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有萌宝:总裁爹地请签收超甜撒糖来袭

小说家有萌宝:总裁爹地请签收超甜撒糖来袭

中搜小说网    关键词:家有萌宝:总裁爹地请签收    点击:6    时间:2018-12-06 09:29

嘟……”

“妈咪好,妈咪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话筒传来的稚嫩的男声让顾云夕“噗嗤”地笑了出来,她紧了紧手里的手机,心里暖暖的:“小白,你又学坏了。”

“哈哈哈,我学的像不像,妈咪有没有被骗到?”

顾云夕眼前已经出现了她宝宝抓着手机,挥着小拳头洋洋得意的模样,她不自觉的勾唇:“嗯,很像,小白很棒。”

她在沙发上坐下,“小白,妈咪拿到钱了,今晚带你出去好好吃一顿好不好?”

“好啊好啊!妈咪,我现在在爹地的办公室里,”

小小白从办公桌上爬下去,屁颠儿跑到茶几边的羊绒毯子上坐下,悄悄道,“妈咪,我和你说我是来视察的!我帮你监督爹地,不让别的坏阿姨靠近他!不过爹地表现很好哦,爹地的助理都是男的,他也没有单独和坏阿姨见面!妈咪你放心吧!”

顾云夕哭笑不得,这个小活宝。

不过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现在居然不反感萧景宸私自接走宝宝了,他不会伤害他,还会给他陪伴,就像,就像爹地一样。

“妈咪,今晚叫上爹地一起出去吃饭吧!我请客!庆祝超棒的妈咪挣钱钱了,也犒劳一下乖乖的爹地!”

顾云夕有些犹豫,但是那头萧景宸听到小小白的声音,不知为何就来了兴趣。

放下手里正在看的文件走向他,小小白见他过来,两只眼睛弯成月牙,笑嘻嘻的说:“爹地爹地,我请你和妈咪吃饭噢!”

萧景宸弯腰捏了一把他酷似自己的小脸,嘴角上扬:“好啊。”

小小白开了免提,萧景宸的话自然被顾云夕听到了,听到他应得如此干脆,顾云夕两弯柳眉微微蹙起:“萧景宸……”

“怎么,儿子的面子你敢不给?”萧景宸挑了挑眉,“地点我定,今晚七点,我去接你。”

“嘟嘟嘟……”

电话直接被萧景宸掐断,顾云夕一脸苦笑的看着手机,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萧景宸挂了电话以后,却发现小家伙的神情有些受伤,他皱眉,坐下时将他捞起来放到腿上:“怎么了,小鬼?”

小小白委屈巴巴:“爹地你怎么挂的这么快,我没有钱呀……”

萧景宸愣了一秒钟后不禁莞尔一笑,好笑又无奈的搓他的小脸:“那,你请客,我买单。”

“哎哟不要再搓了啦,再搓就不帅了!”

“我的儿子,谁敢说不帅。”

小小白给萧景宸带路,回到了自己和妈咪一起住的公寓,顾云夕已经换好衣服在楼下等着了。

不过是一起吃顿饭而已,她本来并没有打算刻意打扮,但是想到萧景宸应该会去一家高级餐厅,所以还是换了一条得体的青色长裙,朴实无华,但却极好的凸显了她浅淡的气质。

二人见面没有多余的话,但也不像先前那样争锋相对。

到餐厅以后刚开始点菜的时候,靠着走廊护栏坐的顾云夕就注意到楼下门口出现的两道身影??

顾语舒和凌一豪。

顾云夕的目光不由得凉了一些。

点完菜的萧景宸合起菜单,然后就和小小白一起玩。并没有注意到顾云夕细微的神情变化。

不过一会儿萧景宸电话响了,他挂掉。隔了几秒钟,又响起来了。

他正欲再挂,顾云夕出声制止:“工作上的事吧,你接吧。宝宝我抱着。”

萧景宸便将腿上的小不点拎起来送到顾云夕怀里,然后一边迈开长腿一边按下了手机的接通键。

凌一豪和顾语舒被服务员带上楼,凌一豪一眼就看见餐桌上那抱着孩子的女人。

顾语舒见他停下,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顾云夕,她得意的扬起嘴角:“真是没想到,一个人还敢带着孩子到这种地方来用餐,她怎么这么不知羞耻?”

凌一豪听了这话直接拔腿朝顾云夕走去,到了她桌边。

顾云夕本以为是上菜的服务人员,却在抬眼时见到了凌一豪的脸,她眼中的笑意凝住,变成了寒冰。

凌一豪看到她表情的变化,心中很不是滋味,但表面却高高在上,站在道德制高点讽刺:“顾云夕,你敢不敢再不要脸一点?一个人带着这样一个野种在高级餐厅招摇过市,你不觉得丢人么?”

顾云夕目光再寒:“凌一豪,现在不是上班时间,我没有义务把你当祖宗供着,”然后一字一句道,“有本事,你就把刚刚的话再重复一遍。”

小小白也冷着一张脸:“坏叔叔你老师有没有教过你一个成语,阴魂不散!”

顾语舒跟着小跑过来,只听到了小小白的话,她微微喘着气白了小小白一眼:“小屁孩,你说谁阴魂不散呢!”

服务员也一起跟了过来,但是看他们火药味太重,唯唯诺诺不敢开口。

“说的就是你,坏女人!你再欺负我妈咪,我让我爹地打死你!还有,你离我妈咪远点!不然我爹地不会放过你的!”

凌一豪全然不把小小白的威胁放在眼里,好整以暇的双手环胸:“怎么了?你和野男人生的野种还不让人说了?顾云夕你呛什么呛啊,好好照照镜子,认清楚自己是谁吧!顾家有你这样的女儿,真是丢人!”

顾云夕将小小白放到椅子上,然后站起来,气势分毫不差:“丢你家去了?”

凌一豪被她呛了一口,又听到小小白的声音,一脸猥琐的啧啧出声:“啧啧啧,瞧瞧这野种,一口一个爹地,你居然还给小野种找了爹地?这个野种的爹地在哪呢?是不是你成天出去卖,所以你的每一个男人都是他爹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