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全文在线阅读)by席时澈程灵
当前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都市言情】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全文在线阅读)by席时澈程灵

【都市言情】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全文在线阅读)by席时澈程灵

发布时间:2019-03-14 15:48:41

导读
 席时澈并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众人也不敢再出声,有这么一种人,那怕他一言不发地坐着,冷漠淡然的上位者气息,也能使他们望而生畏。
此时,程灵已经被摸着她大腿的这双猪手彻底惹怒了,她巧妙地捏碎红酒杯,

  席时澈并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众人也不敢再出声,有这么一种人,那怕他一言不发地坐着,冷漠淡然的上位者气息,也能使他们望而生畏。


此时,程灵已经被摸着她大腿的这双猪手彻底惹怒了,她巧妙地捏碎红酒杯,白皙的小手上沾着鲜艳的红酒,橘黄的灯光下,诡异而美丽。

她一手钳住萧少的咸猪手,把一片破碎的玻璃片塞进他的手中后,握着他的咸猪手,直接抵在男人最脆弱柔软的地方。

程灵贴在萧少的怀中,艳丽的红唇轻轻呼出热气,扑在他的耳朵上,这本来是调情的戏码,可他却只感受到惊悚。

“老娘已经忍够了,再惹老娘,信不信老娘就把你废了,看你以后怎么玩女人。”一语话落,程灵更加贴近萧少,在外人看来,这场景就如同程灵扑倒萧少身上不愿起来。

“贪污可耻,你们这些前赴后继送钱的能有多干净?中秋节送副市长的月饼,半年前让纪委收养的十三岁小女孩,我知道得可多了,要不要同归于尽?”

慵懒的声音透着坚决和阴狠,但是程灵笑的却愈加张扬,萧少感受到抵在他双腿间的那只手,贴得更近了,尽管隔着裤子,他依然能够感受到那股冰凉。

刺鼻的血腥味随之而来,漆黑的西装裤上沾着一滴滴鲜血,像妖艳的罂粟花,美丽而诡异。

萧少被吓得不轻,倏然一股温热从下腹传来,接着便是腥臭味。

程灵嫌弃地快速松开手,这人这么不经吓,竟然被吓尿了。

“真脏。”

程灵抽出纸巾,狠狠地擦着白皙的小手,尽管她并没有碰到那恶心的液体,不过还是迫不及待地要去洗手间狠狠地洗手。

吵闹的包房中,并没有人发现这边的异样,只以为萧少已经美人在怀。

在场的贵公子也没有那份心思去理会他们,程灵对他们而言只是一种消遣,目前那尊贵的男人才是他们巴结的对象。

本以为席时澈要离开,现在见他又坐了回去,便围了上去,说尽好话。

被众多贵公子围着的席时澈,鹰眸半眯,眸色加深,浑身冰冷的气息,修长的指尖在红酒杯杯口上来回打圈,他的动作轻缓温柔,似乎在抚摸最爱的情人。

眼看那道倩丽的身影消失,倏然,呯的一声,被席时澈温柔对待的红酒杯突然掉落在地上,跌个粉碎。

昂贵的手制西裤上沾着红酒,坐在他身边的女人惊呼一声,连忙抽出纸巾要为他擦拭。

“席少?”

女人吃痛地看了席时澈一眼,她白皙的手腕上一阵通红。

“我说过,不许碰我!”

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情感,池微微吓得抖了一抖,刚才席时澈让她趴在他的胸前,她以为,她可以不遵守那些规则。

“席少,我知道错了,以后没有你的允许,绝对不碰你。”池微微如秋水般的眼眸可怜兮兮地盯着席时澈,这我见犹怜的眼神,换了任何男人都会消气。

席时澈却一个眼神都没有放在她身上,他倏然站了起来,声音冰冷而绝情,“以后别再联系我。”
  程灵盯着眼前的镜子,里面的女人眼眸猩红,眸间充斥着怒气。

她知道这样的事情,以后会有更多的出现,那些难听的话,绝对不会截止。她不相信父亲会贪污,更不相信他会畏罪自杀,父亲是正直不柯的人,那些送过来的钱和礼物,他从来都没有收过。

她相信,这里面,绝对有她不知道的阴谋。

母亲还在等着她的钱做手术,父亲的清白还等着她去澄清,她不能倒下,尽管再多萧少这种无耻之徒,她也不能没有天上云间这份工作。

这份工作来钱最多,最快。

“程灵别在意,那些流言蜚语全是假的,父亲会原谅你的。”

她在意的不是萧少那猥琐的行为,这样的人,来一个,她对付一个,她在意的是,他们那样说着她父亲,她为了钱,却不能吱声。

程灵对着镜子连续说着同样的一番话,这话似乎灵丹妙药,竟然起到很好的效果,程灵那烦躁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不过如果没有眼前这个男人,她相信自己的心情会更好。

席时澈斜靠在墙边,双指潇洒地夹着香烟,气质尊贵,尽管这动作再普通不过,但是放在他身上却是那么的优雅迷人。

程灵面无表情地从席时澈身边走过,就好像,他是空气。

鹰眸半眯,眸色变深,浑身散发危险的气息,当程灵走过之际,他吐出几口烟雾,丢掉香烟,大手一伸,钳住那只白嫩的小手。

咚的一声,烟雾萦绕在两人之间,程灵背部传来一阵剧痛,一股温热从她敏感的耳窝擦过。

程灵冷眼盯着双臂把她堵在墙角的席时澈,粉唇露出个讥讽的笑容,“怎么,刚才的戏看得不够爽,还想看?”

