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推荐 > 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

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

发布时间:2019-04-16 15:36:21

导读
 陈刚大怒,抓起马翠芸的头发就往旁边的沙发上按,打得马翠芸痛哭流涕。  “哥你别打了,快住手!”  旁边的陈强终于回过神来,赶紧冲上去阻拦。  陈刚这是在耍酒疯,下手可没个轻重,搞不好会闹

  陈刚大怒,抓起马翠芸的头发就往旁边的沙发上按,打得马翠芸痛哭流涕。


  “哥你别打了,快住手!”

  旁边的陈强终于回过神来,赶紧冲上去阻拦。

  陈刚这是在耍酒疯,下手可没个轻重,搞不好会闹出人命来,这可不得了。

  可惜陈强虽然也是人高马壮的,但哥哥陈刚也同样不弱,又长年在工地上做苦力活,一身力气更是大得不行。

  再加上又喝酒上头,那股酒劲儿估计都敢和牛较劲儿了。

  “你给我滚到一边儿去,马上就轮到你了。”

  只是一扒拉,陈强就被推到旁边。

  然后陈刚就猛地狂撕马翠芸的衣服裤子,“啊!”马翠芸尖叫反抗,奈何简直是螳臂当车。

  很快马翠芸就被剥得差不多了,而且还被反了个身按着。

  “啪!”陈刚一巴掌打在马翠芸洁白挺翘的屁-股上,一张脸涨得红到脖子根儿,满眼地疯狂之色,冲着陈强招了招手。

  “快点过来啊,给我狠狠的干,把你嫂子给老子干怀-孕!”

第1章 寡妇求助

  七月,骄阳如火,偶有微风拂过,田地里金黄的稻谷就像女人翻腾的衣裙,让人燥热。

  日头正盛,陈强骑着自己那辆二手电瓶车呼啦啦地徜徉在乡间水泥路上,为了生计,这么暴热的天也得出门。

  陈强是宝华村唯一的大学生,而且还是医学院毕业,毕业后更是在市里一个三甲医院工作。

  这可是个体面活儿,工资又高,刚转正一个月就有六七千呢,一度让陈家成为村子最耀眼的人家。

  不说光耀门楣,但也差不多了。

  可惜好景不长,一个没啥背景的农村子弟,性格又耿直,不知道啥时候就得罪了人。

  一次,陈强不小心撞见他们科室的主任跟小护士的奸-情,后来竟被倒打一耙,那小护士非嚷着陈强非礼他,搞得陈强百口莫辩。

  城市套路深,遭到各种排挤诬陷的陈强终于决定回农村,凭着一身医术,再加上二舅在当地有些关系,他索性就开了个小诊所。

  小诊所刚开不到一个月,虽然没啥生意,但陈强还是跑得十分积极。

  哪怕上午家里有事耽搁了,忙完事儿,顶着正午的烈日-他也要往小诊所跑。

  用他的话说,创业尚在起步阶段,同-志仍需努力。

  “哎,强子!强子!”

  忽然,陈强听到有人在叫他,连忙减速刹车。

  “兰婶儿,你叫我?”

  陈强头一偏,不远处是一座二层小洋楼,一个女人的脑袋从大门后探出来。

  “强子,快过来!”

  女人冲着陈强招手,或许是天气酷热的原因,女人姣好的面容满是红晕。

  陈强有些犹豫,这女人叫李玉兰,两年前刚死了男人,就一直一个人生活。

  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村里的男人可不敢单独进她的家门,至少光天化日之下是不敢的。

  不过看李玉兰面色焦急,似乎真有什么事儿的样子,加上自己又叫她婶儿,陈强左右瞅了瞅,见没人,就赶紧把车开了进去。

  “兰婶儿,找我啥事儿啊?”

