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傲娇总裁林宛姝沈熙凌|伤感虐文整本已完结
当前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攻略傲娇总裁林宛姝沈熙凌|伤感虐文整本已完结

攻略傲娇总裁林宛姝沈熙凌|伤感虐文整本已完结

发布时间:2018-12-28 16:09:11

导读
攻略傲娇总裁林宛姝沈熙凌|伤感虐文整本已完结_《攻略傲娇总裁》林宛姝沈熙凌虐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我的心瞬间抽紧了,连忙去翻他前面的消息记录。他手机没有密码,我很轻易地找到了吕怡歌的名字,前面只有一条信息,时间是一个小时以前,消息状态是已读。“你不是喜欢她吗,只要她的孩子死了,她就能和冯家彻底断绝关系了。”

 

本来他们肯定是想好了还要跟吕怡歌复婚,所以跟我这个结婚证,不打就更好了。

但是现在吕怡歌出了这桩事,如果我这边结婚证也不打,冯建森就两头无靠了。

丁秋芳也就不纠结孩子的事了,连连点头,“宛姝说得也有道理,要不,就按她说的办吧!”

对她来说,当务之急大概是要赶紧把我的房子和钱弄到手。

我很清楚,其实我根本不想打什么结婚证,但是为了去他们老家,为了见孩子,我必须得做出这么一个一心想跟冯建森结婚过日子的姿态来。

冯建森有些支支吾吾的,“我……我和吕怡歌约定了,明天一起回老家,去把离婚手续给办了。她答应净身出户了,可是宛姝你身体……”

他看了一眼病床边上吊着的输液管子,我连忙笑了笑,“我没事的,就是一个小感冒而已,明天出院没有问题。”

冯建森于是点头,“那明天我在火车站等你。”

他们母子两个走了以后,我心里左右都不太踏实。

按道理来说,吕怡歌绝对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冯家直接叫她净身出户,她肯定是非常不乐意的。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她直接来了一招狠的,上网把我黑得体无完肤。即使我以后能洗清冤屈,也背着巨大黑历史,以后的路肯定不那么好走了。

仅仅因为一个不雅视频,她就这么轻易地妥协了,同意净身出户,这有点不符合她的性格啊!

但是到了这一步,我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已经没有了退路。为了把我的孩子要回来,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可以。一想到我的孩子,我根本就待不住!

我这两天点滴没少打,沈熙凌给我打的都是效果比较好的进口药,所以我的身体恢复还算是比较快的。

但是,如果按照沈熙凌的要求,他肯定是不会允许我这个时候出院的。

我向护士要了够一个星期用的纱布和药,直接穿着医院的病号服,裹着沈熙凌上次给我穿扔在这里的外套,也没办理出院手续,就偷偷地离开了医院,往火车站去了。

冯建森家是那种很偏僻的乡下,要先坐高铁再坐火车然后转大巴才能到,特别偏远。高铁上信号不太好,沈熙凌有给我打电话,但是那会正好过隧道,没信号,电话没法接,我也就没回过去。

我知道他肯定是要质问我去哪了。

沈熙凌对我不错了,可是我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回头再跟他道歉了。

从高铁转火车,就花了差不多一整天的时间。刚下车,还没到汽车站,我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本来以为是沈熙凌,我不想接的,但是手机一直的响,我拿出来一看,居然是我妈!

我结婚生孩子的事,我爸妈当然是知道的,婚礼的时候他们也来了,见过冯建森和丁秋芳。我妈曾经偷着跟我说,我那个婆婆一看就不是个好相处的,叫我多加小心,自己也留个心眼。

我当时没在意,现在回想起来,很多东西,早就应该在心里留意了,只怪自己当时太傻。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所以也没说。我妈只当我是在坐月子不能经常玩手机,所以并没有过多的询问。

电话一接通,我妈上来劈头就说道:“宛姝啊,我跟你爸爸明天早上的飞机到锦城,你是在嘉平妇产医院的月子中心吧?”

我这一天舟车劳顿下来,累得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好不容易才平复了一下,用尽量平稳的声音撒了谎,“是……是在月子中心。你们……怎么忽然想到来锦城了?”

我妈叹了口气,“这不是你爸胃病又犯了吗,想着你们那里有几家还不错的医院……”

我爸一直都有些胃病,他来看病,这事我肯定不能拦着。

可我这些闹心的事情,当真没法跟妈妈讲,而且我爸还病了,要是叫他们知道了这些事情,不知道要担心成什么样。

我只得咬牙继续撒谎,“那过来看看吧,我正好问问我主治医生看有没有消化内科的朋友介绍……”

timg (274).jpg

没办法,我只好买了最近的火车票,无功而返。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我整个人都要散架了,只能打电话给沈熙凌,要他来接我。

不光是来接我,还得帮我在医院的月子中心里安排一个位置,帮我打掩护。

他现在是我的救命稻草。

好不容易电话接通,沈熙凌劈头就问:“这回知道给我打电话了?”

