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闪婚甜蜜蜜,结婚只能是因为爱情 不要因为年龄

总裁闪婚甜蜜蜜,结婚只能是因为爱情 不要因为年龄

中搜小说网    关键词:总裁闪婚甜蜜蜜    点击:2    时间:2018-12-06 13:28

简迦南一愣,“什么?”

简迦南的表情让顾墨城心中的怒火燃烧的更旺盛了,“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还要追我?为了简氏?还是为了履行你母亲的遗愿?”

“我……”

几片树叶落了下来,在一瞬间挡住了简迦南的视线,她没办法看清顾墨城问她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有着怎样的表情。

只是清清楚楚看到他脸的时候,他的俊脸和眼底是一片冰冷和嫌恶。

“简迦南,你给我听好了,我顾墨城要是结婚只能是因为爱情,无关其他!”

看着顾墨城离开的高大背影,简迦南的胸口莫名地疼了一下。

顾墨城的问题一下子把她问懵了!

她爱顾墨城吗?只见过几次面,怎么可能爱上,只不过有好感罢了。

而且经历过一次背叛和死亡,她怎么可能相信爱情呢?

明明是来跟顾墨城打好关系的,这一下两人的关系好像更糟了。

简迦南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该死的顾墨城怎么这么难搞啊!

还说什么结婚只能是因为爱情,呵……这年头有几个人是因为爱情结婚的!

简迦南再次回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只有廉江一个人,“江儿姐,不是还有很多兵蛋子在排队吗?这么快就检查完了?”

“托你的福,那些兵蛋子的生-殖器部队自己检查,到时候把报告送到军区医院来审核!我们不用工作现在就可以走了。”

简迦南撇了撇嘴,心情有些沉闷,“怎么是托我的福呢,我还没看到小小城呢!”

廉江察觉到简迦南的情绪不对,走过去搂住了她的肩膀,“怎么?刚刚出去以后跟顾墨城闹不愉快了?”

简迦南耸了耸肩,“我和他之间就没愉快过!”

廉江蹙眉,没愉快过,不可能吧?

就顾墨城刚刚一脸醋意的样子明显是很在意简迦南,不想让简迦南看到其他男人的下-体,她还以为简迦南和顾墨城有戏,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那你打算怎么办?”

简迦南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就笑了,“还能怎么办,只要我不怕疼,不怕死,不要脸就没有拿不下的人。”

之后的一段时间,简迦南再也没有联系过顾墨城,有时候追的太紧反而会让人厌恶。

简迦南在家里陪了简安生和简怀北几天,看到简安生最近一直都愁眉苦脸的样子,简迦南就知道是为了南北药业的事情。

而此时去出差的齐秀丽回来了,简迦南记得齐秀丽是在她十六岁的时候进入南北药业的,本来简安生是想让齐秀丽去行政部的,毕竟行政部的工作很轻松没那么累,可齐秀丽自己提议去销售部,而且愿意从一个小职员做起。

简安生不想破坏夫妻感情又不想让公司的人觉得他在给齐秀丽走后门所以就答应了齐秀丽的提议。

齐秀丽是个很肯干的人,一年的时间就坐上了销售主管的位置,当然这其中肯定也有简安生的帮忙。

只是就在简迦南以为齐秀丽会成为爸爸最好的左右手,帮助爸爸把南北药业发扬光大的时候,齐秀丽,齐小柔和萧亦寒害死了她和爸爸。

简迦南在看到齐秀丽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浓烈的恨意……

可齐秀丽在看到简迦南的时候立刻疾步走到简迦南面前抓住了她的手,一脸愧疚道:“南南,你最近怎么样了?我听你爸爸说了你的事情,本来想赶回的,可这一次的生意对南北药业来说太重要了,你不会怪阿姨没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你身边吧?”

齐秀丽很注重养生在加上喜欢保养,所以将近年过半百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三十多岁的人似的,很年轻很漂亮,又端庄成熟。

要不是知道齐秀丽的真面目,简迦南还真会被她“和蔼可亲”的外表给骗了。

自从齐秀丽嫁给简安生之后,对简迦南和简怀北好的没话说,完全把他们当亲生儿女看待,让简迦南再一次体会到了母爱,一家人也是其乐融融的。

只是没想到那一切只是表面,实际上齐秀丽的野心不仅仅是做简安生的老婆那么简单,她想要的跟萧亦寒一样都是简氏!