她知道刚才在包间发生的一切,他都收纳眼中,只是冷眼旁观而已。

程灵的话才刚落下,席时澈那英俊尊贵的脸庞便压了下来,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呼出的温热气息。

Mk81Q2plYTVDZHpHeldtR0FhNTFuTmxCOG1ubVlUS2J3WUFYZERZMGk2NlVnSnQ2SExtb2RRPT0.jpg这轻佻不屑的语气,使他更加烦躁,萧贵那个猪肉该死,而眼前挂着淡淡讥讽笑容的女人更加该死。

她知道他在,却宁愿弄伤手也不向他求救。

想起程灵刚才决然的举动,席时澈鹰眸瞳孔收紧,好看的唇形微微一动,“不爽,倒是你可以让我更爽一些。”

不爽这两个字,他咬得很重,让人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席时澈说话之际,薄唇微微擦过程念的粉唇,唇间还留有他独特的温度。

本来这亲密的举止,已经把程念惹怒。

席时澈那放肆的目光在她胸前流连,程灵更是怒不可测,他那带着强烈欲望的眼神,比程灵每次看到他身边带着与她长相越发相似的女人时更让她恶心。

真是个报复心极强的可怕男人,自从她落他的面子开始,他身边就有女人的陪伴,每一个女人都不同,却某种程度上,与程灵的气质长相非常相似,这完全是在膈应她。

“去死。”

程灵膝盖向着男人最脆弱的地方狠狠地撞上去,而席时澈的反应却更快,有力的双腿硬生生把程灵的长腿挤住,让它动弹不得。

“值得生那么大的气?我只是想帮你。”
  “呵呵。”

程灵冷哼几声,他席大少真有心要帮自己,早就出手,何必等到现在,他只不过当她是一个跳梁的小丑,空闲时候逗弄一番罢了,毕竟她是他相生相杀的对手的妹妹。

席时澈一只大手擒着程灵挣扎的小手,大手把玩着这双不安分的小手,确定它并没有因为刚才捏碎玻璃而受伤后,把它顶在头上,另一只手掐住她尖细的下颚,两条有力的大腿更是把程灵纤细的长腿往上挤,靠近男人最炽热的地方。

清贵的俊脸更靠近一些,眼看就要突破那0.01的距离,要吻上去之际,他却错开脸,一把含住她小巧的耳垂,灵动的舌尖在耳垂上来回打圈,似乎还得不到满足,最后轻咬着小巧的耳垂,惹得程灵吃痛地抽气,他才解恨一般,放开她的耳垂,“不信我?”

程灵气得浑身发抖,这该千刀万剐的祸害,耍流氓耍到她头上。

席时澈那放肆的举动,若有深意的话语,程灵怎么会不知道他想怎么样呢?

K1RkNkRhMTRXVGpxQ0s0UWsrSmdQaWpYdEJVOTQ4UDhNdmZPTVF4VGdjNXl6bDlldUZHa2NRPT0.jpg不就是嫌那些女人对她的膈应和侮辱还不够,直接上她,才能让他满足。

程灵呵呵地冷笑,她努力地让自己保持理智,“信,怎么不信呢,我信席少弄不死我不罢休!”

席时澈闻言,如白桦般挺直的腰板微微一震,他把脸抬起,与程灵四目相对,看出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里充满憎恨,那双他渴望许久的粉唇毫无休止地说着伤人的话。他掐着程灵下颚的手指微微用力,鹰眸一片冰冷。

“哦?如果这话是唐雨泽说的呢,你就信了?”

程灵没有想到席时澈会突然提起唐雨泽,那坚硬的内心猛然一阵刺痛,痛得她呼吸也不顺畅。

这个世界上,谁都有不能碰触的伤口,唐雨泽就是她最疼痛,最不想触碰的伤口,而现在,却被席时澈赤裸裸地点出,程灵娇小的身躯颤抖不已。

席时澈见状,眼底闪过一阵疼痛,很快,便被一抹讥讽给掩盖过去。

“很可惜,他不会说,因为你不是他想要的人,你们之间,只是一场误会。”

豪门唐家继承人与市长千金的恋情,可是京城最津津乐道的事情,只可惜,程家发生巨变,唐雨泽同时也道出他与程灵相恋的真相。

他一直以为程灵是他年幼时的“救命恩人”,可后来这真正的真命天女出现,程灵这个落魄的囚犯之女,又怎能与救过他一命的恩人相比呢?

所以,他放弃她了,曾经说好的永远在一起,只不过是过眼泡沫,一触就破。

“那又怎么,我宁愿给他上,也不给你上,我嫌你脏!”

程灵的性子倔强而不吃亏,既然席时澈想看她难过,那就彼此伤害,看谁伤得更重。

她睁大眼睛,想看看席时澈被刺激,还能不能保持一贯的冷静。

然而她看到的只是席时澈放大的俊脸,粉唇被狠狠地压住,对方毫无温情,粗暴地咬着她的下唇,直接咬破皮,程灵吃痛地惊呼出声,一直在她唇上流连的舌头伺机待发,趁着这空隙,滑溜地溜了进去,直接攻城掠夺,灵动的舌尖霸道地在她唇齿之间细细描绘,似乎还不满足,直接缠上她的粉舌,口腔内鲜甜的血腥味似乎刺激着他,他对她的掠夺越发的深,一次又一次,似乎毫无休止。

程灵第一次接吻,她根本不懂得换气,而席时澈似乎要把她吻死的节奏,她一时气愤,趁他意乱情迷之际,贝齿狠狠地咬下去。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总裁宠文】祸从口出:高冷总裁溺爱妻&像妖艳的罂粟花,美丽而诡异—未删减
下一篇 :“少奶奶,你回来了。”—新妻难控,总裁请强势—全文阅读

推荐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