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楚可怜的白莲花【攻略傲娇总裁】
当前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楚楚可怜的白莲花【攻略傲娇总裁】

楚楚可怜的白莲花【攻略傲娇总裁】

发布时间:2018-12-28 16:04:55

导读
林宛姝沈熙凌小说《攻略傲娇总裁》属于霸道总裁题材类,作者文笔沉稳老辣,独树一帜,是一本令人欲罢不能的良心佳作。想要知道男主和女主最后的结局如何呢?那就快来看《攻略傲娇总裁》大结局吧!

 《攻略傲娇总裁》林宛姝沈熙凌精彩言情章节免费阅读

 

我愣了一下,弯腰捡起被他扔了一地的东西,仔细一看,上面写着红字的大标题,“没下限!无耻小三毁人家庭,搭上副院长!”

上头印着我的照片,各种添油加醋地诬陷我如何插足冯建森的家庭当了小三,迷惑男人,逼原配净身出户,并且同时脚踏两只船地勾搭上了医院的副院长。

虽然她并没有指名道姓地说出沈熙凌的名字,只写了我的名字,但是后面附上了一张照片。照片挺模糊,可熟悉我们的人应该都能认得出照片上的人就是我和沈熙凌,照片上的沈熙凌横抱着我,旁边停着他的车。

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我完全没有一点印象,想来应该就是他带我回来的那一天,我刚刚从医院出来,伤口还在流血,然后被丁秋芳打了,还推倒在泥水坑里,又淋了一点雨,所以晕倒了。沈熙凌大概只是恰好路过,所以把我给带回家了。

我没想到,居然被拍照了,而且,还被别有用心地用在了这里,成为了我和沈熙凌“有一腿”的证据!

一定是吕怡歌干的。

而且,这些资料准备得十分齐全,语言和逻辑相当清晰。从冯家母子看到视频到今天,只不过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应该不是临时准备的。

我大概可以理解为,吕怡歌早就在做准备要置我于万劫不复的境地吧,在把我的孩子抢走以后,她只有置我于死地,让我永远翻不过身来,她才能稳稳地霸占我的孩子,据为己有,并且永远不让孩子知道!

她很清楚地知道我的弱点,我一个做模特的,名声相当重要,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起用一个有黑历史的模特或者广告代言人。

让我没有办法重新复出,顺便把沈熙凌拉下水,让他讨厌我,这可能只是第一步而已。

我仔仔细细地把那几张纸都看完了,浑身颤抖地慢慢站起来,“沈熙凌,我没有做这些事情,你知道的,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我和冯建森也绝不是她说的这样!”

沈熙凌看着我,冷笑了一声,“林宛姝,我再强调一遍,你做了什么,没做什么,都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否误会了你,根本就不重要。但是,你知道你给我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吗,这些东西今天在医院已经满天飞,所有的医生和病人都知道了,我沈熙凌包养了一个毫无下限的女人!”

我低着头,半天不能说出话来。

他说的对,我的确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邵吉米的号码。我愣了片刻,才小心翼翼地接起来。

邵吉米的声音又高又尖,听起来非常激动和焦急,“林宛姝你快去上网看看,微博上,还有天涯猫扑豆瓣这些大论坛网站,都要炸开了,有人发帖子抹黑你,说得还有鼻子有眼的……”

我挂掉电话,邵吉米已经把链接给我发过来了,我点开一看,上面的内容和沈熙凌拿来的那几张纸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吕怡歌把自己给洗成了一朵楚楚可怜的白莲花,底下那些网友一水的全部都在骂我这个不要脸的小三,顺带着把沈熙凌也给骂成了男盗女娼的狗男女。

她应该是先发了帖子,然后还怕医院这边的人看不见,所以又印了很多这个纸到医院去分发。

这种事情,我已经惹上了,要怪只能怪我自己一开始智商太低。到了这种地步,我已经是这样了,可是沈熙凌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我颤抖着声音,“要不,你去澄清吧,就说你只不过是因为医德救了我,是我不要脸,赖在你家不走,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我身上……”

沈熙凌冷哼了一声,“有什么用么?”

我是一个可耻的小三,即使这一切都是吕怡歌和冯建森强加在我身上的,但是无法改变我就是小三的事实。我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惹出来的,是我连累了他。

我绞着十个手指头,沈熙凌丝毫不给面子,“我就看不起你这样的,敢做这么没底线的事情,做完了还不敢承认。”

他一面说不关他的事,不听我的解释,另一面又这么说我。

我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打扰你了,还连累了你,我这就离开,对不起!”

