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液湿润灌满白浊公主_荡翁乱妇浪货水真的多老子尝尝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花液湿润灌满白浊公主_荡翁乱妇浪货水真的多老子尝尝

花液湿润灌满白浊公主_荡翁乱妇浪货水真的多老子尝尝

发布时间:2019-08-20 16:30:59

导读
二彪子心里明白这是马金花给自己制造机会,自然随声附和道:“翠花姐,那你给我单独找一个房间好了,我可不想和那个卢大炮在一起睡!” 马翠花不知道妹妹的心思,其实她也早就和卢大炮分居了,想了想

  二彪子心里明白这是马金花给自己制造机会,自然随声附和道:“翠花姐,那你给我单独找一个房间好了,我可不想和那个卢大炮在一起睡!”
  马翠花不知道妹妹的心思,其实她也早就和卢大炮分居了,想了想就点头道:“行啊,咱家房间多,够住,我去收拾收拾,二彪子一会儿你住西屋那个小屋,金花,一会儿咱姐俩住东屋,至于卢大炮让他住南屋好了。”
  卢大炮这个时候也出来了,听见说他,倒是没有什么表示,他自然不敢在副镇长小姨子身上表达什么不满,再说他防的是二彪子这个混蛋小子,现在既然是马金花和马翠花两姐妹要在一起住,那么他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他可没想到现在居然是身为二彪子女人的马金花,为自己的男人拉皮条找自己的姐姐,一团乱套的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着,让人是琢磨不透里面的意思。
  笑嘻嘻地道:“金花啊,你可是稀客,请都请不来的,咱家屋子多,你随便住,那个,你要和你姐姐住,行行,没关系,我去南屋住好了,翠花啊,好好照顾好你妹妹金花。”
  马翠花没好气地一瞪眼道:“我自己妹妹我当然会照顾好,不用你废话,走,金花,咱俩进屋。”
  卢大炮拍马屁拍到马腿上,弄了一鼻子灰,有些讪讪地笑了,马翠花和他的关系目前已经全面地冷战起来,两个人基本上都不在一个屋住了,要不是因为马金花的关系,估计卢大炮早就收拾她了,可是他也知道要不是因为女儿卢月月的关系,估计马翠花也早就不和他过了,一边的二彪子捡便宜的嘿嘿笑了起来,“大炮啊,晚上会不会一个人孤枕难眠啊,要不要再找两个妞陪陪你,嘿嘿,叫两个有点太浪费了,白花那钱啊,没几下就全清溜溜了,真是莫大的浪费啊!”
  “二——彪——子!”卢大炮重重的喊出了二彪子这三个字,对于二彪子他可是恨在骨子里,从一开墅们因为一点事情的对立,二彪子直接动手打了他,后来这小子居然又勾搭上自己的媳妇,这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大的耻辱,可是这个事情还没完,他居然又抓到自己的证据,硬是逼迫自己拍了那个照片,现在照片还在他手里攥着呢,他是敢怒而不敢言啊,嘎巴嘎巴牙齿咬得作响起来,可是他却根本不敢出口,更不敢出手了,这小子现在居然一步登天抖起来,找了自己小姨子当媳妇,那可是堂堂副镇长,天大的人物,怎么就能看上这个小子呢,他郁闷得要死去,一定是马翠花那个贱女人给拉的关系,这个小子在那方面是很拿人,估计马金花那个贱女人也一定被他勾搭上了,哼,女人都是,特别是老马家的姐妹,没一个好东西!
