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 乳,律动 液体噗嗤_校长深一点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强行 乳,律动 液体噗嗤_校长深一点

强行 乳,律动 液体噗嗤_校长深一点

发布时间:2019-08-19 17:48:27

导读
经过在电影院的手拉手,口对口之后,二彪子与陈艳秋的关系那自然是突飞猛进,对付陈艳秋这种传统保守的女人,二彪子却品出了滋味,也没有急着下手,反而一点一点地下口,不着急,反正他女人也多,就在镇上宾馆里住下

  经过在电影院的手拉手,口对口之后,二彪子与陈艳秋的关系那自然是突飞猛进,对付陈艳秋这种传统保守的女人,二彪子却品出了滋味,也没有急着下手,反而一点一点地下口,不着急,反正他女人也多,就在镇上宾馆里住下了,有的时候去找猫姐解决一下生理需要,有的时候就到赵玉海赵哥那打个屁,家里新房正在盖着,也没他什么事情,他也就没回去,至于左家和古小西那更是常去了,左玲和左薇与他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之后已经完全成了他的女人,还有一个古小西却是因为家庭的原因不能常出来,但是只要有机会也一定出来找二彪子缠绵一下,如今的日子,二彪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心,那叫一个惬意!
  可是有的时候想一想这样的生活是他想要的生活吗,二彪子是一个浑人,以前的心眼也不是很多,长大了之后倒是明白了很多道理,也清楚认识到这个社会的本质,在这个社会上混,没有权利没有金钱你就什么都不是,现在二彪子完全是凭本事说话,赵玉海那样一个大老板为什么对他另眼相看,就是因为他能够给他提供金钱上的帮助,一句话,就是二彪子有利用的价值,要是二彪子什么都不是,人家凭什么对你好啊!
  还有他心里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身边现在可是有不少女人了,他的婚姻大事也是一个烦心事,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有的时候二彪子的脑袋瓜子也琢磨着不少的事情,以现在的法律,他根本就不能给他身边这些女人有一个合法合理的名分,那他又能怎么样呢,所以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在农村,这种事情不是很普遍,但起码有的人根深蒂固的思想里有这么一个东西,那就是你只要有权利有金钱你就可以随便的有女人,不见多少有权利的村长在村里横行霸道,多少女人成了他们暗地里的禁脔,这些事情就是农村里的潜规则,大家心照不宣。
  我要有钱,这是二彪子给自己下的一个定位,这年头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有了钱你是什么都能,没有了钱你就什么都不能,这一点二彪子是深有体会;我要有权,有的时候金钱左右不了权利,权利是世上最大的利器,有了权利,你可以无所不能,有的时候权利往往就是一条光辉大道,走在上面,下面的人都是黯淡无光,有了权利,才能繁衍出金钱,但有了金钱,或许你却繁衍不出权利,所以权利是在金钱之上的,二彪子现在的目标就瞄准了着权利上面。
  李家村村长卢大炮为什么能在村里横行霸道,因为他是一村之长,他在李家村有着莫大的权利,他的一句话也许就会让李家村某一个村民利益上有了重大的损失,这也是他一个外姓却在李家村老李家占着多数的情况下如鱼得水,以前二彪子不知道卢大炮为什么能够上位,他一个外姓人霸占着李家村的村长之位,但是现在二彪子知道了,这个卢大炮上面有人啊,也更加知道了为什么卢大炮花花肠子的人会惧怕马翠花,因为马翠花就是他上面人的纽带。
  马家有三姐妹,老大马翠花,老二马玉花,老三马金花,这个老三马金花却是个人物,从乡村里嫁给镇上来,一个女人从无到有,经过多年的努力,没有了家庭,没有了婚姻,但是她却博取了一个更大的舞台,镇上实权副镇长,进了常委的副镇长,也是镇上唯一的一个女副镇长,她的光环可是闪耀得很啊!
  二彪子无聊的在宾馆里看着电视上镇上电视台播出的马金花副镇长出席某次会议的画面,看着那与马翠花和马玉花相象的脸蛋,看着她美丽却并不失威严的面庞,却是心中突然一动,这是一个机会,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如果说卢大炮是马金花名义上的大姐夫话,那么他二彪子可是马金花实质上的大姐夫和二姐夫的综合体,如果自己动一动心思,是不是这个马金花就能成为自己背后的保护伞,保着自己获取更大的权利呢!
  二彪子不禁为自己的设想拍案叫绝,心动不如行动,二彪子从来都是行动派,想到做到,绝对不会拖泥带水的,一骨溜从宾馆爬起来,也不管此时是早上七点多钟,穿上一件衣服就跑了出去,他要去找那个副镇长马金花,他要马金花帮自己获得权利,如果可能的话,他要顶掉卢大炮的位置,坐上李家村村长的宝座,到时候,自己要钱有钱,要权利有权利,谁还敢说自己下流无耻,只能在背后里嘀咕罢了,哈哈!哈哈!
  直接来到了镇政府,要说镇上也不富裕,可是这个镇政府却修建得富丽堂皇,三层小楼拔地而起,一个大院子有围墙围着,占地可是很大,但是二彪子却是不得其门而入,他的身影那是太剽悍了,太咋眼了,人家看门的大爷和站岗的门卫根本不让他进啊,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一镇之政府所在地,那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进的,想进去可以,登记说找谁,没有领导的发话,一般人根本不让进。
  要是依着二彪子的脾气早就打进去了,但是想到他不是来闹事的,他是来找人办事的,这个脾气就不能不忍一忍,特地又回去上旁边小店里买上一盒好烟,回去给那看门的大爷和门卫啥的点上,好话说尽,却是人家该抽烟抽烟,该不办事还是不办事,一句话,不让你随便进去,气得二彪子一佛出世,二佛冲天,恨不得直接就打杀进去!
  最后实在无奈,他就在门口等着,好啊,你们不让我进去是不是,我就等着好了,看看马金花什么时候出来,我直接找上门去好了,这一等就是一上午,中午有的政府工作人员出来了,但是左等右等却是没见马玉花,二彪子苦着一张脸,跑到不远的小吃店要了点东西,就在那边吃边看着政府门口,我就不信了,我等不着你出来。