我站起来,直接打开门,朝着外面走去。

外面正刮着大风,有点冷,我的衣裳有点单薄,下意识地抱紧了胳膊。

我卡里几乎已经没有钱了,我无处可去,只能打电话给邵吉米。

邵吉米家离这里不近,而且他住在市中心,交通不太好,就算不堵车,到这里也得半个多小时。

我一个人,紧紧地抱着胳膊站在路边,哪知天公也不作美,猛的一声惊雷,瞬间豆大的雨点打了下来,大雨倾盆。

我出来的时候走得急,没有穿外套。我浑身都被雨给淋得透透的,才找到一个能稍微避雨的屋檐。

timg (275).jpg

这个时候天色已晚,外面的小店几乎都已经打烊关门了,附近又没有看到那种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什么的,我蹲在墙角,缩成一团,抓着手机等着邵吉米过来接我。

等了好半天,邵吉米还没见人影,我想给他再拨个电话过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结果一看手机屏幕,怎么按都不亮了。

手机进雨水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我捂着脸,感觉到伤口处裹着的纱布好像都被雨水给打湿了。

原本前段时间月子就没有坐,也没有好好休息,一直疲于奔命地忙着这个那个的,这忽然的凄风冷雨一淋,所有的疲惫都瞬间席卷而来,我好像要生病了,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连老天都要绝我。

四下里黑乎乎的,路灯昏暗,我靠在冰冷潮湿的墙角,心灰意冷。冷风携裹着雨丝,落在我的头上脸上,时间长了,依然有水珠顺着头发一直落到我的脖子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冷风好像停了,雨丝也停了,天气好像莫名地暖和了一些。

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抬起头,然后看见了身边穿着黑色大衣,打着一把大黑伞遮住我的人。

我甚至花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来,是沈熙凌。

他一手撑伞,一手脱下大衣,把大衣裹在了我身上。

大衣带着他的体温,很暖,很暖。我好像一辈子,都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暖,我的鼻子莫名地酸了一下,眼泪涌出来,混在了潮湿氤氲的雨水中。

他想拉我起来,但我的双腿真的已经使不上力气。

他沉默着,转过身,蹲下来,把我背在了背上。

他身材偏瘦,但是背脊宽阔,我趴在他背上,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落在了他的脖子上,我赶紧偷偷地用手擦掉了。

他的车就停在不远处,他打开车门把我放进去,顺手替我把大衣给裹紧了一点,然后把车里的空调开到了最大。

为了避雨,我自己走到了大路边上的一条小巷子里,他是不是……找了我很久?

我一定又给他添麻烦了。

他自始至终都沉默着,一句话都没有说。我意识昏昏,半梦半醒。

车子停下来,他打开车门抱我出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并不是他家。大厅里有红十字的标志,白惨惨的灯光,这里是医院。

“沈熙凌,我不去医院……”

我挣扎了两下,可是我浑身无力,挣扎也显得徒劳。

我记得的,今天吕怡歌把那些污蔑我的传单发到了医院里,一定弄得满城风雨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还跟我在一起,还是这样抱着我到医院去,被他同事看见了,该怎么想?这么一来,他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吧?

他怎么忽然就糊涂起来了,我不能去医院啊!

“我不能看着任何一个能救活的病人死在我面前。”

他抱着我径直走到值班窗口,“安排一间贵宾病房,通知急诊科护士帮忙,准备进口的消炎药,剖腹产后伤口感染加上受寒重感冒。”

护士愣了一下,随即问道:“是,沈副院长。患者姓名是……”

“林宛姝。”

他轻轻吐出我的名字,人已经大步走到电梯口去了。我没看到身后值班护士的表情,大概,是很精彩的吧?

上了电梯,他直接进了贵宾病房,把我先放在了沙发上。我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他把空调开到了最大,然后迅速帮我把湿衣服脱光,用被子裹住我,才开始解我腰上的纱布绷带。

我的伤口有点痒,又有点痛。我头晕得厉害,像个人偶一样任凭他摆弄。

再后来,好像护士进来了,给我打了点滴。我盖着两床被子,身上依然冷得厉害。我在一片混沌之中抓着什么东西,很温暖,好像是他的手。

那一点温暖,像一个热源,源源不断地把温度传递给我,使我感到了一点安心,我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候,点滴还在打,手上的温暖还在,我好像……就这么抓着他的手整整一个晚上。

沈熙凌趴在床沿上,我稍微动了一下,他就醒了过来。

我不太好意思,“谢谢你,你……去休息吧?”

他伸手按了按太阳穴,“不必了,我今天休假。”

我的声音喑哑难听,他站起来,去倒了一杯温水,慢慢地喂给我喝了。

我觉得喉咙舒服些了,才看着他,“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

他摆摆手,苦笑了一声,“算了,反正已经坐实了,回头再说。”

为了救我,他的名声算是真毁了。

沉默了片刻,他忽然问道:“你那个前男友的事情,你真的是被骗的吗?”

我咬着嘴唇。之前他从来不肯听我解释,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这么问。

“是,他们夫妻一起骗了我,就是为了让我免费代孕,我……”

沈熙凌打断了我的话,有些无奈,“好了,你昨晚发烧的时候说胡话,跟我解释了一晚上,拦都拦不住。”

我等了一会儿,沈熙凌没做声,我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沈熙凌的声音平静,“没人能把我怎么样。”

他的声音平稳,自信,我于是稍稍放下心来。我头晕得厉害,渐渐的又昏睡过去了。

大概是他及时给我输液什么的起到了作用,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整个人感觉好多了,我感觉自己已经可以起来走动了。

我刚坐起来,就看见有人推门进来,是邵吉米。

他一进来,劈头就问道:“你就这么不让人省心,非得把自己弄死才算数?”