  把车推进铁门后面,陈强的目光不禁落到李玉兰的身上。

  别看陈强叫她婶儿,实际上李玉兰才三十出头,只是她男人王大川在邻里间辈分要高一些。

  在这宝华村,李玉兰可算是一枝花,长得那叫个水灵,身材丰腴,前凸后翘,两团饱满平日里晃得那些大老爷们儿连路都走不稳。

  谁要能够娶到这样极品的女人,那简直要舒服死。

  不知道她男人王大川是不是受不住这份福气,两年前出车祸意外死亡,连个种都没留下。

  村里不免流言四起,有说这李玉兰命里克夫,是不详之人。

  也有说王大川不行,媳妇儿娶回来都三四年了,连个种都没有。

  不过王大川双-腿一蹬倒没什么,只是苦了这李玉兰,不仅要守活寡,而且还要承受流言蜚语。

  说也奇怪,换作别人,这么年轻早就改嫁了,可这李玉兰愣是守了两年寡也没有改嫁的意思。

  “你…你跟我进来。”李玉兰的脸蛋儿红得跟水蜜-桃似的,说话还带着喘-息。

  “兰婶儿,你这是…哪里不舒服么?”

  陈强感觉奇怪,因为李玉兰走路的时候两条腿紧-夹着,看起来很别扭。

  “嗯…我是有些不是舒服,你进来帮我看看吧。”

  李玉兰轻吟一声,满额头大汗,嘴唇轻-咬,似乎在极力忍受着什么。

  医者仁心,这一看还真有事儿,陈强赶紧上前去扶住李云兰,哪知道李云兰浑身一抖,“啊”地惊叫出声。

  陈强吓了一大跳,顾不得感受李云兰柔-软的身体:“兰婶儿,你这问题好像有点严重,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他虽然懂些医术,还开了个诊所,但这种大病大痛的可不敢接。

  “别!我这问题不用去医院,再说你不是医生嘛。”

  李玉兰赶紧抓-住陈强的手,一扭一扭地将后者拉进屋子里。

  “兰婶儿,你到底是哪里不舒服?”

  一进屋,陈强赶紧问道。

  “我…”李玉兰的脸莫名地更红了,神情挣扎,一副扭捏的样子。

  “兰婶儿你快说吧,你不说我怎么帮你治疗?”

  陈强感觉奇怪,催促道。

  李玉兰犹豫了一下,最终像是下了什么决心,嘴唇一咬,低声说道:“强子,你可得答应替我保密,不然我可就没脸活了。”

  “啊?到底怎么回事啊?那个,你就放心吧,我是医生,替病人保守秘密是最基本的职业操守。”

  陈强吓了一大跳,咋就上升到要死要活的高度了。

  “我我…我下面掉…掉东西进去了…”

  李云兰低着头不敢看陈强,脸上的红晕都蔓延到脖子上了,说到后面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

  “啥…啥玩意儿?”

  陈强一脸懵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哎呀,你个榆木脑袋,要急死我呀。”

  李玉兰急得都快哭了,她说得这么直白了,这臭小子居然听不懂。

  “…婶儿,要不让我先看看你的患处吧。”

  陈强无语,这女人搞什么飞机,有什么不舒服直说呀,搞得老子云里雾里的。

  不过既然如此,那就先看看再说。

  这下李玉兰又变得犹豫起来,不过想到陈强是医生,心一横,就将裙子慢慢撩起来。

  不过这个动作却把陈强吓住了,他连忙后退,道:“婶儿,你这是在干什么?我可是正经人!”

  “呸!你个臭小子,想什么呢,我是…我是昨晚上那个…那个什么的时候不小心断在里面了,现在硌得我疼,你得帮我,帮我把它弄出来。”

  李玉兰气得不行,不过这种事情的确臊得慌。

  她弄了好久都没弄出来,还弄出-血来,疼了她一大上午,后来实在忍不住准备上医院的,正巧碰见陈强。

  这种事情毕竟难以启齿。

  想到陈强好歹是个开诊所的,又是本村的,辈分上算自己的小辈,又读过大学,见过世面,思想觉悟高,应该会替自己保密。

  所以她才叫住陈强。

  “啥?婶儿,你你…你把什么东西弄里面去了?”