  “大炮啊,好象有点不提服气哦,要不要咱俩找个地方好好谈一谈,啊呀,对了,你的那个照片还在我手里呢,那天我给你拿过来,别整丢了,或者整出去,对你影响不太好,你说是不是?”二彪子轻描淡写却是句句穿心,在马金花身上他占足了便宜,如今再来对付卢大炮,连他都觉得有点不太对等了,在二彪子眼里,卢大炮就是个不入流的人物了,想想他为了自己的官帽子连自己媳妇都舍弃出去,现在马金花答应自己让自己当李家村村长,不知道他知道以后会不会发疯啊!
  卢大炮被二彪子一番话说得心惊肉跳,没办法,把柄在人家手里攥着呢,得罪不起啊,以前就得罪不起,现在有了大靠山的他就更得罪不起了,迟疑了一下,但是他还是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脸上居然堆出笑容来,虽然那笑容怎么看都觉得很假,但是不得不佩服他的忍耐工夫堪称一绝,“二彪子啊,你看看,兜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现在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了,你呢和金花如今走到一起,我以后就是你姐夫,你是我妹夫,咱们是正经的连襟,金花是副镇长,在镇上那都是大人物,以后你还不是跟着水涨船高,你看咱俩的事情就不是什么事了,二彪子啊,你放心,今后你爹在村里那没二话,我卢大炮别的能耐没有,这点小权利还是有的。”
  二彪子心里嘿嘿地冷笑着,你卢大炮啊如今是秋后的蚂蚱子蹦达不了几天了,现在还跟我这装大尾巴狼呢,李家村村长的位置不久之后就是我的了,但是二彪子没有点透,他要搞一个突然袭击,不然这小子挣扎着拼个鱼死网破就不好了,皮笑肉不笑道:“好,那我就谢谢大炮姐夫了,回屋睡觉了!”
  看着二彪子进了屋,卢大炮脸上堆起来的假笑迅速地散去,阴冷的眼神似乎要杀人,嘴里低声诅咒着,“你个二彪子,咱们走着瞧,别以为捧上马金花的香脚就可以为所欲为,你给我等着,等着那一天我抓住机会的整不死你!”
  二彪子回了屋刚躺下,马金花就进来了,手里抱着一床被子和一条电热毯,嘴里道:“我姐说了,你这个屋一直没人住,给你加一个被子和一条电热毯。”说完,转身就想走,大概是很怕跟二彪子单独在一个屋呆着。
  但是她快二彪子更快,一个猛子就窜了起来,一把将她给抓住,嘿嘿笑道:“我说金花啊,答应我的事情怎么说啊,要是没办成也行,今天晚上你就来陪我吧,老婆陪老公,这也算天经地义的事情!”
  马金花略一挣扎就停止了无谓的举动,跟这个彪小子比力气,那纯粹是自己找死,忙道:“好,好,好了,我这不是来找你的吗,我大姐就在屋子里呢,你去找她,今天晚上我在你这个屋住。”