  中午没等着马金花,下午五点多钟,等了一天的二彪子终于等着了马金花,骑着一辆女式红色电动车,马金花盘着头发,上身是件很修身的白衬衫,下面是黑西裤和黑高跟鞋,那绝美的面容看得人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眼眸中略带着几分笑意,几分威严,骑在电动车上不苟言笑好像都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而且看上去本来很死板的表情和衣装却透着一股雍容华贵的女人味儿,迷人极了。
  一路上,凡是能看见的人都点头哈腰地叫着,“马镇长,马镇长,马镇长!”
  马金花脸上不带一丝笑容,只是略微点头跟大家打着招呼,镇上也就是几万人口的小镇,虽然有小车但总不能上下班都有车接送吧,所以她贵为副镇长,政府里的二号人物也只能每天都是骑电动车上下班,而且她一个女性,在官场这个大熔炉里折腾,一举一动都有无数人在监督着,她活在别人的注目下,真的很累很累,没办法,国内的官员女性很少,漂亮的就更少了,像她这样有着美丽的外貌,并且家庭背景都很普通,离了婚没有孩子,才三十多岁的少妇坐上这样的位置,那风言风语就更加多了,她只能咬着牙坚持着,用一张盔甲直接将自己包围起来,没有人可以看见内心里真正的自我。
  二彪子等到了目标,自然是不会放过,直接就迎了上去,高喊一声道:“马镇长,马镇长!”
  马金花在车上回头看了看二彪子,不认识这个大个男人,却是一点头,然后一给油门,直接就走了。
  留下一张苦脸的二彪子,这个女人也太傲太冷了吧,一点面子也不给,看来自己想单独接近她的目的是很难达到的,但是他有先天条件可以利用,本来以他的性格不想靠女人帮忙,但是现在不得不放下男人的面子,二话不说地掏出还是猫姐给自己的手机,两通电话打过去,调人,调人来帮忙,一个给李家村的马翠花,一个给马家村的马玉花,明天来镇上,我二彪子有事要你们办,具体事情没有说明,但是二彪子的话说出去了,你们想来就来,不想来也可以。
  看着马金花已经看不到的影子,二彪子却是暗暗下定了决心,没有我二彪子办不到的事情,你马金花就是再傲再冷,我二彪子也能给你融化掉,打定了主意,二彪子大踏步往左家走去,今天憋了一肚子的火,看来得找左家姐妹好好了。
  马金花当然不知道有人已经打上了自己的主意,而李家村的马翠花和马家村的马玉花接到二彪子的电话都有点莫名其妙,干吗急冲冲地找自己进镇上去,难道出了什么事情了吗,当然,对于二彪子这个她们背地的男人,她们却是不敢不听从摆布,对于这个男人她们是爱到了骨子里,在她们自己男人身上没有体会到的滋味,在这个男人身上完全地体会到了,是他让她们成为了真正的女人,所以她们的生命里不能没有这个男人,明天的镇上她们说什么都要去,想到是不是二彪子想她们要她们去陪他的原因,两姐妹不约而同地都脸红耳朵红了,下面都不约而同地开始潮湿起来,看来今天晚上又要换洗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空万里如云,秋高气爽的天气正是北方最好的天气,二彪子仰躺在左家那张大,左边是左玲,右边是左薇,三个人都是赤条条的不着一点东西,三个人紧紧地纠缠在一起,经过山上那么多天的缠绵,两姐妹都抛弃了女人的羞涩,在二彪子身上,她们更多的是得到女人的快乐。
  轻轻动了一子,二彪子一动,身边紧紧纠缠的两姐妹也自然都感受到了他的动作,睁开眼睛,左玲温柔地道:“不睡一会儿了!”
  二彪子呵呵一笑,“不睡了,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那边左薇急声道:“什么事情,我也去,我也去!”
  二彪子呵呵笑道:“这个可不行,这件事情是关乎到我能不能娶你们姐妹的事情,很重要的啊!”
  两姐妹有些疑惑,她们也知道这个二彪子有很多女人,要说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女人,她们也都不抱希望二彪子能给她们一个名分,但是今天二彪子这么一说,让她们看到了希望,左玲不确信地道:“这个是着的吗?”
  二彪子长身从站了起来,气概万千地道:“当然,我二彪子说过的话就一定是真的,你们等着,等我搞定了那个女镇长,一切都将不一样。”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_我的俏邻居
下一篇 :喂下面小嘴吃荔枝 H文_绑在柱子上用毛笔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