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夜沉沉寂无声,夜夜笙歌小说全集

此夜沉沉寂无声,夜夜笙歌小说全集

中搜小说网    关键词:此夜沉沉寂无声    点击:6    时间:2018-12-06 10:42

“哟!这不是孟姐吗?您这是被人打劫了吗?看您鼻青脸肿的,您是准备过来吓我的客人吧?孟如芸,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您这都一把岁数了,还要出来丢人现眼,您这是诚心要砸我场子不是?”


徐梅说完,刚才被叫去选台的那几个姑娘附和着跟着一阵嬉笑。她的话说得很难听,孟姐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我想要替她理论,却被孟姐拽住了旗袍。

“姑娘们,想在这里干活儿的人,可得机灵点,不然到了人老珠黄的份儿啊,挖墙脚还得防着城墙倒呢!”

徐梅得意的走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孟姐的生活原本是好好的,她要不是遇到了我,一下子也不会落到这种境地。

想着想着,我就有些泪水泛了出来。还没来得及擦,徐梅又回来了。

“哭丧呢!受不了这份委屈就早点滚,别在这里碍眼。”

这一次,我又选择了忍气香声。

徐梅转向孟姐,眉头拧成一团,但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

“走吧!有人等你呢!”我当时也真是大意,就没有听出徐梅话里的深意。

孟姐起身跟着她进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那天运气差,一直到半夜都没有被叫去选台。

心情烦躁不堪,却又有些惶惶然,总感觉好像要发生点事儿似的。

不一会儿,几个姑娘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见我靠在那里,刻意躲闪着我的眼神,但看得出来,她们很恐慌。

“都怎么啦?这是闹哪门子邪?你们还有完没完啊?”我听到徐梅的声音。

客人在包房里闹事儿,这并不新鲜,但是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却让我心里十分不安。

我冲了进去,徐梅在我前面进了包房,我越过她,就见孟姐被人骑在身上扇耳光。

徐梅半个身子靠在门口,有人在场子里闹事儿,她可是必须要管的,但我看她现在的架势,似乎等着看热闹。

“邱总,这都多大的事儿嘛,您打了她几下,还是算了吧。“徐梅蹙着眉头说道,眼里全是嫌弃,即便她是跑过来劝架的,但是却并不想因此上前阻拦。

我是看出来了,这个徐梅简直就是故意的。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我一把将她推开,她重心不稳,一个踉跄整个身子都险些摔倒在地。

“喂,眼睛都长头顶上啦?”徐梅在那叫嚣,但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我几乎是跑过去,抡起桌上的酒瓶子就朝姓邱的脑袋上砸了过去。孟姐的旗袍从开衩的地方被扯开了半截,大半个身体都裸露在外面,她早上的时候挨了老崔女人的打,现在又被这个腰肥肚圆的臭男人压在身下。

我心里可真是气啊,那瓶子砸过去,姓邱的脑袋就流了血。

徐梅一下子就慌了,“邱恋,你脑子进水啦?你这是犯法的你知道不?”

我这会儿哪还有什么犯法不犯法的概念,谁敢欺负孟姐,我就敢跟他叫板儿,那姓邱的男人本来是想要反抗的,我拿着半截破碎的酒瓶子抵着他的喉咙。

“谁让你他妈欺负孟姐的?”我恶狠狠地瞪着他,开口说出的话连我自己都怕,我想不到,人在某些时候,真的是可以狠到自己都可怕的地步。

姓邱的男人并不怕我,但是他怕我抵着他喉咙的那个瓶子,我要是手一颤抖,他的小命可就烟消云散了。

“有……有话好好说……我……我也是受人之托!”

我原本只是想要教训姓邱的男人一顿,却不想他自己倒出了这样惊天的秘密。我气得的眼里都快挤出血来了。

“说!老实说,不然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我的样子一定凶狠至极,姓邱的男人怕我,一旁站着的徐梅也有些战战兢兢。

“恋……恋恋,你可千万不要胡来啊,杀人可是犯法的,要判死罪的!你把瓶子先放下,有事儿慢慢说。”

徐梅害怕的不得了,她是夜总会管事儿的人,会所里要是死了人,恐怕坐牢的不止我一个吧?