  二彪子一听就乐了,放开了马金花,迫不及待地就出了屋,马金花是中看不中吃,还是咱的翠花婶子好,中看又中吃啊,不,现在不应该叫翠花婶子了,应该叫翠花姐姐了,啊呀,我的翠花姐姐啊,让我好等啊!
  马金花看见二彪子迫不及待地冲出去,却是既高兴又失落地吐了一口气,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轻轻推开东屋的门,二彪子就钻了进去,然后一锁,就把门给锁上,再拉上门帘子。
  “金花啊,回来了,快进被窝,热乎着呢,要说还是农村炕头好,城里那个的床就是住不惯,躺上去就跟不着地似的,浑身都不舒服!”
  炕上,马翠花正在铺被窝,头冲着里面,后背腚子都在外面露着,因为在屋里,她已经把里面的衣服都脱下来了,就是里面的一套紫色的小衫和一条肉色的紧身裤,将那整个身材都完美地展现出来,又浓密又乌黑的头发披散开来,大概是要进被窝了,她居然就那样开始脱起衣服来,一颗接一颗解开胸前的纽扣,拨开左肩的衣领,露出一侧肩膀,的。
  真的是没想到是别的人,她就一直认为是自己小妹马金花呢,所以也脱得十分自然,扭扭肩膀,把右肩的领子也脱掉,衣服随之被解除,她根本不知道后面有一双饿狼的眼睛在盯着她美艳的身子看,只顾着将衣服放在一边炕上,躬身去脱裤子,这时候她站起来,背对着二彪子,两手大拇指插到腰带里,从肚脐滑到后腰,再往下压,很快就让她的肉色的紧身裤被褪下,里面白色绣红花的小暴露在二彪子的视野中,没想到从后面看去马翠花两腿那么,腚子是那么硕大的,她裤头的橡皮筋勒过屁屁的时候,屁屁还泛起一波一波的肉浪,极了,不同的视角欣赏都能欣赏到不同的美,要说马翠花是二彪子第一个女人,两个人也不知道整过多少回那种事情了,可是今天这一偷着看来,还是看到了不同的滋味,让二彪子下面顿时就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干什么不说话啊?”马翠花老半天没听见后面的马金花说话,却是下意识地回了一下头,但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她妹妹马金花,而是二彪子,几乎是下意识地一声叫,两只手迅速地去遮掩只剩下一条小裤裤的下面。
  二彪子笑了,把鞋脱了就直接上了炕,嘿嘿地道:“翠花姐啊,还害什么羞啊,你什么地方我没见过,整得跟黄花大闺女似的。”
  马翠花娇嗔了二彪子一眼,但也似乎觉得他说得十分有道理,自然地拿下了遮掩下面的手,没好气地道:“你小子神出鬼没的,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那个色狼呢,对了,你怎么来了,我妹子金花不是给你送被子和电热毯去了吗?她怎么没回来?”
  二彪子不理她的疑惑之言,而是上前一把就将她身上下面最后一层束缚小裤裤拽了下来,邪邪地笑道:“我最讨厌这样半遮半掩的,勾得人心里难受,要脱就都脱光,整这么一件遮着掩着干什么啊?”
  “讨厌了!”马翠花只觉得下面一凉,小裤裤就已经被二彪子拽到脚上去了,但是她倒没有恼怒,还是那句话,都跟他做那个事情都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自己身上该干的都让他看了,甚至自己看不到地方也都让他看了,还有什么可不好意思,只是有点小惶恐,有点迟疑地道:“二彪子,别闹,金花一会儿回来看到我们就不好了,毕竟你现在是金花的男人,我名义上的妹夫。”
  二彪子笑得更加邪恶起来,不但不生气,反而自己脱自己的衣服,嘴里嘟囔着道:“别提你那个妹妹,就是她让我来找你的,你还没看出来,她跟我结婚估计就是为了报复我欺负她一事,你妹妹心还是真够歹毒的,也对自己下得去手,她是用她自己的一辈子来报复我的一辈子啊!”
  马翠花有点发呆,傻傻地道:“真的假的?二彪子,你别是胡思乱想吧,我妹妹金花可不是那种女人,你大概是多想了,好了,你现在也是有女人的男人了,我想我们以后不能在一起了。”
  二彪子没好气地笑着道:“那以前你也不是有男人的女人吗,我们不是该在一起还在一起了!”
  “那不一样,现在你是我妹妹的男人,那就是我妹夫,我可不想乱着弄那个事情!”马翠花对这个事情还挺较真,可以想象她这个大姐当得还挺称职。
  二彪子都无语,这个女人就是个死心眼,哼了一声道:“我的翠花姐姐,你咋还不明白呢,事情不都明摆着吗,你妹妹金花就是要用你来替代她的,她嫁给的目的一方面是要报复我,一方面也是为你和玉花着想,我是留给你和玉花的,至于别的女人那就不行了,刚才在路上,就是她亲口给我说的,晚上要帮我和你在一起睡!”
  马翠花半信半疑,还是满脑子雾水地道:“我还是不相信?”
  二彪子彻底无语了,这个傻女人,还是真傻啊,比起她两个妹妹来,她基本上就是让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的,索性脱光以后大赤赤地往炕上一趟道:“你要是不信就去问你妹妹好了,她在我屋呢,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马翠花想了想,却是一拉腿脚的小裤裤,又穿裤子穿衣服起来,嘴里认真地道:“好,那我就去问问!”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强行 乳,律动 液体噗嗤_公车被强系列小说
下一篇 :穿着裙子在野战_无遮无挡美女张开双腿给男人捅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