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贱人怎么这么浪,美妇在家被强干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推荐 > 小贱人怎么这么浪,美妇在家被强干小说

小贱人怎么这么浪,美妇在家被强干小说

发布时间:2019-04-16 15:45:48

导读
偏偏这种环境,更让人感到无比的刺激。  方青直接含住了到了嘴边的红豆,吸允着!  晚清本来就压在方青身上,本来就觉得尴尬,又羞涩。  尤其是刚才的那一下湿润柔软的感觉,让她心颤。  现在忽然被人含

偏偏这种环境,更让人感到无比的刺激。

  方青直接含住了到了嘴边的红豆,吸允着!

  晚清本来就压在方青身上,本来就觉得尴尬,又羞涩。

  尤其是刚才的那一下湿润柔软的感觉,让她心颤。

  现在忽然被人含着,晚清不知不觉的叫出了声。

  “啊~”

  方青得到晚清的反应,更是直接放肆了起来。双手抱住了那圆润的翘臀蹂躏着。

  晚清并没有迷失,而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就算是她对眼前这个男人心动了,可也不能在这种地方啊!

  “不要~啊~不要这样”

  晚清忍不住的娇喘着,过了一会之后,双腿之间涌来一股湿热感。

  方青感觉到了晚清身躯的微微抽动。

  大手直接探到了那两腿之间,手指感觉到了湿润。

  晚清的身子十分敏感,被方青那样含着,自然湿润了许多。

  随着方青手指隔着内裤的探索,晚清下身夹紧了他的大手。

第一章 病床中的制服诱惑

  “我特么到底是谁?”

  方青静静躺在一片洁白的病房内,看着手中那纹着一条五爪金龙的白色金属片发呆。

  如今方青的大脑中,只有一些零散的记忆。

  那是一个被无尽大火吞噬的废弃工厂,方青能清晰记得那遍地的尸体,和被鲜血染红的大地。

  方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那里,自己的身份是什么……

  就算是这个纹着白色五爪金龙的金属片,也是自己在病房中醒来之后,护士告诉他自己浑身染血被送到医院之后,依旧死死攥着那个金属片。

  看来这个金属片,应该对自己很重要才对。

  蓬!

  房门突然开启,一名护士的出现打断了方青的思考。

  从之前的交流中,方青知道她叫林晓。

  一身洁白的护士装,甜美的笑容能将所有人的心融化掉。

  虽然并没有穿高跟鞋、丝袜什么的,但却依旧能将方青内心的情欲勾起。

  “方青……你让我说点什么好呢?”

  林晓缓步在走进病房之内,忍不住叹息一声:“您要不赶紧交医药费,要么请离开,你这样真的让我很为难啊。”

  “现在院长已经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若是在不将你撵出医院,我的工作可就保不住了啊。”

  方青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尴尬。

  “我没钱。”

  叹息一声后,方青无奈说道:“我之前不是让媒体出面采访过我,你们院长更是对着记者说,会免除我的医药费……”

  但还不等方青说完,护士林晓眉头轻蹙,忍不住直接打断方青。

  “你快别说这事了。”

  林晓直接对方青说道:“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喊来记者,所以院长并不能亲自撵你,而因为是我将你救出来的,所以这件事院长才会怪在我的身上。”

  “我原本是好心救你,但没想到最后我竟成为了冤大头,医院不是福利机构,是要赚钱啊!”

  “我求你看在我救了你一命的份上,就放过我吧。”

  林晓此时都快哭了出来。

  方青在看到林晓现在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尴尬,但眼珠子却开始放光。

  不得不承认的是,林晓很漂亮。

  虽然身穿护士装,但却依旧遮掩不了她那傲人的身躯,反而露出一丝别样的诱惑。

  尤其是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更是让人怜惜。

  方青那毫不掩饰的目光,让林晓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最终气的一跺脚,直接朝病房门外走去。

  方青看到这一幕,心中彻底一愣。

  他肯定不能让林晓走掉。

  毕竟若是林晓走掉,那么岂不是意味自己必须要搬出医院?

