弟弟那个高兴的样子,她的心又是一软,暗地里银牙一咬,就当是把自己卖了,为了哥哥弟弟们,她就是卖给二彪子又何妨,略一点头。
  那边老陈头子见闺女同意,也笑了起来,谁不希望自己儿子能找到媳妇,可是家里穷没办法啊,当年为了供闺女出去上大学,家里能卖的都卖了,这些年省吃俭用的爷几个就供一个大学生,现在终于得到了回报,一使眼色给自己老婆子,老陈头子嘿嘿笑道:“好,好,二彪子啊,你和艳秋的事就算成了,那天叫上你爹,咱两家好好谈谈,放心,我老陈家也不是不好说话的人家,只有你们当小的愿意,我们老两口子没说的。”
  二彪子没敢答话,他心里可是有鬼呢,这不是一个女人的事,这是好多女人的事,啊呀,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哼哈含糊的把话差了过去。
  做上小车,一溜烟地回镇上了,酒足饭饱后,二彪子舒舒服服地往小车后座上一靠,看了看一旁的陈艳秋,二彪子拍了拍自己,意思是让陈艳秋坐上来,要是换了平时的情况,陈艳秋肯定不会听他的,但今天,陈艳秋狠瞪了二彪子一眼,又瞥了瞥前面驾驶位置上的司机,那意思是说还有人呢,但是二彪子根本就不管那个,依旧拍着自己的腿,陈艳秋一迟疑,但还是被迫无奈,红着脸蛋,慢悠悠地坐了过来,丰腴的美一下压在了二彪子粗壮男人腿上,二彪子一搂她的腰,“艳秋,我表现得怎么样,你该给我什么奖励啊?”
  陈艳秋坐在二彪子的男人腿上,却是怎么都觉得别扭,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坐一个男人腿上算是什么事,再说前面还有一个人看着呢,只是她现在亏欠得二彪子太多太多,要是拒绝了二彪子却是真的说不出口,只能羞红了脸蛋,不敢去看前面司机的眼神,小声地道:“李,李二彪,有事回去再说好不好,现在有人呢?”
  二彪子嘿嘿地笑了,趁机,啪地打了陈艳秋大腚子一把,入手肉滑,很有弹性,打起来绝对是有手感,“好,那就放过你,等回去咱们再好好说!”
  陈艳秋一捂腚肉,几乎是瞬间蹦到一边去,那速度堪比一流运动员,反应真的是太大了,不愧是黄花大闺女啊,一双美目娇嗔着二彪子,但嘴上却没敢说话,生怕前面司机发现了什么,她只是气呼呼地不去看二彪子,这个二彪子却是越来越过分了,自己不是她女朋友,他居然就这样大胆地打人家那个地方,啊呀,羞死人了!
  这一路上,陈艳秋都没跟二彪子说话,二彪子也知道她有点脸嫩,也就不去逗弄她了,毕竟车上还有一个人,要是一个人没有,他可就好好地收拾她了,想着一会儿回去是不是找个什么地方把她吃了呢!
  一路无话,车子进了县城,司机恭敬地道:“彪哥,要去什么地方啊?”
  对于这个四十多岁的人称呼自己为彪哥,二彪子是听之任之,反而还挺得很入耳,沉吟了一下,才道:“随便找个一般档次的宾馆好了,我还得在这住几天呢!”
  那边陈艳秋听到二彪子要找宾馆却是眼神一凝,有点害怕地缩了缩身子,却是没有说什么,要是以前她会暴怒而走,但是现在她却没了底气,在自己家里,二彪子表现出来的东西都让她有一种不得不屈服的感觉,自己哥哥弟弟为了她上大学是吃尽了苦头,本来她已经打定主意为了哥哥弟弟她就是委身嫁给那个马三又怎么样?但是现在二彪子出来阻挡住了马三的恶行,却又说出钱要给自己哥哥弟弟结婚的意思,那么就是自己嫁给二彪子又怎么样呢?
  车子停在一家在县城里还算上档次的宾馆前面,二彪子随手从兜出抽出五百块钱道:“爷们,一路多辛苦,不用车了,你回去吧,一会儿洗个澡吃个饭,顺便快活快活,呵呵!”
  那司机忙摆手道:“不成,不成,彪哥,你可是我们赵老板的兄弟,这个我可担当不起。”
  二彪子是什么人,他就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人,这个司机一路上却是对自己很尊敬,关键时刻也很帮自己,他自然也不是小气的人,直接塞在他手里道:“一码归一码,你也知道我不差这个钱!”
  那司机点头哈腰地道谢,五百块钱也够自己潇洒快活一阵了。
  陈艳秋也跟着下了车,看了看宾馆,有些小心翼翼地道:“李,李二彪,这次谢谢你的帮忙啊,要不,要不等我有钱了我就还给你,我,今天我还有课,我就先走了啊!”
  说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的陈艳秋转身想走,那知道二彪子眼疾手快,一把就将她给抓住了,嘿嘿笑道:“艳秋,不能这样过河拆桥吧!”
