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浅夏厉祁南|小说全集在线阅读无删减版

林浅夏厉祁南|小说全集在线阅读无删减版

中搜小说网    关键词:帝王宠妻无度:女人哪里逃    点击:6    时间:2018-12-06 16:31

叶紫婷吃惊的睁大眼睛,把文件拿起来仔细翻看。

这样不解又困惑的样子让林浅夏的心慢慢的沉了下去,她终于明白了叶紫婷为什么会突然对她态度好转。

不是为了用她不懂的东西嘲讽自己没见识,而是想要让厉祁南相信,是她在策划案上做了手脚。

果然,叶紫婷气愤的把文件展开在每个人面前,指着上面的一行字质问道:“这是谁改了我的方案?我明明在上面写的是开发布会宣传。”

“不管是谁改了方案,还是你自己在工作中出了问题,错误已经存在了,下次注意,别再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厉祁南抬起拿着钢笔的手,警告性的指了指叶紫婷。

他与叶紫婷一同长大,对这个养尊处优又任性的大小姐了如指掌,即便是这样自然的撒谎,他也能从微表情里发现端倪。

叶紫婷涨红了脸,腾地把文件甩到林浅夏面前,委屈又气愤的指控:“是你,是你改了我的策划案对不对?”

“你刚走,我就把文件送来了。”林浅夏就知道她会把矛头转向自己,顿时不耐烦的用一句话一笔带过。

她才来公司几天?偷项链,道歉,再加上策划案的事情,对付她的恐怕不止叶紫婷自己。

叶紫婷冷哼一声,一步步逼近坐在沙发上的她,“我去找你的时候,还认真的给你讲了策划案的内容,你说你不懂,我就出去了,那个时候策划案还是正常的,如果不是你,难不成是祁南哥哥?!”

她紧紧盯着看起来十分镇定的林浅夏,眸中带着势在必得与笃定,她笃定这个女人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就因为我不懂,所以我没听你讲,也没翻开文件,强行泼脏水一点都不好玩。”林浅夏直视着她的眼睛,一点也没有被她的咄咄逼人和强势吓到。

她以前是做过亏心事,可不代表每一次不好的事情她都要担着,像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她没必要本着大事化小的态度来解决。

叶紫婷见她没有一点慌乱,不得不暂时放弃了逼她露出一点端倪的表情,转而走到厉祁南的身边。

“你也听到了,策划案在我去秘书办公室的时候还好好的,短短几分钟怎么可能变成这样?一定是她做的,我看到她的办公室里有打印机,一分钟就能把策划案改成完全错误的内容。”

她撒娇般的晃了晃厉祁南的胳膊,眸中冷光更甚,她不能再任由林浅夏每天和厉祁南接触了。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阻止任何女人和厉祁南接触,就算这样,他还是没有爱上她,可两个家族的利益关系像纽带一样牢牢绑在一起,只要他遇不到喜欢的人,一定会考虑和她在一起。

这个时候,林浅夏无疑是最大的威胁,她从来没有见过厉祁南这样袒护一个女人。

厉祁南听完她的话,神色复杂的低下头,无意识的把玩着手中的钢笔。

秘书办公室里有什么,他自然清楚,打印机是他让助理安排进去的,也知道里面根本没有放墨水。

就算是林浅夏有再大的本事,她也不能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准备墨水吧?

这件事一定是叶紫婷故意嫁祸给林浅夏的。

事情的真相揭开了,他却不能训斥叶紫婷,他心里清楚,叶紫婷的自尊心极强,也十分在乎自己在他面前的形象,如果他这么揭穿她,她一定会恼羞成怒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思来想去,厉祁南抬起头,把文件丢进了垃圾桶里,“这件事不能证明是林浅夏做的,时间太短了,但我也明白,不是你犯的这样的错误,我会好好查清楚,你先回去吧。”

“什么?”叶紫婷不敢置信的睁圆了眼睛,反复打量眼前男人的表情。

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吗?她所有的努力,就被厉祁南一句轻描淡写的调查到此终止?凭什么林浅夏又可以逃过一劫!

她转过身,恨恨的看着林浅夏,嫉妒和疯狂逐渐爬上她的脸庞,额头上的青筋因为愤怒而暴起。

林浅夏不以为意的笑笑,站起来把文件扔到她的胸上,“想要把一切嫁祸在我头上是吗?我告诉你,秘书办公室里的……”

“够了!谁允许你这么对她?”厉祁南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警告的瞪了她一眼,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两个女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吓的身子一抖,纷纷不再说话。

林浅夏本应该生气,看到厉祁南皱着眉头有些为难的样子时,她突然不觉得有什么了。

她看得出来,厉祁南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他选择不揭穿,一定有他自己的用意。

叶紫婷却以为厉祁南相信她,用这种方式保护她,不禁感动的笑了起来,“祁南哥哥,你别生气,我没关系的。”

又媚又嗲的声音让林浅夏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撇撇嘴,一言不发的重新坐下。

好吧,看在厉祁南给她钱花的份上,就不说什么了。

“你先回去,我有话要问她。”厉祁南拍了拍叶紫婷的胳膊,示意她带门出去。

叶紫婷点点头,一双眼睛里充满了爱意,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办公室。

看来她成功了,不仅让林浅夏扣上了一顶心机深重的帽子,还让厉祁南更加的怜惜她了。

哼,跟她斗?林浅夏真是不配,等着吧,她还有更大的招还没用呢。

“你不生气吗?”

厉祁南走到林浅夏的面前,坐下来观察着她的表情。

林浅夏无所谓的笑笑,破罐子破摔般的说:“反正我也习惯了,走到哪里发生了不好的事情,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我。”

“我知道是她,但揭穿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厉祁南放轻了声音,想用这种方式安慰一下她。

不知怎地,看到林浅夏这样无所谓的样子,他莫名觉得心疼。

林浅夏眼珠一转,突然笑得十分调皮,秀眉上扬到一个可爱的弧度,“不如你安慰安慰我?”

“怎么安慰?”厉祁南戏谑的看着她,用意味深长的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

林浅夏暗骂一声变态,脸上却依旧神采飞扬,“再给我点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