  怎么办?

  “林晓,我求你……”

  想到这里的方青也顾不上废话,直接一把抓住林晓柔弱的玉手,并将自己身边一拉。

  啊!

  伴随着林晓的一声尖叫,只见她整个身躯一个不稳,竟直接朝方青的怀中摔了过来。

  显然刚才方青动作太快,林晓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额!

  方青看着怀中的美女护士,感受着她浑身触手的柔软,闻着那处子的淡淡清香……

  他脑子顿时直接短路。

  林晓本身就是个大美女,原本绝美的面容此时变得娇红,更添一丝诱惑。

  虽然穿着一身护士服,但却根本遮掩林晓那胸前的饱满。

  方青双手不时在林晓身上游走,自然能感受到林晓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方青的呼吸有些急促。

  但还没等方青仔细体会,美女护士林晓便气愤一巴掌甩在方青脸上,并恨恨喊道:“你这个混蛋,你能不能赶紧脱掉……”

  但还不等美女护士说完,方青便直接将其打断。

  方青自己都慌了。

  因为他刚才真的没有占林晓便宜的想法。

  他只是想拉住林晓求情罢了。

  没曾想还没等求情,反倒是占了林晓便宜了。

  此时显然不能等林晓说完,毕竟若是让林晓说出来之后,那自己可真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方青脑袋一转,随即便一把将林晓搂在怀里,并直接亲吻了下去。

  显然对于此时的方青来说,他不得不这么做。

  毕竟若是真让林晓将下一句话说出来,那自己可就完蛋了。

  而此时的林晓,则差点被气疯了。

  这算怎么回事啊!

  林晓开始挣扎了起来。

  这一摇一晃的,方青倒是稳如泰山。

  林晓此时忽然一个仰卧起坐,直接坐了起来,双手也瞬间勾住了方青的脖子。

  本来是想将方青一个掰倒,踹下去。

  可惜啊,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干。

  方青惊讶之余,双手下意识的往前面一撑,刚好撑在两座山峰上,间接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林晓脸色陡然红了起来,羞涩伴随着疼痛。

  这么被撑着,能不疼吗!

  这个时候,方青又忍不住捏了两下,软软的,富有弹性。

  没想到手感还也不错,以身相许的话,好像也不怎么吃亏啊!

  就这么一个举动,彻底让林晓有些恼了起来。

  你说你撑在女孩子的胸上就算了,还连带的捏一下,你以为是捏橡皮泥呢?

  这个混蛋!

  此时,也不知道林晓怎么就摸出来一根针头,直接扎在了方青的胳膊上。

  方青哀嚎一声,赶紧下来,吃痛的看着从床上麻溜下去的林晓。

  “你干嘛?我好不容易才好起来,被你扎出个好歹来,这不又得躺一阵子了。”

  “想得美,我告诉你,现在赶紧脱下病房号服,收拾东西离开。”

  “我求你了,我只是一个普通护士,不是什么富家小姐,根本没钱替你垫付医疗费啊。”

  林晓气呼呼的说着这话,心里无比委屈。不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现在还感觉生生的疼。

  方青傻眼了。

  还是让林晓说了出来。

  可要现在离开,他能去哪呢?

  正想着开口,门外就进来了一个男人。

  虽然长得挺俊,但方青从他苍白的脸色中还是不难看出,这家伙不是个好人。

  一脸纵欲过度的样子。

  但方青却还是下意识放开了林晓。

  林晓看到方青松手,才冷哼了一声,直接整理了下衣服站了起来。

  林晓看到来人,眉头顿时一皱:“怎么又是你?”

  “晓晓,我真的很失望。”

  男人走进来之后,在看到方青和林晓的模样后,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直接说道:“你说你都拒绝了我第三十八次了,能不能给我次机会?”