“你给老娘闭嘴!”我冲她吼了一声,徐梅立刻闭上了嘴巴,姓邱的男人吓得裤子都湿了,我那酒瓶子已经割破了他的皮肤,只要手上再使一点劲儿,他的命立刻就没了。

“媛……媛姐的吩咐……”姓邱的男人战战兢兢的就开了口,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我的心就像是刺扎一样的难受。

孟姐已经跟老崔掰了,她还是不肯放手,非要斩尽杀绝才肯罢休吗?大清早的去孟姐的住处闹了一场,这会儿在会所里还不放过孟姐。

他说都是老崔女人指使的,心底不解气。原本只是让姓邱的男人来会所里盯着,想办法整蛊整蛊一下孟姐出出气,可是他们也没想到,孟姐屁事没有,就立刻就来会所里上班了。

孟姐不知情,还以为姓邱的是自己的客人,所以想着法子伺候着他。姓邱的把消息汇报给黄媛,那个凶神恶煞的女人便使了狠招,让姓邱的狠狠地折磨孟姐。

孟姐天真的以为姓邱的男人只是闹着玩,直到男人的巴掌毫不留情的落在她的脸上,她这才反应过来,只是她并不知道姓邱的男人是黄媛派来的,所以选择了忍气吞声,而这,恰好助长了姓邱的男人的嚣张气焰。

刚才,要不是隔壁几个姑娘听到这边动静不太对劲儿,孟姐就算是被姓邱的男人打死也不会被人知道。

我心里火气正大,给了姓邱的男人几巴掌,拽起孟姐就往外走。

她一天之内经受了各种折磨,早已经是身心俱疲,此时所有的重量都压在我的身上。

我知道她心痛,但她一直都没哭。

而我的心更痛,除了对这些人深恶痛绝,更多的却是满满的自责。

“孟姐,你没事吧?”我跟她说话,不知道她是真的被打昏了,还是整个人受了心伤,无论我跟她说什么,她就是不吭声。

我搀扶着她从后门往外走,路灯有些暗,我蹬着高跟鞋,深一脚浅一脚的,不知道是额头的汗水,还是眼底的泪水,不停地顺着脸颊往下滑落。

那段路,走得比任何时候都要长。

“邱恋,是你吗?”就在我累得要快趴下的时候,听到身侧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拽着孟姐的胳膊,扭头看了一眼,就见齐学东一身休闲西装站在路灯下。

路灯的光在他头顶氤氲开来,他一只手插在裤兜里,看上去很是随意,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他的眼眸亮晶晶的。

那一刻,我莫名想要哭。

“怎么回事?她怎么伤成这样?”我还没开口说话,齐学东就已经大步流星的走过来,他拦腰将孟姐抱了起来,朝着停靠在路边的那辆迈巴赫走去。

我本来就瘦,刚才硬是凭借心里那股气,拖着孟姐从会所走到这里,现在齐学东抱走了孟姐,我只觉得浑身轻的想要飘起来。

我追着他的脚步上车,他将孟姐安放在后排,就坐上了主驾驶,一脸的凝重。

“会所里闹事了?”他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但我在他的脸上看到一抹真诚的担心。

“嗯,孟姐被人打了。”我回答的很淡,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心里有些沉重,好在齐学东不是个多话的人,他也没有多问,径直将我们往医院送。

齐学东只是打了一个电话,孟姐很快就住进了最好的病房,有最好的医生照顾她。

床头的输液瓶滴滴答答的流动着,孟姐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我在沙发上靠着,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心才跟着平静下来。

其实那会儿,我脑子里挺乱的。

我想起第一天见到孟姐的样子,她穿着细高跟鞋,枚红色的紧身包裙,在我眼里,简直是美呆了。

我又想起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她家门口哭泣,她二话不说就领着我去了她的屋。她让我白吃白喝也就算了,还让我上最好的学校,给我美好的未来。

但我的到来,却是打破了她原本美好的生活。她的老本儿被拿来帮我妈还高利贷,她好不容易有份工作可以积点钱,却被黄媛搅成一团浑水。

这是第一次,我在渲城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无依无靠,而最初我和我妈身无分文来到这个城市时,我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我抱臂靠在沙发上,只是静静的看着孟姐,这个世界上,我只有她这么一个亲人了。

“你和她关系应该很不错吧?”齐学东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面买回来两杯咖啡,他递给我一杯,眼底还是之前那般的温暖。

“是的,她是我最亲的人。”

我能感觉到齐学东的诧异,他或许很不理解,两个小姐之间怎么可能衍生出如此心心相惜的感觉。

我知道他不懂,所以一个字也没有跟他讲。

好在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知道不该问的时候就选择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