我心虚,“对不起,我本来是要跟你说的,这不是……”

不是知道他不会同意么。

沈熙凌冷哼了一声,“定位发过来。”

我把定位发给他,只过了十分钟,他就找到了我。

我身上还裹着他的大衣,又肥又大,蓬头垢面,打扮怪异。我知道我的样子看起来也相当的憔悴,一天一夜的车坐下来,我还能站在这里都已经全靠意志力了。

沈熙凌直接把我塞进了车里,他不说话,我连忙叽叽喳喳地跟他说叫他帮我安排月子中心。

他冷哼了一声,“还知道回来!”

我知道他生气,但我在他面前厚着脸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喋喋不休地说起要他帮我怎么怎么蒙骗我爸妈,哪知道沈熙凌根本不听,还把车里的音乐给打开了,开了很大的音量,使得我的声音湮没在了音乐里,根本没法听见。

我没力气冲他吼,只好闭嘴。

后来我手机响了,一看是我妈的电话,我接电话的时候沈熙凌才把音乐给关了。

我接通电话,我妈上来就问:“宛姝,你回医院了没有?”

回医院?-

我愣了一下,“妈,我……”

倒是沈熙凌大声说道:“没事了阿姨,我已经接到她了。”

我妈听见了,这才说道:“哎呀你个死丫头,吓死我了,小沈说你不好好在医院里歇着,跑出去玩去了!行了行了,回来就好,跟小沈回医院躺着去吧,叫人家医院副院长亲自出来找你,你也真是心大!你爸没事,我就是叫你回来……”

我无语地看着沈熙凌,沈熙凌一脸无辜。

这回轮到我炸毛了,“沈熙凌你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我本来很快就有办法见到我儿子了,我马上就到地方了!”

沈熙凌冷笑了一声,“怎么见,真跟他打结婚证吗?你明知道那一家人都是什么样,明知道他们都在坑你,都在把你往火坑里推,然后还自己不顾死活的往里面跳?”

原来他都已经知道了。

我拍着车窗的玻璃,“打结婚证又怎么样,只要我能见到我儿子,只要我能把他带回来,我死了也心甘!”

他声音冷冷的,“我不同意。”

我大声尖叫起来,“你算我什么人,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沈熙凌猛地一脚急刹车把车停在了马路中间,刹车太急,我直接从后座上滚了下来。

“那你现在就去死,趁早去死,死了最好!看看你那个人渣前男友怎么住着你的房子花着你的钱找别的女人快活,看看他们怎么虐待你儿子,让他永远不知道谁是他的亲妈!”

我躺在座位底下,半天没爬起来,趴在脚垫上,捂着脸放声大哭。便宜了冯家也就罢了,可是一想到他们到时候不知道会怎么虐待我儿子,我就悲从中来。

医院到了,沈熙凌打开车门,把哭花了脸的我拖出来,直接扛在肩上,众目睽睽之下,扛进了医院。

双手捶着他的背,“沈熙凌你放我下来……”

他不放,黑着脸直接把我扛进了贵宾病房,然后一把扔在了病床上。

虽然他很生气,看起来动作也很大,但他依然很小心,一点都没拉扯到我的伤口。

我心里有那么一点暖意,鼻子再一次发酸了。

“哭什么,命都不要了,现在知道哭!”

他低声斥责我,可是手上一点都不含糊,用温热的毛巾覆在我的脸上,替我擦拭哭成一团的脸。

他终归,还是对我好的。

他刚擦完,我忍不住又哭出来了,哭得不能自禁。

他擦了几下,想安抚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实在拿我没办法,索性丢下毛巾,一把把我给搂在了怀里,轻轻抚摸我的背。

他的怀抱宽阔温暖,那种暖,瞬间包裹了我全身,慢慢地渗透到五脏六腑去。

“你真是……真是我见过的最不听话的病人!”

我哭了很久,他也抱了我很久,把他胸前都给哭湿了一片。一直到护士敲门的时候,我猛地一个激灵,想推开他,可他按着我,不许我动。

护士小姐也很尴尬,等她把药放下然后出去了,我才低声说道:“你这是何必,叫他们说闲话……”

沈熙凌耸耸肩,“怕你犯傻又扯着伤口,反正这事已经洗不清了,让你坑惨了。”

我无话可说,只好闭嘴,他确实是被我给坑惨了。

之后他忙着给我量体温,检查伤口和换药,然后重新拿了药瓶来给我打点滴。

安顿好了,这才说道:“孩子的事情,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可以请律师打官司。但如果你真跟他领了结婚证,这件事就会变得更复杂,你再想脱身都没那么容易,你是不是傻!”

都说一孕傻三年,我一想到我的孩子被别人给抱走了,就没剩多少理智了。

我颓然地躺在病床上,一想到我的孩子,就心如刀绞。

我实在是累了,也许是沈熙凌往我的点滴里面加了点东西,我的意识渐渐昏沉,慢慢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见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冯建森的号码,我接起来。

那头却是丁秋芳的声音,无比的慈祥,“宛姝啊,建森和吕怡歌的手续办完了,我们今天正好也把宝宝给你带回来了,你过来看看他吧!”

