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减版|家有萌宝:总裁爹地请签收超强甜宠文

无删减版|家有萌宝:总裁爹地请签收超强甜宠文

中搜小说网    关键词:家有萌宝:总裁爹地请签收    点击:7    时间:2018-12-06 09:30

顾云夕看着他那一张令人作呕的脸,实在忍无可忍,抓起杯子,怒泼他一身的茶水。

凌一豪愣住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恨得牙痒痒:“贱女人,你竟然敢用水泼我?!”

说着,凌一豪扬起手,用了十成的力,眼见着巴掌就要落到顾云夕脸上,顾语舒暗暗叫好,却不想他的手被突然出现的另一只手抓住,动弹不得。

顾云夕本也做好了承受那一巴掌的准备,但是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传来。

凌一豪愤怒的转身,回头就见到阴沉着俊脸的萧景宸,他气得肝都要炸了,狠狠地甩开他的手,怒声言:“你他妈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萧景宸的脸色更加难看,却没有搭理凌一豪,而是侧目冷冷的问顾云夕:“没事吧?”

顾云夕抱着小小白,摇了摇头。

萧景宸又嫌弃的瞪了她一眼:“真是蠢死了,你不知道喊我吗?”

蠢女人,如果不是他刚好回来,难道她就要站在这里给他打死么?

顾云夕沉默不语,她不想把他扯进他们的事情中来,更何况凌一豪现在就是一只疯狗,见到她就咬,她不想连累他。

“爹地爹地,就是他们天天欺负我妈咪,你好好的收拾他们!”被顾云夕搂在怀里的小小白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

萧景宸扯开嘴角揉了一把他的脑袋:“好。”

凌一豪和顾语舒在旁边看到这也看明白了,这个男人就是顾云夕的新男人。

顾语舒愤愤不平,也不知道顾云夕这个贱女人使了什么狐媚术,竟然撩了一个这么帅这么有气质的男人!

“哥们你跟这个女人搞了多久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个小鬼是这小表子和别人生的野种!”

“野种?”萧景宸狭长的双目一挑,眼中闪过冷冽凌厉的光,修长的手一把拽住他的领子,收紧,“你,有种就再说一次试试?”

凌一豪皱眉,目光在触及他眼中的危险后开始变得慌乱,这个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强大到他都难以招架。

但是身为男人,输了什么都不能输了面子,他硬着头皮道:“不就是野种!这个女人在和我结婚当天就被别的男人睡了,这个小鬼不是野种,又是什么!”

萧景宸手起拳落,一拳扣在他脸上,冷酷的挑起唇角,刀斧雕刻般的棱角锐利无比:“凌一豪是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又知不知道小小白是谁的儿子?”

刚才站在一边手足无措的服务员见他们开始动手,赶紧去叫了大堂经理。

大堂经理赶上来的时候凌一豪已经挨了萧景宸一拳,此时正抹掉嘴角的血就要还击,他赶紧哭丧着脸跑上前:“哎哟,萧总,凌总!”

“萧总”二字入耳,凌一豪猛地顿住了动作。

萧景宸看到大堂经理过来了,松开了凌一豪的衣领,满脸不屑。

凌一豪不可置信的盯着萧景宸,大堂经理跑过来,点头哈腰的给打人的萧景宸道歉,却把挨打的凌一豪晾在了一边。

虽说他得罪不起凌一豪,但是他更得罪不起萧景宸啊!

凌一豪阴郁着脸站在一边,他现在才能十分肯定,面前这个男人竟然是堪称业界一个恐怖存在的萧氏集团的总裁,萧景宸!

而他转眼再看看窝在顾云夕怀里的小小白,这个小鬼的脸和萧景宸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突然就明白了,没想到自己当年设计陷害顾云夕,竟然将她送上了龙床!

他对自己刚才的言行追悔莫及,见到萧景宸依旧冷着脸听大堂经理道歉,他羞愧尴尬的开口:“萧总,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我还以为……”

萧景宸犹如王者一般居高临下的睨着他,冷声道:“以为我儿子是野种?还是以为我的女人是贱女人?”

“不敢不敢!贵公子如此乖巧可爱,贵夫人……贵夫人也如此温婉贤淑,是我有眼无珠!”凌一豪咬牙道。

“萧总,您看,都是误会,误会。”大堂经理奉承的笑道。

萧景宸冷冷的横了他们一眼,只干脆利落的吐了一个字:“滚!”

大堂经理便连忙拉着凌一豪走了。

顾语舒双手握拳,充斥着嫉妒火焰的美目恶狠狠的瞪着顾云夕。凭什么,凭什么她一文不值的顾云夕攀上了一个这样完美的男人?!老天,你真是不公平!

顾云夕抬头就见到顾语舒那双愤恨的双眼,她轻描淡写一笑:“凌太太,如果没有你和你先生,我还攀不上这样的大款呢。”

顾语舒气急,却迫于顾云夕身侧男人的威压,愤愤的转身,跟在凌一豪身后走了。

“爹地好酷啊!”小小白从顾云夕怀里挣扎着出来扑进萧景宸怀里,“我就知道爹地一定会教训欺负妈咪的坏人!”

“嗯,以后如果再有人找你们麻烦,你就说你是萧景宸的儿子,”萧景宸一改先前的阴沉脸色,宠溺的亲了他一口,低声道,“不服的让他们来找我。”

顾云夕在一旁看着这个生得像妖孽一般的男人,心中百味杂陈。

这时服务员端着菜品上来了,坐在身边的小小白乖巧的叉着牛排送到顾云夕嘴里,宝石一般的眸子里星光闪耀:“奖励给妈咪的!”

顾云夕亲他:“谢谢小白。”

小家伙又叉起另一块牛排递到萧景宸嘴边:“奖励给爹地的。”

顾云夕皱眉看着自己嘴巴刚刚触碰过的刀叉,正想拦住他,萧景宸却直接张嘴将牛排叼走,然后倾身过来,也亲了小小白一口。

这是顾云夕第二次在清醒的时候离他那么近,近到可以感受到他身上凌冽的男性气息,六年前的画面又一次开始在眼前重现,她紧紧的攥住刀叉,指甲刺到掌心传来的痛感才使她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