简迦南的心里是恨极了的,可面上却笑道:“阿姨说哪里的话,你那么辛辛苦苦地为了我们这个家,我又怎么可能会怪你呢?”

  齐秀丽一脸的感动还挤出了几滴鳄鱼的眼泪,简安生搂着齐秀丽的肩膀温柔地拍了拍,“秀丽,你辛苦了!”

  齐秀丽擦了擦眼泪歉疚道:“安生,是我对不起你,我没能争取到跟维克多先生的合作丢了一笔大单子,其实本来一切都挺顺当的,可到了快签约的时候维克多先生也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了南南自杀的消息,所以……”

简迦南和简安生的脸色皆是一变。

简家是中药世家,南北药业是简迦南的爷爷一手创立的,至今已经有五十多年历史,简安生继承南北集团以后想让南北药业走上国际化,所以这次跟维克多先生的合作尤为重要。

  “好了好了,南北药业就算不跟维克多先生合作也会有其他的合作伙伴,你刚回来就先好好休息休息吧,工作上的事情我会叫其他人去办!”

  简安生自然知道简迦南这一次的自杀行为对南北药业的影响有多大,可女儿跟公司比起来自然是女儿重要,他是一点都不想看到女儿受委屈。

  对于简安生对简迦南的偏袒,齐秀丽心里那个恨啊,她果然还是低估了简迦南在简安生心目中的地位了。

  “这次没能和维克多先生合作是我的失职,我哪儿还有心思休息!”

  齐秀丽看似把所有的责任都拦到了自己身上,实则还是在简安生面前挑拨离间,一脸委屈歉疚的模样让简迦南看了都觉得恶心。

  “对了安生,你知道力耀制药公司吗?”

  简安生想了想之后点头,“听说过,好像是最近才起来的一个小公司,但发展势头挺猛的!”

  齐秀丽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虽然我没能争取到维克多先生的合作,但我联系到了力耀的负责人,他很乐意跟我们合作!南北药业最近的负面新闻比较多,只要我们跟力耀合作度过了眼前的危机,以后南北药业还是会回到以前的辉煌。”

  简安生陷入了沉思中,倒不是他看不起力耀,只是他还不怎么了解这个公司和负责人,所以合作得谨慎。

  而简迦南听了齐秀丽的话后,漂亮的眉心皱的更厉害了,她记得上一世也是这个情况,虽然爸爸一直瞒着她,但她无意间听到了爸爸和齐秀丽的谈话,意思是因为她自杀的缘故维克多先生拒绝了跟南北药业合作,而这个时候齐秀丽拉出了力耀公司,在齐秀丽的撮合下南北药业最终还是跟力耀公司合作了。

  力耀公司攀着南北药业一直往上爬,短短五年的时间快赶上建立了五十多年的南北药业。

  而齐秀丽也因为南北药业和力耀公司的合作从主管的位置一跃而上成了销售部总监,成了爸爸的左右手直接接触公司所有的机密。

  简迦南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自己死亡的那一幕,齐秀丽一脸狰狞邪恶地抓着她的手在合同上签了字,还让萧亦寒硬生生将她的眼睛挖了出来。

  双眼毫无预警地疼了起来,简迦南知道这是心理作用,可她现在一点也不相信齐秀丽,更不会相信齐秀丽牵线的那个力耀公司,而且她不会让齐秀丽如愿以偿坐上南北药业销售总监的位置。

  思及此,简迦南朝简安生和齐秀丽笑了笑,“爸,齐阿姨,既然维克多先生拒绝跟南北药业合作是因为我的缘故,那我就有责任搞定这件事,你们放心,维克多先生在华的合作伙伴只会是南北药业!”

  这一刻的简迦南一点也不像一个十八岁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她脸上自信的光芒那么耀眼,好像只要是她说的就能实现一样。

 齐秀丽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好一个不自量力的简迦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