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夜沉沉寂无声(邱恋)讲述自己的前半生

此夜沉沉寂无声(邱恋)讲述自己的前半生

中搜小说网    关键词:此夜沉沉寂无声    点击:6    时间:2018-12-06 10:48

那是我第一次进入这样的地方。一溜儿西装革履的安保在大厅里巡视,打扮妖艳的宝贝儿们穿着暴露,随时等候着有客人选台。

    孟姐径直找了接待,点名要见谢德权,我不知道谢德权是什么人,但看孟姐这口气,我猜想那个人肯定来头不小。孟姐之前跟着老孟也算是见过一些场面,认识不少人,想必这个谢德权也是其中一位。

    果然,半个小时之后,谢德权出现了。

    他的岁数也不小,头发稀疏全部梳到脑后,一只耳朵戴着耳钉,脖子上有串金项链,他和老崔不同,身材清瘦,穿衣打扮也新潮许多。一看就是混场子的人。

    “这不是如芸嘛,哪阵风把你吹过来呢?”谢德权和孟姐打招呼,显然只是客套而已,老崔和孟姐闹翻的事情,他肯定早就知道了。

    “这位是……挺标致的姑娘。”谢德权说着,摘下眼镜,开始仔细的打量我。

    跟着孟姐的这几年,她把我养的肤白肉嫩,我体型纤瘦,出门时孟姐给我稍微一打扮,把我的稚气遮掩了几分,窈窕曼妙倒是衬托出来了。我那张脸随我妈,毕竟年轻,满脸都是胶原蛋白,稍微化点淡妆,活脱脱就是个美人胚子。

    孟姐点燃一支烟,靠在沙发上,望了我一眼,又望了谢德权一眼。“我和老崔的事儿,想必你也知道了。我就不跟你绕圈了,这位是我妹,我想和她一起来你这儿。”

    孟姐说明了来意,谢德权的目光还是落在我的身上,我很是难堪,可是踏进这扇门,我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谢德权笑了,他掏出一支雪茄,却只是晃动着二郎腿,孟姐使了个眼色,我接过打火机,上前帮他点火,他又看了我一眼。

    “现在日子不少过,老崔女人揪着我不放,我也是走投无路了,所以才来找你……”孟姐的话还没有说完,谢德权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下去了。

    他伸手指了指我,“她留下,你……我这里庙小,真是不敢屈尊。”谢德权的意思很明确,就是不愿意帮。

    “我留下可以,孟姐也必须留下。”我不知道我那时候是哪里来的勇气,孟姐来的时候已经交代过了,让我不要轻易开口,可我还是没有忍住。

    相比对孟姐的冷漠,谢德权对我倒是和颜悦色,“你这是在给我提条件?”他弹了弹烟灰,并无生气的样子。

    孟姐吓坏了,我不谙世事,自然对这一行不懂。就凭我这一脑子浆糊,到时候非得闹出不少岔子来。

    “谢总,恋恋不懂事,您别跟她计较。我在这一行好歹也干了十几年,我留下来,能不能做事儿不要紧,能帮您带着恋恋总是可以的吧?她一直都跟着我,也只听我的话……”

    “孟姐留下,我就留下。”害怕谢德权再次拒绝,我又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谢德权没有做声,他淡淡的笑,匪夷所思,然后起身,摁灭了手里的雪茄。

    “让徐梅来一下。”

    我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但孟姐似乎很是激动,不到两分钟,一身暗地酒红旗袍包裹的徐梅就来了,她身材纤瘦细长,但该有肉的地方确实凹凸有致。年纪看上去也不小,一进屋就冲谢德权热情的打招呼。

    “谢总,什么好事儿急着要见我呀?”她说的有几分暧昧,好在那语气放在这样的地方,倒是见怪不怪。她瞟了我和孟姐一眼,鼻翼里发出一声冷哼,似乎很是嫌弃。

    “老崔的旧相好,上次酒会你见过的,她和老崔掰了,带着这姑娘来这儿,你看着安排吧!”谢德全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就朝外走。

    孟姐立刻拉着我起身,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梅姐。”

    徐梅翻了个白眼,双臂抱在胸前,很是傲气,“想来这儿,规矩你们可都知道?我可不管你们是老人还是新人,到了这儿,都得听我的。谁要是敢有个花花肠子,可别怪我梅姐不客气。”

    徐梅趾高气扬的训了一顿,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并不怎么好。谢德权发了话,她不得不留下我们两个,我和孟姐跟着她朝里走,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好些个女人在休息室等着,想不到这一行还如此的走俏。

    “诺,赶紧进去换衣服,别再这里傻愣着。这人既然是你带来的,做的好不好,我可都只管为唯你是问。谢总平时管不了那么多,这里现在我当家。你们给我记着,一个月试用期,要是出了什么岔子,都给我直接滚蛋!”

    徐梅又凶巴巴的教训了一顿,孟姐还是好脾气的点头答应,我第一次进入这样的场合,凡事都不怎么懂。但我听孟姐的话,既然我跟她来了,就绝对不能给她添乱。

    白金翰宫里的小姐,都是穿着各式旗袍,走的是旧式上海的风情路线。只是这些旗袍都经过改良,开衩一直到了大腿根部,胸口的开了个琵琶弧形,恰好露出胸前若隐若现的事业线。

    孟姐开始换衣服,我有些难为情,她开始小声的给我讲这里的规矩。我这才知道,原来这一行水也很深。

    陪喝陪唱,这是常有的事儿,遇到不错的金主儿,也并不会非要揩小姐的油,但这样的人毕竟只是少数。大部分来这里的人,都是想要发泄。在身体上肆意蹂躏小姐的事情数不胜数,但作为一名职业小姐,自然要学会如何巧妙的和客人周旋。

    白金翰宫有规定,小姐在这里选台,小费要上交三分之一,但只能跟客人在包房里唱歌跳舞喝喝酒,如果要发生那种关系,就只能跟客人出去开房。

    小姐的收入不能全部靠选台,那点钱养不活任何一个人,所以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是来自出台,将客人伺候高兴了,一挥手可就是八百上千的小费。

    孟姐对这一行很是熟悉,她跟我讲这些的时候,没有一点羞涩。“不过你要记住,在你没有想清楚之前,一定不要出台。”

    这是孟姐给我定下的规矩,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她。

    换好衣服,我和孟姐到休息室等着叫名字。但一连好几天,我们的运气都不怎么好。徐梅视我和孟姐为空气,我倒是淡定,毕竟心理还没有做足准备,可孟姐耐不住了。所以,当碰到难缠的客人又没有小姐愿意接待时,孟姐总是自告奋勇的要去。

    她酒量不错,人又乖巧泼辣会看眼色,那几个客人倒是被她服侍的服服帖帖的。我坐在角落里,听那些姑娘们谈论这里的客人。知道有几个难搞定的人,据说每次点了小姐,却从来都不给小费。

    那天,我听的正入神的时候,徐梅探出半个脑袋,冲我叫了一声。

    “邱恋,你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