  陈强这个时候要是再不懂那就真是弱智了,不过这个也太刺激了吧。

  “黄…黄瓜……强子,拜托你了。”李玉兰羞躁的恨不得将脑袋埋进饱满里。

  不过她可没忘记正事儿,一边儿说着,一边继续撩起裙摆。

  “咕噜!”陈强暗暗咽了口唾沫,本来天气就燥热,这下-身体里的血液都要跟着烧起来了……

Sk5OZVhRaUZtSFdIYU1LK00zcnB0Zmo1bUxaaW5JSDhCdHJZaHd4dUZGYVJaRVkwQkZ0S1Z3PT0.jpg

第2章 难以启齿

  陈强没想到平日里端庄贤惠的兰婶儿竟然是这样的兰婶儿,不过想想也能理解。

  谁没个生理需求啊,毕竟守了两年活寡,自个儿解决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现在陈强很纠结,因为那个位置太敏-感了。

  李玉兰可不管陈强心里怎么想,直接撩起裙摆就把自己的黑色小内内给脱掉,露出了一片诱人的风光……

  这一下把陈强的眼睛都给看直了,虽然是二十三四的大小伙儿,还是大学生,可因为性格腼腆的原因,却连女生的手都没摸过,更别提谈女朋友了。

  也就是在岛国爱情动作片里才看过女人的那里,但那怎么比得上真人现场版的啊,这可把陈强刺激得口干舌燥。

  “强子,你可不许胡思乱想。快点帮我看看,我现在下面硌得疼!”

  虽然已经是个少妇了,但被一个陌生男人这么看着下面,李玉兰心里还是羞得要死。

  不过刚才脱内内的动作让她那里硌得慌,现在她只想快点将里面那截玩意儿掏出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男女有别。

  “啊…婶儿,那我……开始了?”

  听到李玉兰的话之后,陈强这才回过神来,满脸尴尬的表情。

  “嗯!你快点吧!”

  李玉兰红着脸点头道。

  陈强得到鼓励,终于壮起胆子伸出手朝着李玉兰的深处探去……

  “啊!”

  被一双滚热宽厚的大手碰到那里,李玉兰顿时忍不住叫出声来。

  陈强也被这突兀的叫声吓了一跳,没想到李玉兰的反应竟然这么大。

  “婶儿,我现在要替你治疗,你忍着点啊……”

  陈强哭笑不得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会的。”

  李玉兰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实在是很久都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了,再加上下边还塞着一截东西,所以反应才会这么大。

  “咳咳没事,婶儿,你把腿分开点,让我看看患处吧!”

  陈强尴尬的干咳了两声,说道。

  说着,他从药箱里拿出镊子和电筒。

  其实这种问题很好解决,只要夹住里面的黄瓜将它拖出来就是了,不过他得要先找到黄瓜的在什么地方。

  “嗯!”李玉兰羞涩地把头偏向一边,两眼紧闭,两只小手熟练地将入口处掰开……

  这个动作实在是太羞人了,让她几乎没有勇气去看陈强。

  陈强把小电筒含在嘴里,打着光向里面照去。

  “找到了!”

  陈强眼睛忽然一亮,赶紧将镊子探进入口。

  “嗯…唔……”

  感觉到有异物侵入,李玉兰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别动婶儿,很快就好了!”

  陈强眉头一皱,如果李玉兰继续这样,他根本就没法儿准确夹住,搞不好还会误伤。

  “好,好的……”李玉兰咬着嘴唇说道,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陈强这才敢继续深-入,在电筒的照射下很快就找到那根黄瓜,镊子的尖端稍微一用力便抠住瓜肉。

  紧接着,陈强抓着镊子缓缓往外拖,这一下可不得了,李玉兰登时就“啊”地叫出声来了。

  “忍住啊婶儿!”