  “就算是你看不起我王浩,但你也不能跟这种家伙在一起吧?”

  “纯粹恶心我吗?”

SGt3SEJYbG9MbG1ESWNIdnc5QllwelUxVE5keDZQSDVvQmFLWjZhcXVCUG5TVGpRYlUvR0hnPT0.jpg

第二章 孬种的怒火

  方青冷笑一声,不做任何言语。

  他也很好奇,林晓要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在方青的视线下,林晓赶紧往后倒退一步:“我和你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

  现在王浩已经有些怒了,脸色更是直接阴沉了下来,狠狠的说道:“林晓,你别当了婊子还立牌坊,我追你是看得起你,你要是不答应,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答应。”

  王浩心中很憋屈。

  难道在林晓的心中,自己还真不如那个连医疗费都交不起的方青吗?

  方青闻言,脑袋顿时一排黑线。

  这关自己什么事啊?

  正在方青暗自无语之时,王浩却直接朝他怒喊道:“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争吗?”

  方青一愣。

  不禁拿手指了一下自己,整个人一脸茫然。

  看着方青的傻样,林晓忍不住一拍脑门,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顿时也直接放弃了让方青帮忙的想法。

  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而王浩在看到方青的模样后,更是笑的合不拢嘴,嘴角之上的轻蔑更甚。

  他越发不将方青放在眼里了。

  “对,就是你。”笑了半天之后,王浩才冷声说道。

  看到王浩的言语后,方青心中更是冷笑。

  虽然他因失忆并不知道自己是谁,但却有一种超乎寻常的自信。

  王浩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但方青也懒得管这种闲事。

  就算必须要管,那最起码也得让林晓求咱不是?

  好歹也得让她帮自己将医疗费掏了啊。

  也正是想到这里,方青才直接耸了耸肩,无奈说:“我不跟你抢。”

  听到这句话,王浩直接狂笑了起来。

  随即更是指着方青朝林晓说道:“这就是你找的好男人啊。”

  “我真是不明白,你怎么就看上这么一个孬种!”

  而反观如今的林晓,脸色已经被气的涨红,胸前的两团更是上下摆动,吸引着方青的视线。

  林晓自然注意到方青的视线。

  她如今更是被气炸了。

  关键时刻一点忙也帮不上,满脑子还是那种龌龊思想……

  林晓彻底绝望了。

  她的眼神慢慢变得暗淡,最后不在看方青一眼。

  “林晓,你就从了我吧。”

  正在此时,王浩也彻底失去耐心,直接上前一把将林晓搂在怀中,双手则开始不老实起来。

  林晓狠狠扇了王浩一耳光。

  王浩一愣。

  随即浑身开始颤抖,眼角逐渐露出一丝凶芒。

  很显然,王浩是被气的。

  “林晓,你这个婊子真是给脸不要脸。”

  王浩直接狠狠甩了林晓一耳光,随即便直接强行撕扯林晓的衣服,并一边吼道:“你宁愿跟方青那个孬种上床,也不愿意从了本少爷……”

  “老子今天就在这里,当着你姘头的面干你。”

  “呸,臭婊子!”

  而林晓面对这一切,除了不停的挣扎反抗之外,并没有任何办法。

  林晓的眼角,不知觉留下了泪。

  但她却没有丝毫办法。

  而至始至终,她都没有在看方青一眼。

  “垃圾,孬种!”

  “像你这种垃圾,老子都懒得去揍你。”

  “今天你福气不浅,老子就让你亲眼看着自己的女人被本少爷干。”

  如今的王浩一边撕扯林晓的衣服,一边朝方青怒吼道。

  他需要发泄。

  而方青一时间有些茫然。

  他能看到了林晓眼中的绝望和挣扎,但却并没有等到林晓对自己的求救……

  他不知觉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行为。

  毕竟不管怎么说,林晓都算是在自己生命最危急的关头,将自己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

  自己怎么能乘人之危呢?

