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夜沉沉寂无声听坐台小姐讲述她的心路历程

此夜沉沉寂无声听坐台小姐讲述她的心路历程

中搜小说网    关键词:此夜沉沉寂无声    点击:6    时间:2018-12-06 10:54

在乎?我真想呵呵他一脸。

老娘不稀罕他的在乎!

因为赫亦铭,我的心情简直是烦闷到极致,一晚上什么都不顺,我提前溜了回去,孟姐房里有声音,她又带客人回来了,我进了自己的房间,摔门的时候声音有些大,她屋里的声音小了些,但过了会儿又开始咿咿呀呀。

这一晚,她房里的那个人没有走。

但第二天一大早,我们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踹开了。

两个彪形大汉大摇大摆闯了进来,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到一对中年夫妇出现,我还是一头雾水。

“你……你们干什么?”我吓得说话都跟着哆哆嗦嗦起来,但嗓门很大,想给孟姐报个信。

“那个贱人呢?”

说话的女人,体态丰满,面向凶悍,但打扮看上去很是高贵。她就站在门口,气势咄咄逼人。房门倒下的那一瞬间,升腾起不少灰尘,她伸手捂着鼻子,蹙着眉毛,一脸的嫌弃。站在她身侧的男人,身形干瘦,还有些秃顶,一副猥琐怯懦的样子。

我还没开口,那两个男人不由分说踢开了卧室的门,孟姐刚惊醒,她还赤身裸体的和昨晚那个男人躺在床上。在她还没来得及抓起毯子裹住身体时,那两个彪形大汉一把拎着她的胳膊,将她带了出来,床上那个光头男人扯过毯子想要逃,被人堵在了门口。

“老崔?”孟姐迷蒙着眼睛一眼就看到那女人旁边的男人,老崔一张猪肝脸,要多难看又多难看孟姐叫他,但他没吱声,甚至还有些躲闪。

那女人似乎很是生气,伸手甩了孟姐一个耳光,“臭婊子,你还要不要脸?什么呀的男人你都敢上,偷汉子都偷到老娘家里了,说,你到底骗了老崔多少钱?”

她恶狠狠的瞪着孟姐,恨不得上前抽筋扒皮才解气。

孟姐就那么赤裸裸的站在那里,被所有人盯着看。这样的羞辱,没有让她不堪,却让她淡定下来。

她朝地上碎了一口带血的唾沫,“这事儿你问老崔不就行了吗?”她话刚说完,那女人又是一个耳光扇过来。

我有些没懂,孟姐和老崔不是闹掰了吗?为什么这会儿老崔和他女人黄媛会过来找茬儿?而且还偏偏选在孟姐带人回家过夜的时候呢?

黄媛火冒三丈,一巴掌拍在老崔的后脑勺上,“老东西,你也看到了,她就是个万人上的公交车,你以为她真看上你啦?她就是想要骗你的钱,今天你给老娘说清楚,她到底骗了你多少?”

黄媛气势十分的彪悍,老崔有些怕她,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这……这个……也没多少……”他结结巴巴,半天说不成一句话。

“到这份儿上了,你还要护着她?”黄媛怒了。

“来人啊,把这个老东西的把儿给我切了!”老崔一句话没说利落,他女人就不干了,冲着跟过来的几个男人说了一声,老崔吓得屁滚尿流的,立刻跪下求饶。

“媛媛,媛媛,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没多少钱,也就十几万……”老崔还没说完,他女人一个耳光就扇了过来。

“崔建新,你别忘了,当初要不是老娘,你他妈现在还是个端盘子的打工仔。你信不信,老娘一句话,现在就把你打回原形?”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老崔就是个吃软饭的东西。

“信,信,媛媛,你说什么我都信。我和她真的没什么,她就是只出来卖的鸡,一天到晚缠着我,你知道我……我也是被骗的……”

我第一次听到男人为自己的犯贱行为这样开脱。

那一刻,孟姐的脸上突然带着嘲讽的笑。

“老崔,你忘了在酒店的床上怎么跟我说的吗?你说你受够了这只老母猪,说你要跟她离婚娶我……”

干落井下石这样的事情,我以为只有坏人才擅长,想不到孟姐这会儿也使出了这招。

黄媛快气疯了,她拽住老崔的耳朵,就开始扇耳光。

老崔不住的求饶,“媛媛,我怎么可能抛弃你呢?我们是结发夫妻,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是这个狐狸精自己鬼迷心窍了,她就是看上我的钱了,想要拆散我们……”