  陈强也被这声音叫得心中一荡,手里一抖,镊子脱落,又不得不重新找位置。

  “唔…强子,你快点呀,婶儿受不了了……”

  感受着那玩意儿在里面抽-动,李玉兰顿时来感觉了,下面早已泛滥成灾……

  我去!陈强看的都呆了,手里的镊子几次脱落,总算是看到点儿头了。

  “婶儿你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

  陈强嘴里含-着电筒,含含糊糊地说道。

  不过李玉兰似乎沉浸在某种感觉之中,根本没理陈强。

  天气实在太热,屋子里摇晃的落地扇现在也不起作用,李玉兰上身的衣服都湿透了,胸前的饱满轮廓清晰可见,看得陈强眼睛都直了,恨不得伸手狠狠的揉两下子。

  “啊!强子,怎么…怎么还进去了?”

  李玉兰的声音突然变得高亢起来,不解地问道。

  “对不起婶儿,操作失误,操作失误……”

  陈强吓了一大跳,因为一时走神,竟然又将那截玩意儿往里推了一下。

  这一下可把李玉兰刺激得不行,这感觉就像是被那啥了似得。

  “呼!”陈强深吸一口气,费了老大一番功夫,终于将那截黄瓜缓缓抽-出来。

  这期间,陈强自然免不了大饱耳福。

  不过对于陈强这样一个初哥来说,这种福气无异于是一种煎熬,下面早已坚硬如铁,那架势简直要将裤裆顶-破了。

  奶奶的,这真人版果然比隔着屏幕看刺激多了!

  陈强眼睛冒光,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化身为了岛国爱情动作片里的男主角……

  “呼!终于要出来了。”

  经过度秒如年的煎熬,陈强脸上露出笑容,那截断掉的黄瓜总算是要掏出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李玉兰娇躯忽然一阵抽-搐,下-身猛地一紧,那截即将出来的黄瓜居然又被吸进去一小段儿。

  我擦!陈强目瞪口呆,死死地盯着那汨汨而流的液体。

  虽然陈强是个初哥,但这种情形,他还是有些经验的,那些岛国电影里的女人高朝的时候不就是这样的吗?

  那里还在张合,李玉兰美眸迷离,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似乎还沉浸在那种美妙的感觉里,脸上的潮-红久久不退。

  这一幕看得陈强浑身热血沸腾,身体里面就像是蚂蚁在叮咬似的,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个地方发泄。

  “好大!”

  此时,李玉兰胸前的纽扣不知道什么时候崩开,露出大片雪白。

  两团巨大的饱满随着她的喘-息剧烈起伏,大有呼之欲出的趋势,两抹淡淡的红晕时不时滑出来,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陈强看的两眼通红,再也忍不住,直接解开裤子,狠狠的压了上去……

  现在什么医者道德,什么婶儿不婶儿的,通通都是狗屁,现在陈强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干!狠狠地干!

  “玉兰,玉兰快出来!”

  谁知,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个男人急促的叫喊声,吓得陈强赶紧提上裤子,站了起来。

  “不好!是王发财!快躲起来。”

  李玉兰也吓得急忙掀下裙子,里面的那截黄瓜顺势掉了出来。

  王发财是李玉兰死去男人的大哥,若是被他发现自己跟一个男人衣衫不整地在一起,那可真是裤裆里的黄泥巴,不是屎也是屎了。

  陈强也吓得够呛,可是情急之下却又找不到藏身之处,顿时急的满头大汗。

  “玉兰啊,我知道你在家里,别给我装着不吭声,我可进来了啊!”

  这王发财的速度也是够快,声音再次响起,人就把门推开了,正好看到这一幕。

  紧接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大吼声瞬间响起。

  “好啊,你个贱婆娘,竟敢在家里偷男人!”