  而且还是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

  想到这里,方青的眼角闪过一丝寒芒。

  蓬!

  没有丝毫废话,方青一下子从病床上谈起,不顾浑身伤口崩裂而丝丝流出的鲜血,右手就这么直接抓住王浩不老实的右手。

  方青抓着王浩的左手,虽然虎口崩裂,鲜血不停的流出。

  但他的左手却似钢钳,任凭王浩挣扎,也挣脱不得。

  “你,你想干什么?”王浩忍不住质问道。

  但或许他自己也没有发现,他如今的声音已经带着一丝颤抖。

  王浩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对上方青的眸子之后,顿时有一种犹如堕进地狱的感觉。

  那种杀伐血气,以及濒临死亡的感觉,让他不由感到害怕。

  方青自然能感受到王浩内心的恐惧,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寒笑,冷漠的说道:“放手。”

  “马上!”

  “要么,死!”

  简单的几个字,却露出一丝坚定与决绝。

  王浩听到这几个字,虽然很想笑。

  毕竟在现在这种法制社会,方青竟然威胁自己要杀人?

  简直搞笑。

  但不知为何,王浩却就是笑不出来。

  他能感受到方青那股仿若死神般的气息。

  王浩嘴唇哆嗦了几下,一直想对骂几句,但却一直开不了口。

  他就这么愣在原地。

  如今的方青并没有理会王浩,反而将视线转到林晓身上,眼角闪过一丝歉意。

  “对不起。”

  方青深呼吸一下,随即直接说道:“刚才是我做的不对,我像你道歉。”

  “老实说刚才我也并不是见死不救,只是想让你求我一下,我老让你替我掏医药费来着。”

  “但是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不应该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见死不求,且讨价还价……”

  “所以这个混蛋,我帮你彻底解决掉。”

  “不用你替我掏医疗费了。”

  林晓有些发傻。

  对于方青的突然发飙,她大脑还有些短路。

  方青说完之后,便不在理会林晓。

  转而左手便直接掐住王浩的脖子,单臂将其举了起来,右拳狠狠锤在他胸口之上。

  因用力太大,方青身上更多的伤口崩裂。

  无数鲜血流出,瞬间将方青洁白的病号服染成一片血色。

  方青似没有痛觉一般,右手只是不停的锤着王浩的胸口、脸蛋、肋骨……

  嗷呜!

  王浩发出一声惨嚎。

  但还没等他发出声来,便被方青掐灭在了喉咙之内。

  王浩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在方青的手段下,他根本没有办法呼吸,而整个身体更是变得一片麻木,几乎快感受不到痛觉。

  如今看着方青,王浩眼角唯有恐惧。

  虽然现在方青浑身染血,但在王浩的眼中,却像一尊来自地狱的染血战神一般。

  他恐惧了、害怕了、绝望了……

  “还敢吗?”方青寒声说道。

  王浩恐惧的连连摇头。

  他真的不敢了。

  如今他的胆子,已经彻底被方青吓破了。

  若是有选择的话,他真想彻底逃离这个地方,这辈子在也不愿意见到方青。

  “住手!”

  但正在此时,病房门被突然打开。

  一名身穿职业OL装,下身裹着诱惑黑丝、脚踩跟鞋,浑身散发着成熟气息的女人走了进来。

第三章 另类的包养

  女人很漂亮,浑身散发着熟女的气息。

  尤其是那种干练掺杂着熟女的诱惑,更是吸引了方青的目光。

  这个女人的气质,和林晓截然不同。

  但对方青的诱惑,却同样的大。

  方青却不知道,虽然女人喊了出来,但此时心里却也充满了恐惧。

  尤其是方青那布满杀气,仿若从尸山血海中凝练出的目光,在加上那浑身的鲜血。

  女人不害怕才怪。

  如今的女人,只是假装坚强罢了。

  方青不知道这里。

  只是想到王浩这家伙既然被自己吓破了胆,那自己自然也没有揍他的必要了。

  毕竟自己也真不敢杀他。

  也正是想到这里之后,方青才随手将王浩像丢一个破麻袋一般……

  直接摔了出去,跌在冰冷的地板之上。

  但此时的王浩却哪理会这些,终于看到方青松开手,便连忙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离开了病房。