老崔苦苦哀求,他女人虽然强势,看样子也并不想跟他离婚。

“你说你对她没感情,那你现在当着我的面,把这只爬上床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狐狸精好好教训一顿。”黄媛下了狠招。

我以为老崔应该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我没想到,他的膝盖刚离开地面,两个巴掌就朝孟姐扇了过去。

孟姐被人架着胳膊,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身体被毒打,精神受蹂躏。我一次次的扑向孟姐,硬是被他们拉开了。

自始至终,孟姐都不吭声。她只是冷冷的盯着老崔,眼神毒辣。

看到老崔对孟姐动手,她很解气。她指挥着那几个彪形大汉将屋子里能够扔的东西,全部都从窗口扔了出去,孟姐爱不释手的包包,柜子里塞满的衣服和鞋子,统统都被扔了下去。

这些都是老崔买给孟姐的,她跟了那个老男人一年多,也就赚了几个包和一柜子的衣服。

黄媛扔完了屋子里的东西,她又当着老崔的面儿,让跟着来的几个彪形大汉将孟姐狠狠地蹂躏了一番。我哭的声嘶力竭,老崔站在那里,冷汗涔涔,但始终都是无动于衷。

末了,她又指挥老崔把扔下去的东西,一把火全都烧了。

“孟如芸,我告诉你。你这辈子就是只鸡,你就认命吧!别以为你还有翻身的一天,我劝你早死了这个心算了!老崔虽然是只色鬼,他好歹也是我男人,你敢动我的男人,你以为我会绕的了你?”

黄媛在老崔离开之后,抱着双臂嚣横跋扈的冲孟姐叫嚣,她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刀子一样插在了孟姐的心里。

她蹬着高跟鞋离开,顺手塞了厚厚一沓钱给了那个在孟姐房里过夜的男人。

我震惊,更害怕。

但我没想到,这一次,只是个开始。

我哭着爬进孟姐的房间,她躺在床上木然的没有丝毫表情,头发凌乱,脸上带着血痕,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

“孟姐!”我摇晃着她的肩膀,但她一直都没有答应,只是呆呆的盯着天花板,整个人像是死了一样,可我又觉得,她好像不是死。

她不做声,就那么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眼角一滴泪水都没有。

我赶紧收拾屋子,又让人把踹坏的门修好。等我忙完,却见孟姐正穿着睡裙蓬头垢面的在厨房煮面条。

她见我站在身后,扭头看了我一眼,嘴里叼着烟,像是没事儿人一样。

“家里没菜了,随便吃点上班去吧!”她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现在是下午四点半。

她自己盛了碗面,端着就去了阳台,大口大口地吃着。

我诧异的盯着她的背影,又惊喜,又惊讶。

原本我很担心孟姐,她和老崔在一起一年多,那个老男人承载了她所有的希望,她一直憧憬着等我上了大学,老崔就会离了婚带着她去美国开始全新的生活。

男人的话可真是不能信,老崔甩了她,又带着女人过来闹事儿,这等羞辱,她怎么承受得了?

可我没想到,她内心竟然如此很强大。

受她的感染,我心里莫名都是感动。

吃完面条,孟姐回屋收拾打扮,她一句话都不愿多说,我也只能保持沉默。晚上六点,我们准时出现在夜总会里。

客人不多,生意很冷清。

我记得,会所里客人多的时候,就算是蜷缩在厕所里,都能够听到徐梅的笑声。

但今天例外,客人出奇的少。徐梅进了休息室几次,脸拉得长长的。

孟姐靠在长椅上,一手撑着额头打盹儿,其他姑娘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聊着乱七八糟的话题。我不想说话,就坐在那里发呆。

“这都快成冷宫了吧?”徐梅莫名其妙的冒出这样一句话,刚才还聊得很是开心的姑娘们一个个看向我和孟姐。 我懂了,她这话是埋怨我和蔷薇结怨,将这棵摇钱树给赶走了。我不想搭理她,索Xing视而不见。

“你们几个跟我进去吧!”徐梅打了个哈欠,又将她刚做的指甲在眼前显摆了一遍,被叫的那几个姑娘都是之前跟在蔷薇身边的。她们欢呼雀跃的起身跟着徐梅往里走,孟姐还靠在那里闭目养神。

徐梅原本就看我和孟姐不顺眼,这会儿见孟姐一副懒懒的样子,心里不舒服,就想着要发泄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