我一个激灵,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我的孩子,他们把我的孩子带回来了,我能见到他了!

timg (266).jpg

那一瞬间我差点直接拔掉针管往冯家冲了,沈熙凌听见声音,刚好从外面进来,一把按住了我。

沈熙凌的脸色很黑,“你又干什么!”

我叫起来,“我儿子!他们把我儿子给带回来了,我要去接我儿子!”

“你冷静一点!既然之前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找借口不然你见孩子,也不带孩子回来,现在忽然把孩子给接回来了,还特意打电话叫你去,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可疑吗,你好好想想!”

我没有多余的脑子来想这件事了,我只知道,我的儿子,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见到我的儿子,我要把他带在我身边!

我紧紧地抓着沈熙凌的胳膊,近乎哀求,“沈熙凌,我必须去,哪怕他们有诈,哪怕他们在耍阴谋诡计,我也必须去,我必须去找我的孩子……”

大概是我的哀伤终于打动了沈熙凌,他轻叹了一声,还是小心翼翼地帮我把点滴给拔掉了,然后,帮我加固了绷带固定好伤口,换了衣服,然后用大衣裹住我。

“我跟你一起去。”

我心里过意不去,可是心里清楚,有他在,就好像有了依靠似的。

沈熙凌开车带我到了冯家,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小小的摇床摆在客厅里,我立即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

里面小小的人儿紧紧地闭着眼睛,睡得很熟很熟。

小家伙的头发已经长出来,稀稀落落的,身子看起来比一般婴儿似乎要瘦小一点,也许是早产的缘故。我半跪在地上,把他从摇篮里抱出来,紧紧地搂在怀里。

我一看到他,就知道这一定是我的孩子,他的眉眼隐约有我的影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长得不太像冯建森,他长大了应该比冯建森要好看。

这样也好,幸亏他不像冯建森,免得以后看着他,总是想起不该想起的人。

把他软软的小身子抱在怀里的时候,我才觉得终于拥有了他,即使除他之外我一无所有,也像是拥有了整个世界。

也是在那一刻,我才忽然又了做母亲的感觉。

那种作为母亲的感动,瞬间让我热泪盈眶。

我抱着他,我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在他身上,知道丁秋芳用一种不悦的语气问我身后是什么人的时候,我才猛然想起来,我身后还带着沈熙凌。

我愣了一下,随即解释道:“这是医院的沈副院长,我的手术当时是他做的,他一直很关心我的身体,刚才正好顺路送我过来。”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也就没说起沈熙凌和我是高中同学的事,也没说他是特意来送我的。

但丁秋芳的脸色还是严肃起来,声音提高了八度,“做手术?一个男人,怎么能做女人家的手术,那不是给看光了吗,成什么体统!”

她的目光刀子似的落在我身上,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身上囗的是沈熙凌的大衣,男式的,因为过于宽大显得完全不合身。

沈熙凌一直面无表情,好像当他们都不存在似的。他走过来,朝着我怀里的孩子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头,随即伸手过来,就着我怀里,在宝宝的额头上摸了摸,随即语气凝重而急迫,“快去医院,孩子生病了!”

生病了?

我也觉得他身体好像热乎乎的,而且脸色潮红,但是我没有经验,我以为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就是这样的。

他是医生,我一听就急了,抱着孩子就往外面跑去,完全没有理会丁秋芳和冯建森在后面说什么。

坐到车上,沈熙凌也没管他们,直接关上车门,迅速发动车子驶出去。

我心急如焚,我才刚刚见到他,不能让他出一点问题啊!

我急得都要哭出来,沈熙凌把车子开得飞快,很快就到了医院。

一下车,他立即把宝宝接过去,“我来安排,你别着急。”

他关车门的时候,衣摆在车门上碰了一下,手机从上衣口袋落下来了。我帮他捡起手机,拿在手里,跟着他急急忙忙往儿科急诊室跑去。

沈熙凌跟医院的人熟,很快就找到急诊的儿科医生,直接把孩子抱进诊室去了。我站在外面,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里。

这时候沈熙凌的手机响了,我从锁着的手机屏幕上,无意中看到那条信息,号码是吕怡歌的!

我的心立即紧紧地揪了起来。

“这个机会,你自己好好把握,如果需要帮忙,随时联系。”

沈熙凌怎么会跟吕怡歌还有联系的?

我的心瞬间抽紧了,连忙去翻他前面的消息记录。他手机没有密码,我很轻易地找到了吕怡歌的名字,前面只有一条信息,时间是一个小时以前,消息状态是已读。

“你不是喜欢她吗,只要她的孩子死了,她就能和冯家彻底断绝关系了。”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楚楚可怜的白莲花【攻略傲娇总裁】
下一篇 :《全民催婚:宝贝前妻别想逃》&已完结未删减全文阅读

推荐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