  方青站在原地,没有丝毫言语,整个人冷冰冰的。

  但实际上。

  他是被眼前女人的美女,所直接吸引住了。

  表面看着像冷峻战神,实际上若没有刚才这一切,外加他浑身的鲜血。

  别人肯定认为,这就是一没见过美女的猪哥相。

  病房的气氛,顿时变得寂静无比。

  眼前这美女显然被方青的气质镇住,自然也没有下一步动作。

  大概过去三十秒后,还是林晓率先反应了过来,直接跑到美女身边说道:“雨涵姐,你别误会。”

  “刚才是那王浩想调戏我,方青只是为了救我,所以揍了王浩一顿罢了。”

  林晓没有隐瞒,直接将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直接朝这位刚进来的成熟美女说道了起来。

  而通过两人的谈话,方青才得知这位成熟美女的芳名与职业。

  盛雨涵。

  美奈衣时装内衣设计公司总裁。

  另一方面,则是林晓的闺蜜。

  她这次来医院,实际上就是来找林晓玩的。

  如今两女在那边小声嘀咕,各自交流着。

  而方青也没闲着,两只眼睛就没有离开过盛雨涵。

  盛雨涵撑死也就二十四五的年纪,白皙的脸蛋、精致五官,却拥有一双略带锐利的眼神。

  她不禁脸蛋漂亮,那一身职业装更是遮挡不住她那傲人的双峰、纤细的柳腰、以及那丰满的翘臀。

  下身的黑色丝袜,更是将她的修长双腿展现出一种诱人的弧度。

  配上脚上的黑色高跟鞋,简直将方青的魂都给勾走了。

  盛雨涵本身便是公司总裁,那股高高在上的韵味本就很重。

  在配上这精致的脸蛋、诱人的身材后,更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诱惑。

  而如今的盛雨涵,通过林晓的话后,也大概将刚才的一幕都了解到了。

  现在她看向方青的目光,自然也柔和了许多。

  方青眼看两女还在那里说话,自己在这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尤其是想到自己一分钱没有,甚至还是一个连身份证都没有的黑户之后,更是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方青决定离开这里。

  一方面是不想让林晓这个救命恩人为难,一方面更是处于在俩美女面前要面子的大男子主义。

  方青直接将染血的病号服脱下,准备换上自己来时的衣服。

  但方青一脱衣服,却不禁露出他那精状且均匀的肌肉、浑身密密麻麻的伤口……

  以及左臂那一个小小的染血龙头刺青。

  呼!

  两女此时在看到方青的身材,以及那密密麻麻的伤口之后,顿时忍不住惊呼。

  毕竟方青浑身的肌肉,并不似健身教练那种肌肉疙瘩,反而很细致、很均匀。

  充满了一种男人的阳刚之美。

  尤其是那密密麻麻的伤口,对女人更是致命的诱惑。

  “你……你准备干什么?”林晓不自觉开口。

  方青苦笑了一声,便忍不住叹息。

  嘴角更是说不出的苦涩。

  “林晓,对于你的救命之恩,我方青没齿难忘。”

  方青扭头看了林晓一眼,随即便直接说道:“但我就是一个除了知道自己姓名,其它一概不知的失忆人罢了。”

  “我没身份证,更没有一毛钱,承蒙你这段时间关照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我不想让你为难,对于刚才的事情我对你道歉,真的很对不起。”

  “至于现在,我该离开了。”

  方青苦涩的说完之后,便直接穿上自己的衣服准备直接离开。

  “等等。”林晓突然开口。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如今落魄的方青,她竟有些于心不忍。

  尤其看到方青此时依旧流血不止的伤口,甚至已经将现在的衣服染红的模样……

  更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为了救自己。

  想到这一切,林晓忍不住开口:“你准备去哪里?”