第3章 浴室尴尬

  王发财今年四十多岁,是村里出了名的老光棍儿,整天游手好闲的,前几年出去打工,听说因为手脚不干净,没干多久就被撵走了。

  回村后,一直闲着,几块田荒着也不种,就靠着国家的低保津贴混吃等死,嗜赌如命,而且经常还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所以在村子里,王发财向来不受人待见。

  这不,手里的钱又输光了,王发财就跑来找自己的弟妹借,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不过像王发财这种人,借给他的钱就等于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次数多了,李玉兰也不是傻-子,有时候就躲着装作人不在。

  但是这次,李玉兰却没躲过去。

  “大哥,不…不是你想的这样…”

  李玉兰吓得脸色煞白,连忙要解释。

  “你们她妈黄瓜都用上了,真当老子光棍儿不懂啊?老子还真以为你是铁了心给我那死去的兄弟守寡,没想到你这贱婆娘终于还是忍不住偷男人了啊!”

  王发财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那半截湿漉漉的黄瓜。

  虽然是老光棍儿,但吃喝漂赌那是样样来,啥道具他没玩儿过?

  更何况,这李玉兰和陈强两人衣衫不整的,不是偷人是干什么?

  “我…我真不是……”

  李玉兰被王发财骂的面红耳赤,可这个事儿让她怎么解释?

  难道让她说,是我憋不住用黄瓜解决,结果黄瓜断里面去了,这才让陈强来帮忙取出来的?

  先别说这个话王发财信不信,她自己都难以启齿!

  “你什么你?行啊,还他妈偷的是大学生,知识分子用黄瓜给你弄,够刺激吧?!贱婆娘,敢给我大川兄弟戴绿帽子,老子打死你!”

  不管咋样,王大川都是自己兄弟,虽然死了,但老王家的脸面不能丢,王发财气愤不已,一巴掌打在李玉兰脸上。

  “啊!”李玉兰痛呼一声,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王发财,你他妈打女人算什么本事?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来给兰婶儿看病的。”

  一边的陈强看不过去,忍不住冲上来,不管咋样,这事儿他也有一部分责任。

  “看你-麻-痹的病啊,小王八犊子还想糊弄我,敢偷我老王家的女人,今天你也跑不了!”

  王发财正在气头上,一拳打在陈强的身上。

  然后他又一把抓-住李玉兰的头发,恶狠狠地骂道:“贱蹄子,平时给老子装纯,没想到背地里这么骚,连黄瓜都用上了,真他妈会玩儿啊!”

  王发财是个无赖,各种混话骂的别提多难听了,李玉兰被抓着头发,只能委屈地哭泣。

  “草尼玛的王发财,给老子去死吧!”

  看到李玉兰被这样折磨,陈强一阵火大,冲上来就是一拳打在王发财的右脸上。

  “啊!小王八蛋,你敢打老子!”

  王发财痛呼一声,撒手放开李玉兰,冲上来跟陈强扭打在一起。

  别看陈强是学医的,但在学校那也是篮球队主力,身高一米八,浑身腱子肉,体壮如牛。

  而王发财已经四十好几,长年游手好闲,吃喝漂赌早就把身体掏空了,又怎么会是陈强这种身强力壮的年轻人的对手。

  没两下子,就被陈强按在地上一顿痛揍。

  “草-泥-马的,让你打兰婶儿!”

  看到李玉兰脸上的红-肿和泪水,陈强气就不打一处来。

  在陈强的心里,女人是用来呵护的,尤其像兰婶儿这样的极品女人。

  想到王发财这家伙平日里的所作作为,陈强心里就愈发觉得兰婶儿太可怜了,王发财这混蛋怎么下得去手。

  “哎哟!别打了,别打了!”

  陈强一顿猛揍,王发财被彻底打虚了,终于忍不住求饶。

  “强子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李玉兰也赶紧拉住陈强,生怕闹出人命来。

  “兰婶儿,这畜生刚才打你那么狠,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陈强不解气,心里有一股他也说不明白的无名火,可能是刚才好事儿被打断吧。

  “强子你别冲动,婶儿谢谢你,王发财就是个人渣,可你不能犯糊涂啊!”

  李玉兰感动不已,有多久没有这种被男人保护的感觉了。

  但陈强是大学生,还有光明的未来,不能为了王发财这种人渣断送了前程。

  “哼!看在兰婶儿的面子上就放过你,但是今天的事情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只是来给婶儿看病的,你要是敢到处乱说,老子饶不了你!”