  “不,不是,我是真的有事,不能耽误孩子学习啊,你妹妹三丫是我的学生!”陈艳秋心一慌,却是努力为自己辩解着。
  “那也不差一堂课两堂课的,我帮了你那么大一个忙,你不会就这样说走就走吧!”二彪子笑吟吟地看着陈艳秋。
  陈艳秋一阵语塞,最后只能忍耐着道:“那,那好吧,我,我再陪你玩一会儿好了!”
  二彪子邪邪地一笑,“哦,这可是你说的哦,陪我玩一会儿!”


  陈艳秋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话里有口误的地方,忙解释道:“就是,就是那个玩一会儿,我,我可不是随便的女人。”
  二彪子也笑了,他接触的多是一些结过婚的比较生猛的女人,像这样容易害羞的很老实本分的女人却是不常见,在她的身上让他看到了自己干娘胡美花的影子,也更让二彪子有了征服的心情,一把揽过她的小蛮腰道:“好,好,其实就是你是随即的女人,我也不是随便的男人啊!”
  二彪子这样的话自然是换来陈艳秋鄙视的眼神,被他搂在怀里的身子明显一哆嗦,但是想到别地方,她只能一声长叹,忍了!
  既然陈艳秋是女大学生,一个很知性的女人,二彪子自然不好直接拽着她去宾馆,那样不是显得他太粗俗了吗,跟什么样的女人就得整什么样的手段,对付陈艳秋自然不能像对待别的女人那样用土方法,咱也得整一把高雅一点的,有学问一点的,不能让人家瞧不起自己啊,最后说自己是土老冒,用钱砸的女人。
  可是上什么地方去才算有品味呢?想来想去,想去想来,最后还真让二彪子想到了一个还去处——电影院。
  电影院是为观众放映电影的场所。电影在产生初期,是在咖啡厅、茶馆等场所放映的。随着电影的进步与发展,出现了专门为放映电影而建造的电影院。电影的发展——从无声到有声乃至立体声,从黑白片到彩色片,从普通银幕到宽银幕乃至穹幕、环幕,使电影院的形体、尺寸、比例和声学技术都发生了很大变化。电影院必须满足电影放映的工艺要求,得到应有的良好视觉和听觉效果。
  二彪子自然不知道这些东西,他想到的是现在去电影院里看电影也算是一把比较浪漫的事情了吧,以前的时候看电影可是奢侈一把的事情,那个时候看个电影可不容易,但是现在随着电视啊电脑的什么的普及,去电影院看电影好象就是年轻人的事情了,谈对象的时候浪漫一把去看个电影,也算是时下年轻人才会做的事情。
  所以二彪子一说去电影院看电影,陈艳秋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比起去宾馆间,公共场合的电影院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县城里倒是有一家电影院,离这也不算远,二彪子先去宾馆开了一个房间,两个人也不着急,走路着慢悠悠地就过去了。
  现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的人真的是不多了,二彪子和陈艳秋晃悠到地方,却是冷冷清清没几个人,看了看介绍,正好一会儿要上演个爱情片,二彪子买了票,买了一大堆零食,两个人就进去了。
  进到里面,陈艳秋才发现一个问题,虽然电影院是一个公共场合,但是她忘记了这里一般都是黑暗的,而黑暗往往能孳生出不好的东西,二彪子拽着陈艳秋往里走,却是发现座位很多,但大多数都是一男一女的情侣组合,各自找个犄角旮旯的地方,眼尖的二彪子,尽管在黑暗里依旧可以看见有的男女都搂抱在一起,有的动手,有的动嘴了。
  一边往里走,一边二彪子越兴奋,因为他猛然间才发现这里似乎比宾馆里还要来劲啊,由于电影马上要开演了,只有几个灯是亮着的,所以有点黑暗,这里绝对是一个天然的偷情场所啊,不错,我喜欢!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陈艳秋,她这个时候也才发现同意二彪子来看电影似乎是个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事情,看看这里面乱七八糟的事情,她的心一下子就七上八跳起来,可怜她平时都是上学的时候或者跟着学生来看电影,那有机会跟着一个男人来看电影啊,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紧张地跟着二彪子后面,被他拉着的小手都开始出冷汗了。
  由于电影院里人很少,座位很多,自然不用凭票入座,二彪子也聪明地找了一个犄角旮旯地方,四下没有什么人,拉着陈艳秋走了进去。
  陈艳秋有点腿软地不敢进去,迟疑地小声道:“我,我想上个厕所!”
  二彪子嘿嘿地一笑,拽着她的小手丝毫没有放下来的意思,邪邪一笑道:“好啊,正好我也想去,咱们一起吧!”
  陈艳秋恶狠狠地看了二彪子一眼,这个家伙还真是咬住自己就不松口了,赌气地一哼道:“那你去,我又没有了!”
  二彪子依旧面不改色地道:“那也好,我也能忍着,等你什么时候有的时候我再去好了!”
  陈艳秋还想说什么,突然二彪子猛地一拉她道:“电影快开演了,坐下吧!”
  随着最后几盏灯的熄灭,电影院里一片漆黑,而二彪子也开始了他的黑暗邪恶动作!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两个小丫头稚嫩紧窄_床笫之欢牛郎店
下一篇 :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_我的俏邻居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