  “不知道。”

  “你能去哪里?”

  “不知道。”

  …………

  方青和林晓顿时陷入沉默。

  但正在此时,盛雨涵却直接开口:“我可以替你掏医药费。”

  方青一愣。

  但还不等方青开口,盛雨涵却接着说道:“但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方青脱口而出。

  盛雨涵嘴角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微笑,随即便直接说道:“做我保镖。”

  方青愣了。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老实说他想拒绝。

  毕竟给一个女人打工……

  而且还是给一个自己对人家还有点意思,一个真正的美女打工……

  方青有点拉不下面子。

  但不等方青拒绝,盛雨涵便接着说了一连串方青无法拒绝的事情。

  “住院一切费用,我掏。”

  “做我保镖,衣食起居我全部负责。”

  “你的身份问题我帮你解决。”

  “月薪十万!”

  随着这一连串的言语,方青直接懵逼了。

  要知道方青这一段时间的所有医疗费用,也撑死就是个两三万。

  但现在做盛雨涵保镖,除了自己纠结的住院费用人家掏……

  好负责自己一切饮食起居,还管给自己处理身份问题……

  最重要的是,月薪十万啊!

  “我干了!”

  方青在想到这里之后,大脑几乎想都没想,便直接答应了下来。

  毕竟这么好的条件,不干是傻子啊。

  “成交。”

  盛雨涵眼见方青答应,不由露出一丝小狐狸般的微笑。

第四章 诡异的局面

  一个星期后。

  方青在出院之后,便直接来到了一座高耸的大厦之下。

  帝日大厦。

  这是整个临江市最好的商业写字楼。

  没有之一。

  能在这里开办公司的,无一不是能在整个临江市,甚至省里都能排的上号的大公司、大集团。

  方青一路做出租车过来,自然也从出租车司机的嘴里,得知了这一点。

  但也正是因此,方青此时才愁眉苦脸。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与盛雨涵之间的差距,已经越来越远了。

  面对这种级别的女人,自己……

  哎!

  方青叹息了一声,便直接朝大厦内走去。

  一路之上,方青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就这么一路来到了盛雨涵公司所在的二十二楼。

  但等方青来到二十二楼内,却感觉气氛有些诡异。

  盛雨涵公司内所有员工,近乎都低垂着脸,一脸唉声叹气的样子。

  都仿佛大难来临了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

  方青有些疑惑。

  “我是方青,你们总裁新聘请的保镖。”

  一路来到前台,方青直接朝前台接待小姐笑着说道:“若是你对我身份没有疑惑的话,那就请你带我去见你们总裁吧。”

  前台接待小姐在看到方青后,却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我对你身份没有疑惑。”

  前台接待只是淡然的看了方青一眼,便叹息一声说道:“但我劝你还是等会在进去,现在总裁正在接待一位重要的客人。”

  “当然也可以说,是来吞并我们公司的吸血鬼!”