我揉了揉太阳穴,“你今天说话怎么跟沈熙凌似的?”

邵吉米不跟我计较,凑过来,“那个姓沈的果然很帅啊……”

我伸手去揍他,他躲开,又愉快地笑道:“宛姝,你猜我从他那里拿到了什么?”

timg (304).jpg

从沈熙凌那里拿到了什么?

我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邵吉米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来,“看,这是一年前吕怡歌的病历单,她患有子宫肌瘤,不能生育,并且做了子宫切除手术,这里是手术的确认书和手术记录,还有术后的检查报告单。”

也就是说,凭这个,我可以证明当时写着吕怡歌名字的孕检和剖腹产检查单都不是她的,进而佐证更多事情。

我想了想,“吉米,我们整理一下思路,回一个帖子,反击回去吧。”

先前我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击的原因,主要是考虑到沈熙凌,我不想给他带来更多的麻烦。

现在看来,既然沈熙凌说没人能把他怎么样,他又给邵吉米提供了这个证据,他应该是支持我反击的。

我拿起手机,看样子问题不大,里面的资料和图片都还在。

我跟邵吉米一边商量,一边开始编辑文案。

首先,提供我和吕怡歌早期的聊天记录截图,她当时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并晒出吕怡歌的子宫肌瘤病历和子宫切除的证明,侧面证明她是因为没有生育能力,所以骗了我,说给我介绍男朋友,实则找我代孕,洗清我这个无耻“小三”的身份。

其次,晒出我当时和冯建森的婚宴照片。当时吕怡歌还是伴娘,这足以证明吕怡歌对此事完全知情,并且乐见其成,所以不存在什么小三上位,只有这个正妻的无底线无下限。

然后,还有我和冯建森买房子的现场照片和转账记录,可以证明我没有拿过冯家的钱,也不是为了金钱去当小三,当初完全是为了好好过日子。

当然,还有我在医院生产大出血手术,却没有人结账的欠费单,顺带谴责吕怡歌和渣男这一对极品夫妇,把孩子抢走了以后,就不管我了。

最后一些压轴的东西,就是邵吉米给我提供的吕怡歌不雅照和视频,证明她净身出户跟我没有关系。

我把帖子准备好,在吕怡歌发布的那些帖子后面全部回复了以后,立即打电话给了冯建森。

他大概还不知道我住院的事情,也没有问候过我。我把电话拨过去,他很快就接了,我于是说道:“我这几天有点感冒,住院了,不方便过来,要不你过来坐坐?我想跟你聊聊。”

冯建森原本还在犹豫着,我猜他肯定是担心我找他出医药费,而且我之前,还欠着医院几万块钱没还呢。

我连忙补充道:“我在贵宾三号病房。”

他一听我住的还是贵宾病房,知道我应该不差钱了,这才忙不迭地答应道:“怎么这么不当心,还生病了呢?你真是让我担心死了,我马上过来。”

我叫邵吉米先离开,不大一会儿,冯建森果然来了。

来的还不光是冯建森,连丁秋芳都跟着一起来了,甚至还带了一个保温饭盒,里面温着一饭盒的鸡汤。

我正好饿了,接过鸡汤喝的时候,这对母子就开始上下打量我住的这贵宾病房了。

丁秋芳看了一圈,“哎呀,这病房弄得跟宾馆似的,住一天得不少钱吧?”

我笑了笑,没做声。她又看着我,“宛姝啊,叫你回家来住你又不肯,好几天没过来,你怎么都瘦了啊!”

我看了她一眼,即使是装模作样,这一声“妈”也还是叫不出口。

“我听说,你们是已经跟吕怡歌摊牌了吧?可是,孩子不是被她抱回老家了吗,我担心……”

没错,今天叫他们过来,就是特意为了孩子的事情。既然他们现在上赶着来贴我,我当然也不必劳心费力地过去,索性躺在这里“召见”他们好了。

丁秋芳显然对吕怡歌也有猜忌,我说到这里,她马上接过话茬去,“你放心!孩子其实没在她那里,我托付的都是靠得住的老姐姐,我已经打了电话回去交待过了,你只管放一万个心!”

我听她这么一说,就知道,他们暂时还是不打算让我见孩子了。

我只好继续说道:“话虽这么说,但是她一向主意挺多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很多事情不都能背着你们做么。咱们冯家好不容易生下了一根独苗苗,谨慎一点是没错的。况且,结婚以后我有时间,宝宝我可以自己带,何必麻烦别人呢?”

我故意提到“背着你做”,提醒他们想起吕怡歌那火爆的不雅视频。

果然,这母子两个的脸色都难看起来。

我趁胜追击,“既然离婚手续反正是要回你们老家办的,那不如这样,我跟你们一起回你们老家,正好把结婚证也给打了,免得再多跑一趟……”


上一篇 : 妈咪驾到雪薇皇甫冥火热言情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 :攻略傲娇总裁林宛姝沈熙凌|伤感虐文整本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