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宠妻无度:女人哪里逃珠宝女贼与珠宝大亨甜蜜撒糖??

帝王宠妻无度:女人哪里逃珠宝女贼与珠宝大亨甜蜜撒糖??

中搜小说网    关键词:帝王宠妻无度:女人哪里逃    点击:6    时间:2018-12-06 16:27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嚣张?大家都看到了吧?她竟然敢跟叶总监叫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女人气的脸色发白,骂林浅夏的同时还不忘拉一波仇恨。

叶紫婷不动声色的冷笑一声,拿起桌上的资料,转过身对大家温柔的说:“这是我上任后的第一个任务,大家帮我一起加油完成好不好?”

她话音刚落,每个人都纷纷附和。

她坐在椅子上,看着每个人情绪高昂的帮她整理资料的样子,得意的笑了笑。

暂时先忍一忍林浅夏又如何?她已经想到更好的办法让她不痛快,也许明天,就是她被赶出去的好时候。

林浅夏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直百无聊赖的待到快下班的时候,厉祁南才给她打了专线,让她泡一杯茶端过去。

她懒懒的起身,随手端过桌上的茶杯,倒了茶端过去。

厉祁南正低着头办公,听到茶杯放在桌上的声音也没抬头,只是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唇齿间弥漫着茶香,还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花香,让喜欢品茶的厉祁南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端起茶杯,仔细端详着,清楚的看到了杯沿上的口红印。

他刚才吃到了林浅夏留下的口红?

“为什么想到用你的杯子给我泡茶喝?”他抬起头,看着林浅夏没有任何端倪的表情,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清楚的捕捉到他话里的戏谑,林浅夏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拿了自己的杯子给他泡茶喝。

“我,我不是故意的,马上重新泡一杯。”她一边说,一边不自然的把杯子端起来。

厉祁南眼疾手快的按住了她的手,“不用了,第一次喝这样的茶,还不错。”

不知怎地,看到林浅夏有些害羞和不自然的样子,他的心跳突然就加快了,也控制不住的起了想要逗逗她的念头。

喜欢口红的味道?变态啊!

林浅夏默默腹诽,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越是和厉祁南相处,她就越觉得这个男人的某些癖好很变态。

晚上偷亲她的脸颊,在办公室里打造暗门,这些就算了,居然还说她的口红味道很不错?太可怕了。

看着林浅夏一会儿撇嘴,一会儿皱眉的样子,厉祁南不觉有些好笑,伸出手刮了刮她的鼻梁,“在想什么?”

话音刚落,两人同时愣住了。

厉祁南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做出这样让人误会的暧昧举动,林浅夏也没想到他会用这种宠溺的眼神和动作来调戏自己。

两人都有些脸红和不自然,却到底没有说什么。

还是林浅夏先拉开距离,胡乱的挥挥手,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还有十几分钟就下班了,好想回家睡一觉啊!”

“现在就回去。”厉祁南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起外套穿在身上。

林浅夏盯着他说走就走的架势,有些反应不过来的跟着起身,公司还可以提前下班的?

仿佛看出她的疑惑,厉祁南轻笑一声,“我不允许迟到,但公司里没有什么要解决的工作,就可以提前下班。”

林浅夏点头表示了解,看来这个厉老板还挺人性的。

两人一同走到楼下,刚要坐电梯,就看到叶紫婷也挎着包走了过来。

像是刚看到他们一样,惊讶道:“这么巧?还以为只有我提前把工作做完了呢。”

“嗯,今天工作怎么样?”厉祁南双手插兜站在电梯门口,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叶紫婷点点头,特意看了林浅夏一眼,才意味深长的说:“挺好的,同事们相处起来也很愉快。”

听着两个青梅竹马的男女对话,林浅夏就像一个闪亮亮的灯泡,只能尽量让自己缩在角落里,当一个隐形人。

“这次的策划案和你在大学里学的差不多,好好做,积攒业绩对你有好处。”厉祁南一边说,一边用余光看着缩在角落里的女人。

怎么三个人一遇到,她就自己缩起来?

叶紫婷自然也看到了林浅夏,不过她并不想搭理这个女人,只是甜甜的对厉祁南一笑,“好,我以后一定会加油的。”

说完后,她的眼珠转了转,走到林浅夏的身边,亲昵的挽住了她的胳膊,“我们都是第一天上班,明天策划案做好了以后,也让她看看吧,做秘书也要什么都会啊。”

这个女人又在变着法的说她什么也不会吗?

林浅夏不耐烦的抽回被她抓住的胳膊,皮笑肉不笑的咧开嘴,就当做是回应了。

看到她不给面子的举动,叶紫婷面上有些挂不住,她最最不想让厉祁南看到自己吃瘪的样子,偏偏这个女人还故意这么做。

说她不是故意的,说她对厉祁南没有非分之想,鬼才会信!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她定了定神,又不怕尴尬的笑道:“那我就当你答应了,明天我亲自把策划案给你送过来,祁南哥哥,你不介意吧?”

“我不介意,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互相进步也好。”厉祁南微微一笑,没有将叶紫婷的话放在心上。

不管些两个人是怎样的相处模式,能共同工作,少一些戾气是最好的。

看来他说的话对叶紫婷起了作用。

林浅夏听着他们的话,心里一点感觉也没有,她能听出来叶紫婷根本没安什么好心,更不可能和她就此化干戈为玉帛。

三人一同走出了公司,叶紫婷看着两人一起走向车子的动作,不禁疑惑道:“你们住的地方很近吗?还是……”

“我送她回去。”厉祁南没有丝毫犹豫的隐瞒了真正的事实。

他怎么可能让叶家人知道,他已经和别的女人住在一起了?

叶紫婷将信将疑的点点头,打量着两人的神情,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可能是她想多了吧,在那么一瞬间,她总觉得两个人是住在一起的,否则林浅夏不可能这么自然而然的跟着厉祁南离开。

但她愿意相信厉祁南,他不可能跟这么一个没有背景又满身污点的女人在一起。

“路上小心,回去代我向伯父伯母问好。”厉祁南见她打消疑虑,也就放下了心,带着林浅夏坐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