  方青真的愣住了。

  他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第一天上班,竟然会遇到这种破事。

  而从与前台接待接下来的谈话中,方青也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

  原来市里边有一家,比盛雨涵公司更大的一家内衣设计公司,因为不论拼市场、拼口碑、拼销量……

  都干不过盛雨涵公司,所以想凭借自身在本市的人脉、权势、金钱……

  想直接将盛雨涵的内衣设计公司,给直接收购了。

  而这家内衣设计公司,是盛雨涵一手打拼起来的公司,就这么直接被人家收购,她自然不愿意。

  所以才会发生眼前这一幕。

  用前台接待小姐的话来说,今天人家就是来下最后通牒的。

  这家公司名叫董大黑内衣设计公司,今天来到这里的便是人家的董事长。

  董大黑。

  方青在了解整件事情后,便直接朝会议室走去。

  显然对于方青来说,盛雨涵于私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帮过自己。

  于公更是自己老板。

  如今自己老板出了问题,自己更不可能退缩。

  前台接待小姐此时懵了。

  但反应过来之后,便连忙去拦方青。

  只不过还是迟了。

  方青直接推开会议室大门,便看到了一个肥头大耳、穿着一身不和体西装、还特么梳着个大背头、带着大金链子……

  总之。

  反正就是怎么看,怎么都不顺眼的家伙。

  这家伙就这么吊儿郎当的坐在椅子上,身后跟着俩虎背熊腰的保镖,自己则在抠着鼻屎。

  方青看到这模样,差点没吐了出来。

  就这审美标准,还开鸡巴内衣设计公司?

  方青差点没直接一巴掌,扇死眼前这头肥猪。

  这特么什么玩意!

  “方青,你……”

  现在方青闯了进来,所有人自然将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

  若说眼前这肥猪董大黑有点茫然,而盛雨涵则有点不高兴了。

  今天自己遇到这种事,本身就烦闷的不行。

  现在还没处理完这件事,方青又过来捣乱,盛雨涵心情能好才怪。

  但不等盛雨涵开口,方青却直接打断:“老板真的很抱歉,今天我迟到了。”

  “那个啥,真的很对不起啊。”

  方青一边说着,一边做出一副十分惶恐的样子朝盛雨涵跌跌撞撞般走去。

  但等他走到董大黑身边时,则不小心朝后跌倒了一下。

  而方青右手中指与食指之间,突然闪烁出一丝寒芒。

  仔细一看,则是一根细长的银针。

  方青不小心撞上了董大黑,手中银针则不小心刺入他的阴疝穴之内。

  方青连道对不起,接着便直接来到盛雨涵身边,接连小声道歉。

  随后便小声对她说道:“放心,有我在。”

  盛雨涵有些惊讶。

  就这么看着朝自己挤眉弄眼的方青,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噗!

  正在盛雨涵纠结之时,突然传来一声响亮的屁味,接着一股恶臭便弥漫整个会议室。

  随后更有一股尿骚气传来……

  盛雨涵眉头一皱,差点没直接呕吐了出来。

  太恶心了。

  到底是谁?

  盛雨涵视线连忙在会议室中转了一圈,便注视到了董大黑的身影。

  只见如今的董大黑铁青着脸,正在不停的放着臭屁。

  而盛雨涵在看到他那湿透的下半身,尤其是那冲天的尿骚味后,顿时不小心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此时的董大黑,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他十分确定,自己肯定是被别人动了手脚。

  随即他的眼神,便直接集中在刚进来的方青身上。

  肯定是他!

  董大黑心中怒吼。

  毕竟在方青进来之前,自己是肯定没有这种情况的。

  虽然他并没有任何证据,但还是朝自己身后的保镖大吼一声:“给我将这小子打成残废!”

  董大黑身后的俩保镖点头,随即便直接朝方青冲了过来,其中一人拳头狠狠朝方青脸上轰来。

  而另一人更是直接直接一把抓住方青袖口。

  方青脑袋微微一闪,在躲过其中一人的拳头后,便狠狠一脚将其踹飞出好几米,随后那保镖便狠狠摔在冰冷的地板上。

  而另外一名保镖,此时却狠狠一扯,却将方青衣服的袖子直接扯了下来,露出了他那精状的右臂……

  以及上下那血淋淋的龙头刺青。

  嘶!

  在看到这枚龙头刺青之后,原本还准备朝方青冲杀的俩保镖顿时惊住,并直接倒吸一口凉气。

  方青在看到这俩保镖的神态变化后,顿时一愣。

  他搞不懂为什么?

  难道这俩保镖,认识自己身上的龙头刺青?

  但还不等方青询问,这俩保镖便不顾董大黑的怒吼,直接强行将其架起,慌忙离开了会议室。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高贵美熟妇泄身,我和农村妇女的野战故事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