  陈强冷哼一声,恶狠狠地警告道。

  “你放心,你放心,我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不不,我不会出去乱说的。”

  王发财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的怂蛋,见不是陈强的对手,立马就服软。

  “滚吧!”

  陈强这才放开王发财,后者如蒙大赦,逃也似地离开了李玉兰家。

  只是陈强和李玉兰都没有看到,王发财离开时眼神中的怨恨之色。

  “婶儿,那我就先走了,对了,你回头注意清洗一下,免得发炎了。”

  见王发财离开,陈强吁了一口气,又对李玉兰叮嘱道。

  “嗯嗯,我知道了,今天谢谢你了强子。”

  李玉兰想起刚才的事儿,羞得不敢抬头,不知道怎么面对陈强。

  “婶儿,那我走了,要是王发财那混蛋再来找你的麻烦,你告诉我,我来收拾他!”

  透过领口看到李玉兰胸前深深的雪白沟壑,陈强不由想到刚才的旖-旎风光,顿时一阵口干舌燥。

  为了避免尴尬,陈强赶紧骑上他那辆二手电瓶车,离开了李玉兰家。

  因为刚才的事儿,来到诊所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诊所刚开张不到一个月,还没什么知名度,到晚上八点也没个病人。

  见没生意,陈强便决定早点关门回家,一般诊所是要到晚上九、十点才关门的。

  陈强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种地的农民,这七月里天黑得晚,这个时候老两口才从地里回来弄饭吃,陈强回来正好赶上。

  陈强心里有事,草草地吃了几口饭,就去洗洗睡了。

  晚间天气转凉,又有风扇吹着,再加上今天干了一架耗费不少体力,陈强很快就进入梦乡。

  梦里他看到李玉兰正搔首弄姿地冲着他招手,手里还拿着一根大黄瓜。

  “强子,快来帮我!”

  “婶儿,放开那黄瓜,我这儿比黄瓜管用!”

  陈强二话不说便扑了上去。

  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就在陈强快要将李玉兰的饱满抓在手里狠狠蹂-躏的时候,忽然下-身一个哆嗦,陈强“啊”地一声从梦里惊醒。

  “哎,原来是个梦,妈的,做梦都抓不住!”

  陈强叹了口气,忽然发现内-裤里黏糊糊的,他竟然梦-遗了……

  苦笑一声,陈强只能去洗个澡,然后发现竟然才晚上十一点。

  迷迷糊糊的,陈强推开浴-室门。

  “啊!”

  忽然一声尖叫伴着刺目的光亮让陈强顿时清醒过来。

  “嫂,嫂子,你怎么在这里?”

第4章 王发财的威胁

  陈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赤身倮-体的女人。

  “强子,你……”

  浴-室里的女人愣愣地看着陈强的下-身,嘴巴张得老大。

  因为刚才把内-裤弄脏了,又是大半夜的,陈强索性就光着屁-股来洗澡,结果没想到,竟然会在浴室里碰见了嫂子……

  老陈家是两兄弟,陈强是老-二,老大叫陈刚,陈刚就比陈强大一岁,但却已经结婚三四年了。

  和弟弟不一样,陈刚读完初中就到工地上找活干,摸爬滚打这么些年,现在是个小包工头,在宝华村同龄人中也算是小有成就。

  嫂子马翠芸,也就是眼前这个赤身倮-体的女人,是老大陈刚相亲认识的,双方觉得不错就在一起了,后来很快就结婚了。

  结婚就意味着分家,父母赞助点钱,再加上陈刚自己挣的,就在老屋基旁边修了座新房子。

  虽然隔得近走动频繁,但是陈强真没想到大晚上的,嫂子居然会跑到自己这边来洗澡,真是防不胜防,这一下全都给看光了。

  马翠芸的身材很棒,小蛮腰没有一丝赘肉,胸-部虽然没有李玉兰的大,但也十分可观,坚-挺圆润。

  尤其是那一双大长腿,简直能迷死人。

  浴-室门口,陈强和马翠芸大眼瞪小眼,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

  马翠芸俏-脸布满红晕,就像颗熟透的水蜜-桃,看在陈强眼里那是越来越可爱,恨不得冲上去咬一口。

  不过这时,有开门的声音响起,是陈强的妈赵玉芬听到动静起床了。

  “翠芸,怎么了?”

