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无删减此夜沉沉寂无声&夜夜笙歌

全集无删减此夜沉沉寂无声&夜夜笙歌

中搜小说网    关键词:此夜沉沉寂无声    点击:5    时间:2018-12-06 10:59

赶紧起身,跟在她的身后朝里走,心底又期待又害怕。

“孟如芸都一把岁数了还出来干这个,她可比你厉害,知不知道,她今天一晚上就接了好几单?我说邱恋啊,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还想不想做?”徐梅的语气不好,她一对我横脸,我就怕。

“梅姐,我做,我当然做啊,这不是正在跟孟姐好好学嘛!”我满脸堆笑的贴上去,立刻就发现自己贴错了地方。

徐梅回头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实践才是最好的老师,姓孟的给你讲的那堆道理,顶个屁用。”听徐梅的口气,她对孟姐有很大的怨怒。我只好噤声,跟在她身后一直不做声。

她带着我朝八楼走,我听孟姐说过,八楼只有两个包间,都是按总统套房的规格布置的,据说客人十分的神秘,并不常来。

第一次出台就能够碰到这么大的金主儿,我心底竟莫名其妙有点小兴奋。

“快点啊,还磨蹭什么呀,要不是今天人手不够,我怎么着也不会叫你来。”梅姐撇了撇嘴,一副怎么看我都不顺眼的架势,我赶紧跟了上去。

梅姐带了我进了靠右手边的豪华包房,屋子里光线昏暗,几个俄罗斯姑娘正卖力的跳钢管舞,姿势妖娆,画面香艳。

长沙发一溜儿,人还挺多。男男女女各玩各的,我一时间没分清楚主次。

梅姐过去打了声招呼,指着我说了几句什么,那几个人瞟了我一眼,看我一副拘谨的样子,倒也没怎么在意。

我在靠边的沙发上坐下来,也没人搭理我。包厢里不缺女人,我偷偷瞄了一下,一个个可都是美人胚子。

而且,我好像还看到了一个女明星的身影,那会儿我满脑子都在想她的名字,后来我想起来,她好像是冯艳儿,演过一个电视剧,叫《青梅竹马》,我还迷过她一阵子。

我偷偷的瞟她,她没发现我。可真没想到,电视上那个娇滴滴的小女人,现实中竟然如此开放,深v包裙,身材玲珑有致,喝酒也蛮豪放。她身旁的男人,好像是包房里的主角,只是光线有些暗,他冷冷的靠在沙发那儿,我只看到他半张侧脸。

第一次进这样的包房,我有些不知所措,不一会儿就有个男人走过来,拽着我的胳膊就把我往沙发中央推,我一屁股跌坐下去的时候,撞在了冯艳儿的身上,她嗔怪的一把将我推开。

“真恶心!赫少,你看,她都踩脏了我的鞋,这可是你上次从法国给我带回来的。”

我赶紧赔不是。

赫少没有看我一眼,一只手搭在冯艳儿的肩膀上,玩弄着她浑圆的肩头。一只手搭在膝盖上,随着音乐打着拍子。

被人视为空气的感觉,真是压抑到极致。

我倒满一杯酒,说是赔罪。赫少没喝,我端起酒杯,一口干掉。

这是我第一次喝酒,一杯酒下去,呛得面红耳赤。

我赶紧伸手捂住嘴巴,拼命的克制着身体不要因为咳嗽一耸一耸。

“新来的?”

这一次,我听到了赫少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

我赶紧看向他,他还是目光高冷,阴郁不定的脸上,带着惯有的不屑。

显然,他很瞧不起我。

“嗯。”我还没什么心理防备,如实回答。

他就不再做声了,搂着冯艳儿去唱歌,我又被晾在那里了。

他对我不感兴趣,其实我还蛮开心的。反正这个钱我是赚到了,也没怎么亏。

我也看出来了,他出手蛮大方,那几个俄罗斯姑娘跳完舞,他使了个颜色,就有人在每个姑娘的内衣里塞了一叠钞票。

其实,我心里也痒痒个不停。

能够对小姐如此阔绰,又不去揩油的主儿还真是少见。所以,我对赫少的第一印象,除了高冷之外,我还主观的把他定义成了良心主。

但很快,我就发现,我错了。

屋子里的大灯一直没有开,那几个俄罗斯姑娘走了之后,包房里就都是赫少他们的人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气氛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

那些女人一个个都变得妖媚无度,搔首弄姿,很是风情。那场面,着实把我吓着了。

我还从来没接触过这样的事情,虽然知道场子里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但毕竟心理上还没做好足够的准备。

冯艳儿起身,翩然起舞,动作妖娆,双腿若藤蔓,缠绕住赫亦铭坚实的腰身。那不堪入目的画面迫使我想要逃离。

我的脚步刚迈开,手腕就突然被一双大手紧紧的攥住了。

“你……想去哪儿?”赫少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钻入我的耳中,他身形高大,微微扬起下巴,邪魅的眼眸直直的盯着我,如同一汪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很怕,身体不住的颤抖,声音也开始结巴,“我……”我说不出话,心里只想逃,但他却不给我逃的机会。

猛地,我被他拽入怀里,他单臂紧紧的环绕住我,后背抵靠在他坚实的胸膛上的那一刻,我能够听到他铿锵有力的心跳。

可那心跳声太过于强大,我很怕,不停的挣扎,他却笑了。

“你不是专门做这个的吗?”他在我耳边哈着热气说道,声音里满是嘲讽,“别不好意思嘛,跟我讲讲,你在床上最喜欢什么姿势?”

客人与小姐插科打诨是经常的事儿,但我没想到我第一次选台就会遇到这样的变态。“赫少,如果您有那方面的需求,可以点别的小姐,我只坐台不出台……”

我的话说完,赫少并没有放开我,他搂得我更紧了,“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婊子也要装清高?”他笑得邪魅,一只手猛地扯住旗袍的下摆,只听到“哗啦”一声响,好端端的旗袍就变成了两片。

我大半截身体都暴露在他的面前,条件反射性的想要护住自己,他的手猛地从腰间向上,一路侵袭,像是触电一般,我忍不住颤抖。

那一瞬间,大脑中一片空白,我想要逃,他却一把钳住我的下巴。

“别跟我玩什么欲擒故纵,爷不吃这一套。你不就是想要上我的床吗?这会儿装什么清纯?”

他的话,像是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强烈的羞辱感瞬间在胸口聚集,我狠狠地瞪着他,用尽全身力气开始挣扎。

“你想太多了……”我原本想说,我就算是婊子,也绝对不稀罕他这样的变态。但是他没有给我说完的机会,而是附身,猛地吻住我的嘴唇。

那是我的初吻,就这样被一个禽兽夺取了!

我毫不犹豫的伸出巴掌,耳光没有落下,却被他扼住了手腕。

“唔……放手……”

我痛苦的想要躲避他的吻,他却像是龙卷风,带着一股狠劲儿,啃噬着我的唇舌,直到嘴里满是血腥味。

“你这个婊子做的很不称职,要不要爷来教教你?”他嚅嗫着,将我搂的更紧,开始各种挑逗。

我挣扎的更厉害,他笑得更放肆。

“给力!”他在我耳旁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得意的说道。