  “你快走!”马翠芸回过神来,连忙抱住胸前的春-光,恶狠狠地瞪了陈强一眼。

  陈强吓了一大跳,连忙逃回自己屋里,这要是被他妈看到,还不得被打死。

  “妈,没事儿,就是刚才有只老鼠吓了我一跳!”

  关上门,还隐隐听到马翠芸的声音。

  我是老鼠……陈强有些郁闷,不由得想到马翠芸那妙曼的身材,身体不禁又有反应。

  “大哥真是好福气啊!”

  陈强羡慕地叹了口气,等马翠芸走了,才蹑手蹑脚地跑进浴-室冲洗。

  再说马翠芸,因为家里的淋浴喷头坏了,洗澡很不方便,就到公婆这边借用下浴-室,没曾想居然被小叔子撞见,还看了个溜光,别提多尴尬了。

  联想到陈强刚才的样子,马翠芸就感觉脸蛋发烫,她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强子也该找个女人了。”

  马翠芸心道,以为陈强是憋不住自己撸-管来着。

  “不过强子那里可真大,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女人,呸呸呸,我在想什么……”

  马翠芸不由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小心脏砰砰直跳,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回到家里,男人陈刚已经睡得鼾声震天,马翠芸黯然地叹了口气,轻轻躺下睡去。

  ………

  这边陈强洗完澡,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会儿是李玉兰的大黄瓜,一会儿又是嫂子马翠芸的蜜桃-臀。

  最后又想到今天揍了王发财一顿,不免担心那个混人会不会到处乱说他和李玉兰的荤话。

  “哼,那王八蛋就是个无赖,无凭无据谁会相信他的话?”

  不过转念一想王发财在村子里的形象,陈强就安心多了。

  由于头天晚上失眠,第二天陈强快到九点才起来,还是被母亲李春岚喊起来的。

  李春岚一大早就出门干活了,刚好回来拿个大板锄,发现电瓶车还在。

  好在诊所才刚起步,没有什么生意,陈强倒是不用着急。

  自己干就这点好处,时间上不用像上班那样严格。

  “对了,你嫂子家洗澡的喷头坏了,你今天回来的时候给她带一个,一会儿你过去看一下。”

  李春岚叮嘱了一番,扛着大板锄又出门去了。

  陈强这才知道嫂子昨晚上怎么跑到这边来洗澡了,原来是家里洗澡的喷头坏了,想到昨晚上的尴尬,陈强又有些不敢过去,不知道咋面对马翠芸。

  不过老妈交代的任务也不得不去做,在这家里,这个彪悍老妈的话那就相当于太后懿旨,谁敢不从?

  “哎,嫂子忙着哩!”

  陈强过去的时候,马翠芸正撅着大屁-股在那里洗衣服。

  陈刚不在家,工地上很忙,一大早就出门了,就只剩下马翠芸一个人在家,两人虽然结婚多年,却还没添个一儿半女的。

  今天马翠芸穿着一条紧身超短裤,更加凸显她漂亮的臀型,随着她洗衣服的动作上下左右晃动,看得陈强心里一阵发慌,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风景……

  “强子,你咋还没出去哩!”

  马翠芸扭头一看,微笑道。

  “起来晚了,妈让我过来帮你看看,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个喷头。”

  陈强挠了挠头,暗道嫂子这咋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自己心里反倒虚得很,生怕被臭骂一顿。

  “啊,那太好了,真是谢谢强子了,跟我进来吧。”

  马翠芸高兴地笑了笑,起身的瞬间,胸口的风景正好被陈强看了个溜光。

  黑色!

  难道嫂子钟爱黑色?陈强心里莫名的激动,忽然想到曾经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喜欢穿黑色内-裤和罩罩的女人一般都比较骚。

  不过马翠芸给陈强的印象一直都是端庄贤惠,持家的好女人,嗯,网上那些家伙就爱胡说八道。

  确认了喷头的型号,陈强就骑着那辆二手电瓶车呼啦啦出门了。

  从头到尾,马翠芸都神色如常,好像昨天晚上被看光的那个女人不是她似的,这让陈强纳闷儿不已。

  “女人心海底针哪!”陈强叹了口气。

  路过李玉兰家的时候他还特意瞅了几眼,可惜没看到人,倒是碰到了王发财。

  “王发财,给你提个醒儿,饭可以乱吃话不准乱讲,另外不准再去骚扰兰婶儿,否则我饶不了你!”

  昨天暴打王发财一顿,再看到这家伙,陈强有种莫名的意气风发,停下车警告一番后扬长而去。

  “妈的,小王八犊子竟敢威胁我,你哥也不敢跟我这样说话!”

  等到陈强走远,王发财这才破口大骂,冲着陈强的背影吐了几口唾沫。

  自家弟妹跟陈强偷人,他昨天又被暴打一顿,今天还被陈强那小王八蛋威胁,王发财心里越想越来气。

  忽然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出去,很快那边便接通。

  “喂!发财叔?找我什么事?”

  “陈刚,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回来,老子找你有事。”

  王发财颐指气使地吼道。

  按理说,以王发财在村里的形象,谁都不待见,可奇怪的是,电话那头的陈刚被王发财这样嚣张的吼叫,却出奇地没有发怒,反而说话很客气。

  “发财叔什么事发这么大火啊,我现在这边儿正忙着呢,要不等晚上回来再说?”

  “等?我等你-麻-痹啊,你现在要是不给老子滚回来,你他妈就等着在村里出名吧!”

  王发财十分嚣张,似乎有恃无恐。

  果然,电话那头的陈刚怂了,问道:“发财叔,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你是没得罪我,但你弟弟把我得罪狠了!”

  一提到这茬儿,王发财就是怒火冲天。

  “这样吧发财叔,电话里说话不方便,我现在马上回来,咱们在镇上的跷脚牛肉见,我请你吃饭,替我弟给你赔罪!”

  电话那头的陈刚沉默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

  “行吧!”

  王发财犹豫了一下,这段时间手头紧,正好敲诈他一顿,打打牙祭。

  很快,两人就在镇上有名的翘脚牛肉碰头。

  翘脚牛肉是云竹镇的特色,味道相当不错,生意很火爆。

  王发财一来就一通狂点,还要了几瓶二锅头,看得旁边的陈刚一阵肉疼,这尼玛都够四五个人吃了,狗-日的王发财。

  “草-泥-马的,小王八犊子竟然敢偷我老王家的人,还敢打我!”

  王发财酒劲儿一上来,就开始拍桌子,对着陈刚破口大骂。

  “这怎么可能?发财叔,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得知事情的始末,陈刚顿时大吃一惊。

  “误会你-麻-痹啊!敢偷我老王家的女人,就得付出代价!”

  王发财眼睛赤红,满脸邪笑道:“陈刚,你媳妇儿马翠芸长得就挺漂亮的,那身材那脸蛋儿,尤其是那大屁-股,真他娘的极品,反正你也享用不了,不如给老子爽爽!”

  “发财叔,你喝醉了,怎么尽说胡话?”

  陈刚面色一僵,不过想到那件事情,他也只能强忍着心里的怒火。

  “老子没喝醉,要怪就怪你那个好弟弟!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你媳妇儿马翠芸给老子睡,要么老子就把你鸟蛋废了的事情传遍全村,让大家都知道你是个软蛋,生不出娃儿,哈哈!”

  王发财满嘴酒气,嚣张地大笑道。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换爱的真实经历全文,女人自述交换经历
下一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